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很簡單,相比抗議 EIP-1559 升級造成自身收入的長期損失,礦工們不如與用戶合作、推動其實施。

撰文:HasuGeorgios Konstantopoulos
編譯:Perry Wang

EIP-1559 是以太坊歷史上最受期待的改進提案之一,將會劇烈改變用戶的交易競價模式,並帶來其它 重大福祉

觀點:以太坊礦工會接受 EIP-1559 提案,爲什麼?

EIP-1559 在以太坊社區贏得壓倒性支持,並且在技術上已經準備好在倫敦硬分叉中被納入,只等待正常的核心開發人員評估過程。而近期礦工們開始反對這項提議。這並不奇怪,因爲該機制將焚燬掉礦工先前收到的一些交易費用。

或許下面的說法有些反直覺,但我們認爲:礦工的最佳策略是支持 EIP-1559 的部署。

我們審視了礦工抗議該提案的兩種最有效方法,檢驗了上述假設論調,這兩種方法分別是:

  1. 分叉以太坊,創建沒有 EIP-15559 升級的替代幣;
  2. 將 basefee 打壓至零,來阻止以太坊採納 EIP-1559 升級。
  3. 在考慮了可行性和機會成本之後,我們發現,礦工上述任何形式的積極抗議造成的自身收入長期損失,都超過與用戶合作推動 EIP-1559 升級。

礦工結構性做多 ETH 和以太坊經濟

EIP-1559 升級會影響礦工的收入,而礦工收入目前主要包括三個來源:

  • 首先,每挖出一個區塊,可獲 2 ETH 的補貼,叔塊還會帶來額外獎勵。
  • 其次,來自用戶競價進入該區塊空間的費用(與交易在區塊中的最終地位無關)。
  • 第三,難以量化但價值很高的礦工可提取價值 MEV,礦工可以通過在區塊中的特定點插入(或不插入)交易提取這一價值。多數礦工目前將其「外包」給搶先交易和套利交易的機器人,後者在以太坊內存池 Mempool 中進行競價拍賣。

激活 EIP-1559 之後,礦工將繼續從區塊補貼和 MEV 中獲得相同的收入。只要以太坊系統不擁堵(需求低於區塊 Gas 上限),納入交易的費用就會被焚燬掉。當需求超過區塊 Gas 上限時,需要增加交易者之間的第一價格拍賣,收益歸屬礦工。

爲了獲得這些獎勵,礦工必須投資挖礦硬件、購電協議和其他資本支出。這項投資意味着以太坊礦工是結構性做多以太坊和以太坊經濟,因爲他們必須進行挖礦,才能填補自己的投入。

雖然我們不否認 EIP-1559 確實有可能減少上述三種收入之一,但保護以太坊及其用戶,仍與礦工相當多的未來收入享有共同的利益。即使焚燬全部 basefee,MEV 和區塊補貼仍將是礦工的重要收入來源。最後一點,此次升級也可能標誌着用戶對以太坊需求的轉折點,最終將促進整個以太坊經濟的發展。

以太坊經濟中用戶爲王

要了解以太坊的發展動能,重要的一點是要了解:所有三種收入都來源於用戶以及爲其服務的應用和企業。

用戶創造對 ETH 的需求,然後礦工向他們出售 ETH 以換取法幣以及以太坊生態系統中的其他代幣。用戶對這些代幣進行交易、交換、借款、貸款等需求產生了擁堵費。最後是用戶對去中心化金融 DeFi 應用的使用,例如去中心化交易所,以函數價格套利和其他機會的形式創造了 MEV。

用戶是以太坊經濟。礦工以網絡安全的形式向他們提供服務。這是一種交易關係-礦工不會全心全意地提供這項服務,而是爲了響應用戶爲其創造的經濟誘因。

以太坊經濟中用戶爲王。礦工以保障網絡安全的方式向用戶提供服務。這是一種交易關係——如果礦工提供這項服務不是發自善心,而是爲了用戶爲其創造的經濟激勵。

用戶沒有道德(或其他)義務向礦工支付超過以太坊安全所需的費用,礦工也沒有在無法盈利情況下繼續挖礦的道德(或其他)義務。

歸根結底,用戶和礦工之間的發展動能可以用可替換性來解釋。以太坊用戶目前是礦工的主要收入來源,礦工幾乎不可能取代這一現狀。但是用戶很有可能會替換部分甚至當前的多數以太坊礦工。

在礦工和用戶之間構建起這種基本關係之後,我們可以設想 EIP-1559 改進提案激活後的各種情境中,這一框架如何發揮作用。

情境 1:礦工維護沒有 EIP-1559 的舊鏈

我們設想這一情境僅僅是因爲不能遺漏任何可能,因爲在許多其他區塊鏈中,升級面臨着固有的艱鉅挑戰。由於用戶毫不作爲且停留在現有鏈上,通常成本較低,因此更容易阻止新提案通過。

由於難度炸彈,這一情境不會在以太坊發生。簡而言之,如果沒有硬分叉重置難度炸彈,那麼挖礦難度將一直增加,直到以太坊本身陷入停滯。因此,礦工停留在舊鏈上成爲不可能的場景——任何放棄 EIP-1559 升級另闢蹊徑的計劃,都需要花費相同的成本來進行至少可以化解難度炸彈的硬分叉。

情境 2:礦工創建包含以太坊狀態的替代幣

對礦工而言,一個更可行的提案是簡單地分叉以太坊,並創建自己的替代幣,類似於以太坊經典 ETC 曾經從以太坊的分叉,或 BCH 從比特幣的分叉。分叉是否有合理性取決於這樣做的機會成本。關於 EIP-1559 升級,以太坊礦工必須在開採新的替代幣區塊鏈與現有的以太坊區塊鏈之間做出選擇。

機會成本可不是個笑話,可是實打實的真金白銀,因爲要讓礦工獲得任何收入,區塊鏈首先需要爲用戶創造價值,才能提供有價值的區塊補貼、擁堵費和 MEV。比特幣和以太坊都被分叉了數十次(甚至數百次),但是這些分叉中的絕大多數從未受到用戶的青睞。

如果還可以分叉區塊鏈的狀態,構建吸引力就容易得多,過去所有成功的分叉都做到了這一點。以比特幣爲例,狀態只是代幣所有權的清單。 BCH 分叉了這份清單,利用比特幣的現有供應分配,向所有 BTC 持幣者空投新的 BCH 代幣。

但是以太坊的狀態更加複雜,不僅包含 ETH 的分配情況,還包含數千種不同的代幣、智能合約、應用等。這些也需要被複制到硬分叉出的區塊鏈中,但是它們在另一條鏈上空有其形卻沒有實質內容。

例如,以太坊上規模極爲龐大的許多代幣,例如穩定幣或 WBTC,都是對現實世界資產的債權。債權可以被複制,但資產不會被複制。這些債權代幣將繼續在 EIP-1559 升級後的以太坊區塊鏈上運行,在其分叉鏈上則一文不值。

結果,分叉鏈上依賴抵押品的其餘 DeFi 應用也將解體,例如抵押品支持的穩定幣 DAI 或任何形式的 AMM 資金池。簡言之,除了 ETH 以外的所有東西,包括重要的鏈下基礎設施,例如預言機、清算 bot 等,都會崩潰,並且會在分叉鏈上造成巨大混亂。

雖然 ETC 能夠在 2016 年從以太坊成功分叉,但類似事件在今天不再可能重演。代幣化資產和 DeFi 的出現,使得以太坊的狀態變得不可分叉。

情境 3:礦工創建包含全新狀態的全新替代幣

如果以太坊的狀態無法分叉,那麼僅複製以太坊狀態中的安全元素(例如 ETH 的分配),甚至從完全新鮮的狀態啓動一種全新的替代幣呢?

這比方案 2) 更可行,正如以太坊的其他「無狀態」分支(例如 Tron 和最近的幣安智能鏈 BSC)所證明的那樣。BSC 的成功尤其證明,利用以太坊的虛擬機 EVM、現有的錢包基礎設施(例如 Metamask)和開發者工具,孕育着巨大的價值。此外,雖然不會自動複製去中心化應用 DApp,但可以輕鬆部署這些 DApp,並在之後填充新資產。

鑑於 BSC 的迅速成功,市場上是否會出現對「無許可」版本以太坊的需求?採用工作量證明 PoW 挖礦而不是中心化節點運營者。這條新鏈甚至可以提高 Gas 限額,以針對由於 Gas 價格高昂而當前無法使用以太坊的用戶羣。

但是經過進一步思考,會發現這一方案也是問題重重,主要是圍繞代幣供應的分配。

如果這條新的分叉鏈決定重置 ETH 的供應分配,並從 0 開始,它將失去現有的供應分配。引導新的供應分配需要數年的高通脹,使得持有該資產的吸引力不強。相比之下 BSC 沒有這個問題,因爲幣安 Binance 是唯一的區塊生產者 BP,不需要額外的挖礦激勵措施。

但是如果新的分叉鏈複製了 ETH 的分配狀態,那麼新的分叉鏈上的很多新替代幣將流入潛在的敵對用戶手中,他們可能會長時間使用它來打壓價格。這將使得新分叉鏈上的礦工所獲得的區塊獎勵都變得毫無價值,表明即使是「無狀態」分叉也需要現有用戶的一定支持。

情境 4:礦工加入以太坊新鏈,但在新鏈中阻止 EIP-1559 升級

正如我們已經闡述的那樣,任何創建替代幣的嘗試基本註定會失敗。這剩下了另一種可能性,也是礦工討論最多的可能性。在這一情境假設中,礦工將與用戶一同遷移至新的以太坊區塊鏈上,但隨後通過將 basefee 控制爲零,來阻止 EIP-1559 機制焚燬任何 ETH。

這一方法的工作方式如下:EIP-1559 控制器通過觀察前一個區塊的大小來確定下一個區塊的 basefee。如果前一個區塊超出目標 Gas 限制(Gas 上限的 50%),basefee 則將增加以抑制交易需求。如果它小於目標 Gas 限制,則 basefee 將減少以刺激需求。

礦工可以從技術上控制在區塊中納入多少交易,因此可以控制區塊大小,從而可以控制 basefee。如果他們只挖出容量佔用不足一半的區塊,那麼 basefee 將永遠不會增加到零以上,因此不會焚燬任何費用。但是不同礦工之間的競爭關係,使得該策略在實踐中無法實現。

首先,假設某具有 5% 哈希算力的單個礦池試圖採取此策略。他們只挖容量佔用超過一半的區塊,即使需求遠遠超過該水平。同時,其他 95% 的哈希算力將挖出更大的區塊,從交易費用中獲得更多收入,basefee 反而增加。 5% 算力的礦池很快就會意識到,它完全是在浪費金錢,放棄或失去其所有哈希算力。這表明:自私的礦工只要彼此之間存在競爭,就會希望在挖出的區塊中納入儘可能多的交易。

而如果競爭沒那麼激烈,可能出現怎樣的情況?想象一下這麼幹的算力不是 5%,而是算力共計 60% 的礦工同意實施該策略。結果仍是一樣的,因爲算力共計 60% 的礦工組成的卡特爾礦每挖出一個容量佔用一半的區塊,另外 40% 算力將會挖容量全滿的區塊,並從擁堵費和 MEV 中獲得所有額外收入, basefee 仍將隨着時間而增加。我們稱之爲不穩定聯盟。

該戰略只有在彼此敵對的礦工能夠找到消除競爭的方法時才能奏效,屆時沒有人挖出容量全滿的區塊。擁有 60% 的哈希算力,他們可以通過實施所謂的礦工激活的軟分叉(MASF)來加以實現。這一 MASF 將裁決超過一半的區塊現在無效,因此 60% 的礦工一方應該簡單地忽略它們。現在從技術上講,40% 算力一方仍然可以挖出容量較滿的區塊,但是 60% 一方會拒絕在容量較滿的區塊上進行構建,因此少數派卡特爾分配的所有交易和區塊獎勵都會消失。

您必須瞭解 MASF 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物。今天礦工已經可以組建這樣的卡特爾了,例如通過限制 Gas 限額來推高費用,從較大的交易中收取更高的費用或設置價格下限。一開始所有這些策略似乎都有利可圖,但是有充分的理由說明,礦工們沒有嘗試實施它們。

首先,這需要互不信任各方彼此合作,而這是很難實現的。但更重要的是,MASF 將是對以太坊網絡及其用戶前所未有的攻擊。這既會在共識級別破壞網絡穩定性,又會破壞用戶對以太坊的信任。這已經威脅到礦工的未來收入,但是用戶也可能更積極地反對審查者。例如,預期用戶開始將交易直接廣播到一個友好的礦池中,以拒絕將費用和 MEV 留存給審查池。

簡言之,對於礦工來說,沒有 MASF 的 basefee 操縱不是一個穩定的平衡。但是如果礦工確實實施了 MASF,這將是對以太坊及其自身投資造成前所未有的自毀式攻擊。

情境 5: 礦工加入以太坊新鏈,順利實施 EIP-1559 升級

鑑於情境 1 至 4 中礦工的結果都不令人滿意,我們相信他們的主要選擇只剩下與用戶合作。

即使礦工在以太坊新鏈上賺的錢少了(並不一定),那仍然比嘗試創建替代幣所賺的錢要多得多。任何此類替代幣相比 ETH,其價值都接近於零,不會因擁堵而產生交易費,也不會因 DeFi 套利機會而產生 MEV。

此外,實施 MASF 來抑制 basefee,將是對以太坊及其用戶前所未有的透明攻擊。我們從未見過這樣的攻擊,這是有充分理由的。這可能會破壞用戶信心、ETH 價值以及系統中發生的經濟活動,因此直接有悖於礦工的切身利益。

可能的讓步

除了上面討論的五個情境之外,我們還討論了用戶爲安撫礦工可能做出的不同讓步。主要是:

  1. 提高以太坊新鏈的區塊補貼,就焚燬 basefee 補償礦工。
  2. EIP-969 改進提議:更改以太坊的 PoW 算法,從網絡中移除 ASIC 礦工。
  3. 不焚燬 basefee,而是將其分配給接下來 N 個區塊的礦工。
    不過,我們再次強調,與用戶合作進行升級已經符合礦工的最大利益。因此,用戶無需滿足礦工的需求,也無需對其做出任何讓步。

結論

這就是我們預期 EIP1559 改進提案會成爲現實的原因,並且對這一分析頗有信心。我們期待着在即將帶來的 EIP1559 升級圓桌會議(2021 年 2 月 26 日北京時間 2200)與社區討論這些話題。

來源鏈接:insights.deribi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