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很捨不得寫,因爲寫完這篇,這個系列就結束了。

所以,今天這篇會比較囉嗦,依依不捨的情感,你懂的。

上週在成都做了一場雲幣私享會,儘管老貓的分享時間只有短短的 30 幾分鐘,卻是雲幣難得的第一次大規模的主場,現場 300 人的大廳幾乎坐滿,這個私享會上,我正式宣佈我已經卸任雲幣的 COO,並且將新任 COO 介紹給了大家。

在主講臺上分享雲幣如何對項目進行選擇的,是雲幣網新任 COO,他第一次和大家照面,就面對這麼多人,看出來還是有點緊張,但好歹是把事情說得清楚明白了,後面雲幣的運營就得看他了!

《暗夜旅程》寫到上一篇,就覺得該結束了,因爲後面我的事情,大多數都已經被大家已經瞭解了,從到了雲幣之後各種折騰,到茫然沒有方向感個人去嘗試做 OTC,最終因爲以太坊開始出現熱度,交易平臺慢慢開始變熱,直到開始出現各種壓力,最終資源的增加永遠趕不上註冊用戶的增加,然後是火爆後面的各種卡、頓、503、無法訪問,以及被人詬病的錢包經常需要維護,以及一些功能的不足,完全暴露了雲幣網作爲一個小平臺存在的各種不足。

但是,我不得不非常確定的告訴大家,目前雲幣的卡頓和操作體驗不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這或許是我作爲雲幣網公關負責人應該告訴大家的。

雲幣網的核心代碼開發在 2013 年年初,那個時候全國知道比特幣的人加起來應該不到 10 萬人,現在大家猜猜多少?我個人估算,至少應該有 500 萬以上。

同樣的,基於 2013 年研發『去中心化』交易平臺的初衷,貔貅的設計邏輯是讓更多人去開交易平臺,去滿足不同的交易需求,而後來的雲幣網只是貔貅開源的一個『樣板間』。

作爲樣板間,在當時來看核心代碼和服務容量配置已經寬裕到難以想象,所以,當時我曾經不知天高地厚的吹牛逼可以實現每秒併發 2000 次,然而,這個冗餘在 2016 年啓動的大牛市中,很快就被不斷涌入的用戶瓜分完畢,隨後就是不斷的升級各種資源,以及各種資源相關的資源,以及各種原來不覺得需要升級現在卻成爲瓶頸的東西。

然後我們發現,每秒 2000 次的併發在數萬人同時聯線的情況下,根本就是個渣渣,現在的併發數已經超過 2000 不知道多少了,但依然還是不夠,不僅僅是併發,服務器規模,內存,硬盤,外部帶寬,內部帶寬,程序架構本身,所有的這些資源都不斷告急,每個部分都是坑,甚至,在這樣大量用戶的請求下,連比特幣 1.0 代碼的 BUG 都成爲了錢包業務的障礙,導致有相關性的品種出現了錢包端的膨脹造成業務障礙。

不僅如此,由於用戶數大大超過了雲幣網早期技術構架的限制,我們的卡頓除了對雲幣網站的直接用戶造成困擾,也對使用 API 的合作伙伴們造成了影響,不僅 sosobtc 和 imtoken 這兩個手機交易的終端承受巨大壓力,連雲幣合作的短信服務商、郵件服務商、防 DDOS 服務商、服務器服務商都承受了巨大的壓力,都曾經因爲雲幣的業務流量而出現被拉爆的情況,大量的新客戶,就像一頭不斷成長的大象衝進了一家高級商場,每一塊地方被碰傷,都要停業維修,但這頭大象卻變得越來越大,儘管商場也在不斷擴建,但擴建速度顯然趕不上大象的生長速度。(所以,邱亮在聊天室的名字叫:看大象的 )

但是,即使是這樣,我們也知道在目前情況下我們最應該做的是什麼,我們應該做的依然是在安全上的毫不妥協,一個多品種交易平臺,以及圍繞這交易本身各種相關延伸功能的複雜程度,對普通用戶是難以理解的,而由於這個平臺涉及到用戶的資產安全,所以,每一個部分的修改,都涉及到安全方面潛在的風險,又要確保風險,又要增加必要的功能,又要逐步提升服務的性能,『慢』是羞於提及但又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在當前的技術架構下,只能是緩慢的改擴建,說到底,這是一個小平臺在沒有充分準備不得不經歷的成長之痛,但這個痛,確實也給雲幣的一些用戶帶來了很大的困擾。

有人告訴我,說你們太傲慢了,出現卡頓或者宕機居然也不公告,我這裏解釋一下:我十分理解用戶的心情,出現這些問題,有時候可能幾分鐘就能好,有時候可能需要半小時,偶爾回出現更長時間,我們知道所有的這些現象基本上都是資源不足造成,優化處理一下可能很快會好,如果每個 5 分鐘的卡頓發個公告,我們的微博或者推特上將會每天都是卡頓和恢復公告,這合理嗎?而且,在我們技術架構沒有升級完成之前,這樣的卡頓可能是常態,我們甚至知道出現卡頓是必然卻不確定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尤其在爆發行情的時候,大量的交易請求幾乎必然超過我們的資源上限導致網站過載,要說我們拔了網線自己在做交易,我相信你也同意這是個玩笑,做一個有信用有保障的交易平臺賺錢多好,我們要是有這點小心思,怎麼可能一路走過來這麼久?

有人會問,你們那收了這麼多手續費,爲什麼不把資源加到無限?我得坦率的告訴你,這不是不捨得花錢,每個系統,在配置服務資源,一定是有上限的,舉個例子,你有一臺很高級的筆記本電腦,裏面可以裝 2 塊硬盤,如果你拖 5 塊硬盤,也勉強能跑,不過,如果我說:不差錢,你給我拖 100 塊硬盤,你覺得你這電腦還能跑起來嗎?這就是在系統構架沒有大幅升級的情況下,有錢也沒有地方可以砸,或者說砸了可能效能更差的現實。

說實在話,我已經不知道上一次安然的度過一段完整的私人閒暇時間是什麼時候了,就像一個不斷擰緊發條,時刻需要面對各種信息的覆蓋,我們對於卡頓這個事情的痛恨,絕對超過任何一個用戶,你想象一下,你走路時候走錯了一個岔口,同時
50 個人告訴你,你不對,你趕緊調整,這是什麼體驗?看大象的通宵不眠更加是常態,當然,這個和用戶沒有關係,用戶表示:我交了手續費,你就應該給我優質的服務體驗。

如果交了手續費就等於優質的交易體驗,在成熟的金融產品中比比皆是,你可以去炒股票,可以去炒期貨,也可以去炒黃金白銀和原油,他們的體驗真的很好,可能一個黑作坊的體驗都秒殺雲幣 100 倍,但你想一想爲什麼你來這裏?不就是因爲這裏是全新的領域麼,不就是因爲這個荒蠻之地機會多多麼,不就是因爲這裏的每一條河流都流淌着金子麼?美國西部淘金熱的時候,你見過誰怪賣水的質次價高?一個 50 人的小鎮突然涌入 2000 人,你覺得你還能訂到五星級酒店大牀房?

我們之所以除了嚴格的 KYC 審覈之外,並不限制用戶的註冊,是因爲我們深深知道區塊鏈行業是怎樣一個風口機會,在這個風口,能給更多人有機會參與投資優秀的區塊鏈資產,這是在看透了未來世界的改變下能做的本真的事情,《辛德勒的名單》的主角在危機重重之下做了他該做的事情,但他本身並不是一個完人,也有過錯,但他做的最本質的事情,依然煥發着人性的光輝,我們並不希望自己光彩照人,但如果能讓多一個人持有未來的價值資產,這也算是一種對這個世界的擔當。

以上的文字讀完,有些用戶憂鬱症可能要犯了,你這是幾個意思啊?你到底要不要我來交易?

我在成都舉辦的雲幣用戶私享會上,曾經真情的向所有用戶致謝,而這個謝意,也向所有閱讀我這篇的朋友表達,你們這麼辛苦的使用雲幣網平臺,還如此不離不棄,這是一種信任,更是我們的福分,也是我們共同理想相映出來的光輝,我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們的謝意,只有默默忍受一切壓力,爭取儘快的解決面臨的問題。

文章最後的閱讀全文,是在成都舉辦的雲幣用戶私享會上我的分享,希望我的觀點能對你能有哪怕一點點幫助。

下面部分,纔是今天我原本真正要寫的內容,這一篇,我將揭祕我對區塊鏈資產終極價值的理解:

我對區塊鏈資產價值的認知過程

2013 年,我認爲比特幣會是一個牛逼的東西;

那個時候看到的,是自由財富背後的理想主義情懷,由於認知侷限,僅僅認爲比特幣是一種貨幣的改良,而全世界只要有它就能變得更加美好,而所有的各種拷貝幣的墜落,也印證了這個觀點,所以,本質上,我那時候是一個比特神教的教徒。

2015 年,比特幣是一個非常好的投資品《比特幣是多好的一種投資品》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開始接觸了以太坊了,基於比特幣復甦的早期,我確定了比特幣是一種極好的資產配置,所以,纔會有上面的那篇文章,但是,由於之前長期的熊市,我內心對比特幣理想主義的部分已經逐漸背景化,而價值投資的邏輯,成爲主流,同期,我還寫了《和我的朋友聊聊比特幣》等一系列文章,公衆號這篇似乎已經是晚了一年再貼出來的。

2016 年,區塊鏈資產是未來人類世界的財富

這個階段,對於區塊鏈資產是未來世界的財富認知得尤爲真切,所以,我寫了一系列關於對未來思考的文章,以及對於整個區塊鏈世界發展的認知相關文章。

2017 年,區塊鏈資產,本質上是自己持有的一家家企業!!!

這是我最新的認知,而這個認知,是李笑來在 2013 年以前就充分認識的,這事我上週與他溝通時候他無意中表達出來的。

你持有比特幣,相當於同時持有了比特幣這家公司的一部分和現金,世界上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好事。

同時,你持有任何一個其他的區塊鏈資產品種,你其實持有的就是這家企業本身,請記住,不是股權,是本身。你持有的就是這家企業,你對其有生殺予奪的全部權力,如果他不斷的創造利潤,你持有他就像是企業老闆的收益,而如果這家企業不賺錢,你隨時能把它賣掉,每個有價值的區塊鏈資產品種,就是未來區塊鏈世界你所持有的企業。

當我清楚了這一點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看一眼我手裏的企業,然後,不再關注!區塊鏈的世界纔剛剛開始運行,我手裏這些企業纔剛剛開始他們的業務,我怎麼捨得輕易賣掉哪怕是一點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