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link、Synthetix、dYdX 與 1inch 創始人聊合成資產、DEX 和預言機的組合性。

原文標題:《IOSG DeFi Summit 精彩回顧 | 合成資產、DEX 與預言機的碰撞與火花》
整理:IOSG

2020 年 10 月 26 日,在第七屆 Old Friends Reunion IOSG DeFi Summit 上,我們邀請到了 Chainlink 的聯合創始人兼 CEO Sergey Nazarov、Synthetix 的創始人 Kain Warwick、dYdX 的創始人 Antonio Juliano、1inch 交易所的聯合創始人兼 CEO Sergej Kunz,圍繞主題《Collaborative capabilities of synthetic assets, decentralized trading and oracles》進行了深入探討與交流。

IOSG DeFi Summit 精彩回顧 | 合成資產、DEX 與預言機的碰撞與火花

主持人-Sergey Nazarov (Chainlink):大家好,能與業內最頂尖的頭腦共聚一堂,我感到不勝榮幸。他們是在 DeFi 世界裏紮實創造的人。你我有幸能聆聽他們剖析問題,分享觀點,因爲他們都是親力親爲,打磨出產品,推動世界前進的人。所以今天我們討論幾個有趣的話題,在正式開始前爲了方便觀衆理解,不如請每一位嘉賓先做個自我介紹,說說你們在做的事情。我們從 Kain 開始吧,只需簡單介紹你在做的事情即可。每位嘉賓依次介紹,之後我們再進入問題環節。

Kain Warwick (Synthetix):好的,謝謝 Sergey,我是 Synthetix 的創始人。Synthetix 是以太坊上的合成資產發行平臺,我們通過 Chainlink 預言機,讓用戶獲得各類資產的價格敞口。不然的話我們黃金白銀和比特幣類的資產就無法在以太坊上交易了。好的 Antonio 到你了。

Antonio Juliano (dYdX):大家好,我是 Antonio,dYdX 的創始人。dYdX 是一家行業領先的去中心化保證金和永續產品交易平臺,永續產品是加密貨幣衍生品裏面最流行的的類別之一。Sergej 到你了。

Sergej Kunz (1inch):大家好,謝謝,我叫 Sergej,是 1inch 交易所的聯創兼 CEO。我們是 DEX 以太坊上領先的聚合協議,我們也打造了其他產品,比如首個避免預先交易的 AMM 模式,後續還會推出更多產品。

主持人-Sergey Nazarov (Chainlink):好的,謝謝大家來到這裏,一起聊聊這些有意思的話題。我覺得 DeFi 的增長速度着實喜人,我也很想聽聽 你們認爲過去這一年 DeFi 是怎麼發展起來的。在發展的過程中,有什麼特別驚喜的地方嗎?Antonio 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先從你開始分享吧。

Antonio Juliano (dYdX):沒問題,過去這一年 DeFi 顯然真的發生了很多事情。至少對我來說 大部分都是驚喜 . 我們就先講一下代幣的總體復興吧。當然,只是 COMP 代幣表現非常突出他們的新流動性挖礦計劃真的是現象級產品。當然,很多項目很快也推出了流動性挖礦,其中最出名的範例就是 UniSwap。我認爲這些新代幣的爆發,這些團隊做的事情都很有趣 : 他們產出了更多類別的資產,豐富人們在以太坊上交易,這是 DeFi 採納率大幅度增加,真正的推動力量,使得 DeFi 成爲第一個可以輕鬆交易各類資產的地方。可以說 UniSwap 是這方面真正的先鋒,它們的交易量一直很可觀,支持的新代幣也很多,所以我覺得最大的亮點,莫過於代幣的再次興起催生出許多人們想要交易的新資產,給去中心化交易所和其他產品帶來了新的交易量。

主持人-Sergey Nazarov(Chainlink):是的,有道理。Sergej 你如何看待過去一年 DeFi 的發展,對你來說有遇到什麼驚喜嗎?

Sergej Kunz (1inch):今年其實我沒預料到的是關於流動性供給和一些協議的迅速崛起。UniSwap 在引進流動性方面做得真的很不錯,現在的流動性約 20 億。比起去年 這個數據量上了一個大臺階。從用戶量來說,每天都有 2 萬到 3 萬的用戶在使用 UniSwap,這個對 DeFi 領域真的很重要。今年我們有幾個特別熱門的產品,比如說 YAM 代幣還有開發卷錢跑路的 SUSHI 代幣,不過後來還錢了。所以你會發現這些項目既能推動 DeFi 發展,也可能敗壞其名聲,不過我們一直都在,依然懷着一個宏大的目標。

主持人-Sergey Nazarov(Chainlink):是的,未來可期。Kain 針對 DeFi 去年的發展,你有哪些見聞呢,有哪些特別讓你驚喜的事情嗎?

Kain Warwick(Synthetix):我其實覺得代幣的復興對我來說並不意外,反而有點驗證了我的想法,我一直是代幣的堅實擁護者,從沒變過立場,始終堅信代幣是非常強大的協調機制。最讓我驚喜的是 COMP 代幣,COMP 發行的特別之處在於這個代幣沒有太多的規定。就好比說 我們現在要發幣,這個幣本身沒什麼條條框框。我做事直覺一般是,我們需要清晰的規則,明確協調機制如何運作。但是這個先發一個代幣只作爲治理代幣,然後讓治理來解決其他問題的想法着實令我意外,我沒想到。我覺得這應該也是一種批判性創新吧 : 使得新一波的代幣能夠快速上線,也不需要提前規劃好一切,他們就先把幣發了,然後讓社區決定改變規則和治理系統。我覺得這個模式特別有意思,絕對是我意料之外的。

主持人-Sergey Nazarov(Chainlink):是的,特別有意思。我確實看到了很多創新,令人驚歎的一件事是流動性挖礦發展得有多快。Kain 我覺得你應該在流動性挖礦這塊已經有很多思考了吧,比如說操作原理以及迭代方式這些,很多初版都是你開發的,然後其他人在那些思路的基礎上做成功了,引起了很大的關注。我對你實在佩服。但我覺得這裏面真正要義是利率,即給出的利率能使人們心甘情願地把比特幣帶到 DeFi 生態系統裏。這甚至還能給傳統世界的人們一個將讓資產加密化代幣化的理由,因爲他們能拿到的利率是本地銀行賬戶所給不了的。其實流動性挖礦被誤解了,大家覺得它操作奇怪,但其實 它是以收益的形式來展現一個非常基礎的使用場景。所以我認爲 我們的生態系統現在能在不到一年的時間成功產生大量的收益,實屬極大的創新。我們現在取得了一定的進展,合理地開發出了一些產品,不僅用於生成代幣到處流轉,還能投入更多的使用場景,比如打造金融產品來產生收益等。我其實在想,你們是怎麼看待這個可拓展性的?你們大夥覺得 DeFi 生態系統會如何發展,layer 2 會扮演什麼角色。我覺得這個問題第一個要問的是 Sergej,你對這點怎麼看的?

Sergej Kunz(1inch):我覺得我們需要以太坊 2.0 才能拓展,而不是 layer 2 的解決方案,因爲 layer 2 的可組合性太難實現了。如果我們 DEX 聚合平臺集成 layer 1 沒問題,但集成 layer 1 以外的東西真的很困難、很痛苦。我們需要更高的可用性、更友好的用戶界面和流程,並在現有產品上多增加些內容。從我們的角度看 這個有用而且能帶來收益。我們也在和一些俄羅斯朋友測試 layer 2,到時候看測試結果如何,不過我們看好的是以太坊 2.0。

主持人-Sergey Nazarov(Chainlink):是的,有道理。 可以想象,在一個關注交易的環境內,如果代幣不在 layer 2,處理起來應該很棘手。我認爲這也是很多人想要解決的問題,因爲他們想要一個儘量自然的過渡。所以談到這個點,DeFi 是否會合理拓展呢,layer 2 在箇中會扮演怎樣的角色?Kain 你怎麼看的,你覺得這事會如何演變?

Kain Warwick(Synthetix):我覺得我們都在等 Serenity 和 ETH2.0 等了很久了,這個醞釀了有一陣了。過去 3-6 月,以太坊的 gas 價格確實讓我們有點措手不及。不過好消息是,這也真正迫使所有人都振作起來,努力推動可拓展性的提升。所以我們現在處境是 : 大概有 20 只很強的團隊,從不同的角度來研究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終於獲得了足夠的投資用以專注做 layer 2 的拓展,非常振奮人心。

我覺得應該會有一個過渡期,你看 Vitalik 幾周前的帖子,可以看到 ETH 2.0 的路線圖,我覺得我們會有一個過渡期,可能 18 個月,可能 24 個月 . 我們還停留在 ETH1 因爲也只有 ETH1 可以用,所以我們還是要儘量拓展 ETH1,顯然 ETH1 存在可組合性的問題,不過我們還是可以採取一些措施來緩解這些問題的。我認可 Sergej 在可組合性這塊的看法,特別是對一個 DEX 聚合平臺來說。其實這也是市場呈現的一個機會,如果用戶需要越頻繁和這些複雜的 layer 2 打交道,就代表着機會越多,這其實和聚合所有 DEX 的流動性一樣,是同一類問題,流動性很難聚合,但你們加上了一層設計解決了這個問題,現在用戶就方便多了。只要去一個地方,點個按鈕就可以完成操作。具體路由器怎麼運作我不知道,但只要我能用就行,像魔術一樣,把複雜的地方都省略了。這感覺就是:你選擇開始交易,突然魔法起作用了,你的單子就以最優價成交了,雖然你都不知道剛發生了個啥。所以說 我覺得未來幾年,各種 layer 2 都會湧現,你需要有人來整合這些。這可能就是另一個市場機會,所以說機遇和挑戰並存吧。

主持人-Sergey Nazarov(Chainlink):是的 說得好。這個看問題的觀點很對,我們聚在這裏 就是爲了一起想辦法,我們在這個行業就是要不斷解決問題。所以 Antonio 你怎麼看,你覺得 DeFi 怎麼樣才能合理拓展,layer 2 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Antonio Juliano (dYdX):首先我們要認識到很重要的一點,如果每完成一筆交易,用戶都要付 5-10 美金交易費,DeFi 的受衆將很受限制。如果交易費那麼貴,那我們和主流的中心化金融或中介就沒有什麼差別了,所以我們的當務之急是解決這個問題。以太坊 layer 1 上其實還有很多其他限制,有些人可能還沒意識到,其實不只是 gas 費用問題,還有智能合約。你只能寫很簡單的合約 執行非常簡單的操作,而 layer 2 的拓展性更強,你可以做更多有趣的事情,比如說提升用戶體驗之類的問題。這也是我們 dYdX 真正關注的問題,我們也爲這個計劃在不斷努力。現在我們已經逐漸向 layer 2 轉移,我們基本上專注於研究集成 StarkWare,它是一個零知識證明 roll-up 系統,看到有那麼多擴容的解決方案我們也很激動。

很多人對 Optimism 以及其他 layer 1 的鏈感到興奮,我覺得以太坊 layer 1 其實…也許我的觀點比較極端,我不太相信以太坊 2 能在三年內對智能合約派上用場,我覺得至少得要個三五年才能看到效果其實估計他們現在只是在實施七八個階段的初始階段-階段 0,過去的一兩年也是這情況,所以我覺得還需要相當長的時間。而且在我看來,以太坊擴容這方面還有一些重要的問題沒有被解決,不過他們現在也在努力。所以正如 Kain 所說的,在過渡階段我們會看到不同項目採取不同的 layer 2 解決方案。就像我剛剛說的 dYdX 就轉移到了 StarkWare,而且 Synthetix 也轉到了 Optimism,許多合成資產協議包括我們和 Synthetix 在內,都早早轉移到了 layer2 的原因是 :(我不想「代表」Synthetix,把 Synthetix 留給 Kain 來講)至少對於我們來說,可組合性不那麼重要,因爲我們不需要那麼多代幣在真正的區塊鏈上交易。由於資產是合成的,所以重點是 : 我們可以從一種或多種抵押資產中創建新的資產,但 dYdX 不是,我們只基於一種抵押資產創建出各種不同的東西,供人們拿去交易。正因如此,在衍生品系統或合成品系統,你開展交易前的第一件事一定是存款。因爲你要先存抵押品,之後才能在這之上開始交易,這個過程比較接近在 layer 2 系統上儲存抵押品。所以對 dYdX 來說 我們對接下來要在 layer 2 上做的產品很有信心,相信它在許多方面將得到顯著的改善。我們也不會被可組合性給限制住,出於以上考慮,我們就先搬到 Layer 2 了。

Kain Warwick(Synthetix):是的同意,我們也是一樣。我們足夠幸運能把整個生態系統遷移到 layer 2,成爲第一個喫螃蟹的人,我們不需要太多成本。

主持人-Sergey Nazarov(Chainlink):好的 這就引出我的下一個有趣的問題。你覺得可組合性是否能提升 DeFi 其對用戶的價值,它的用處如何體現呢?你覺得可組合性的哪些要素是重要的?是把 layer 1 的代幣放到 layer 2 嗎,還是預言機數據的遷移?你覺得 DeFi 以及價值未來該往哪走,而可組合性在這規劃裏又是扮演着什麼角色?Kain 你來聊聊你的想法吧。

Kain Warwick(Synthetix):好的我其實有個具體例子。我們已經開發了好一陣了。1inch 的 Anton 還有 Curve 的 Michael 以及一些其他小夥伴也在和我們合作,幫助我們讓合成資產發揮連接橋的作用在多個 AMM 池子裏流轉。有時候我們會遇到這個情況,如果你想從一種穩定幣換到另一種穩定幣,你可以在很少滑點的情況下成交一個 1000 到 1500 萬美元的單子。如果你是在交易不同類型的合成比特幣,你可以很簡單地把 500 萬美金的 renBTC 換成 WBTC,但是如果你要在不同 AMM 池子上交易就不可行,因爲它們的設計不允許這麼做。我們現在和好幾個團隊一起合作 (解決這個問題),其實在過去大家都是先各自研究,然後再碰面對接。但現在這個生態已經發展到一定程度,我們都認識對方,隨時可以開展類似的對話,共同協作,所以現在我們在搭建這些 AMM 池子間的虛擬連接橋。昨天我們還在一個分叉主網上做了一個分叉測試,大概是通過 1inch 把 1000 萬美元的 USDC 換成 WBTC 成交估計要 805BTC,但是如果用連接橋加上 1inch 的機制成交要 831 個 BTC。相對一個 1000 萬美元的交易而言這個差距還是很大的,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漸漸看到不同協議之間合作和協調的二階效應,來確保我們用對了這些功能。如果你只是閉門造車,這點就不容易做到了。所以我覺得這些非常激動人心,我知道有些小夥伴也在類似這樣協作開發,Andre 就一直和 Wire 的朋友們合作,我覺得這些特別讓人興奮。

主持人-Sergey Nazarov(Chainlink):是的我同意。每次我看到一羣人在對接不同的組成部分我都很激動。看到他們不斷嘗試更高階地使用各種不同的智能合約,比如你們團隊搭建的智能合約,然後再組成更先進的合約,提供更先進的產品,驅使更多總價值鎖定在裏面圍繞這些合約建立界面,因爲可能之前界面還沒有被項目方建出來。以上說的這些我覺得,都是未來的金融工程,也是我們眼下要關注的方向。所以 Sergej 你怎麼看,你如何看待可組合性在加速 DeFi 價值上所扮演的角色呢?你覺得可組合性的各種組件,比如說 DeFi 協議組件還是預言機數據或者其他組件,你是怎麼看的?你覺得它們會怎麼推動 DeFi 的發展,爲用戶創造價值?

Sergej Kunz(1inch):在我們看,DeFi 最關鍵的就是貨幣樂高的兼容性。我們去年在一個黑客松將 UniSwap、Kyber 和 Bancor 所有的貨幣樂高用上了,我們也因此創辦了一個公司。 然後我們就開始建造自己的聚合平臺來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來解決問題降低費用。如果沒有這些貨幣樂高,我們也沒辦法開發出這樣的工具。過去一年 我們基本和所有人都合作了,除了 dYdX 。很可惜之前還沒有找到合作的點,不過我們現在在看槓桿頭寸這塊,以後還有合作機會。能和各種不同的公司和團隊合作和使用這些產品,我覺得很有趣。和傳統技術世界相比較,我覺得這些算小微服務,人們不需要許可就可以使用,這點很棒。比如你的預言機,我們調用你的預言機價格數據來避免簡單的失誤,我們可以直接在自己的以太坊節點或其他節點上做鏈上調用,但你得到的紅色數據,因爲這個數據沒獲得權限。

主持人-Sergey Nazarov(Chainlink):是的,我覺得這是真正支撐這個領域的力量。就像網絡世界有人打造圖書館,有人開發各種工具讓人們更好地連接溝通,最後演變成一個「殺手級應用」 。比如 Uber 這樣的,其實剛開始做 Uber 的人並沒有做 GPS 系統,他們也沒有做 Stripe 來付款也沒有做 Twilio 來發信息,人們看到的只是 Uber,Uber 其實是整合了這些組件。我真的很激動,看到區塊鏈的可靠性,終於創造了這些金融工程的各個組件,可以爲你們還有其他團隊成員所用,這真的非常激動人心。因爲我相信,在未來我們會看到非常有能力的團隊用這些可靠的組件,打造更多產品,那屆時一切都有可能發生。就像網絡世界給所有人帶來的驚喜,電子商務和 Uber 還有其他 50 多個新事物,這些是我們在 90 年代無法預測的。可以說,我們現在也站在起跑線上。不過話說回來,我也想聽聽 Antonio 的看法。你覺得可組合性會如何促進 DeFi 發展,它如何給用戶提供價值?你怎麼看待各種不同的組件,比如其他協議的組件,預言機的組件等。這些組件區塊應該如何相互配合,你怎麼看 DeFi 後續的發展?

Antonio Juliano (dYdX):當然,首先看到這麼多可組合性的組件真的很叫人激動。我覺得像 1inch 這樣的 DEX 聚合平臺,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1inch 能讓用戶在不同的 DEX 上以最優的價格成交,在我看來,其實我們 dYdX 的開發方式和大部分 DeFi 團隊有些不一樣,沒有好壞之分。我們做的東西更加垂直一些,所以我們沒有很依賴可組合性。我不是說我們這種開發方式是最優的,這只是我們自己開發產品的方式。我們就是秉持產品第一的理念,專注於怎樣做出最好的產品。不過,雖然我們理念是這樣,但是就可組合性而言,有些組件對我們還是特別重要的。比如你們剛剛提到的那些,特別是預言機,我們可不想開發自己的預言機,那難度太大了。所以像 Chainlink、Maker 這樣優秀的團隊做出了這些好產品,我們只要集成就好,這是可組合性真正幫助到我們的地方,真的非常重要。另外關於可組合性,我們還有個有趣的應用,就是我們基本用了自動化做市商機制的 Curve 作爲我們的代理合約,如果我們的合約他們用不上的話。這是因爲 dYdX 只支持一種抵押品,但是我們也希望有其他抵押品的用戶。也能用我們的系統所以用戶來到 dYdX,他們可以迅速把自己的 USDT 變成 USDC 抵押物,然後就可以在 dYdX 上使用了,不過這些都是後端操作的。對我們來說實施起來其實特別簡單,程序員花兩三天就可以搞定。這個真實的例子也證明以太坊各組件區塊的可組合性到底有多高,人人都可以用這些組件。我們也不用和 Curve 或者他們團隊任何人專門說這事直接自行操作就可以我們的產品真的受益匪淺。

主持人-Sergey Nazarov(Chainlink):這些不斷髮展的事物真的讓我讚歎不已。人們可以直接就連接各個系統,然後做出一個金融產品,比銀行的任何產品都好得多。透明度更高,收益率更好。你看,透明度更高、經濟效益更好、無需許可的創新、接軌全球,這些要素真的非常強大。終歸看起來,這也是人們要發展 DeFi 的規劃方向。DeFi 需要繼續拓展,可組合性允許團隊能夠快速組合組件,並打造出更高階的應用,就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然後回饋社區 貢獻更多組件,供他人使用。這個兩種動態真的很強大,基於這兩種動態,我們看看以下的假設,比如說擴展性被研究出來了,比如說可組合性讓每個人都獲得各自需要的組件。那你覺得 DeFi 會被主流採納嗎?DeFi 在這些假設下在加密世界會如何表現,會在傳統世界又會如何表現?你覺得 DeFi 的採納率會是怎樣,是否會達到新的高度?如果 Sergej 你對這種發展有想法,我還是挺期待聽聽你的觀點。

Sergej Kunz(1inch):要想解決拓展性問題,我們必須解決可用性問題。我們需要更友好的 APP 包括移動端 APP,從反饋來看還有桌面端 APP,這樣才能讓每個人用上這裏的金融產品,讓用戶無論身處何地都能用的金融產品。我剛開始用以太坊和一些 DeFi 應用的時候,我覺得這也太垃圾了吧,根本沒法操作。後來我才理解,這都是因爲以太坊本身在拓展性存在缺陷,不過我們盡力提高了其可用性,而且現在也在不斷努力。我希望我們在這個領域能繼續發展壯大,我希望在未來的 1-2 年裏,我們能看到更多的從業者。因爲這關乎自由,我們認爲 DeFi 即自由。

主持人-Sergey Nazarov(Chainlink):是的有道理,要兼顧安全性和可用性的確很難。其實很多區塊鏈還有基於私鑰的系統,都面臨着這個挑戰。我覺得人們看這個問題總是很膚淺,只會說私鑰真的很難處理,沒辦法做到很好用。Antonio 你怎麼看,你覺得 DeFi 會被主流採用嗎?

Antonio Juliano (dYdX):我同意 Sergey 剛剛說的,要實現這個目標,我們真的需要從產品的角度出發。我們的產品必須是跟中心化交易所,以及其他用來與加密圈互動的中心化產品可以媲美的,從產品角度要做到兩者不相上下。不過第一步真的很難,可拓展性和可用性都存在許多問題。我們剛剛談到的這些亟待解決,不過一旦我們解決這些問題,我想很多第二個階段 DeFi 要改進的地方以及要發展的能力,包括啓用耐審查的金融平臺,社區自治的金融平臺和其他產品可以相互操作的平臺。一旦這些產品問題被解決了,二階的好處就會真正顯現。一旦 DeFi 得以大規模應用,那真的會是 DeFi 的重大轉達點。我覺得明年的主旋律就是不斷的開發,所以現在我們看到很多做得好的項目都搬到 layer 2。layer 2 也在不斷完善,有些項目在 layer 2 上已經提出了 MVP,估計大概 6-12 個月後我們會解決產品端的一些棘手的地方,我估計還要 12-18 個月 也可能更早一些,我們會看到一些 DeFi 產品,能做到與中心化產品相媲美,屆時我們就可以看到大規模的採納。

主持人-Sergey Nazarov(Chainlink):有道理,我覺得我們至少要達到功能上的對等。不過 這不是最終目標,我們不能差不多一樣就行了,我們必須超越,但是追趕上這是第一步。Kain 你怎麼想的,你覺得怎麼才能讓 DeFi 被主流採納?

Kain Warwick(Synthetix):我覺得一般用戶都不在乎技術,他們不管過程他們只關心結果,對吧。還有他們的用戶體驗,如果你告訴他們這個產品很好,但是用起來要難 10 倍,沒人會理你,沒人會用你的產品。可能一些早期採用者,還有那些非常好奇的人,但大部分客戶都喜歡簡單。他們不希望有複雜的東西,他們希望那個端到端的體驗足夠好。我想這裏我們該問的問題是,這個體驗是什麼,什麼才能推動產品市場匹配?我覺得剛剛在討論中提到的其中一點,現在還在我腦海裏,雖然不能確定這個是不是正確答案,但我覺得答案可能就是收益 。我們處在一個零利率的環境中,如果有人能獲得 1% 或 2% 的收益率過程也很好操作,錢也不會暴雷之類的。那我覺得還是很強的,現在我們缺的就是端到端的用戶體驗,起碼要比得上 TraDeFi 或中心化金融產品。 如果我們可以將 DeFi 收益率包裝一下,簡化整個過程讓用戶可以輕鬆上手,我覺得這可以極大地推動被主流接納。但是正如 Antonio 說的,現在我們還缺很多功能,我們沒有 Twilio,還沒有一大堆組件能給你組合拼接,因爲這些組件還不存在呢。這個系統還不能擴容,所以我們必須解決所有的問題,我們必須關注終端用戶體驗,這些是我們要做到的。如果這些事都做好了用戶自然也準備好了,他們會一波一波地來。

主持人-Sergey Nazarov(Chainlink):是的,我完全同意。我也一直都希望能給預言機提供更多組件,更多數據輸入和支付輸出,還有各種用戶需要的組件。不過我完全同意你關於收益率的觀點,我覺得估計不到一半,但是全球金融系統的大部分用戶,至少兩位數百分比的用戶能隨時隨地使用聯邦基金利率,使用債券利率,使用儲蓄銀行賬戶。人們不知道也不在乎利率從何而來,我個人認爲,我們深知可能會發展到接入到銀行和 Robinhood 的界面,把其他平臺的界面爲我們所用,來最終吸引用戶使用 DeFi 協議。因爲通過 DeFi 用戶才能獲得最高收益,而這正是他們的用戶想要的東西。銀行也希望用戶的收益高,也希望能滿足用戶的需求。他們的用戶想要收益,如果這個金融系統沒有收益給到用戶,用戶就會去別的有收益的地方,這就是金融體系的運作方式。我覺得很好的是,我們現在的抵押品的數量以及抵押品的多樣性,在慢慢改善。而且收益來源的透明度不斷增加,所以也存在交易對手風險管理,這些真的都很棒。我很感謝你們這些優秀的團隊以及在座的嘉賓們,一起搭建這些組件區塊並且把它們整合起來,爲行業貢獻價值。不僅僅是發幣賣幣,而是讓金融產品發揮作用 產生收益,我覺得這會真正打開人們的視野,讓大家瞭解除了發幣之外,區塊鏈和智能合約真正的作用。這是一個好開始,因爲這個價值已經顯現了。

所以我覺得未來還是很值得期待的,我很開心有這麼多有識之士,比如 Sergey Antonio Kain 在全情投入。我希望我和其他開發者能給你們更多基礎設施上的支持,我們未來能真正實現去中心化和透明化,讓全世界所有人都有機會獲得收益並使用各類的金融產品。我很興奮也很激動,能和各位一起開發。感謝大家的參與和討論,希望很快在 Zoom 這個數字小屋和各位再次相見。我也很期待我們以後能面對面交流,謝謝 !

Kain Warwick(Synthetix):謝謝 !

Antonio Juliano (dYdX):各位說得很棒 !

Sergej Kunz(1inch):感謝大家。

來源鏈接:IO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