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處都是散落的咖啡杯,電腦線從中間纏繞穿過,幾個人圍坐在書房一張電腦前,盯着屏幕上一個個字符的輸入,1 秒後,網址輸入完成,黃黑配色頁面出現。

香港時間,2019 年 9 月 4 日凌晨 4 點,幣安合約上線,邀請制開放。

他們沒有歡呼擊掌,連續的熬夜讓興奮變得有心無力。這期間,有人乾脆就睡在電腦旁,累了去沙發躺會,醒來繼續奮戰。

“上線前一天忙到凌晨 6 點,離開同事家下樓時,樓下保安還以爲我們是小偷。”一位幣安合約創始團隊成員苦笑道,“上線後首先想到的是,至少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第一幕 開局逆流而上

最艱難的時刻遠未到來。

2019 下半段,彼時的加密資產衍生品賽道已是 BitMEX 的天下,佔據市場近半壁江山,國內的 OK 與火幣亦是虎視眈眈,幣安合約纔剛出生,就要披甲上戰場。所有人都盯着這個“後來者”能激起什麼水花。

最初的壓力不僅來自外部,內部同樣存有質疑。

幣安首席執行官趙長鵬(CZ)極其看重合約板塊。19 年他就曾公開表示,未來的一段時間衍生品交易量會比現貨交易市場更高,他希望合約交易平臺會成爲“幣安根基”的重要組成部分。

據幣安內部人士透露,幣安同騰訊打法一致,採取內部賽馬機制,幣安傾注相同資源,幣安合約與收購的 JEX 上線前同在測試網進行 Battle,用戶公開投票,如若表現不好就可能被撤下。9 月 13 日,兩者同時對外全開放,正式參與競爭。

從整個產品邏輯上,幣安合約從一開始就另闢蹊徑。在市場清一色的幣本位合約產品下,第一家推出了 U 本位合約、125 倍槓桿,低 Taker 費率。有且只有一個交易對、一種工具、一個合約,爆倉機制、保險機制、底層系統性能與其他交易所全然不同,是一個全新物種。

如果翻看幣安合約團隊成員的背景就會發現,其背後是一支出身傳統期貨市場的精銳隊伍,他們來自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CME)。CME 是美國最大的期貨交易所,也是世界上第一大買賣期貨和期貨期權合約的交易所。而這支幣安合約團隊曾深度參與了 CME 比特幣期貨項目的開發推廣。

從基因裏就跟幣圈原生的合約團隊不同,這在某種程度上解釋了爲何 “孤注一擲隨夢遠”。

幣安合約選擇把雞蛋放在了同一個籃子裏。

“ 我們 100% 資源傾注在同一款產品上,尤其是剛開始的幾個月,全心全意投入到了 BTC/USDT 永續合約的開發之中。”Aaron Gong 表示。

全新的一套幣安體系,對於已養成交易習慣的合約市場來說,或是一步險棋。

“你們這個方向是對的嗎?” CZ 在去年 9 月的一次內部會議上發問,“我再給你們一週時間。”

幣安合約團隊堅持自我判斷,頂住壓力交出了自己首份成績單——9 月 13 日全站開放合約功能,第一週成交量便超過了 18 億美元。

“主要是背靠幣安大量用戶,我們產品的創新,以及快速穩定的系統,幫助用戶解決了當時在其他合約交易所交易的一些痛點。用戶給我們也提出了很多建議,共同成長,產品越來越好用,大家口口相傳。” Aaron Gong 回看那個艱難的起步階段總結道,“後來我們的交易量持續上升,10 月中就穩定在永續合約市場前三,有時候還衝到第二,甚至到了第一。”

“幣安合約使用起來挺穩定流暢的,又有安全保障,而且費率還全網最低,所以就從一開始就用了。”在幣安合約交易了 1 年的用戶張仁說道,他還特地強調了一點,”關鍵是我非常喜歡這個操作頁面。”

CZ 更是在 10 月初公開亮明態度:幣安合約穩定可靠,增長很快,我對幣安合約交易平臺非常有信心。

如果看幣安合約這一年來的發展曲線,就像是坐上火箭,上升速度驚人。

根據 CoinGecko 和 CMC 的數據,幣安合約推出 1 周,交易量超過 18 億美元。

1 個月時,日交易量達到近 30 億美元,躍居爲 BTC/USDT 正向永續合約市場第一。

2 個月時,機構用戶反饋,BTC 價格的變動首先發生在幣安合約交易平臺,成爲市場風向標。

2020 年 3 月,上線 6 個月的幣安合約平臺超越 BitMEX, 成爲穩居行業第一的“黑馬冠軍”。

幣安合約往事:人間 1 年 快速迭代 365 天

幣安合約月交易量圖

第二幕 不是一步走到明天

幣安合約並非一步成就今日的摩登高樓,亮眼外觀的背後是一步步耐心的打磨修葺。

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去年 10 月曾直言幣安的合約產品還像一個大的清水房,底子很好,有非常強的撮合和 API 性能。“但是它現在還是一個毛胚,還不夠精緻。”

正式全站上線後的第 8 天,幣安推出價值 20 萬美金的合約體驗金計劃,主打“收益歸用戶,虧損扣幣安體驗額”,讓利用戶,迎來第一波用戶增長潮。

“我們看數據很興奮,每天 10,000 到 20,000 的新用戶往裏湧。” 幣安合約團隊早期成員之一回憶自己那時每刻都在系統後臺查數據,數字不停地跳,每跳到一個整數就發到羣裏。

上線 35 天,幣安合約成爲首個推出 125 倍槓桿的平臺,挑起市場興奮神經。

“用戶一直在反饋,希望我們推出這款產品。我們也對金額進行了限制,只允許小額參與。”Aaron Gong 解釋推出 125 倍槓桿的原因是”希望用戶在自己風險承受能力範圍內有更多選擇。”

上線 79 天,幣安合約上線了其他主流幣種交易對,背靠幣安現貨優勢,開始大量開拓小幣種交易對。

這在後來被認定爲是“極具先見之明”之舉——2020 年 6 月開始,小幣種行情爆發,用戶四處找尋機會,只有幣安才擁有全面的交易品類,其他家再起身追趕爲時已晚,幣安一家佔據小幣種合約交易市場交易量的 60%,捕捉一大波紅利。

穿插在其中的,是產品與市場雙頭髮力。

產品端不斷迭代,補齊逐倉功能,首創混合保證金。市場端,與合約帝的交易活動,舉辦千團大戰等,遵循兩週一個小活動,一季一個大活動的節奏,爲幣安合約帶來穩定的用戶增長。

上線第 6 個月,距離幣安合約穩居市場第一的目標,似乎還差那麼臨門一腳。

據內部人士透露,幣安合約團隊早期有個小習慣,每天都會算自己佔 BitMEX 交易量的百分比,“對標對手裏 BitMEX 是不刷量的,且行業老大,就看着幣安合約從 10%、30%、40% 再到 60%,就卡在 60% 這了。”

2020 年 3 月 12 日,這個“臨門一腳時刻”到來了。

第三幕、暴雨過後有晴天

312,註定要寫進幣圈歷史的一天,這一天比特幣經歷了誕生以來的單日最大跌幅,下跌超過 50% 低至 3600 美元。

金錢並不能改變一個人,它只是放大了一個人本來的樣子。衍生品市場更是將這種“放大”倍數化。

極端行情之下,BitMEX 平臺宕機 1 小時,同樣出現長時間宕機的還有國內的多家交易平臺。用戶無法進行止損、平倉等操作,眼睜睜地看着短信進來,通知自己爆倉了。

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場不願回顧的痛苦夢魘。幣安合約團隊同樣度過了難捱的一天。

“香港時間下午 4 點左右,我們都在電腦面前盯着,非常緊張。美國團隊那邊還是凌晨,也被叫起來了待命。行情波動太劇烈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Aaron 回想起那一天,也有些心驚,“當時就想,如果我們也宕機了,那就是我們的責任,該賠給用戶的都得賠。”

他預想的最壞結果並沒有發生,幣安合約平臺沒出現任何問題,平穩運轉着地度過了那漫長的一天。

從幣安合約總監 Justin 對外的回答中不難發現原因,幣安合約從籌備之初,就致力於建立一個納斯達克水平的撮合引擎,爲此進行了大量投入和測試。“這個引擎每秒可處理超過 10 萬筆交易,面對極端行情時,會更爲安全可靠,此後用戶紛紛轉到我們的平臺。”

那天之後,幣安合約輕鬆越過了“60%”的那道坎,很快變成了“90%”、“120%”、“150%”。

“超過 BitMEX 的 150% 之後,我們內部就不再去看這個數據了。”一位幣安合約早期團隊成員表示,延續了好幾個月的“暗自較勁”就此結束,因爲經此一役,幣安合約已成第一,且遠遠甩開了對手。

2020 年 3 月,“一路開掛”的幣安合約僅花 6 個月,就此登上永續合約第一的位置,盤踞至今。

根據 CoinGecko 數據,截至 2020 年 9 月 15 日下午 6 時,從 24 小時合約交易量來看,幣安以 56.7 億美元高居榜首。

幣安合約往事:人間 1 年 快速迭代 365 天

CoinGecko 加密貨幣衍生產品交易所 24 小時交易量排名

“那是我第一次稍微鬆了口氣。” Aaron 回憶起 3 月說道。

第四幕、點滴積累鑄來年

時間回到幣安合約剛上線沒多久。

2019 年中秋節,喫飯時 Jess 還在不停地看手機,刷着 TG 羣和微信羣近 8000 位用戶的疑問。與她同樣 7*24 小時奮戰在一線的還有幣安合約的幾名初始成員,與此同時,客服團隊的後臺也湧入大量詢問。

一個市面上全新邏輯的合約產品出現,用戶對其還有諸多不瞭解與不習慣之處。

“早期,客服團隊對產品不如我們那麼瞭解,所以我們就全員上線,大家在羣裏看到信息就會去回一下。”

何一曾不止一次公開強調,幣安遵循用戶至上原則。她自己就公開在社交媒體收集合約用戶的體驗吐槽,並給予他們獎勵。

區塊鏈重視社區的精神在幣安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我以前從傳統銀行出來,跟用戶有距離。來了這就不同了,每天都會收到用戶最直接的反饋,喜歡這種直接對話的感覺。” 幣安合約的運營 Jess 回憶自己最開心的時刻就是跟用戶的互動,“有次花半小時跟一位小白用戶從頭到位講了遍,對方非常感激,我也爲多了一位用戶而感到很有成就感。”

據多方瞭解,客服團隊隨時都會甩各類的用戶反饋給到幣安業務團隊進行跟進,幣安合約亦如此。

在迅速變化的市場裏,用戶時常能發現產品的盲區與有待改進的地方。用戶和市場倒逼產品,促使開發者們打磨出更性感、更打動人心的產品。

回顧幣安合約近期的動作也不難發現這個邏輯。

今年 4 月,推出了適合新手散戶的幣安期權。5 月,上線了幣安槓桿代幣(BLVT),日交易量爲同行的 3 倍。8 月,推出幣本位保證金合約,豐富衍生品種類。

8 月下旬,爲幫助用戶更好地跟蹤快速增長的 DeFi 市場,又推出新的 DeFi 永續合約指數。

據幣安官方數據,截止 2020 年 8 月 31 日,幣安合約共計 4 條產品線:USDT 保證金合約、幣本位保證金合約、幣安槓桿代幣(BLVT)及幣安期權。共 69 個合約交易對、12 種槓桿代幣和 4 種期權。最高 125 倍槓桿,可選逐倉槓桿或全倉槓桿模式,覆蓋用戶的不同需求。

“幣安對我來說比較完美,它有深度,手續費很便宜。小幣種也很完備,比如我之前在做的 LINK,就是個完美合約幣種。" 天啓資本的首席操盤手 TraderT 評價道。

產品端進展飛速,市場端也發力明顯。新一期的幣安合約千團大戰正在進行,投入超過 160 萬美金的 BNB 作爲獎金池及福利,10 月 6 日截止。

回顧幣安合約飛速發展的這一年,也是幣安生態版圖閃電式擴張的一年。收購 CMC、推出幣安礦池、OTC 業務、幣安開放式平臺(幣安雲、幣安 Broker)等,還有近期引來萬千目光的幣安智能鏈(BSC),不得不說,幣安已構建起一個讓競爭對手難以追趕的強大生態。

各個業務的擴張都在驗證何一曾說過的那句話:你去看整個幣安的發展史,在這種交易類的產品上,幣安並不是第一個跳出去做的,但能夠站在前人的肩膀上進行快速迭代。一個團隊要關注自己是否推動了一個行業的發展,產品創新是否提高了效率或者降低了成本,幣安是一個全新的物種,我們也一直在進化。

距離那個凌晨 6 點被小區保安誤會爲“小偷”的時刻已過去了整整一年,而當年某位幣安合約在場員工的玩笑竟成了強大的預言——“有小偷這個時候來,那也是見證了歷史的一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