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 Circles UBI 創始人 Martin Köppelmann 所言,這是一個醞釀 7 年的項目。

原文標題:《5 年前 Circles UBI 就發佈了代幣機制,爲什麼現在的會不一樣?》
撰文:Iris

Circles UBI 上線 4 天給全球市場帶來的狂熱有目共睹,狂熱會持續嗎?這是偶然嗎?後面還有空間嗎?

作爲一個喜歡沉浸式研究思考的技術,Gavin (我的合夥人)自己有一個包含 500 來個信息源的列表,裏面有什麼 Github 上新發布的合約、大牛技術和分析師的個人博客、ETH 和 YFI 之類的論壇還有的 Twitter、Medium 裏思考能力強的 kol…他每天都會花幾個小時看這些信源的更新,在裏面找新的有意思的東西,同時篩選出來幾條值得關注的信息。因爲我也在一直尋找等待區塊鏈的下一個機會,我就比較投機取巧的直接從 Gavin 的 篩選結果 裏翻譯一篇,就完成自我學習了。

醞釀已久,​5 年前 Circles UBI 機制與現在有什麼不一樣?Gavin 每天的篩選也是 ChinaDeFi 輸出的來源

這也是我們發現 Circles UBI 的過程。

4 天前的晚上大概 11 點多 Gavin 在他的內容源裏看到了 Circles UBI 之後,我們都覺得眼前一亮,覺得這好像會意味着些什麼,就決定立刻加入這個社會試驗,組建了 Circles UBI 的國內「零號社羣」。很快,不到 24 小時,我的社羣也像 Circles 的服務器一樣意外的 ChinaDeFi 的 Circles UBI 互助社羣就發展到了 1070 人—與 Circles UBI 的官方電報羣人數基本一致,還獲得了 Circles UBI 創始人 Martin Köppelmann 在 Twitter 上的點贊。

醞釀已久,​5 年前 Circles UBI 機制與現在有什麼不一樣?似乎從 Circles UBI 創始人的點贊中獲得了鼓勵

目前僅是 ChinaDeFi 的 Circles UBI 社羣就已經幾乎是自然的增長到了 1700 人,就我們參與這個試驗的結果來看,相比較於 99% 的其他區塊鏈項目社羣,Circles UBI 的社羣內的用戶顯得「異常」活躍,國內外媒體、KOL 對於 Circles UBI 的優劣分析也是聲音不斷。

市場反饋、合約構建來看,Circles UBI 可能真的會意味着些什麼!

最初我也問過 Gavin,Circles UBI 有沒有被別人快速 fork 的可能?仔細查看了他們的歷史資料和現在的工程後,Gavin 告訴我說這個項目的確像 Köppelmann 說的那樣,Circles UBI 從討論、設計、取消、調整、研發、到最終實施,並且應用了 The Graph,xDai Network,3、4 個人花 7 年的時間是可能的。當然,後人 fork 肯定不會花這麼久的時間,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Circles UBI 並不是橫空出世,而是醞釀已久,加上一系列國外有影響力的背書,與其選擇取代,不如思考是否應該基於 Circles 或者將其作爲一個基礎環境做些什麼?

一邊做着 Circles UBI 的「志願者客服」,一邊我也和 Gavin 這兩天一直在探討,關於 CirclesUBI、UBI 以及 Circles 帶來的效應,我們自己也是 ChinaDeFi 應該做些什麼?其實不僅是國內,還是國外,「什麼時候可以開始交易」是被問及的最多的問題之一。我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給 Circles 的持有者提供一個交易場所

由於 Circles 機制的特殊—每個用戶都對應着一個獨立的合約,一些合約又以 1:1 方式兌換,所以現有的交易所是無法支撐這個體系的。我們初步構想了可以交易 Circles 的方案:在用戶合約上一層構建社區治理合約,用戶合約與社區合約之間形成兌換關係,社區代幣之間通過去中心化的中間賬戶實現交易

結果在 Gavin 彙總 Circles UBI 的項目工程時,發現 Köppelmann 其實在 5 年前就提出了 Circles UBI 的方案,居然和我們現在的想法一致,但是 Köppelmann 在現在的這個版本中卻並沒有採用當初的方案

5 年前 Circles UBI 的機制設計

2015 年 11 月 13 日,Martin Köppelmann 就在 github 上發佈了最早的 Ciricles 的描述和機制的 規劃,翻譯內容如下:

Circles

Circles 將會是一種僅通過基礎收益(Basic Income)方式生成的貨幣。在接下來的系統描述中,新的貨幣會不斷的被分配到參與了系統的賬戶中。每個個人賬戶中的貨幣都是獨立且不同的,只能通過鏈接到其他賬戶、加入其他小組來獲得價值。這激勵着每個用戶會限制自己與其他賬戶的鏈接。

規則

  1. 每個人都可以創建一個新賬戶。
  2. 每個賬戶每週都會持續產生一定量的收入。
  3. 收益每年按照 2% 的增速增長。
  4. 新賬戶將在創建後續的 3 個月內獲得產生收入。
  5. 1 個月的收入歸屬於賬戶持有者,另 2 個月的收入歸屬於信任這個賬戶的人作爲信任獎勵。
  6. 賬戶可以彼此信任,信任後兩個賬戶可以 1:1 交易代幣。
  7. 已經信任的雙方都可以取消信任。
  8. 如果一個賬戶信任了另一個賬戶,將會從剩餘的信任獎勵中扣除一半。
  9. 可以創建任意小組。
  10. 小組可以驗證賬戶爲組員。
  11. 小組可以移除組員。
  12. 所有的組員可以將自己的貨幣按照 1:1 兌換成小組貨幣。這個轉換是不可逆的

設計原理

Circles 的主要目的是建立世界範圍的基本收入。

  1. 去中心化世界維度裏基礎收入強大到沒有單一的組織能夠控制它。特別是沒有中心化的機構可以決定哪個人可以得到基本收入,哪個人不能得到。
  2. 需要有穩平穩的方案支持平穩的增長。如果只有兩個平衡點是「沒有人蔘與」或「所有人蔘與」,那麼幾乎不可能改變爲「所有人」均衡,特別是如果沒有中央實體參與。在這裏介紹的方法中,小組可以在本地成長,甚至可以從一個家庭開始。但是,子系統增長沒有任何限制。所有子系統都可以隨時合併到全局系統中。
  3. 彈性系統可以支持世界貨幣這樣的東西。即使這種貨幣在某個時候失效,也不意味着着整個系統都會崩塌,而是系統將退回到其下方一級的小組中,例如國家 / 地區組。即使小組的貨幣在某一時刻失敗(因爲他們接受了太多會員,他們只是消耗自己的收入而沒有爲收入提供任何商品或服務),它仍然可以退回到個人價值層面上,即貨幣的價值與人際關係密切相關。
  4. 能激勵自增長的信任獎勵機制會激勵更多新人加入系統。在你的圈子裏增加新人在某種程度上存在一種風險。爲了平衡激勵措施並實現增長,我們引入了信任獎勵。它爲新來的人和已經在網絡中的人們創造了共同的激勵機制:通過信任關係的建立,新來者獲得了網絡信譽,第一個信任新來者的人也將從經濟上受益。如果信任新人的人認識新人,那麼信任新人的固有風險就會被收益所抵消。如果新來者沒有成爲網絡的正式成員,那麼對新來者的信任就被誤導了,這種信任會導致經濟損失。
  5. 普遍性有人認爲比特幣是一次性的。一種貨幣必須在某種程度上稀缺才能發揮作用。單一數字貨幣可以具有確保該貨幣稀缺性的特性,但是如果其他數字貨幣成功了,則稀缺性作爲數字貨幣的整體特徵就值得懷疑。對於基本收入尤其如此。我們堅信,只有當基本收入貨幣是唯一常用的貨幣時,它才能取得成功。這就是爲什麼我們要使這項建議儘可能籠統。唯一對系統至關重要的自由參數是增長率 g,需要仔細討論。信任報酬不是嚴格必要的,但是它不影響這種方法的長期均衡。

詳細討論

  1. 有傳遞性的交易:如 A 和 B 彼此信任,B 和 C 彼此信任,那麼只要 B 是流動的,A 和 C 就可以互相支付。如果 A 是客戶,C 是商戶,A 可以向 C 匯款,網絡會自動從 A 向 B 發送 A 的幣,再從 B 向 C 發送 B 的幣。
  2. 增長率 g=2%。增長率 g 決定了貨幣供應總量與每月收入之間的比率。這個數字有待討論。它的選擇應該使收入的價值最大化。請注意,高通貨膨脹率會破壞貨幣作爲價值儲存的能力。因此,潛在的美元市值是增長率的函數:市值 =f (g)。貨幣的市值是 g 的函數,對於更大的 g,如 5% 或 10%,價值很可能會急劇下降,g 的選擇應使 g*f (g)最大化。增長率可以看作是爲基本收入提供資金的資產稅。獲得 UBI 完全平均財富的人,也將從收入中支付相同金額的服務費。
  3. 團體是必要的,會使系統更穩定。持有特定人的幣總是有一定的風險。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些幣的價值總是由人來支持的。如果這個人死了,或者更廣泛地說,對這個人的信任下降,這些幣可能變得一文不值。然而,只要一個人是一個團體的成員,這筆錢就可以不可逆轉地轉化爲團體幣。團體自身有責任對其進行嚴格控制,一方面不稀釋價值,另一方面也有積極的網絡效應。商家接受這樣的團購幣就會變得很有意思。

常見問題

問我能不能創建 100 個虛假賬戶,所有賬戶都相互信任,濫用系統?

答:你可以創造它們,但這不會創造價值。只要沒有人相信這些帳戶,他們只能互相交換貨幣,使所有的錢一文不值。

問:爲什麼要將其他人添加到我的信任網絡?

答:你的信任網絡使你的個人貨幣價值超過你願意爲這種貨幣提供的價值。假設你信任的網絡中有 100 個人,這意味着 100 個人正在接受你的貨幣。即使是那些不直接接受你的貨幣的人,也可能間接地接受它,因爲他們知道他們可以用它從 100 個人那裏獲得商品或服務。收錢就是網絡效應。然而,另一方面,接受一個新的人要承擔一定的風險。如果這個人被證明是一個假帳戶,你最終會得到他的一文不值的錢。然而,爲了獲取第一批新加入的賬戶,引入了受託人獎勵。然而,接受一個全新的賬戶,應該得到兩個參與者的關係支持,以確保新用戶誠實地參與系統。如果他們不這樣做,唯一賠錢的人就是錯誤地信任他們的人。

問:賬戶上的錢值多少錢?

A:理論上應該是 max (value(group1),value(group2),value(group3)…,value(connection1),value(connection2),…)。請注意,只有與流動人口的聯繫纔算數。只要小組中的成員資格和關係穩定,就不應該有將資金轉換爲小組資金的動機。這就得出了這樣一個假設:沒有必要把你的錢兌換成小組貨幣,也沒有必要與你信任的關係人兌換貨幣。只要你有能力這樣做,你的錢至少是更有價值的。這可以穩定系統並允許用戶 A 連接到用戶 B,儘管用戶 B 的幣價值更低。這種連接可以提高用戶 B 的硬幣價值而不改變 A 的硬幣價值。但是,如果 B 試圖濫用這個連接,A 可以取消信任關係。有時,用戶可能會因爲製造恐慌而失去他們的連接關係。但是用戶連接得越好,這種可能性就越小。這加強了你將所有的社會關係 / 聲譽集中到一個賬戶的動機。

問:小組組織的幣有多少是你的?

答:你兌換的金額。唯一的不同是,它不再依附於你這個個體。這意味着如果你做了壞事,這個組織不能做任何事情來收回你的小組資金。然而,他們可能會把你踢出組織。在組織中,交換是與個體是單向的。只有個人 => 組織,而不是組織 => 個人。然而,組織之間的交換是雙向的。所以 Berlin<=>SF 是可以的。實現 Circles 的最簡單方法是基於以太坊上的合約實現。

目前的社羣聲音

回顧了 5 年前 Circles UBI 的機制設計思想,對比今天已經上線的方案,除了一些數值,有 2 個主要的改動方面:

  1. 基於邀請管理的利益回饋機制被取消了。
  2. 小組組織與個人的協議沒有上線。

那麼被取消的這兩點究竟是 Köppelmann 覺得這樣的設計不合理,還是希望這兩點由未來的 Circles UBI 上的開發者來實現呢?我個人認爲大概率可能是後者,對於此 Gavin 也在與 Circles UBI 團隊溝通探討。

在 ChinaDeFi 的 Circles UBI 中通過與大家的探討,得出了兩個當前 Circles UBI 的比較急迫的需求:

1.防止惡意賬戶刷幣行爲。以加入像 PI Network 那樣的 KYC 機制的提議爲主,大家覺得如果去中心化的方案不能儘快提出,可以採用中心化的方案替代,後續再更新成去中心化的機制。
2.Circles 的個人代幣兌換。不論是目前每個人獲得的 Circles 代幣可以交易,還是 Circles UBI 體系上有可以炒作的其他的代幣,都會刺激加速網絡的發展,財富效應是必不可少的。

目前我的合夥人 Gavin 正在加速開發服務於 Circles 社區組織的工具,下週晚些時候會陸續發佈出來。同時也歡迎更多聲音、研發團隊共同探討,一起研究是否可以在 Circles UBI 網絡中挖掘出更多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