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 DAO 和 Layer 2 結合起來,會發生什麼樣的化學反應?

撰文:Kevin,MetisDAO 聯合創始人

Discord 短暫封禁 WallStreetBets 討論組和 Robinhood 下線遊戲驛站的鬧劇很清晰地告訴我們每一位人,中心化平臺的「權利」也許遠比你想象中更大,而整個互聯網世界和金融世界或許亟需進行一場「去中心化」的改革,至少不應該由中心化的互聯網企業和金融機構扼住所有人的喉嚨。

智能合約和 DAO 的出現爲探索去中心化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方向。依託於智能合約,DeFi 風起雲湧,將金融進行了去中心化的重新架構,而 DAO 則更進了一步,讓直接民主成爲了可能,也讓治理第一次實現了真正的去中心化。

不過目前關於 DAO,大多數人的認識還很淺薄,很多人認爲 DAO 就是一個自治的社區,然後大家通過鏈上的投票實現治理。事實上,DAO 的可能性遠比投票要複雜得多。

某種程度上說,比特幣其實就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 DAO 組織,礦工們在去中心化的模式下形成了 DAO,但並不是爲了投票,而是通過記賬獎勵等自制規則發行比特幣,並保證比特幣賬戶的真實有效,即 DAO 是爲了完成價值生成活動(協作)而存在。

但是像 WiKi,聊天室,短視頻這些互聯網應用,由於其複雜的業務邏輯,現有的 DAO 以及公鏈和智能合約是無力支撐的,這表明區塊鏈整個產業的技術基礎設施還有欠缺。

硬分叉 Optimistic Rollup,解析 Layer 2 DAO 基礎協議 MetisVitalik 發表過類似的言論

而各種 Layer2 的方案(閃電網絡、Rollups 等)已經在業界討論了很多年,從 2020 年開始,我們看到 rollups 技術的發展和應用開始落地,但目前 rollups 主要用於解決支付問題,使用場景未能得到有效的拓展。

當 DAO 和 Layer2 這兩個被行業給予厚望的熱點被放在一起時,會發生什麼樣的化學反應呢?也許 Metis 正在揭曉這個問題的答案。

全面瞭解 Metis

Metis 全新構建了一套架構在公鏈主鏈上的第二層協議,可以使 Web2 的項目和社羣非常簡單地在區塊鏈上構建他們的 DAC (去中心化公司,DAO 的一種),快速上線 DApps(去中心化應用),並利用基於區塊鏈的工具對社羣和數據運算層的協作進行管理。

Metis 二層協議的核心是基於 Optimistic Rollup (OR)思想和 OR 側鏈的質押回撤的博弈機制,即樂觀治理(Optimistic Governance)。與這套博弈機制相匹配,Metis 對 Optimistic Rollup 進行了硬分叉,構建了 Metis 虛擬機(MVM),通過部署在側鏈上的 ComCo 管理框架進行業務和數據層的管理和複雜運算。

樂觀治理是用以解決在 DApps 的去中心化的場景中,缺乏信任基礎的協作各方如何建立信任、確定協作關係,並確保 DApps 中業務邏輯的運算過程和結果真實可信。爲了構建信任基礎,在確定協作關係之前,缺乏信任的協作各方需要將保證金質押到 Metis 協議之中作爲履約的承諾。質押完成後,協作各方的協作關係即得到確認。在協作執行過程中,Metis 會假設各方都是誠實的、信守承諾的(絕大多數案例也的確是這樣),因此,如果沒有協作方提出異議,協作交易完成時保證金將在一段時間的挑戰期結束後自動返還,這種情況下無需治理的介入,整個流程可以保證最高效率。但是如果有作惡方出現(如某一個協作方未能按時按質量提交運算結果或交付物),則質押的保證金會被協議凍結,仲裁和懲罰系統將會被啓動來進行治理,以保護守約者的利益。

同樣,在 DApps 的數據運算層,由於微服務和運算髮生在側鏈,爲了防止集成者(Aggregator)在將這些運算數據打包同步到主鏈時,打包或替換了錯誤的數據,這些集成者在操作時同樣需要質押保證金,而且這些數據並不會立刻在主鏈進行確認,主鏈上的驗證者(Validator)會重複執行運算結果,如果發現打包的數據有問題,這些驗證者會在質押保證金後在特定時間內在主鏈上發起挑戰,並觸發主鏈上的智能合約發起一個仲裁博弈(Arbitration game),仲裁合約會再次執行運算結果,並比對驗證者和打包者的答案,提供正確答案的一方獲取佣金,作惡的一方的保證金將被沒收。

由於涉及到 DApps 中業務和數據的治理、管理和複雜邏輯運算,僅僅通過 Layer1 主鏈和智能合約是很難實現的(上文提到的 gas 成本、效率和功能缺失的問題),Metis 開發了 ComCo 管理框架,通過 ComCo 部署在側鏈上的微服務工具來實現 DApps 中業務和數據層的複雜運算和管理。這種設計極大地突破了 Layer1 和智能合約在性能、功能和成本上的限制,不僅可以通過集合提交交易運算來降低 gas 成本,還可以通過在側鏈上不斷添加各種微服務來實現更多的功能。

因此 Metis 提供了一套全新的高可擴展性、高性能、低成本的二層協議。開發者可以通過 Metis 開源的微服務軟件框架去快速實現去中心化應用的落地,他們可以勾選一些已有的服務、模塊和 UI,實現“一鍵發 DApp”,也可以調用 Metis 的各種接口和協議進行深度開發,實現例如去中心化的維基,聊天室,開源社區,活動組織、任務分發平臺、社羣遊戲、Defi 等 DApps。

由於這些 DApps 是架構在 DAC 的組織框架之上,社羣成員可以發揮他們的力量,在一套統一的管理規則下參與到項目的價值生成活動之中,貢獻並獲得通證激勵。

探索「新一代」DAO 基礎協議

Metis 在 2019 年形成了二層協議最早的框架,並提出了 DAC——去中心化公司的概念。每個 DApp 都是一個由社羣成員和利益相關方組成的去中心化公司 DAC,他們爲了完成特定的使命而進行分佈式的跨域協作。DAC 是一個 DAO 的子集,DAC 不但關心治理(governance),同樣更關心管理(management),而後者正是目前其他 DAO 項目所欠缺的,實際上我們也看到了目前大多數 DAO 只是負責提案和投票,這些功能在項目裏面通過一些模塊就可以實現,其實是不需要單獨成立 DAO 來做這個事情的。

Metis CEO Elena Sinelnikova 對這個問題感觸良多。她還是 CryptoChicks 的聯合創始人(該項目另一個聯合創始人是 Vitalik 的媽媽 Natalia Ameline),領導着這個全球最大(總部加拿大,成員遍佈全球 56 個國家)的女性區塊鏈社羣。Elena 一直在從事社羣建設工作,每年會舉辦多場全球範圍的 Hackathon 和相關培訓活動,因此她一直在尋找能夠解決在缺乏信任的去中心化環境下進行有效協作的機制。她認爲 DAO 提供了很好的思路,但是離去中心化的協作的管理還差距較大。

因此,Metis 的 3 個合夥人將問題聚焦在如何構建一種協議,以便讓 DApp 在新的組織結構、管理機制和軟件框架上,建立信任、確定協作關係,並驗證運算結果。

2020 年底,Metis 的 MVP 測試網上線,CasperLabs 的 CTO 和聯合創始人 Medha Parlikar,特別認同 Metis 對於以太坊、Casper 以及 Polkadot 等 Layer1 主鏈的重要性,她認爲 Metis 是 enabler (賦能者),可以讓 Web2.0 的開發者快速構建好去中心化的 DApp,並在 DAC 的結構下實現去中心化的業務的治理和管理。因此,高可擴展的 Metis 二層協議可以和包括 Casper 網絡在內的高性能的 Layer1 主鍊形成互補,共同支持更多的用戶案例上鍊。Medha 很快同意作爲 Metis 的首席顧問,同時 Casper 和 Metis 還發起了聯合實驗室-TranspilerLab.DAC(編譯實驗室,同時也是構建在 Metis 之上的 DAC),共同進行新架構的研發、開發者社區建設和項目孵化。

如何使用 Metis

Metis 目前上線的 MVP 版本是一個面向社羣的示範版本,可以讓社羣通過簡單的 3 步即可在區塊鏈上創建他們的去中心化公司 DAC。

硬分叉 Optimistic Rollup,解析 Layer 2 DAO 基礎協議 Metis3 步即可創建 DAC

目前這些社羣可以通過任務管理和知識管理,來運維 WiKi、hackathon 等業務和活動。

硬分叉 Optimistic Rollup,解析 Layer 2 DAO 基礎協議 Metis任務管理

硬分叉 Optimistic Rollup,解析 Layer 2 DAO 基礎協議 Metis知識管理

Metis 一直在使用這套協議和規則對 Metis 項目進行管理(eating your own dog food),我們可以追蹤到 Metis 項目從 2018 年開始的發展軌跡,社羣中各個參與方的任務、貢獻和交付物等。

硬分叉 Optimistic Rollup,解析 Layer 2 DAO 基礎協議 Metis可追蹤軌跡

硬分叉 Optimistic Rollup,解析 Layer 2 DAO 基礎協議 Metis某項任務和交付物示例

產品路線圖

Metis 團隊用廣爲人知的一系列歷史文明發展進程名詞定義了項目的主要階段。目前 Metis 已經完成了石器時代的準備,在測試網上線了 MVP 版本,不過由於主網還未上線,目前僅支持一些簡單的互聯網應用。在性能和功能上的進一步提升需要在青銅時代主網上線和大航海時代的逐步開發,才能支持更多的商業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