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信資本負責人 Wangxi 覆盤過去三年投資歷程,並談到了自己如何過濾行業噪音並發現行業中的真問題。

原文標題:《對話幣信資本 Wangxi:區塊鏈投資中的信號與噪音 | 鏈捕手》
撰文:王大樹

幣信資本是幣信生態的一部分,幣信是一家成立 6 年多的比特幣錢包開發公司,同時自身也是一個大型比特幣礦工。所以從本質上看,幣信資本更像是集團下屬的投資部門,主要依靠自有資金而非 LP。相較於純粹的加密 VC 而言,他們有着相對獨特的基因與視角,比如在不太需要考慮退出問題的情況下,更希望投到對行業發展長期有價值的標的。

此次鏈捕手與幣信資本負責人 Wangxi 進行了深入交流,他覆盤了過去三年的投資歷程,期間也談到了自己如何過濾行業噪音並發現行業中的真問題,希望對你有所啓發。

對話幣信資本 Wangxi:區塊鏈投資中的信號與噪音 | 鏈捕手

聰明的個體投資者始終存在

鏈捕手:任何行業都有周期,你認爲區塊鏈行業正處在一個什麼週期?

Wangxi: 我認爲行業還處於比較早期,蠻荒的年代,原因有三點。

第一點在於過去每一年行業都會出現較大的困難,期間大家都會比較悲觀地感嘆這個行業是不是快沒了。

比如去年 312,大家判斷當時疫情比較嚴重,全球資產縮水,比特幣作爲避險資產應該反漲纔對,但後來發現它跟美股相關係數很高,價格彈性比美股更大,美股跌的時候它傾瀉而下了。這跟之前很多人認爲的比特幣是很好的避險資產有些相左了。

然後是 2019 年,那一整年區塊鏈行業都不景氣,只有比特幣是牛市。當時一級市場比較平淡,很多人都在專注比特幣挖礦所以當時很多人會悲觀地覺得是不是區塊鏈行業只有比特幣。

再者是 2018 年,當時 ICO 泡沫破裂後,行業陷入迷茫,同時也證明區塊鏈+是僞需求,因爲區塊鏈加不了其他,只要加任何一個行業,就會完全變成那個行業。

第二點在於區塊鏈從業者和外界的交流較少,離主流社會較遠,大家聽到區塊鏈、比特幣還是抱着本能的誤解。當然這些情況逐漸得到改善,未來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第三點在於雖說主權基金、養老金、大學捐贈基金開始認識到比特幣在資產配置中的價值並開始陸續佈局,但仍然佔比很少。所以綜合各個方面看,行業還處於早期的蠻荒階段,而且鑑於行業特性,這個「早期階段」會一直延續不短的時間。

鏈捕手:但不少觀點卻認爲這個行業正在趨於成熟,行業上下游也都開始機構化,散戶賺錢的機會越來越少了?

Wangxi: 我不太認可這個觀點,區塊鏈行業和股票乃至其他傳統金融市場非常不同,在股市信息差很大,那些擁有大量信息的基金經理會弔打個人投資者。

但在區塊鏈行業,根據行業的去中心化和信息公開化的特性,只要你願意挖掘,幾乎所有信息都是公開的,過去我見過很多聰明的個人投資者,他們在投資上做得比基金乃至所謂的機構好得多,他們會深入項目之中,但很多機構可能連知名的 DeFi 合約都沒有調用過、交互過,所以聰明的個體始終存在,做得不好的機構也十分常見。

鏈捕手:仟峯資本、MulticoinCapital 這樣專注行業研究的加密 VC 一直跑的還不錯,幣信作爲幣信錢包生態中的重要部分,會不會因爲比這些加密 VC 聲量小而感到焦慮?

Wangxi: 不太會。幣信是一家做了 6 年多的比特幣錢包,本身既是一個大的比特幣礦工,擁有很大的比特幣算力,而幣信投資只是衆多生態業務之一,本質上更像是集團下屬的投資部門,並非上述那些專業的投資機構,我們主要靠自營資金做投資而非依靠 LP,相比他們而言並沒有太多外在壓力,所以我們看到好的項目後主動找過去,不需要依靠很高的知名度來做 Deal Source。

過去三年的投資覆盤

鏈捕手:實際上,過去幣信資本佈局過底層公鏈,也參與投資了熱門的 DeFi 產品,可否覆盤一下過去的投資邏輯與實踐?

Wangxi: 先說投資邏輯,過去我們在篩選項目上有個原則:項目要麼小而美,換言之就是估值便宜且敘事小,能花小錢解決一個小問題;要麼特別大,換言之就是那些明牌的好項目,團隊、背景等都很牛

過去三年,我們成功投資過一些優秀的大型項目,比如 Mina、Algorand;也發現過一些創業時小而美的項目,比如我們在一級投的 Arweave,估值很低,但它是個很好的去中心化存儲方案,被很多項目使用,市值也一直很穩定在前列,再比如 epns、xDaichain 等,投資邏輯也都是如此。

再說投資實踐,2017-2018 年期間,我們投了一些行業基礎設施,公有鏈、存儲、安全等領域的項目,當時認爲這些應該是區塊鏈未來發展的底層基礎,好的解決方案應該能被用下去,比如 Arweave;2019 年,比特幣行情就還不錯,所以當時有很多時間協助公司的挖礦業務,項目看的比較少全年投了 xDai、Cere、Marlin 等 5-10 個項目;2020 年,幣信投資在看 DeFi,這時我們看到了區塊鏈除了比特幣和穩定幣外的另一個確定性的東西—原生的金融屬性,它很讓人興奮。

鏈捕手:按照你剛說的投資原則,一直被行業關注的波卡應該就是屬於那種敘事很大的項目,現在不少經歷過 EOS 敗落的老投資者都認爲波卡會走上 EOS 一樣的結局,你怎麼看這樣的判斷?

Wangxi: 這樣的對比太不尊重波卡了,波卡和 EOS 本質上有非常大的不同。

第一,EOS 從誕生第一天起就是有些問題的,因爲它爲了效率犧牲了安全性,目前已經證明這是本末倒置的事情,從方向上就錯了,但波卡把安全性放在很重要的位置,用中繼鏈保障安全性,平行鏈解決靈活性問題,目前看邏輯是對的。

第二,波卡在生態扶持上比 EOS 好太多了,波卡基金會已經資助了幾百個項目,創業者給波卡基金會發郵件會得到非常積極的回覆,加之波卡本身的技術架構對開發者也很友好,因此很多創業團隊也都轉到波卡生態裏了。

總之,很難預測波卡最後會不會成功,波卡的全部 narrative 能否完全落地可能得再看兩三年,但在我看來波卡是否能實現它的宏大敘事,都已經比 EOS 強很多了,如果它像 EOS 一樣走向失敗,也是比 EOS 更漂亮的失敗。

鏈捕手:還有一點比較好奇,你們是如何在早期就觸達到這些小而美的項目的?

Wangxi:一種方法是常年混跡在海外社區,進而從這些社區中挖掘項目;另一種方法是我們經常和一些與原生加密社區很親密的小 Crpyto VC 互相交流。

總體來看,主動找幣信投資的項目方比較少,過去我們所投的項目很多都是主動去尋找的項目。當然還有一類是明牌的好項目,大家都知道它好,每天有人在用它,就像 A 股的海天味業、金龍魚一樣,老百姓每天炒菜都用,基本不會太差,那麼用這個邏輯類推,你可以想想在 DeFi 世界裏 DeFi 公民都在用的東西是什麼?

鏈捕手:剛提到一些項目是在海外加密 VC 的交流中獲取的,在你看來這些海外加密 VC 與中國本土的加密 VC 有何不同之處?

Wangxi:大致有三點。一是海外加密 VC 最值得學習的是會做些比較紮實的基礎研究,比如搭建比較細緻的估值模型;二是他們非常擅長獨立思考,比如在針對同一個事物做研究,不同的機構可能得出完全背離的結論,這很可貴,他們很少一擁而上的一起去認可某個東西;三是他們更加的原生化,比如這波 DeFi 浪潮,我接觸到的不少西方的 Crpyto VC 會非常深入地去參與社區治理,提供流動性做 LP,並且參與經濟模型修正等等環節中去。

鏈捕手:這些差異都挺值得學習借鑑的,那麼落實到實踐上,過去幣信資本投資過的項目中,那些不賺錢的標的都有哪些共性?

Wangxi:估值太高,敘事太大、方向不對、團隊分裂、沒實際用途等等吧。

談 DeFi 等行業熱點

鏈捕手:在噪音尋找信號也是投資的關鍵環節,在這一點你們是怎麼做的?

Wangxi:對我個人而言,過濾噪音的好方式就是尋找有極客精神的人,我會去尋找這樣的人做的項目,他們的基本特徵是能力很強但不膨脹,就像現在這些頭部 DeFi 項目的創始人和核心工程師,他們可能住在一個歐洲小城市郊外的木屋,過着平實的生活,追求極致的東西,

此外,我認爲過濾噪音最好的方法就是相信市場,不要被所謂的的坐莊理論給迷惑,更不覺得莊家理論是正確的,我們需要深入到社區,到社區裏中找到最原生的好項目。

鏈捕手:贊同,一切的成敗都取決人,正如你前面所提 DeFi 的發展讓人興奮,之前幣信資本也投資了一些相關項目,據你觀察這個領域目前處在什麼發展階段?

Wangxi:總的來看 DeFi 各個賽道都跑出了一些領先的項目,比如說 DEX 裏的 UniSwap、借貸裏的 AAVE、Conpound,還有 Chainlink 這樣的預言機以及算法穩定幣和保險等等,應該是處於比較成熟的階段。但各個細分賽道的發展還需要再觀察,比如借貸、固定利率能做得更好,信用貸是不是有更多機會以及鏈上授信如何做得更好等。

另外,我覺得比較大的挑戰在於以太坊現在 gas 費比較貴,雖然我個人不覺得這是個嚴重的障礙,但這似乎是 DeFi 實現普惠性的一大障礙。以太坊 2.0 還很遠,Layer2 的解決方案在 2021 年會得到較大規模的應用,大量的流動性分散在一層、二層,這種情況下聚合器到底該怎麼做?都是未來的挑戰。

目前像 Uniswap、Compound 這種頭部項目都在開發他們的 Layer2.0 上的應用,接下來二層的解決方案 zkrollup 和 optimistic rollup 能有發展,出現像 Layer2 的遷移,同時希望不同解決方案之間的互操作性得到一些解決或者緩解,這樣能大大改善以太坊的性能瓶頸帶來的問題。

鏈捕手:的確牛市帶來的各板塊輪動讓大家的熱情越來越高,所以不管是預期還是在熱點賽道的探索與討論都越來越多,在你看來但這其中到底什麼纔是值得被討論和思考的真問題?

Wangxi:我認爲真問題就是不能爲了追求所爲的效率犧牲安全,去中心化帶來的客觀安全性是區塊鏈的核心命題,因爲大資金並不在乎手續費是不是貴,他們在乎這條鏈安不安全,夠不夠去中心化,將來會不會被控制,直接一點就是就是避免發生原來是金融機構在物理世界報價,現在是金融機構去鏈上報價。

鏈捕手:但這輪牛市已經被定義爲機構型牛市了,而且市場對於比特幣價格預期很高。

Wangxi:關於比特幣大漲的言論可能來自價格幻覺。實際上這 3、4 年來,比特幣的複合增長率並不誇張,大家認爲價格搞可能是因爲絕對價格比較高的價格幻覺。

但我們不會對比特幣做價格判斷,也不用法幣作爲比特幣的單價來看待漲跌,我們對比特幣的價值單位定義是個或者聰。畢竟幣信就是比特幣的大本營,一直是比特幣信仰者的社區,幣信的很多用戶以及員工都是比特幣本位,大家不會把比特幣作爲一個交易品,而是把它作爲一個本位品,就像美金和人民幣一樣的存在。所以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們認爲只有千家萬戶的資產配置中出現比特幣的身影,根基才更爲牢靠。

鏈捕手:你認爲 2021 年的大趨勢會是什麼?

Wangxi:DeFi 肯定是趨勢,但我們會更細分的去看,比如 DeFi 衍生品賽道的微創新,這也是幣信 2021 年的投資主題,當然我們也會去關注並參與加密藝術這樣的加密社區原生事物。

來源鏈接:www.chainb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