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P 交易結算方式將對支付行業產生較大影響,可以考慮讓第三方支付機構作爲 DCEP 託管和支付機構來減少對第三方支付行業的衝擊。

推薦閱讀:《鏈聞精選好文|深入解讀 DCEP 與各國央行數字貨幣架構與影響

原文標題:《DCEP 對貨幣和支付領域的影響》
撰文:鄒傳偉,萬向區塊鏈與 PlatON 首席經濟學家

2020 年 4 月,人民銀行 DCEP (數字貨幣 / 電子支付)開始在江蘇、雄安、成都和深圳等地測試。這是我國貨幣和支付領域的一件大事,引起了很多討論,爭議問題集中在四個方面:第一,DCEP 對銀行卡支付,特別是「四方模式」的影響;第二,DCEP 對第三方支付的影響;第三,DCEP 對人民幣跨境支付的影響;第四,DCEP 對貨幣的影響,包括 DCEP 是否會造成貨幣超發並推高通貨膨脹,是否會造成「數字化 QE」,是否會造成狹義銀行,以及是否會顯著衝擊商業銀行地位。

儘管人民銀行沒有披露 DCEP 的詳細設計方案和推行策略,但基於人民銀行關於 DCEP 的設計原則,已經可以給出這四個方面問題的初步答案。

DCEP 設計原則

DCEP 的四條設計原則,對回答上述四個問題最爲重要。

第一,DCEP 替代 M0。M0 指基礎貨幣,基礎貨幣是中央銀行的負債,主要包括存款準備金和現金。存款準備金是中央銀行對商業銀行的負債,現金是中央銀行對公衆的負債。DCEP 替代的是現金,可以視爲現金的數字形態。從經濟內涵看,DCEP 是人民銀行直接對公衆的負債,這個債權債務關係不涉及商業銀行。

第二,DCEP 基於 100% 準備金發行,並採取雙層運營模式。DCEP 發行和回籠的一個核心原則是不影響中央銀行貨幣發行總量,爲此商業銀行存款準備金和 DCEP 之間有等額兌換機制。人民銀行將 DCEP 發行至商業銀行業務庫(批發環節),商業銀行受人民銀行委託向公衆提供 DCEP 存取等服務(零售環節)。因此,商業銀行在 DCEP 運行中發揮樞紐作用。

第三,DCEP 的中心化管理模式。DCEP 登記中心既記錄 DCEP 及對應用戶身份,完成權屬登記;也記錄流水,完成 DCEP 產生、流通、清點核對及消亡全過程登記。

第四,DCEP 採取賬戶鬆耦合方式 DCEP 在交易環節對賬戶(特別是商業銀行存款賬戶)的依賴程度較低,可以和現金一樣易於流通。現金流通的核心特徵是點對點交易——現金收付雙方只要確認現金的真實性,就可以直接完成現金交易,無需依賴第三方機構(比如商業銀行)。

公衆擁有和使用 DCEP,需要通過 DCEP 錢包。錢包的核心是一對公鑰和私鑰,公鑰對應錢包地址。商業銀行在公衆開立 DCEP 錢包以及錢包「瞭解你的客戶」(KYC)審查中發揮重要作用。

DCEP 對支付與清結算的影響

DCEP 與商業銀行存款和支付賬戶餘額有非常大的差異。第一,DCEP 只能由人民銀行發行,而商業銀行放貸可以產生存款——商業給企業放貸時,資產方增加對企業的貸款,負債方同時增加企業的存款。第二,DCEP 採取賬戶鬆耦合模式,DCEP 登記中心不是賬戶概念,而商業銀行存款和支付賬戶餘額都依託於賬戶。第三,DCEP 錢包的運行管理者與錢包用戶之間是託管關係,是用錢包託管用戶的 DCEP。而商業銀行與存款者之間是債權債務關係。

可以預見,多個 DCEP 錢包將並存,商業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可以推出自己的 DCEP 錢包。但在任何 DCEP 交易中,實際發生資金流動的參與方只有交易雙方,資金流不經過 DCEP 錢包的運行管理者。因此,DCEP 錢包的運行管理者的定位與銀行卡的髮卡機構、收單機構完全不同。

用戶通過 DCEP 錢包私鑰,可以發起錢包間轉賬交易。即使考慮雙離線支付,這些交易最終由人民銀行記錄在 DCEP 登記中心。問題在於,DCEP 交易採取哪種結算方式?存在三種可能情形。

第一,DCEP 交易採取全額實時全額結算模式,也就是老百姓、企事業機構和商業銀行等之間的 DCEP 交易,都第一時間體現爲 DCEP 登記中心的更新。在這種情形下,DCEP 支付和清結算將獨立於銀行卡支付和第三方支付,但也意味着人民銀行要直接處理 DCEP 的零售支付。這對 DCEP 系統的安全和效率要求很高,比如不低於網聯的水平。

第二,DCEP 交易採取延遲淨額結算模式。此時需要考慮三個問題。一是延遲淨額結算模式對 C 端用戶的體驗不好。二是 DCEP 交易直接在錢包之間進行,收單、付單都是在錢包層面,軋差也是在錢包層面。但大部分 DCEP 錢包將由老百姓持有,老百姓之間交易規模較小,軋差意義不大。三是在商業銀行作爲 DCEP 錢包的運行管理者時,錢包之間的 DCEP 交易不會像跨行轉賬那樣引發錢包運行管理銀行之間的結算。因此,延遲淨額結算模式唯一適合的場景是商業銀行之間的 DCEP 交易。但商業銀行之間的 DCEP 交易屬於批發支付,以全額實時全額結算模式爲主,改成延遲淨額結算模式的意義不大。總的來說,這種情形出現的可能性不高。

第三,DCEP 託管和支付機構。這類機構在本質上相當於,在目前第三方支付機構備付金集中存管於人民銀行的模式中,將備付金替換成 DCEP。換言之,用戶將 DCEP 轉入托管和支付機構的 DCEP 錢包,等額獲得這些機構的賬戶餘額。對同一託管和支付機構的用戶,他們之間的 DCEP 交易實際上使用該機構的賬戶餘額進行,在用戶體驗上與目前的第三方支付無差異。對不同託管和支付機構的用戶,他們之間的 DCEP 交易在託管和支付機構層面軋差後,再更新到 DCEP 登記中心。

DCEP 託管和支付機構是一個值得探索的方向。首先,DCEP 託管和支付機構能緩解人民銀行直接處理所有 DCEP 交易面臨的壓力,相當於實現延遲淨額結算模式。其次,第三方支付機構可以作爲 DCEP 託管和支付機構。最後,第三方支付機構作爲 DCEP 託管和支付機構,對第三方支付市場的影響較小。

第三方支付機構作爲 DCEP 託管和支付機構,本質上體現了金融基礎設施中的公私合作安排:人民銀行在做好 DCEP 技術標準和應用規範的基礎上,支付路徑、支付條件以及之上的商業應用交給市場來做。

DCEP 對人民幣跨境支付的影響

DCEP 跨境支付,與銀聯卡、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在境外使用邏輯完全不用,理論上可以不依賴 SWIFT 體系。DCEP 交易不依賴於賬戶,天然具有便於跨境支付的特點。來華旅遊的境外居民可以在不開立我國內地銀行賬戶的情況下開立 DCEP 錢包,享受我國的移動支付服務。反之,只要境外商家願意接受人民幣,境外商家並不需要在我國商業銀行開立賬戶即可申請開立 DCEP 錢包,我國居民可以使用 DCEP 進行跨境支付。

DCEP 跨境支付需要研究兩個問題:第一,境外商家和居民開立 DCEP 錢包時的 KYC 程序和要求。第二,如果 DCEP 因市場需求在境外國家應用較多,要與對方貨幣當局合作,以尊重對方的貨幣主權。

DCEP 跨境支付主要增強人民幣作爲貿易結算貨幣的功能,而且初期主要用於小額貿易結算。需要看到的是,貿易結算貨幣功能中,「含金量」最高的是石油等大宗初級商品貿易結算。除了貿易結算貨幣以外,人民幣國際化還有兩個重要維度——投資貨幣和儲備貨幣。這就顯著超過了跨境支付範疇,影響因素很多,僅舉其要者:可自由兌換;幣值穩定,對內體現爲通脹率低,對外體現爲匯率穩定;境內金融市場成熟且開放度高;境內法律環境完善,特別在產權保護方面。比如,我國正在加大金融市場開放力度。DCEP 將來如何用在金融交易場景?這是金融基礎設施領域的一個前沿問題。日本銀行與歐央行合作的 Stella 項目、新加坡金管局的 Ubin 項目和加拿大銀行的 Jasper 項目等都包含針對區塊鏈應用於金融交易後處理的試驗。

DCEP 對貨幣的影響

在 DCEP 對貨幣的影響方面,市場上出現了很多流行誤解,有必要予以澄清。

第一,DCEP 會造成貨幣超發,推高通貨膨脹。DCEP 的「100% 準備金」使得 DCEP 發行和回籠不影響中央銀行貨幣發行總量。DCEP 對通貨膨脹的影響基本中性。

第二,央行數字貨幣會造成「數字化 QE」。理論上,央行數字貨幣爲「全民發錢」式財政刺激提供了一個新渠道,但這屬於財政政策範疇,與 QE 不是一個概念。

QE 主要指中央銀行通過非常規工具(主要是購買資產)擴張資產負債表。央行數字貨幣如果像 DCEP 那樣基於「100% 準備金」,發行和回籠就不會影響中央銀行資產負債表的規模。換言之,QE 不一定要通過央行數字貨幣,央行數字貨幣也不必然導致 QE。

第三,DCEP 會造成狹義銀行。

狹義銀行的含義是,在商業銀行的資產方,與存款相對應的完全是存款準備金或國債。比如,如果要求存款準備金率是 100%,就會實現狹義銀行。在狹義銀行中,銀行如果放貸,就得使用股本金,在貸款業務上退化爲無槓桿的貸款公司。

顯然,央行數字貨幣與狹義銀行是不同層次的概念。DCEP 的「100% 準備金」與狹義銀行意義下的「100% 存款準備金率」不是一回事。前者指 DCEP 發行有 100% 的準備金支撐,後者指商業銀行存款準備金與存款之間的比率。

第四,DCEP 會顯著衝擊商業銀行地位。DCEP 對商業銀行有複雜影響,但這個說法有明顯的誇大色彩。

從貨幣投放渠道的角度,DCEP 採用中央銀行-商業銀行的雙層運營模式,已儘可能減少對現有貨幣投放渠道和商業銀行業務模式的影響。

從貨幣乘數和貨幣創造的角度,老百姓將存款轉成 DCEP,會降低貨幣乘數,有一定的貨幣緊縮效應。但這個緊縮效應的規模不會很大,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完全可以彌補。商業銀行用 DCEP 放貸也不會顯然影響貸款產生存款的機制。DCEP 不會顯著衝擊商業銀行地位。只要存款不發生顯著萎縮,銀行卡支付仍有很大市場,而且 DCEP 錢包沒有消費信用功能。

總結

總的來說,DCEP 的貨幣經濟學設計很完善。但 DCEP 能不能真正用起來,既取決於供給面因素,也取決於需求面因素,具體推行策略也很重要。

在供給面,對 DCEP 系統的安全和效率,以及「三反」(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和反逃漏稅)等監管體系,我們對人民銀行要有充分信心。

在需求面,市場對 DCEP 的需求有多大,用戶對 DCEP 的接受程度有多高?不經測試就不知道答案,也不知道如何應對,這次 DCEP 測試的重要性也正在此。

DCEP 交易的結算方式將對支付行業產生較大影響。可以考慮讓第三方支付機構作爲 DCEP 託管和支付機構。本質上,這是在目前第三方支付機構備付金集中存管於人民銀行的模式中,將備付金替換成 DCEP。用戶將有兩種第三方支付賬戶充值方式:既可以向第三方支付機構的錢包轉入 DCEP,也可以用商業銀行存款充值並最終體現爲支付備付金。用戶通過這兩種方式獲得的支付賬戶餘額是完全等價的,從而第三方支付行業對各種應用場景的滲透,以及建立的二維碼等收單系統,就可以在 DCEP 應用推廣中發揮積極作用。第三方支付機構作爲 DCEP 託管和支付機構,將減少 DCEP 對第三方支付行業的衝擊,也體現了金融基礎設施中的公私合作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