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據國家發展改革委劃定的範圍,區塊鏈技術基礎設施首次被國家層面明確爲新型基礎設施,政府層面參與投入一些區塊鏈的公共基礎設施建設,也將快速推進區塊鏈的標準化工作,區塊鏈將在更多場景、行業和產業當中得到應用。那麼區塊鏈作爲新基建的一部分是否會引領未來新風口?在這一背景下,整個礦業又有什麼新的發展機遇?

5 月 28 日至 5 月 29 日,Winkrypto 與比特大陸、F2Pool、神馬礦機、上海挖易在成都首座萬豪酒店聯合舉辦「世界數字礦業大會」(世礦會)全球城市巡迴峯會「成都站」,探討減半遇見豐水,暢想新基建新機會,展望數字礦業下一個十年趨勢。

本文爲 5 月 29 日「暢想篇:新基建 新機會」主題日核心內容記錄,內容有所編輯。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就在上個月中旬 Winkrypto 作爲行業整合營銷服務商,聯合一線礦業公司發起首屆「世界數字礦業大會」「創世季」線上視頻峯會,連續 5 天邀請了近 70 位加密貨幣頭部礦業金融服務機構創始人與負責人,深度交流並分享挖礦行業的挑戰與機遇,30 場話題完全覆蓋礦業所有細分賽道,直播覆蓋 4 萬人、影響數十萬從業者。

本場活動包括 1 個主題演講、6 場圓桌、13 場路演,在上午的日程中,餘昆、鄧超、黃凌波、Jocy Lin 、蔡彥、Mia Deng 等嘉賓討論了新週期下挖礦和投資機會。下午有多場主題各異的圓桌討論,如顯卡挖礦千千問、Filecoin 挖礦新藍海 、Staking 等多個話題。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本次活動一些核心看點:

  • 餘昆:減半不確定性已排除,當前購入礦機可以期待機器和幣價雙升值
  • 鄧超:在企業級的商業利用上也看到很多投資機會
  • 黃凌波:投資策略方面關注公鏈等原生類賽道、企業服務類和生態服務類
  • 蔡彥:估值比較低比較早期的項目值得關注
  • Mia Deng:關注平臺幣、穩定幣互換協議、中心化的穩定幣清算所等
  • Herbie FU:關注跨境結算和支付、託管、數字銀行等相關的產業上金融服務
  • Mable Jiang :關注開放金融、Web 3.0、無國界流動性三大方面投資
  • Jocy Lin:彌補去中心化企業家精神不足的問題,可以通過 Libra 2.0、DCEP 的落地來實現
  • 郭偉城:以太坊 2.0 至少還需要兩年,全網可能會有 60% 到 70% 左右的礦機因 DAG 4GB 的上限導致挖不了
  • 冷波:Filecoin 複雜度較比特幣更高,對於礦場和礦池方的技術維護要求也高很多
  • Andy:Filecoin 前期可能是一種共識,從長遠來說是真正有商業應用價值落地的
  • Dora:Staking 能否盈利的關鍵點在於整個市場的環境和幣價的走勢
  • 王立:金融產品在礦圈的應用,由於有天然適合它的場景和土壤,所以未來會提速

比特大陸主題演講:如何把握挖礦新週期中的機會

嘉賓:螞蟻礦機區域銷售負責人餘昆

2020 年我們大家一起見證了比特幣歷史上又一個重要的事件,那就是比特幣的第三次減半,在減半以後比特幣的區塊獎勵也從 12.5 變爲 6.25 BTC,伴隨着收益的減少一部分礦機已經面臨淘汰或者說已經被淘汰,一輪行業的洗牌其實已經在悄然發生,一切似乎又回到了起點。今天的分享主要會從在新的週期當中如何去把握住這些挖礦的機會。

在 17 年、18 年的牛市比特幣受到了很多傳統企業包括一些機構投資者的關注,他們的進場也爲整個行業帶來了很多活力,給行業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隨着這些資金的進場比特幣也從最開始小作坊式經濟活動轉變爲專業、規模化的投資行爲。當前行業當中也出現了很多第三方服務性公司,比如第三方礦場運維服務,礦機融資租賃、抵押借貸、數字貨幣金融服務等等,我相信這些服務的出現也是得益於整個挖礦行業體量和規模的不斷增加。各家企業也在積極探索新的業務,現在交易所也在關注礦池業務,礦池也在開始去接觸錢包的業務。

由於大體量資金的進場,對於中小型的客戶來講進入整個行業門檻相對來說是提高了,但是由於聯合挖礦、雲算力、礦機租賃等業務的出現也爲中小型投資者提供了更多選擇。這些業務模型也迎來了一波很好的發展機會。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我個人認爲,在當前這個時間節點採購礦機是比較好的時間節點,當前減半已經發生,事實證明在減半以後全網算力也出現下降,幣價當前也處於相對平穩並且在緩步上升的趨勢。但是真正的牛市並沒有到來,大的基金進場其實也是在釋放一種積極信號,我相信這個時候選擇採購礦機是期待機器和幣的雙升值

另外當前是整個新挖礦週期的起點,這意味着在未來 4 年內比特幣爆塊所產生的收益是相對恆定的。然後由於收入的降低,當前一部分的老機器也在淘汰,這對於大家來說也是很好的起點。另外由於豐水期的到來其實是降低了礦工挖礦的成本,礦工挖礦成本降低以後對於比特幣的拋壓量起到一定減少作用,拋壓量減少對於比特幣上漲也有一定作用,所以這個時候進場可以縮短回本週期

針對水電礦場主爲主建議關注 S9 系列機器,因爲 S9 價格比較低廉,投資成本比較低,另外按照礦場主成本測算減半以後也會有一定收益,隨着豐水期的到來招商困難的問題系凸顯,針對這類機器的需求也會增大,這些機器也會有一定增值的空間,最重要的是作爲招商的方案他們是填補礦場回本的選擇。

圓桌討論:新基建東風下的區塊鏈投資邏輯

  • 主持人:TokenInsight 創始人呼濤
  • HashKey Capital 首席執行官鄧超
  • 分佈式資本合夥人黃凌波
  • IOSG Ventures 聯合創始人 Jocy Lin
  • NGC Ventures 董事總經理蔡彥
  • Dragonfly Capital 中國區負責人 Mia Deng
  • Multicoin 執行董事 Mable Jiang
  • M2 Investment 合夥人 Herbie Fu

呼濤:除了新基建下中國區塊鏈投資機會以外,從宏觀來看,全球的新基建下的投資機會在哪裏?現在看起來國內和國外割裂比較嚴重,國內主要是聯盟鏈這種,海外可能會自由一些,當前最好的區塊鏈行業機會在哪裏?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鄧超:這個話題很宏大,更多的是把我們自己當做生態投資者,就是會從整個生態的維度把區塊鏈分爲技術應用,每一個領域內會找細分賽道或者是投資,具體到新基建這個領域我們看到在國內,在去年的中央領導的號召下,在聯盟鏈裏看到了很多機會,同時在企業級的商業利用上也看到很多機會,甚至有一些上市公司之前對區塊鏈有了解,但是後來因爲政策監管不太清晰的原因不太能夠很實際的去開展這方面的業務。不過後來在政府推動下,我們也看到一些公司民營背景的或者是國有背景公司都已經開始在涉足區塊鏈領域。另外我們也看到一些政府背景的基金或者是母基金也開始在觀察甚至已經開始涉足區塊鏈技術類的投資。

黃凌波:關於我們的投資策略,第一個是原生類賽道,包括公鏈等等。第二類是企業服務類,更偏向國內外股權的技術支持,股權類項目主要是做技術支持項目。第三類是行業生態服務類,包括像礦場、媒體、交易所等等金融服務。這是整體佈局。但從近期的機會來看,因爲這個行業的變化非常快,所以我現在只能說我們今年的注重的投資重點,主要是兩個生態加上一個賽道

賽道就是企業服務賽道,這一塊在國內會比較關注,主要是跟區塊鏈技術結合的企業服務,但是這個區塊鏈技術並不侷限在區塊和鏈,企事業包含了各種隱私加密技術和分佈式技術,它是一個統稱,在這個技術結合下,因爲國家政策支持這類項目數量的確在越來越多,然後當中主要包括兩類,第一類就是做區塊鏈的底層技術服務,可能是包括一些聯盟鏈的搭建。第二類其實是一種在垂直行業領域做一個整體的技術方案的項目,而且區塊鏈技術只是一個技術支持而已,它可能還包括人工智能、雲計算等等,這樣的話這種整體的技術支持方案其實也會看這樣類似的項目,可能相關的垂直領域會有供應鏈金融和醫療這些。

蔡彥:我先說一下我們基金投資策略,主要是分成兩塊主題投資,一塊是技術基礎設施,包括一些跨鏈、公鏈和擴容方案等等,另一方面是金融基礎設施,包括借貸和交易所。我們和其他基金主要的大的區別是比較精細化運作的基金,喜歡一些主題比較鮮明,然後估值比較低比較早期的項目。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Mia Deng:大市場下東西方具有差異,不同週期下企業也有不同,在中西方的佈局思路是這樣的,在國內市場往下走的情況下會很多支持借貸金融服務類公司,在國內佈局可能像中心化的服務類公司等等,因爲這樣是在市場週期下非常有中國特色而且非常具有全球領先的公司。在西方來看,技術方面確實還是在硅谷。對於整個區塊鏈加和新基建可能有一些辯證的思維去看這件事情。開放金融、無國界、流動性跟新基建相關,現在全球流動性變得很強,但是在本地獲客能力、產品和市場相匹配能力這個還是很重要的,所以在這一點上仍然覺得像一些能夠給全球提供流動性的協議有價值。

Herbie FU:投資會考慮偏交易所和跨境結算、跨境支付、託管、託管銀行、數字銀行等相關產業上金融服務事情。在產業裏面主要在四塊,第一塊是相關流動性產品,偏向比特幣和傳統產品套利產品方面,特別是現在加上疫情和金融危機環境下面大量上市公司在亞洲區範圍內特別偏工業背景有非常多的資金躺在他們資產負債表,因爲這些現金原來要投入到生產線上的,因爲現在各國央行大放水,大家不想看手上這些現金貶值,大家就想看怎麼進行對沖。另外一個就是挖礦本身,這對傳統機構邏輯上是非常接受的事情。

Mable Jiang **:會主要關注三大方面投資:開放金融、Web 3.0、無國界流動性,這些和新基建也是相關的。開放金融和無國界流動性有很多相通性,在 2.0 時代大部分金融基礎設施以國家和區域實現的,但是在區塊鏈的引導下,可以通過去中心化金融調動全球流動性,但是本地的獲客能力等方面還是很重要的。另一方面,平臺幣結合 Web 3.0 **也可以關注,這些和開放金融結合在一起,Web 3.0 把激勵和治理帶到鏈上調整激勵機制,將收入引導到代幣經濟,持幣人也有自己的權利。另一方面,全球流動性需求,穩定幣互換協議也會去關注。

Jocy Lin: IOSG 目前關注兩個方面的投資機會,純粹的實現去中心化願景的 Web 3.0、 ETH 2.0,中間件和不同 Layer 之間連接環節的技術賽道,另外一方面是中心化有現金流和傳統商業賽道的企業,包括比特幣的基礎設施,衍生品交易所,行業賣水公司賽道,DCEP 上的半開源商業化公司。我們認爲彌補去中心化企業家精神不足的問題,可以通過 Libra 2.0、DCEP 的落地來實現,公有鏈和私有鏈之間會有交集積極爲被投項目提供投後服務。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Lightning Talk

AToken 聯合創始人寧弦:AToken 錢包業務新徵程

AToken 聯合創始人寧弦表示,AToken 提供安全可靠的去中心化+鏈接+金融服務,提供資產管理、數字資產支付、連接 DeFi 生態等。就 AToken 經營數據而言,目前 AToken 支持 20 條主鏈、覆蓋了 110 多個國家的 170 萬服務用戶,管理主流加密數字資產超過 10 億美金。AToken DeFi 可一鍵質押,已支持 COSMOS、Polkadot 等生態。

圓桌討論:顯卡挖礦千千問

主持人:星火礦池商務負責人邱曉棟
疆域礦場聯合創始人姚斌彬
MinerOS 聯合創始人張松青
熊貓礦機 & 牛比特 CEO 郭偉城
狼神礦機聯合創始人張利
ETC 亞太區負責人胥康

邱曉棟:我知道胥康是技術出身,我們都是礦工,想了解一下 ETC 有沒有玩過挖礦這件事。

胥康:一開始做研發的,18 年 4 月份開始做 ETC 社區,ETC 是 挖礦的,我也只挖 ETC,而且我不是那種生產環境的挖,我是拿卡做測試,主要是測 1080T,沒有真的在生產環境挖過。

邱曉棟:在座各位挖了以太坊挖多久,對以太坊現在的 POW 挖礦會持續多長時間的看法,對以太坊的未來預期是什麼?

姚斌彬:POW 我認爲還會再持續兩年,今年叫得比較狠的 ETH 2.0,也許今年年底會上線,但我認爲它是會持續下去,兩年之內挖礦是沒有問題的,對於以太坊,我對以太坊的看法是這樣的,如果比特幣是信仰的話,以太坊一定是應用,這個行業終究會靠以太坊去落地的。

張松青:做完 Miner OS 之後才瞭解它的技術,它的生態,真正去研究這個東西,以前都是很片面的瞭解,我們團隊都是靠以太坊活着的,在目前區塊鏈裏面是一個最大的,以太坊用戶數最多、發數最多,在公鏈裏面整個生態是最完善的,在沒有顛覆性的創新之前,以太坊應該會都會接納很多新東西,我感覺在一段時間之內,它的發展應該是會挺好的。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郭偉城:關於以太坊 2.0,我覺得大家今年一定會非常關注,我的觀念是這樣的,以太坊 2.0 最核心一個問題是,如何把以太坊目前所有的資產搬到新的鏈上去,而且是完全的移過去,這個過程肯定會非常非常長時間,如果按照官方一直的這種態度,上工人又要進行測試網測試,跑大量時間之後才正式上市,我覺得至少至少會有兩年,未來顯卡挖礦特別以太坊的挖礦,未來兩年應該是可以持續的挖,但是今年會遇到一個非常大的問題,隨着 DAG 的大小到達了 4GB,全網大致可能會有 60% 到 70% 左右的礦機會因爲 4GB 的上限導致挖不了,對於剩餘的人來說就是一個非常大的機會。以太坊總體來看,是優於去年,今年會是好的機會。大量的 4G 顯卡被淘汰這個事情上,對於一些從業者來說也是一個機會,如何讓 4G 的顯卡升級成 8 G,能繼續挖未來的這個兩年的週期。

圓桌討論:Filecoin 挖礦新藍海

主持人:PANews 聯合創始人兼主編畢彤彤
星際聯盟董事長房俊
熊貓礦機 & 牛比特 COO 楊笑
Andy - 1475 聯合創始人 Andy
儲迅聯合創始人兼 CTO 冷波
IPFS 中國社區創始人賴楚航

畢彤彤:想讓大家可以介紹一下,ETC 的挖礦和 Filecoin 挖礦有什麼樣的不同?以及 Filecoin 整個礦業礦池和 ETC 的生態有什麼樣的差別?

賴楚航:比特幣是 1.0 的代表,以太坊是區塊鏈 2.0 ,現在毋庸置疑的可以假設 Filecoin 是 3.0,最大的區別在哪裏?像比特幣和以太坊都沒有實現大數據大文件儲存的這樣一個功能,也就說它實際上對實體經濟還沒有產生很實質性的影響。 Filecoin 和 IPFS 分佈式儲存技術的發展分佈式的帳本技術能夠真實的儲存大數據大文件。比如我們拍了照片和錄了視頻,現在以太坊和比特幣都沒有辦法幫你試試儲存,只有像 Filecoin 它跟以太坊的結合,或者 Filecoin 的分佈式帳本本身可以實現到文件到數據儲存的。

冷波:我的觀點就是 Filecoin 的挖礦比比特幣高很多,比特幣我開機就可以做運算,Filecoin 因爲要存用戶數據,不能隨時關機,假設網絡訪問或者磁盤有問題,會對提供用戶服務產生直接的影響,對系統的穩定性可靠性性能要高很多,這是一個持續性的、長期的一個運營行爲,然後比特幣它核心技術主要在芯片上面,看誰更省電,但 Filecoin 除了鏈要很強技術之外對礦池運維方的運維技術要求非常高,同樣的機器交給不同人手中去維護去管理,他產出可能也是差別非常大,這就導致了 Filecoin 挖礦的複雜度比比特幣增加很多。

Andy:從偏技術的緯度,比特幣 POW 更重要是計算量,底層對應的是芯片,Filecoin 分了好多步驟,最開始是需要對原文件進行系統性的加密,而這加密又分成好多塊,包括很多算法,最後被網絡驗證之後你才稱爲真正的有效儲存,有了有效儲存纔可以參與挖礦,你有效儲存佔全網比例越高,你挖礦越高,剛纔其實也提到了這中間還有一個懲罰機制,因爲它是跟生態接軌是需要真正儲東西,你不可能隨意的撤出,一旦撤出來你有效算力會被懲罰,這意味着對於整個運維重要性非常高,就像剛纔那個問題,比特幣可以隨時撤出,但 Filecoin 不行,你需要長期向網絡貢獻你的資源。

第二個緯度,比特幣挖礦基於共識挖礦,而 Filecoin 的挖礦基於共識加商業應用,對於整個商業應用落地這塊是非常關注,比特幣更在乎的是大家的一個共識信仰,它的價格也是由共識所決定,Filecoin 前期可能也是一種共識,從長遠來說是真正有商業應用價值落地,是有實體支撐的,所以它對於整個挖礦來說你最終產生的價值也是不一樣的。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楊笑:核心的不同主要來源兩塊,第一塊挖礦原理上不同,比特幣核心爆塊基於算力的大小去進行。 Filecoin,它基於的是有效儲存佔全網總儲存多少來決定。第二個緯度,收益不同,和比特幣一樣的,Filecoin 本身對應的區塊和交易的獎勵,同時多了兩塊,儲存需求。

房俊:共識機制的角度,比特幣是 POW,Filecoin 是 POST 就是時空證明覆制證明包括預期共識,從礦機的角度來講,比特幣是 ASIC 礦機,Filecoin 是儲存機加密封機,從礦場的角度來講,比特幣對礦場的要求相比 Filecoin 沒有這麼高,我在山區裏面只要電費便宜,成本低的地方就可以,Filecoin 必須放在專業的機房裏面,對運維的要求非常非常高,Filecoin 其實要從技術的角度來講也好或者從運維角度來講,都要難很多。

Lightning Talk

神馬礦機銷售總監張文成:新格局下的最佳選擇

張文成針對下一個四年的新形勢表示,礦機廠家會在本週期內形成新的競爭格局,從一家獨大到多家齊放,慢慢到以後可能會形成頭部效應,2 家或者 3 家會佔據 80% 或者 90% 的份額,頭部份額差距不會很大,差距也會越來越小。主流礦機功耗比可能會進入「 20 瓦的時代」。在算力基數大,礦機產能少、先進製程量產能能力不足的情況下,算力難度增長速度會放緩,可能會延續到四年的週期。減半之後回本週期已經拉長,行業利潤需要合理分配。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星際聯盟董事長房俊:礦圈如何抓住 Filecoin 財富新機遇

房俊表示,IPFS 類似於 BT 下載的技術,中心化的下載是通過客戶端先傳到雲端,再從雲端下載到客戶端,IPFS 網絡類似於 BT,上傳到 N 個節點裏面去,再從這些節點裏面下載到客戶端,所以它速度是非常快的。Filecoin 總量是 20 億,永不增發,每六年減半,可以挖 60 年,礦工佔 70%。比特幣的生態是千億生態,可以看到像比特大陸的估值都是超過千億,未來 Filecoin 一定會出現萬億級別的公司,原因是有應用價值,這是當初我們團隊進入到 IPFS 這個領域的一個重要的原因。

圓桌討論:Staking 賺到錢了嗎?

主持人:真本聰社區聯合創始人索老頭
RockX 創始人 Alex
InfStones 中國區市場總監 Rudy
HashQuark CMO Dora
BitMax Staking 業務負責人 Bonna Zhu
PlatON 運營總監付濤

索老頭:從公司和個人的角度,Staking 賺到錢了嗎?

Alex:因爲我是老礦工,包括到現在一直在挖礦,我是 POW 忠實的擁護者,去年公司準備做一個 Staking,所以我個人爲了支持項目,買了很多不同的 POS 鏈的幣,Atom 賺了,其他的都是虧損 60% 到 70%,從個人層面虧損了錢。從公司層面來說,做節點,如果你是一個節點搭建平臺或者搭建商收益是很難契合人工成本。我覺得要賺錢,可以不要去搞所謂的節點去服務,而是 To B 端的節點服務,對錢包對公鏈方提供技術服務,那些收益遠遠高於 Staking 的收益。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Rudy:基本上就相當於定了一個性,Staking 不賺錢,剛纔 Alex 也說了,主要靠做一些 B 端生意賺錢,剛剛主持人將 Staking 定性爲持幣生息,它和挖礦一樣的,POW 裏面,像比特幣都用礦機去挖礦,Staking 也是挖礦的行爲,只不過 POS 共識機制的公鏈用比特幣去挖礦,他們都是分蛋糕的模型,什麼是蛋糕,公有鏈它增發出來的數字貨幣的獎勵,這個是蛋糕,下一步就是怎麼分,有多少人在分這個蛋糕,決定了,分蛋糕的人能不能喫得飽。

我們再來看爲什麼大家都覺得 Staking 不賺錢,因爲什麼呢?首先從蛋糕來看,蛋糕是什麼呢?就是這個公有鏈它的市值乘以增發率就是它每年能夠發出來的蛋糕,POS 類市值最高的就是 EOS,比特幣市值比 EOS 市值高出很多,也就說比特幣挖礦的總盤子相當於 EOS 挖礦總盤子的一百多倍,將近 200 倍,這就是整個盤子的差異,差了 200 倍,必然比特幣挖礦產業比 EOS,Staking 產業大兩百倍,好在 EOS 它機制比較特殊,它說有 21 個超級節點你才能分大頭,後面的節點都是分小頭。以太坊轉成 2.0 變成 POS 之後它的蛋糕那就是比 EOS 大得多,可能僅次於比特幣這麼一個蛋糕,變成了 Staking 的一塊大蛋糕了,Staking 能不能在這樣一個機會先賺到錢,那就需要今年再來詳細的去看這樣的一個機會。

Dora:從一個非常微觀的角度來說,如果作爲一個項目的 Staking 節點,一年的收益普遍是在 10% 到 20% 之間,但是很多的項目可能一跌就跌了 30 到 50%,你如果從這個層面單純去談盈利,其實是不現實的,在這個層面上來說,是否能夠盈利的關鍵點在於整個市場的環境和幣價的走勢,所以從我們角度來看,Staking 某種程度來說它也是具有投資屬性的這樣一個行爲,這個時候在選擇項目的時候就非常關鍵。對 Staking 這件事情的收益來看或者利潤盈利來看,會把目光放得長遠一些。Staking 它可能就是獨立去做,這件事情可能並不賺錢,如果加上服務或者加上其他的屬性,它其實還是有很大的盈利空間的。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Bonna Zhu:從個人想法來看,賺不賺錢這個事情可能分成這幾個層面,本身盤子大小的問題,第二個層面可能跟 Staking 的盈利模式有關係,其實所有的這些節點服務商是一種抽傭的形式。特別在你節點服務商運作服務器的成本以法幣計價的時候,會涉及到你收入和支出剛性的問題存在。第三個問題,你覺得你想要退出 Staking 的時候,整個機制的通暢與否,大部分的 Staking 網絡,POS 網絡也好,爲了自己安全性考慮,所有的用戶如果需要從網絡解質押,大部分都需要經歷相對長的解質押期,在這一時期幣價可能爆跌,那所謂不存在的確定性都會反映到最終盈利性上去。從交易所角度,希望提供一些相對來說長期穩定的理財類的收益給用戶,我們是從用戶需求角度去考慮這件事情的。

付濤:在這個幣價持續走低的情況下,Staking 的投資者通過幣本位的理財的方式增加了幣量並不足以抵銷隨着幣價的下跌所帶來的資金的虧損,我個人感覺,Staking 不太適合在熊市的時候你去估算它的法幣的價值,因爲 Staking 本質是賺幣,關於 Staking 我的觀點就是,相信你相信的和堅持你自己堅持的,如果你認爲 Staking 的春天會來它就真的會來。

圓桌討論:尋找流動性——金融服務如何爲礦工保駕護航

主持人:HashKeyHub 市場負責人 Molly
貝寶金融聯合創始人王立
Kronos Research 首席運營官 Ran Yi
Amber 合夥人宇豪
FBG 顧問趙千捷
GSR 亞太負責人宋正鑫

Molly:從各位目前的客戶分佈來講,現在礦工對金融產品的認知程度有多深,有沒有哪些方法幫助礦工彌補一些認知上的差異?

王立:19 年類似機構業務開始興起,也做得很不錯,推出了各式各樣的金融產品以後,其實大家都面臨一個同樣的問題,礦工這個羣體很多人,原來的背景可能是傳統背景,在接觸一個新興行業的時候,比如說投身挖礦,你要讓他很快的接受一個新的金融產品、把挖礦這件事情做得更精細化的時候,需要一個比較高的教育成本或者說一個熟悉的成本,認知是有一定的差異的,但這個大家行業都面臨着這個問題,也是行業在進步的一個必經的過程。總的來說我覺得金融產品在礦圈的應用由於有天然適合它的場景和土壤未來會提速。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宇豪:2020 年很有意思的一點,是因爲 3 月 12 日整個極端的行情相當於是給很多的礦工也敲響了警鐘,也提醒大家這個市場裏面的風險有多大,所以其實從 3 月份以後,我們看到期權的交易量,包括礦工對這個的需求以及這個認知是不斷增加的,每一個金融服務,對於礦圈的客戶來說它都是一個不斷遞增,然後不斷需要時間去理解,需要市場行情去驗證之後,他們會不斷的接受新的東西。

趙千捷:我自己是 2014 年就進入到挖礦這個行業,也是從一個最基本的小礦工開始做起,一直有一個問題是,能夠給礦工提供的金融產品其實不多,礦工兩個最大的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怎樣賣最少的幣去付足夠的電費。第二個問題是好不容易獲得的幣,能不能讓它有一個增值。而且對於礦工圈子來說,很多現代化複雜的金融工具要去理解其實是難度的,解決這個問題一方面靠行業不斷跟用戶進行溝通,把產品做介紹和說明,另外一方面也需要我們把我們產品設計的更加清晰更加簡單,更加讓礦工可以理解和接受。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宋正鑫:礦圈的金融服務領域發展時間也不長,也是初期的階段,就是這一年時間做起來的,主要原因是早期的礦工可能沒有需求,那時候可能回本週期比較短几個月可以做到,就是囤幣爲主,可是現在整個行業變化比較大,特別減半以後回本週期拉長了,這時候要考慮怎麼把穩定收益做出來,回本週期是一年半到兩年,就是說你要考慮更多套保的方案。在國內可能也是因爲有些金融產品,特別是期權在國內不是非常主流,傳統的股票的估值期權也就是短短几年的歷史,也是受很多限制的,所以大家對期權這種產品的認知比較差的,可以多去思考怎麼用金融衍生品去做風險對沖的一些方案。

Molly:目前交易所的流動性基礎設施是否足夠完善?

Ran Yi:流動性絕對是不夠的,所以做了自己的流動性暗池。暗池這個東西在歐美比較成熟的概念,佔倫敦交易所大概 30% 的交易量,在傳統行業裏面暗池是比較成熟的業務,會把很多的流量彙集在一起,把一些定單發到交易所,數字貨幣這個行業也會向這個行業發展。全球流動性比較分散,如果有中心化的地方可以提供非常好的流動性,這樣能降低所有交易的成本,這就是我們做暗池的一個原因。

圓桌討論:加密世界需要怎樣的金融創新?

主持人: DeFi Labs 創始人代世超
原力協議 COO 許超
BitUniverse 創始人兼 CEO 陳勇
RenrenBit CMO 梓岑
HyperPay COO Eric
虎符品牌合夥人國寶

代世超:面前一個圈外人,你怎麼跟他介紹加密是一個什麼樣的行業,它對社會是否有真的價值,如果將來希望爲社會提供更多價值應該做,比如在鏈上來複制傳統的金融還是說基於區塊鏈做一些原生的創新。

許超:在理念上,區塊鏈和金融是有結合點,所以說我們在成立之初就解決的是一個在借貸當中的信任關係,想用區塊鏈智能合約給信任主體承擔,而不是讓一箇中心化公司去承擔信任主體,經過這兩年的一個發展,包括技術的沉澱,我們做出來去中心化的金融服務平臺,服務所有對金融有流動性需求或者說有投資需求的人,他可以有多種多樣的選擇。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陳勇:加密貨幣到底跟傳統金融或實體之間是什麼關係,在互聯網重設過程中有幾個關鍵點,一個點就是商業模式的變化,它讓更多的人接觸到互聯網,在接觸互聯網過程中有幾個關鍵節點,第一個節點是是谷歌,谷歌商業模式做了巨大創新,在谷歌之前所有的互聯網是 To C 的商業模式,谷歌幹了 To B 的商業模式,這樣使得有更多的用戶以極低的成本接觸到了互聯網。第二個節點,無論是傳統的帶寬還是後來的傳統移動互聯網,使大家隨時能夠上網,互聯網隨之普及,直到移動互聯網出來我們才提互聯網+,才提互聯網對實體的衝擊,按照互聯網的發展軌跡,我們正在看加密金融發展軌跡應該也是類似的,首先加密金融的第一個是自己在自己小圈層內不斷的去淨化和完善,逐步的應該是在傳統金融這個裏面得到一些更換,最終纔是所謂的加密金融對實體的衝擊,如果拿互聯網比,可能還是在軟件時代,所以今天其實加密貨幣目前這個階段還是比較柔和的,還談不上對傳統金融和實體的衝擊。

梓岑:比特幣是人類有史以來流動性最好的資產,我們可以把這概念擴充到加密貨幣也沒有問題,互聯網首先解決了信息傳遞的問題,加密貨幣解決了用互聯網傳輸價值這樣的一件事情,這樣一個功能只會在未來十倍百倍千倍以上量級的往外擴散出去,最終會成爲一個樸實性的解決方案。

世礦會成都站收官日|礦圈大佬帶你挖掘新基建東風的市場機遇

Eric:我認爲加密數字貨幣對於有好奇心的人有冒險精神的人以及懷有理想主義的人是一個完美的世界,或者理想中的世界,但是對一些貪婪者來說可能是一個法外之地,因爲可能這個圈裏還沒有完善的監管,也沒有完善的規範化的東西。像這些人他在這裏面也會失去一個對自我的自律性。迴歸到加密金融這個話題,對於我個人來說,我覺得它是一個貨幣的,就是可編程的貨幣,本質上還是經濟貨幣。

國寶:在加密世界,我們解決了一個問題,去中心化,然後我們跟別人解釋的時候,其實大多數人都覺得我們是騙局,是類似這樣的一些,就比較奇怪的詞,我們要做的其實更加多的就是去中心化,讓金融更加的透明和公開,讓一般圈外的人也可以參與進來。

來源鏈接:play.yunxi.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