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聯盟鏈還是公鏈,商業落地仍然是最大挑戰。

原文標題:《政策暖風吹來,國內公鏈們的春天來了?》
撰文:Fiona

如果說區塊鏈是一輛高速疾馳的車,那公鏈就是發動機 : 公鏈的水平直接影響着區塊鏈這輛車的奔跑速度。公鏈從不缺人才和資本,最多時開發公鏈數曾高達 2 萬條,2019 至 2020 年期間公鏈在正式主網上線前,募集到的金額就高達 13 億美金,賽道上擠滿了出身名校名企的頂尖創業團隊。

聯盟鏈或成政策暖風最大受益者,國產公鏈紛紛加入 DeFi 熱潮

作爲代表我國區塊鏈發展水平的公鏈們, 現在既身處高緯度的激烈競爭,又感受着從去年開始吹起的政策暖風。機遇和挑戰並存中,公鏈之間的差距或許將就此拉開。

國產公鏈只是一種說法,實質競爭仍在技術

聯盟鏈或成政策暖風最大受益者,國產公鏈紛紛加入 DeFi 熱潮

其實,將我國的公鏈項目稱爲國產公鏈並非統一說法, 項目創始團隊曾被稱爲「最懂區塊鏈」的公鏈 Nervos 表示:「我認爲區塊鏈技術是不分國界的,如果一條國產公鏈僅僅是一條『國產公鏈』,那肯定是遠遠不夠的。」

確實,由於區塊鏈的開源以及准入的開放性,國產公鏈的說法更多指的是開發團隊在國內,同時重視國內生態發展的公鏈們。

事實上,相當多的公鏈從創業初期就立足全球。Nervos 稱「團隊中有非常大的一部分是來自於歐美等各個國家,並且持續不斷地在吸納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頭腦。大家已經非常習慣於遠程的協作方式,爲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而努力。」

成立於 2014 年,聚焦於解決數字資產的發行、通證化和流通的老牌公鏈 Neo 也盤點了自家多年來的全球佈局現狀:「Neo 是一個全球化的開源項目,底層協議的開發,協議層以上的基礎設施,以及應用層上應用開發者絕大多數都來自於 Neo 在全球的社區開發者。超過 10 個開發者社區分佈在 7 個國家的 20 多個城市裏,整個 Neo 社區超過 50 萬人。」

Neo 認爲,公鏈在全球公鏈的大生態體系中是否有競爭力,社區共識、平臺的安全性和可用性、資產的規模、應用的多樣性和國際化程度是重要指標。

而這些指標是否足夠亮眼,公鏈間直接 PK 的仍然還是公鏈架構設計和技術實現水平。

清華姚班出身的公鏈項目 Conflux 希望解決目前區塊鏈的性能問題,用技術打造一個真正的爲去中心化商業、DApp 等賦能的平臺,「我們希望在不犧牲去中心化的情況下,能夠把現在區塊鏈的吞吐量性能提升兩個數量級。大家可以在上面寫自己想要的交易邏輯,把信息導入進來,做一個智能合約平臺,這是有很有意義的事情。但這需要有更好的吞吐量,更大的技術支持。」團隊創作的論文 《A Decentralized Blockchain with High Throughput and Fast Confirmation》被國際頂級學術會議 USENIX ATC 錄用,意味着頂級學術對 Conflux 技術的肯定。

不過另一方面,對很多區塊鏈生態的關注者來說,似乎國外、中歐美的公鏈影響力各有不同。

如立足中國的全球化企業級區塊鏈技術應用平臺 IOST 所言:「在大家對區塊鏈市場的印象中,海外是技術的代言,而中國卻有足夠的財力和能力左右市場。區塊鏈行業的發展也隱隱呈現這一規律:共識、密碼學的進展和 DeFi、分片等概念大多來自海外,而中國市場則依託強大的資源和用戶基礎,在礦業、交易平臺和錢包等方面自成規模體系。」

定位面向下一代分佈式應用程序的跨鏈服務樞紐的 IRISnet ,其核心開發團隊也被業界譽爲「中國最懂跨鏈技術」的團隊,他們很早就參與了 Cosmos 前沿跨鏈技術的開發並對 COSMOS SDK 和 IBC 做出重要貢獻。IRISnet 核心開發團隊認爲「國際間的交流合作促進了國內區塊鏈技術的理論研究和工程落地,中國技術開發者已在開源社區作出越來越多的貢獻,也在不斷獲得了全球越來越多的認可與尊重」。

KuCoin 高級合夥人 Alicia 表示,其公鏈項目 KuChain 在研發過程中顯然也將這一現狀納入考量:「鼓勵開發者,特別是區塊鏈背景較淺的開發人員,需要從公鏈底層架構開始進行降低開發門檻的設計。」

致力於實現異構資產上鍊的老牌公鏈比原在談及國內公鏈影響力時,看法更具全面性:「其實世界上就只有歐美中三個國家能研發公鏈,公鏈的開發難度和技術維護難度需要足夠的人才,這一點只有這三個地方能滿足。國內公鏈影響力相對落後於歐美,更多是在於創新和社區的溝通能力。但國內團隊善於優化、善於做長時間戰略規劃,且能持續加速追趕, 同時區塊鏈現在還未出現成熟的商業應用,這一部分市場格局遠遠未定,國內公鏈的機會是很大的。」

對此,KuCoin Alicia 進一步補充:「不能否認,『拿來主義』在國內開發者當中不少見,因此將鏈上應用開發工具設計且提供得越完善,以及將鏈的商業應用場景勾畫得越清晰,對開發者來說越有吸引力。」

區塊鏈成「新基建」 ,應用模式和商業模式有待定性

聯盟鏈或成政策暖風最大受益者,國產公鏈紛紛加入 DeFi 熱潮

去年 10 月之後,持續的政策暖風吹進我國的區塊鏈行業。繼明確將區塊鏈作爲國家戰略後,今年 4 月份,發改委將區塊鏈納入新型基礎設施,與「 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產業齊名。

可以預見,在國家層面實現區塊鏈行業的持續發展,配套的資源和監管措施將逐漸到位。

區塊鏈真正走向產業化應用迎來了史上最好的時代,趨勢之下「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國內深耕行業多年的公鏈們在大半年的現在,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比原鏈理性地表示:「區塊鏈成爲國家戰略後的機遇是監管相對更寬鬆,有更多場景可以開放應用,也有更多的項目參與可以補充現金流,但我們要認清楚:公鏈目前來看被接納還需要時間。」

公鏈項目本體 Ontology 也認爲,「區塊鏈在新基建中的體量規模還未呈現理想的狀態,無論是考慮應用在基礎底層設施還是作爲公共服務平臺,作爲技術本身在成熟度和能力邊界上都還需要探索;此外,應用模式和商業模式還未定性是我們需要理性看待的情況,也是我們面對的挑戰。新基建有着宏觀的使命,如何服務好實體經濟,成爲有力的支撐點,還需要道阻且長的踐行。」

聯盟鏈現狀

在公鏈們看來,或許聯盟鏈技術是最大的受益者,而商業落地仍然是最大的挑戰

新政後,聯盟鏈迎來了一波高潮,互聯網大廠們攜聯盟鏈平臺閃亮登場,相關專利數高居各大榜首。有人因此高擡聯盟鏈,唱衰公鏈,也有人說公鏈和聯盟鏈終有一戰。憑藉着多年的技術優勢,不少公鏈也迅速開啓了公鏈+聯盟鏈的整合模式。

一直以來全球佈局的 Binance Chain 認爲「國內的產業區塊鏈以聯盟鏈爲主,對於公鏈技術和應⽤落地能⼒還需進⼀步論證和嘗試,應⽤模式和商業模式還未定性。既然國家已經拋出橄欖枝,身在中國的區塊鏈從業者更多的是需要把握住新基建的紅利浪潮,在政策⽀持的範圍內,科學有序地推進區塊鏈新基建的進程,爲各行各業提供基於區塊鏈技術的企業智能轉型升級、創新業務等服務,爲國家實體經濟的發展添磚加瓦。」幣安的中國區塊鏈研究院也隨即啓動了重要戰略項⽬「數字新基建·百城千企星⽕計劃」,希望依託城市主要園區扶持新科技、新技術的中⼩微企業,依託產業技術賦能實體產業。

IOST 項目表示「聯盟鏈和公鏈並不是競爭關係,而是相互輔助。聯盟鏈和公鏈的結合有很多種方式,開發者可以把聯盟鏈當作是公鏈的一個側鏈,來達到更短的延遲和更高的性能。新的形勢下,公鏈、聯盟鏈都將更看重具體的價值實現和應用效果。

定位於賦能分佈式商業經濟的 VNT Chain 也圍繞「聯盟鏈+跨鏈+公有鏈」聚合鏈架構,用聯盟鏈來落地場景,用跨鏈來實現信息,打造一鏈一場景。VNT 認爲「聯盟鏈和公鏈相輔相成已經形成一種趨勢,未來企業級應用一定需要的是一套完整的底層解決方案將聯盟鏈與公鏈嫁接起來,才能滿足全面需求。

趨勢之下能否把握契機才最考究內功,對區塊鏈而言,商業落地能力纔是底氣。比如 KuChain 公鏈就對金融應用場景需求進行了長期深入調研,才確立了實現「鏈上金融科技」、降低開放式金融門檻的宗旨。

又如明星公鏈項目 aelf 所說:「公鏈需要練好自己的內功,要在技術上能夠勝任落地場景的需求。」

2020 年下半年,公鏈賽道還將陸續迎來 Polkadot、Definity、Filecoin 等多個重量級公鏈的登場,無論是在對外合作還是應用落地上,相信公鏈前浪們的步伐還將再快一些。

商業落地的 DeFi 熱潮中,公鏈們或殊途而同歸

聯盟鏈或成政策暖風最大受益者,國產公鏈紛紛加入 DeFi 熱潮

DeFi 或許是面向未來公鏈的必選項。在 2020 年的區塊鏈熱點中,DeFi (去中心化金融) 是最大的關鍵詞。金融領域作爲監管最嚴的行業,也是最多的區塊鏈應用落地的領域(除遊戲外)。而將要納入監管框架的國內公鏈團隊,在熱潮之下如何快速構建自己的 DeFi 業務呢?雖然做法不盡相同,各大公鏈都給出了自己的選擇。

(1)原本定位於數字資產上鍊的公鏈紛紛加快了 DeFi 業務的開發和上線。

比原鏈正是主打數字上鍊,「DeFi 符合資產上鍊的初心,但我們目標不是依靠第三方背書的資產發行模式, 而是通過合成資產方式將資產的價格上鍊。我們通過主跨側的機制,將不同鏈上的資產引入 MOV 中,可以進行交易借代或穩定幣構建。上半年我們在 MOV 中推出了閃兌、磁兌、超兌產品分別對應訂單簿撮合交易和 CFMM (恆定函數自動化做市) 穩定幣交易, 今年下半年整個行業 DeFi 應用還會層出不窮,比原的主要精力在推出借代和穩定幣等產品中。」

一直從事數字資產管理的 Binance Chain 致力於構建數字資產的⾦融基礎架構,對穩定幣、交易、借代、⾦融衍⽣品(期貨、期權)等方面一直做積極的探索和建設。從不同的領域和⽅⾯積極尋求優質 DeFi 的合作和共同探討,以建⽴⼀個真正的開放式⾦融。

同樣處於金融應用領域的 KuChain 提出了完備的模塊化「四層網絡」,消除了 FinTech on-chain 過程中的技術對開放金融產品設計的限制,最大程度鼓勵鏈上金融科技機構 創造性地調用模塊組建業務應用。

(2)以提供基礎技術和激勵措施,推動社羣發展 DeFi 生態

Nervos 在設計之初,就深度思考過如何更好地支持 DeFi。所以,Nervos 「選擇基於分層架構,來無限地擴展帶寬;設計出了一套能夠價值捕獲的經濟模型,來保證底層公鏈能夠持續發展,確保 DeFi 的持續運行;設計出了 Cell 模型,確保合約可組合安全性;設計了能夠支持各種密碼學原語的 CKB-VM,來接近互聯網級體驗的 DeFi 產品。並在主網上線後不久,就推出了 Nervos Grants 和 CK Labs 計劃,來資助開發者在 CKB 上進行開發,在實際行動上支持着 DeFi 的落地。」

爲了促進 鏈上 DeFi 生態發展,Conflux 技術團隊開發了名爲「ShuttleFlow」的資產跨鏈協議,該協議將爲用戶提供更加安全、高效、便捷的資產跨鏈橋樑。同時開發了 DEX 雙子協議,採用「鏈下撮合,鏈上結算」的方式來提升用戶體驗。

在全球擁有強大節點合夥人生態的 IOST 從 19 年就開始全面佈局 DeFi,目前在借代、穩定幣、去中心化交易平臺、跨鏈交易、周邊服務、金融衍生品等多方面都有嘗試,並不斷進行優化。下半年 IOST 還將推出百萬美金的激勵計劃,並從技術支持、運營支持、宣發支持等方向助力 IOST 鏈上的 DeFi 項目發展,打造爆款 DeFi 產品。

與以太坊爲首的「操作系統鏈」的定位不同,採用 Cosmos-sdk 架構的 OKChain 選擇在應用鏈的賽道上發力。雖然理論上應用鏈架構可以更好的支持 DeFi 項目開拓自身的業務,但很大程度上對於跨鏈技術有着很強的依賴。因此 OKChain 的開發者一邊在參與社區的 IBC 開發,一邊在推進自己的方案協議,其協議設計目的就是爲了更好地支持 DeFi 項目參與到 OKChain 的生態中來,

(3)將 DeFi 業務內嵌入自家產品線中,加快和已有數字資產接入。

如本體 Ontology 有一款數據和身份以及資產的一體化錢包 ONTO,已經實現很多行業頭部的 DeFi 項目,比如 Aave、1inch、Kyber 和 FBG 遊戲及數字資產方等的接入。方便用戶來進行 DeFi 相關的操作。

無論實際做法如何,文中的公鏈們都較爲一致地看好區塊鏈 DeFi 賽道,與一些轉瞬即釋的熱點相比,DeFi 業務在相關監管和基礎設施到位後,還將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在區塊鏈這個瞬息萬變的行業, 不缺故事也不缺英雄。當熱點一波波襲來,當行業風雲變幻,公鏈項目能如 Conflux 公鏈所希望的在:行業的挑戰與機遇來臨之際,最重要的是保持初心。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