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 8 個“造謠“者終於有一個現身了!他現在啥情況?武漢 8 個“造謠“者終於有一個現身了!他現在啥情況?

感染醫生仍在重症監護室

《受警方訓誡的武漢醫生》

北青深一度 記者 / 韓謙

去年年底,一張聊天記錄截圖被大量轉發:一位醫生在大學同學羣內稱,“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 7 例 SARS,在我們醫院急診科隔離”。消息發佈 11 天后,這位醫生也出現了咳嗽、發燒的症狀。
深一度聯繫到了這位醫生,他告訴記者,截圖的確存在斷章取義的問題,關於確診爲 SARS 的說法不準確,自己此後在羣內強調過,“是冠狀病毒,具體還在分型”。在羣裏發佈信息的第二天,他被醫院監察科要求寫一份對於不實信息外傳的反思。 1 月 3 日上午,他又去派出所簽了一份《訓誡書》。
他於 1 月 12 日住院,CT 結果顯示雙肺多發感染,磨玻璃樣病,14 日轉至呼吸科隔離病房。此後,他又逐漸出現呼吸困難加重的問題,於 24 日轉至重症監護室,至今病情一直未有明顯好轉。他的醫生告訴他,這幾天病情就該出現拐點,但肺功能恢復時間會比較久。
截止到深一度發稿時,該醫生尚未離開重症監護室,由於他不方便說話,採訪使用文字實錄的方式進行

武漢 8 個“造謠“者終於有一個現身了!他現在啥情況?

感染醫生簽署的訓誡書

“網上流傳的截圖斷章取義”
深一度: 現在的狀態怎麼樣?
受感染醫生: 體溫一直有反覆,昨晚(26 日) 38 度現在降到 37.3 了,現在一直插着呼吸管,進行高流量吸氧治療,無法下牀,大小便都在牀上。 基本無法說話交流,只能打字,即使打字交流一段時間後也會頭暈。
深一度: 在去年年底的時候,你是怎麼知道的醫院急診科有 7 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受感染醫生: 同事之間互相交流知道的。 當天晚上也看到了一份武漢市衛健委員會發布的紅頭文件,緊急通知華南海鮮市場陸續出現不明原因肺炎。
深一度: 醫院是什麼時候收治他們的? 怎麼治療的?
受感染醫生: 具體我不清楚。
深一度: 當時知道這個事情後是否擔心過會有傳染性? 有沒有做防護措施?
受感染醫生: 嗯,擔心。 那段時間上下班都開車,不敢擠地鐵。但也沒做防護措施,大意了,覺得和自己科室沒什麼關係。當時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深一度: 你是在哪裏發佈的消息?
受感染醫生: 12 月 30 日下午 5 點多在大學同學羣發佈的消息。 我的同學基本都是一線醫生,我當時是想提醒同學注意防範。我也知道這屬於公共衛生事件,發佈這類消息有風險。我在羣裏反覆強調不要外傳,但還是被人截圖外傳了。傳播很廣,外省很快就有了。
深一度: 當時在羣裏這個說法準確嗎?
受感染醫生: 當時在羣裏一開始說了“確診 7 例 SARS”,不太準確,後來我又強調是冠狀病毒,具體還在分型。 那個截圖也存在斷章取義的問題。我強調了不要外傳。
深一度: 所以因爲截圖外傳而受到處分了嗎?
受感染醫生: 12 月 31 日凌晨 1 點半接到電話通知,讓我去武漢市衛健委。 當時衛健委連夜開會,應該是應對疫情的會議,我們醫院院領導、醫務室主任都參加了。我沒參加會議,讓我在其他房間等着。會議結束,院領導詢問了我一些消息來源之類的問題。凌晨 4 點多的時候主任開車送我回的家。12 月 31 日被叫去醫院監察科,去了兩三次,有時候是監察科同事接待,有時候是紀委書記。反覆問我消息來源,以及有沒有認識到自己造謠的錯誤。後來要求我寫了一份不實消息外傳的反思與自我批評。說要院內處分,具體一直沒有出來。
1 月 3 日上午,我又接到派出所電話,讓我簽了一份《訓誡書》。
深一度: 後來醫院有提醒大家不要再往外傳播此類消息嗎? 有說發佈信息會有什麼處罰嗎?
受感染醫生: 有,要求不要在網絡上發佈相關信息,都是由科室主任口頭傳達的。 後來疫情明顯擴散,因爲我親自收治了這樣的患者,並且她的家屬也被感染了,我也被感染了。
所在科室曾收治疑似新型肺炎病人

*深一度: 你所在科室什麼時候收治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受感染醫生: 大概是 1 月 7、8 號的時候。 她住院的第二天開始發熱。發熱後馬上做了肺部 CT 和呼吸道病毒、支原體、衣原體檢測。肺部 CT 檢測出來是肺部磨玻璃樣病變,符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表現,但是當時不讓做核酸檢測確診。
深一度: 當時醫生有要求做核酸檢測嗎?
受感染醫生: 有,當時的確診病例都是通過核酸確診的。 如果不做檢測,就無法確診,那感染人數的數字看起來就不大。當時專家組的人說他們無法決定做不做檢測。
深一度: 病人診斷出有問題之後有做什麼隔離措施嗎?
受感染醫生: 病人在病區單間隔離,我們醫生開始戴 N95 口罩,但是病人在一開始沒有發熱的時候,我們都沒有戴口罩。
深一度: 當時知道會有人傳人的問題嗎?
受感染醫生: 當時我們也不確定,但很快照顧病人的家屬在病人發熱當晚就發燒了,後來病人和家屬在 1 月 10 號都住到呼吸科隔離病房去了。
深一度: 你是什麼時候感覺身體不適的?
受感染醫生: 1 月 10 號中午我開始咳嗽,當時沒太在意,第二天開始發燒,最高 38.2 度,這才意識到問題大了。 當天做了 CT,顯示雙肺多發感染,磨玻璃樣病變。
深一度: 當天你就住院了嗎?
受感染醫生: 沒有,當天先是自我隔離,因爲家裏有孕婦和小孩,我就去外面住的酒店。 12 號下午住在我們科室病房,14 號轉到呼吸科隔離病房。
深一度: 你有做核酸檢測確診爲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嗎?
受感染醫生: *
1 月 24 號才做的核酸檢測,結果還沒出來,到現在也不能說是確診。 也問過醫生爲什麼檢測結果還沒出來,醫生說都沒出來,不知道原因。

武漢 8 個“造謠“者終於有一個現身了!他現在啥情況?

感染醫生的診斷書

病情加重轉至 ICU,父母也被傳染
*深一度: 你是什麼時候感覺自己病情加重了?
受感染醫生: 我一開始主要就是發熱、噁心,後來高燒慢慢退了,覺得有希望了。 但是 16 號之後呼吸困難加重,完全不能下牀,大小便都在牀上。24 號轉到呼吸內科重症監護室。現在採用抗生素、激素、抗病毒類藥物和高流量吸氧治療。
深一度: 從進入重症監護室到現在病情有好轉嗎?
受感染醫生: 變化不大。 醫生說這幾天就該出現拐點了,但是肺功能的恢復會比較慢。
深一度: 你們科室還有別的同事出現類似的狀況嗎?
受感染醫生: 還有兩個同事,有一個在我後面幾天感染的,嚴重程度跟我差不多,還有一個症狀比較輕。
深一度: 在病房住院時醫護人員的防護措施做得如何?
受感染醫生: 住在我們科室時候的同事就戴 N95 口罩,穿隔離衣。 他們也知道自己的防護措施做得不夠,但也還是正常做治療,擔心被感染是人之常情,但這是工作啊,而且病人是自己朝夕相處的同事。轉去呼吸科之後醫護人員的防護措施就完善了,穿防護衣,戴 N95 口罩和護目鏡。
深一度: 你的用藥一直是充足的嗎?
受感染醫生: 用藥是一直充足的,就是現在還沒有特效藥出現。
深一度: 治療需要自己花錢嗎?
受感染醫生: 暫時還沒有催費,政府說是會兜底治療費用。 但是我用了很多免疫球蛋白都是自己託人從外面買的,這個估計只能自費。免疫球蛋白現在 600 元左右一瓶,我每天打 8 瓶,已經打了 11 天了。免疫球蛋白現在也越來越不好買,價格估計還會上漲,之前買的還能用兩天,到時候看還需不需要,再找人去買。
深一度: 目前醫院有三餐供應正常嗎?
受感染醫生: 有,食堂免費配送的,營養還可以。 得病之後食慾不振,我的情況是一般只能吃一點小菜,喝一點牛奶,吃不下太多。
深一度: 你家人有出現被傳染的情況嗎?
受感染醫生: 我父母在我之後兩天也出現發熱、嘔吐的症狀,檢測出來肺部 CT 也呈現磨玻璃樣病變。 他們是 1 月 15、16 號的樣子住院治療的,當時就很難住進去,牀位已經很緊張了。他們症狀比較輕,前天(25 日)和他們通過電話說還好,估計最近就可以出院了。我不敢和他們多說我的情況,怕他們擔心我。
深一度: 你可以每天和家人通話吧?
受感染醫生: *
可以,我每天和老婆視頻聊天,她每天都在鼓勵我,讓我積極治療,她和兒子都在等着我。 我目前呼吸困難,說話不太方便,一般都是她說我聽。
(根據受訪者要求,受感染醫生做匿名處理)

武漢 8 個“造謠“者終於有一個現身了!他現在啥情況?

喜歡你就點個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