錨定資產這類「半跨鏈」模式已經在 DeFi 領域嶄露頭角。

原文標題:《從價值傳輸走向價值捕獲-資產跨鏈的未來》
撰文:鄭嘉梁,HashKey Capital 研究總監

資產跨鏈隨着 DeFi 的發展逐步打開隱藏屬性,真正的跨鏈還沒有成型,但是錨定資產這類「半跨鏈」模式已經在 DeFi 領域嶄露頭角。跨鏈資產興起的底層邏輯是原生資產平臺(Bitcoin)的供給和開放金融平臺(Ethereum)的需求割裂,底層資產供應不足。第一代跨鏈資產驗證通道和使用場景的可行性,第二代跨鏈資產開始豐富自身應用範圍。本文對資產跨鏈方向的簡要觀點如下:

  • 由於區塊鏈鏈間分割的狀態,進行資產跨鏈非常必要,底層資產不足將限制 DeFi 發展
  • 雖然數字資產市場龐大,由於各種細分生態的存在,實際可用資產不足
  • 資產跨鏈、鏈上原生創造和外部資產上鍊是解決資產不足的三個方向,目前來看資產跨鏈最有優勢
  • 比特幣作爲最具共識的公鏈,成爲跨鏈資產的首選目標,但實際可流動的比特幣佔比也只有 20%,且會越來越少
  • 跨鏈資產的四個作用是抵押資產、流動性池子、衍生品標的物和融合創新
  • 其他公鏈也會通過跨鏈和以太坊生態進行融合競爭

討論跨鏈資產的意義在於,這是一種直接將高價值、高流動性和高認受性資產進行金融化的途徑,並暫時是最有效的手段,基於以下
事實和判斷:

  • 比特幣將在很長一段時間是市值最大以及流動性最好的數字資產,但是其沒有辦法搭載複雜的智能合約,無法將資產市值轉化爲應用的底層
  • 以太坊、波卡等大型公鏈會聚集一大批應用,但是生態錯配,即開發者在其他公鏈,大部分用戶還是比特幣的用戶 (包括最近入場的機構投資者)。直接使用 Ether 或者 ERC20 token 的門檻限制了 DeFi 出圈
  • 跨鏈資產或者錨定解決了這個問題,把比特幣價值引入到其他公鏈上來。降低了用戶的心理遷移成本,換了形式持有比特幣,但可以參與應用(如獲得收益)。
  • DeFi/NFT 的內生資產創造是另一種途徑,但是創造代幣的資質和認可性弱於比特幣,缺乏強共識
  • 外生資產 USDT 主要用於交易,USDC 的使用還遠不如 WBTC,Security Token 的實現起來還需要很長時間

資產跨鏈發展

2016 年 9 月,Vitalik Buterin 在爲 R3 所做的報告《Chain Interoperability》對跨鏈的技術路徑和應用價值做了闡述,公認的跨鏈技術分成公證人機制、側鏈 / 中繼和哈希鎖定三類。應用價值體現在:資產跨鏈(Portable assets)、原子交換(Payment-versus-payment or payment-versus-delivery)、跨鏈預言機(Cross-chain oracles)、廣義跨鏈合約(General cross-chain contracts)。跨鏈技術的難點主要集中於異構跨鏈,兩邊共識機制、安全模式、加密算法、出塊時間都不一樣。具體的跨鏈技術情況,市場已經討論很久了,我們就不贅述。

資產跨鏈是跨鏈的首要應用。跨鏈的最終目的是實現所有鏈間信息的共享,但是由於應用端(DeFi)的爆發,資產跨鏈提前出道,甚至也沒有藉助主要的跨鏈平臺 Polkadot、Cosmos,而是先行以 Wrapped Token 的模式,通過智能合約的模式運轉起來。WBTC 是這一類錨定資產的代表,簡要而言就是把一個鏈上的資產存入 vault (中心化或者去中心化),發行機構在另一條鏈上發行對應以另一鏈支持的等額資產。出現這種現象的原因是:

  • DeFi 快速發展,需要底層資產,尤其是基於 ERC20 標準的底層資產
  • 跨鏈是中轉站,目的是可以爲以太坊智能合約所用,這是最重要的特性,而不是跨鏈技術本身
  • 去中心化程度不是第一個考慮因素,能用是第一位的,USDT/USDC/WBTC 都是這樣的例子,本身很中心化但是可用

HashKey:全面解析 DeFi 資產跨鏈現狀與發展趨勢

Maker 引入多資產抵押,開啓了 DeFi 和跨鏈資產聯動的先河。2019 年 11 月,Maker 在 ETH 以外增加了 BAT 等多個數字資產的抵押借貸,在 2020 年 5 月,又引入了 WBTC 作爲抵押借貸自資產。2020 年 1 月 AAVE 將 WBTC 引入,2020 年 7 月 Compound 將 WBTC 引入。目前我們來看,WBTC 主要就是分佈於這幾個 DeFi 合約裏。所以對跨鏈資產產生實質需求的正是 DeFi 和流動性挖礦。

資產平臺和金融平臺割裂,是資產跨鏈的底層原因

我們把原生資產平臺和開放金融平臺進行以下定義和分類。原生資產平臺指,可以產生加密資產的平臺,最大的爲比特幣,也包括以太坊的等其他公鏈,開放金融平臺指,可以執行智能合約,並運行 DeFi 的平臺,如以太坊、波卡等。我們從資產和金融功能這兩類角色分開,二者之間也可以有重合:

HashKey:全面解析 DeFi 資產跨鏈現狀與發展趨勢

大部分平臺兼具兩類角色,但是現實是最大的資產平臺 Bitcoin 和最大金融平臺 Ethereum 是割裂的。如果一定要求原生資產平臺和開放金融平臺的角色合一,那將一定程度阻礙 DeFi 的增長,如果以以太坊爲例,DeFi 發展到現在,真正被用於底層資產的 Ether (被打包爲 WETH)只佔以太坊的 4.65% 的總供應量(約 530 萬個,其中一半用於 Maker),約爲 61 億市值左右,只比 WBTC 市值高了約 65%。

如果要增加金融平臺的可用資產,目前有三個主要途徑:

  • 一是資產跨鏈,把大市值高流動性的區塊鏈原生資產引入過來
  • 二是是引入外部資產,即所謂的資產上鍊,如美元(變成穩定幣)、或者證券的 token 話(未來)
  • 三是鏈上直接資產創造

我們看到,隨着 DeFi 的興起,底層資產確實是主要沿着這幾條條路走過來的:而其中 WBTC 基本用於 DeFi,外生資產 USDC 和 USDT 合計在 DeFi 中使用了 14.3 億。跨鏈資產目前是除了開放金融平臺以太坊原生資產 Ether 外,最主要的底層資產來源。

HashKey:全面解析 DeFi 資產跨鏈現狀與發展趨勢

第三種路徑即直接創造資產,即開放金融平臺直接內生的創造資產,如 DeFi 和 NFT:

  • 我們觀察到 DeFi 和傳統金融協議類似的一點是,DeFi 本身不僅創造了金融工具,也創造了金融資產。比如 Maker,既創造了借貸協議,也創造了穩定幣 Dai,還有治理代幣 MKR。Synthetix 既有合成產品協議,也有平臺代幣 SNX 以及 S 資產 (合成資產) 以及 i 資產(反向資產)。但是路徑有所不同,傳統金融是基於底層資產,如貸款、股權等在上層做出一層權益層,和資產強綁定。DeFi 創造的資產可以不限於某一種協議或僅表達爲一種治理權而沒有直接經濟屬性(依靠共識)。
  • 對於 NFT 也是如此,NFT 也可以被原生的創造出各類資產,如遊戲道具、加密藝術品、social token 等。NFT 資產也很快被用於 DeFi。NFT 的資產更接近於直接創造,而不是基於一個協議。未來有更多其他類型的 Dapp,都可以通過 ERC20 後者 ERC721 直接生成。

但 DeFi/NFT 原生資產的問題就在於共識弱、波動大,用起來不方便,比如 Synthetix 的合成資產需要 SNX 用以 700% 的超額抵押,資本效率很低,或者反過來說,流動性折價和風險折價很高。

DeFi 要發展,離不開資產的打通(內部轉移路徑暢通),以及借力外部資產。三類增加可用資產的途徑來看,跨鏈資產擴展性好、認受性高,其對於 DeFi 的意義就如同 USDT 相對於中心化交易所的意義一樣。

跨鏈資產在 DeFi 的四個用途

我們以 WBTC 爲例,用簡單的統計看一下跨鏈資產在 DeFi 都做了什麼。目前 WBTC 的供應量約爲 11.2 萬個,我們統計前 50 個地址主要分佈如下(2021 年 1 月 21 日):

HashKey:全面解析 DeFi 資產跨鏈現狀與發展趨勢

抵押資產

抵押資產主要是用於借貸協議,這也是 WBTC 最主要的用途,目前 WBTC 的 50% 左右都存在三大借貸協議 Compound、AAVE 和 MakerDao 中

HashKey:全面解析 DeFi 資產跨鏈現狀與發展趨勢

HashKey:全面解析 DeFi 資產跨鏈現狀與發展趨勢

HashKey:全面解析 DeFi 資產跨鏈現狀與發展趨勢

提供流動性

WBTC 在 DEX 領域主要是提供流動性的池子,這在流動性挖礦興起後發展開始加速。

  • 如在 SushiSwap 的 WBTC/WETH 池提供流動性,約 8400 個 WBTC,WBTC/WETH 池流動性達到 6.2 億,約佔 20 億總池子的 1/3,比 SUSHI/ETH 的 2.2 億要大很多。
  • 如在 Curve 的 RenBTC/WBTC 池提供流動性,約 5330 個 WBTC

HashKey:全面解析 DeFi 資產跨鏈現狀與發展趨勢

HashKey:全面解析 DeFi 資產跨鏈現狀與發展趨勢

提供衍生品底層標的

這個用途還沒有起量,雖然市場很看好鏈上衍生品的發展,但是市場規模很小。從有限的項目來看,去中心化期權平臺 Hegic/Opyn/Auctus 基於 Ether 和 WBC 構建了期權池。

期權比期貨多了行權日這一屬性因而變得複雜,需要流動性好的標的物。期權市場發展了這麼久,也不過主要是 BTC 和 ETH 兩類,因爲其他資產底層流動性確實不好。

融合創新應用

Badger Dao 給我們提供了一種思路。Badger 將比特幣引入到以太坊的 DeFi 生態,但是和其他跨鏈資產不同的是,並不滿足以只是做成資產傳輸的通道,而是繼續基於這個 DIGG (其發行的 BTC 代幣)衍生出更多功能,DIGG 本身也不是完全的掛鉤代幣,是帶獎勵性質彈性代幣(模仿 AMPL)。其他有意思的功能包括:

  • DIGG 會根據價格變化將獎勵分配給 DIGG Set (Badger 的其中一個機槍池)
  • DIGG 可以和 WBTC 一起存入 Uniswap 和 SushiSwap 進行流動性挖礦
  • BTC 計息代幣 bBTC
  • 從原生 BTC 打包生成 WBTC/RenBTC
  • 一鍵點擊存入機槍池功能 Zap

BadgerDao 進一步打開了跨鏈資產的應用空間,各種具有想象力的應用會被開發出來,尤其是和其他 DeFi 合約的合作,以及去中心化保險對它的覆蓋(TVL 已經超過 10 億美元)。估計也會有很多仿盤,進一步激發行業充分發掘跨鏈資產的應用潛力。由於跨鏈資產的稀缺性,未來合約將依靠更多的場景對其進行爭奪。

資產跨鏈的分類

跨鏈資產按照發行方的的分類,可以分成中心化的、去中心化的、半去中心化的。中心化發行機制類似於 USDC,依靠託管商和實名商戶的信譽。Andre Kang 曾經總結過一張圖:

HashKey:全面解析 DeFi 資產跨鏈現狀與發展趨勢

按照發行原理,可以以分成錨定型的,和直接跨鏈的,目前以錨定型的爲主,智能合約就可以控制,直接跨鏈行的比較複雜,有上線的基本也是測試網。本質上中心化交易所也可以作爲一種跨鏈類型,但是缺乏原子性以及需要信任第三方,所以直接跨鏈還是有市場空間。

錨定資產

WBTC

WBTC 是一種中心化的發行機制,原理和 USDC 等穩定幣很像,只不過抵押的是 BTC。WBTC 的鑄幣過程中有四種角色:託管方、商戶、用戶、DAO 成員

  • 託管方-保管原生 BTC,目前只有 BitGo 一家
  • 商戶-用來印製或者銷燬 WBTC,並進行 WBTC 的流轉
  • 用戶-即 WBTC 的普通使用者,和其他 erc20 使用者一樣
  • DAO 成員-用來控制託管方和商戶名單的成員,使用多籤合約進行管理

WBTC 的印發和銷燬都是由 Merchant 發起,Merchant 和 wrap token 協議進行交互,並從託管商處存入(mint)或者取出(burn) BTC,並獲得 WBTC 或者銷燬 WBTC,經過 kyc/aml 的客戶可以從 Merchant 處購得 WBTC 或者贖回 BTC。

Boring Dao

Boring 是一個基於 DAO 的資產跨鏈平臺。以 DAO 的形式使得 BTC、XRP、BCH、EOS、ZEC、DASH 等公有鏈資產能夠安全、隱私、自由地以 bToken (一種 ERC-20 Token)的形式進入區塊鏈網絡,並無縫接入現有的 DeFi 池子。同時,設計了以隧道機制、鑄幣挖礦、Boring Farming 等一系列底層機制,讓 bToken 能夠快速地實現冷啓動,解決跨鏈資產流動性問題。BOR 作爲治理 Token,整個系統能夠安全、去中心化、高效地運行。

Alaya

PlatON 測試網 Alaya 也於 2020 年 12 月正式發佈了金融基礎設施資產跨鏈系統。Alaya 跨鏈系統可以允許用戶將以太坊上的資產,如 Ether、USDT,直接錨定到 Alaya 上。

RenBTC

RenBTC 是一種較爲去中心化的錨定資產的模式,其早前爲交易暗池,後轉型成爲做資產跨鏈。用戶將 BTC 存入 RenBridge 網關,即可在以太坊上鑄造 RenBTC。RenBTC 的協議通過被稱之爲 Darknodes 的去中心化網絡運行,還是用了諸如 Shamir 的祕密共享和 MPC 等技術。WBTC 和 RenBTC 的主要區別在於,任何人都可以在 RenBTC 上進行鑄幣,而不是隻有商戶。不過 RenBTC 的去中心化程度曾將遭受過質疑。目前 RenBTC 發行量僅次於 HBTC 和 WBTC。

其他的去中心化項目還包括 tBTC、pBTC 等,基本原理類似。

跨鏈

Thorchain

Thorchain 是通過直接跨鏈進行交易,實現資產的直接兌換,業內類比爲跨鏈的 Uniswap。而且是無需許可、無託管的。Thorchain 因爲是跨鏈的資產兌換池,可以作爲錨定資產的兌換層,如 BTC 轉換成 WBTC, BTC 轉換成 RenBTC, 代幣 Rune 在中間充當了了結算貨幣。所以也可以將 Thorchain 當做跨鏈資產的聚合器,即 WBTC 和 RenBTC 除了首次發行(即上述或者認證節點發行外),也可通過 Thorchain 做市場上的二次發行。Thorchain 目前只上線了跨鏈交易協議 Asgard,支持 BTC 和幣安鏈上三種資產的兌換(BNB, AWC, RUNE)。早前上線了基於 Binance Chain 的自動化做市商 BEPSWAP,相當於以太坊上的 Uniswap。

Kava-Hard protocol

Kava 於 2020 年上線了 Hard Protocol, 一種基於 Kava 的跨鏈 DeFi 協議,支持 Bitcoin、幣安鏈以及 Ripple 等鏈的跨鏈。於 10 月 15 日 kava 4 Gateway 的升級同步推出 Hard Protocol。除了跨鏈外,BTC、XRP、BNB、BUSD、KAVA 和 USDX 等資產都可以借貸和挖礦。2021 年初,Kava 將上線 Kava 5,屆時 Hard Protocol 的 V2 版本也會同時上線。

Near-彩虹橋

Near 於 2020 年 9 月推出了彩虹橋,一個跨鏈互操作性橋,可以實現資產在 Near 和 Ethereum 上的跨鏈流動。用戶無需信任任何人,只需要信任去中心化客戶端,所以也是無信任的跨鏈。

HashKey:全面解析 DeFi 資產跨鏈現狀與發展趨勢

由於 Near 和 Ethereum 都是圖靈完備的,兩邊都可以相互追蹤在對方鏈上資產的動向。彩虹橋的實現有一些前提:

  • Near 希望以太坊通過 EIP665,但是通過之前,用戶只可以必須相信四小時內每個區塊的 gas 費已超過 2 倍的速率增長是不可能的。但是 EIP665 的通過可能比較困難。
  • 無論何時 Near 上 2/3 的節點都是誠實的。

Near 目前仍然在以太坊測試網 Ropsten 和 Near 測試網上進行測試,還沒有對外開放。已經有出現了一些原生項目,還比較早期。

Blockstack2.0

BlockStack 在 2021 年 1 月更新了最新的主網 2.0 版本,即 Stack2.0。Blockstack 是和比特幣強綁定的項目,一開始是使用燃燒證明(Proof of Burn)來作爲共識。2.0 改變了共識機制,使用 Proof of Transfer 進行,礦工可以原生 BTC 當做一種升息底層資產存入 Stack,並獲得代幣 STX。Stack2.0 相當於爲比特幣實現了應用層。不僅可以實現資產的跨鏈,也可以圍繞跨欄做更多的應用,類似一種 Layer1.5。

Moonbeam

Moonbeam 要在 Polkadot 上直接重現以太坊上的開發環境,是比資產跨鏈更大的一層應用,是生態的直接「移民」。所有的協議、應用都可以通過 Moonbeam 在波卡上重現,不只是資產的遷移,是資產的重現,如以太坊上的 AAVE,到了波卡上就變成 pAAVE。這一切都取決於 Moonbeam 平行鏈的開發。

Cosmos

當然最強大的資產跨鏈還是希望可以在 Cosmos 和 Polkadot 實現異構跨鏈。1 月 28 日 Cosmos 的 「星際之門 Stargate」升級進行,Cosmos SDK v0.40 版本已發佈,IBC 模塊將會實現,但使用情況未知。

合成資產

合成資產也可以算作一類跨鏈。大部分合成資產並不是憑空創造資產,是通過抵押一部分資產去創造可信資產,本質上因爲超額抵押,其實也是消減流動性的,如 Synthetix。合成資產也不一定直接跨鏈,但是可以抵押跨鏈資產以及利用跨鏈資產升級功能。

Badger Dao

BadgerDao 是一個去中心化組織,也是希望把 Bitcoin 帶到 DeFi,圍繞 BTC 設計了一系列功能。目前三個產品,分別是去中心化治理組織、機槍池 Sett (聚合器)以及基於比特幣的彈性掛鉤資產 DIGG。除了 DIGG 外,Badger 還會推出基於 BTC 的計息資產 bBTC。

DIGG 總量恆定,4000 枚(從 6250 枚調整下來),流通 600 枚,根據 Amplforth 的機制進行價格的調整,嚴格來說 DIGG 是合成資產。不過合成資產也有優勢,比如跨鏈資產是以價格恆定(穩定 peg 住)爲第一要務,合成資產尤其是這類帶彈性供給的,可以搭配空投、流動性挖礦等特性,價格的調節機制還會通過機槍池的分配做調整。BadgerDao 令人開心的冷啓動以及多樣化的產品也讓其鎖倉量迅速增加。不過嚴格來說 DIGG 更像一種很純粹的「憑空創造」。

HashKey:全面解析 DeFi 資產跨鏈現狀與發展趨勢

跨鏈資產競爭和展望

主要的競爭來自於對底層資產的爭奪

供給端:

  • 跨鏈資產的競爭在於開放金融平臺對資產提供平臺的爭奪,比特幣的通縮性導致會越來稀缺。而且隨着比特幣 store of value 的敘事被接受,稀缺性會越來越高。Glassnode 曾統計 78% 的流通比特幣流動性較低,而且比例會越來越高(2020 年就有一百萬枚 btc 變成低流動性)。

HashKey:全面解析 DeFi 資產跨鏈現狀與發展趨勢

  • 每個公鏈上都會匹配跨鏈資產協議,無論是原生的還是基於智能合約的,能安全高效的復刻其他資產會受到公鏈的支持,如 Near 彩虹橋,波卡上的 Moonbeam,以太坊上的 WBTC、RenBTC 等。
  • 當然,如我們之前所述,DeFi 或者 NFT 的原生資產、以及外部資產的供給會緩解鏈內資產供給的壓力,但由於共識、信譽、認受性等層面的問題,一美元的 BTC 和一美元的其他資產的 utility 完全不同。(如是否被可以接受爲抵押品,超額抵押率的高低,大規模清算下的流動性折溢價等)

需求端:

  • 跨鏈完成了手段,需求主要在於應用,如 DeFi、NFT、遊戲等。以太坊仍然是跨鏈資產的第一目的地。
  • DeFi 發展越快,流動性被分割到更多的小池子裏,Layer2 的上線會加劇對流動性的渴求。DeFi 本身是消解流動性的,由於超額抵押和流動性池子機制,所以對底層資產的需求成倍增加。
  • 競爭會多元化,Gimini 也曾考慮將 Filecoin 引入以太坊,開放金融平臺上的資產匯聚變多會造成虹吸效應,強者恆強。
  • 資產跨鏈評估主要在安全性、效率、經濟性三者間做權衡,以及各種顯性成本和隱性成本的計量。

展望

  • 雖然原來普遍觀點認爲跨鏈用處不大,中心化交易所可以實現跨鏈,但是 DeFi 挖礦出現以後,鏈上資產互跨成爲必須。
  • 鏈上原生應用的存在讓資產跨鏈找到用武之地,開放金融的規模不僅和加密資產的整體市值有關,也和能夠自由流通的加密資產有關。
  • 開放金融平臺的底層資產不一定是最大的,但需要執行功能和安全機制較強,資產不足可以通過資產跨鏈解決。
  • 實現跨鏈或者實現資產發行,也不一定可以讓某條公鏈嶄露頭角,就如同 DEX 起來之前,無論多麼好的資產,都會進入到 CEX,CEX 捕獲了最多的價值,費用收入高於鏈上交易的費用收入。
  • 目前來看,真正有被需要做到資產跨鏈的只有 BTC 和 ETH 兩類,未來隨着其他公鏈的生態完善,多鏈互跨將成爲必備功能。
  • 跨鏈資產的第一代模式基本定型,即做一個安全高效的通道。第二代出現了苗頭,開始將跨鏈資產的應用場景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