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年,EOS 面臨着用戶流失和增量放緩的危機,已經發布測試網的 Voice 能不能幫助 EOS 在公鏈競爭中扳回一城?

原文標題:《半年研發敵不過 BM 一張嘴?Voice 究竟值不值得期待?》
撰文:昕楠

短期內我們可能無法看到 Voice 對 EOS 幣價帶來的提振,正如 Voice 團隊所言,行業變革不會在一夜之間發生,更不會在真空中發生。

一場不着邊際的言論,讓回調中本就有些恐慌的幣民更失信心,BM 言論發酵的 2 小時內,EOS 瀑布下跌近 12 個點,全網爆倉量數億人民幣。

回顧過去一年的主流幣市場中,EOS 往往被詬病爲表現最弱的幣,總是在大盤瀑布前夕領先跳水。這一次,距離突破近半年新高也不過一個禮拜,EOS 又變成了幣民心中的「燙手山芋」,總是好像快要解套,就又被一夜打回瞭解放前。

DApp 發展陷入瓶頸,BM 在社區中的聲譽一再受到質疑,缺乏「基本面」的 EOS 正迫切需要一個標杆產品讓市場重拾信心,Block.one 重金打造的 Voice 被看作是做 EOS 最後的自救索繩。

但是,這場把中國用戶拒之門外的測試成效似乎不如想象中快,不僅幣價波瀾不驚,社區外也鮮少有人關注。

人們不禁開始懷疑,號稱「顛覆社交媒體平臺」的 Voice 真的能靠社交這條似乎一再被證明「做不做得好跟區塊鏈沒關係」的賽道,爲 EOS 找到新出路嗎?

Voice 開局平淡 ,但「Voice it」玩法挺有趣

Voice 含着金湯匙出生。

早在 2019 年夏天,Block.one 豪擲 330 萬 EOS 買下了市場上一半的 RAM (約 32 GB),間接推動 RAM 價格 260% 的暴漲。

這一突然的舉動引爆了 EOS 社區,不久後,Block.one 官宣基於 EOSIO 打造名爲 Voice 的社交項目,一切 Voice 上的 RAM、CPU 費用全由 B1 賬戶買單,所有 Voice 賬號均免費,只爲將用戶入場門檻降到最低。

不僅如此,2020 年 1 月,Block.One 還請來福布斯全球首席數字官 Salah Zalatimo 擔任 Voice 項目的首席執行官。

Block.one 砸向 Voice 的大筆金錢和精力,使得 Voice 尚未面世就吸睛無數。

根據官網的介紹,Voice 是一個透明的、基於獎勵的社交網絡,主要用於創建、分發和發現內容。它希望通過身份驗證和透明的數據庫等基礎設施來培養一種全新的、可信的體驗。

實際上,Voice 的玩法和 Steemit、幣乎並無二致,講的都是將社交媒體平臺的價值歸還用戶本身的故事。

Voice 號稱是一個以區塊鏈爲動力的社交網絡,沒有不透明的單邊數據買賣,沒有隱藏的算法,並通過 Voice 代幣將價值循環回到用戶手中。

根據 Voice 的理念,用戶發佈的每條內容、帖子,就是一則自己的 Voice。當其他人點讚了你的帖子時,你將獲得 Voice 代幣獎勵,帖子越受歡迎,獲得的代幣就越多。

正式測試開放後,雖然缺少了中國用戶的參與,Voice 的討論熱度有點冷,但仍有美國用戶搶先曬出了 Voice 的真容。

從美國用戶分享的使用錄屏上看,目前 Voice 測試版是一個網頁版 APP,頁面設計簡潔,每位新用戶的賬戶內都有 3000 個 Voice 代幣,以便用戶在平臺上進行互動。

EOS 生態前景受到質疑,開發半年的 Voice 還值得期待嗎?

首頁即 Voice 信息流,據官方介紹所有的信息流都是根據帖子的點贊量、評論、被「voice it」量、活躍度和發佈時間來排序的,新帖子的權重更大。

用戶可以通過下拉菜單欄可以進一步篩選 5 種信息流排序方案——最受歡迎、最新發布、評論最多、點贊量最多、以及「Voice it」量最多。

EOS 生態前景受到質疑,開發半年的 Voice 還值得期待嗎?

「Voice it」其實是 Voice 中最有趣的一個設計。

官方介紹中稱,「Voice It」是在 Voice 平臺中增加帖子曝光量和傳播度的方式之一。

如果你在 Voice 上看到一篇內容還不錯的帖子,並且你希望讓更多人看到她,那你可以選擇對他的帖子進行「Voice It」

每篇 Voice 帖子的頂部都有一個「Voice it」按鈕,後面跟着的數字就是「Voice it」所需要花費的 Voice 代幣數量。

EOS 生態前景受到質疑,開發半年的 Voice 還值得期待嗎?如圖所示,想要對 BM 這篇 Voice 帖子進行「Voice it」操作的成本是 3.3 個 Voice 代幣

乍一聽,可能會覺得花費自己的代幣去 Voice 其他人的帖子吃力不討好,但其實每個人都有可能通過 Voice 其他用戶的帖子而獲取 Voice 代幣。

「Voice it」的玩法略帶一些「FOMO」的風格。

當你 Voice 了一篇帖子後,其他人可以在 24 小時內用更高的價格取代你的「Top Voice」身份。如果 24 小時之內沒有人出價比你更高,那你將成爲該篇帖子最後一個「Top Voice」,不僅可以在收回自己出價的所有 Voice 代幣,還能額外獲得新出價部分 33% 的額外獎勵。

「Voice it」的初始價格是 1 個 Voice 代幣,每增加一次「Voice it」,成本就增加 30%。每篇帖子首次被 Voice 的代幣歸作者所有,當下一個用戶來接盤時,前一個用戶出價的 Voice 將全額退款。

Tips:

  • 33% 的「Voice it」增長成本將分給帖子作者;
  • 33% 的收益將給到前一個「Top Voice」;
  • 用戶已獲得的 Voice 將不再計入下一場流通。

舉個例子,小 A 剛剛發了一篇新的 Voice 帖子,你花費 1 個 Voice 代幣成爲了第一個 Voice 她這篇帖子的人(即 Top Voice),小 A 將得到 1 個 Voice 代幣 。

24 小時之內,小 B 出現,花費了 1.3 個 Voice 代幣取代你成爲了新的 Top Voice,那你不僅可以將拿回你 1 的成本,還可以獲得小 B 所支付的 0.3 個 Voice 代幣中的 33%(0.333%≈0.1)。同理,作者小 A 也能獲得小 B 所支付的 0.3 個 Voice 代幣中的 33%(0.333%≈0.1),分發給前一個「Top Voice」和作者的 0.1 將不再納入接下來的流通。

當然,「Voice it」不是唯一的賺取 Voice 代幣的途徑。除了註冊獲得外,用戶獲得獎勵的方式還有每日活躍獎勵(只要賬戶活躍且狀態良好每日都能收到獎勵的 Voice 代幣)和點贊獎勵(24 小時內收到 10 個以上點贊或評論的帖子有機會獲得獎勵的 Voice 代幣,內容越受歡迎,收到的語音令牌越多)。

嚴苛的 KYC 要求,也是合規的重要一棋

Voice 可能是這麼多社交產品中,KYC 身份認證最嚴格的。

2 月 11 日,Voice 官方公佈測試版將在美國開放,然後慢慢過渡到英語地區,最後纔是全球。儘管大部分 EOS 的用戶都集中在中國,所有中國社區成員都在翹首以盼,但創始人仍選在美國開局,嚴苛的 KYC 條件,將更大的一批中國用戶拒之門外。

爲什麼這麼注重 KYC?Voice 的說法是,是想要創造一個沒有虛假賬戶和殭屍程序的平臺。於是,Voice 通過第三方供應商 Hooyu 來驗證用戶身份,需要用戶提供地址、駕照、護照或身份證號、自拍等等驗證資料,驗證通過後纔可以參與平臺互動。

除了主張真人交流、打擊系統殭屍外,此舉更多還是爲了解決羊毛黨的問題。

事實上,BM 的前一個項目 Steemit 就是被羊毛黨薅空的。

不同於 Voice ,Steemit 並沒有採用一人一票制,也因此導致了大量羊毛黨涌入,用戶註冊小號點贊、評論自己的文章的作弊方式比比皆是,真正優質的內容被埋沒,加速走完了平臺的生命週期。

目前, Voice 上的內容基本都是實名發佈,但 Voice 方面也表示後期將會提供隱私選項,只不過仍然需要保證唯一用戶、對內容負責任。

儘管有不少區塊鏈元素,但 Voice 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社交產品。在官方的發聲中, Voice 的願景也很大。

「我們生活在一個 「後真相」 時代,許多媒體平臺都迷失了他們的方向……是時候,讓我們用科技來尋找更好的方法了。」Voice 首席執行官 Salah Zalatimo 說。

Voice 想要做的不是一款美國版的幣乎,不僅僅是一款 EOS 上的 Steemit,而是顛覆 Facebook、Twitte 等傳統社交網絡的新社交方案, 種種行動都在表明,Block.one 有顆重塑社交媒體平臺的心。

據 Hellopool 計算,B1 此前購買了 32G 的內存,創建一個賬戶約消耗 3K,32G 內存可以創建約 1 千萬個賬戶。也就是說,Block.one 已經爲千萬級別的用戶做好了準備。

想要成爲下一代的社交巨頭,少不了去做合規。嚴格到有些苛刻的 KYC 條件,實際上也是合規路線的第一步。

在測試版正式推出前,Voice 團隊爲合規了鋪墊了大量的工作,據瞭解其團隊中僅法律專業人士就超過 100 人。目前正在努力取得美國的大多數州的獨立牌照。

此前發佈的文章中,Voice 稱正竭力保證 Voice 的代幣能夠符合美國證券法,不僅與 SEC 合作,還建立了符合 OFAC 和 AML 要求的政策和系統。

當然,目前 Voice 代幣的應用渠道還是比較單一。但 Voice 方面也計劃在測試版後,添加更多功能,推出更多有關 Voice 代幣的應用。

盈利模式上,Voice 談到更多會依靠廣告。有受衆即意味着有廣告主,Voice 稱每年供應 10% 的代幣,出售給想在 Voice 投放的廣告上。

Voice,不成也得成

官宣半年以來,Block.one 團隊爲 Voice 投入的精力和金錢數不勝數,這半年來人們把 EOS 的未來與 Voice 綁定得密切,甚至把 Voice 稱爲「拯救 EOS 的救命稻草」,其實一點也不誇張。

不少人 EOS 感到失望:「EOS 感覺基本已經被證僞了,好幾年了,也沒做出來啥正經東西。」

EOS 的高光時刻如煙火一般短暫,如今 2 年過去,EOS 正在面臨着用戶流失和增量放緩的危機。尚未等到商用,這些號稱區塊鏈 3.0 的 公鏈就走入了窘境。

EOS 生態前景受到質疑,開發半年的 Voice 還值得期待嗎?

據 DappRaddar 整理的數據顯示,EOS 的日活躍用戶數據顯示,2020 年 1 月環比 2019 年 1 月減少了 61%。以太坊和 TRON 用戶基數增加的同時,EOS 的用戶基數則在穩步下降。

Odaily 星球日報查閱數據後發現,近 30 天內,EOS 鏈上活躍用戶數與以太坊、波場公鏈對比,EOS 的確相距甚遠。

EOS 生態前景受到質疑,開發半年的 Voice 還值得期待嗎?

有關 DApp 數量的數據上看,EOS 在 2018 年中至年末期間迎來 DApp 新增爆發期,但從 2019 年 1 月開始,DApp 的新增速度開始放緩,到了 2019 年中段,更是鮮少有新款 DApp 出現。

相反的,以太坊、波場的 DApp 生態走得還算穩健。

EOS 生態前景受到質疑,開發半年的 Voice 還值得期待嗎?

只有基於 EOS 的 DApp 生態足夠繁榮,具備用戶規模大、用戶行爲高頻屬性的 DApp 不斷出現,EOS 公鏈的價值才更加穩固。

Voice 之於 EOS ,並不只是 Block.one 又發了個新幣那麼簡單。

「現階段 Voice 就是 EOS 的最終增長驅動力。」EOS Asia 創始人郭達峯這樣評價 Voice 之於 EOS 的意義。

「Voice 最大的優勢,就是再次吸引全球範圍的大 V 加入,重新找回流量優勢。」HelloEos 創始人梓岑曾經分析,Voice 的上線絕不僅是增加主網活躍度和 CPU RAM 消耗量。在他看來,Voice 不僅將將重新召回流量,還能重新打造 EOS 的正面形象,

「沒人能篤定 Voice 最終是否能推動 EOS 的真正崛起,但 Voice 一定是 EOS 生態的晴雨表。對 Block.one 來說,Voice 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梓岑認爲,Voice 之於 EOS 正如 Defi 之於 ETH,無論是否能做到成功,這條路都必須走。

Voice 真能助力 EOS 的未來嗎?

「在 Voice 的助力下,EOS 的總賬戶數量可以輕鬆達到現在 5~10 倍的規模。」人們認爲,Voice 的用戶天然就是 EOS 用戶,Voice 的增長也將是 EOS 平臺的增長。

當前擁有 EOS 賬戶的用戶有 173 萬,這些用戶有教育基礎,早就適應了區塊鏈世界裏五花八門的 token 網賺玩法,毫無疑問將成爲 Voice 的種子用戶。

但社交這條賽道並不是那麼美好的,人人都想瓦解 Facebook 帝國,但更多的選手是在以卵擊石。如果不談存量用戶,Voice 有可能走入普通人的生活,從小衆走向大衆嗎?

「Voice 有可能進入普通人的生活,但將比預期的要花費更長的時間,」韓國備選節點 NodeONE 創始人 Hahn 這樣解讀,「Voice 最初僅在美國推出,似乎在正確的時機處在正確的位置。美國的選舉剛剛開始,而社交平臺在美國政治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我認爲這並不意味着 Voice 可能在一夜之間取得成功,重要的還是在長期。」

「Voice 有潛力受到公衆的歡迎。但是我也想說,Voice 能否取得巨大成功取決於如何建立行之有效的引流機制。」Eos Asia 創始人郭達峯也這樣認爲。

從 DApp 遊戲到菠菜再到資金盤,區塊鏈世界仍沒有百萬級用戶的殺手級 DApp 出現。EOS 正在面臨的窘境,也有可能同步發生在 ETH、Tron 等公鏈身上。

「Blockone 需要爲 EOSIO,甚至需要爲區塊鏈世界塑造一個模板,證明區塊鏈技術能夠真正拓展到最廣大的普通用戶去,這個模板就是 Voice。」Voice 不僅僅是在做 EOS 上的標杆,還在幫助一衆號稱商用公鏈的選手們,尋找區塊鏈世界的產品形態。

也許沉迷賭場中的人來說,根本不需要任何的理想主義,只需要拉盤。 短期內我們可能無法看到 Voice 對 EOS 幣價帶來的提振,但也正如 Voice 團隊所言,行業變革不會在一夜之間發生,更不會在真空中發生。

如果沒有人蔘與到這個過程當中來,沒有人監督和反饋,Voice 可能永遠不會成它所期待成爲的。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