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發展會逐漸彌補互聯網時代創作者經濟市場的漏洞,社交代幣將重塑創作者經濟的價值實現閉環。

原文標題:《論社交代幣將如何重塑創作者經濟市場》
撰文:區塊律動

社交代幣(Social Token),隨着創作者經濟(Creator Economy)的興起,在加密圈內引起了廣泛的關注。然而,大多數用戶對於其的理解僅僅停留在「它是一個幣」,和其他的幣沒有什麼太大區別,也不曾思考社交代幣解決了什麼問題和其底層邏輯。若想全面理解社交代幣的底層邏輯,我們需要從價值實現閉環聊起。

自從商品可以以貨幣進行交易後,經濟學家們就開始思考關於定價的奧祕。而「價值」被普遍泛指爲商品與服務相對價格的通用表述。

經濟學家們對於定義價值有着不同的理論。從以客觀物體自身價值出發的「固有價值論」到以社會勞工投入所需量進行判定的「勞動價值論」,還有馬克思學派推崇的以雙方主觀意識爲本的「交換價值論」及以價格爲唯一價值判定標準的「貨幣價值論」,再到脫離實用價值理論及勞動價值的「權利價值論」,還有以顧客需求作爲主觀判斷準則的「主觀價值論」和以邊際效應爲主導的「邊際主義論」,不同理論從不同維度對「價值」進行定義。

而萬物實現價值閉環時都需要經過三個步驟,價值的創造、傳遞及捕獲。

價值的創造、傳遞及捕獲

價值的創造是價值產生的本體投入相應生產資本通過不同的交互活動生成併產出價值,而價值傳遞是通過載體將價值從生產端傳遞至受用端,最終的價值捕獲決定了最終價值效應的分配。

從價值創造角度來看,個體的價值創造分爲兩類,一類是通過其自身資源,以個人爲運營實體,獨立實現價值創造。第二類是通過加入組織,發揮個人相對優勢,與其他個體進行分工協作,將資源聚合,以達到效率最大化。

隨着科技的進步,信息及資源孤島被逐漸打通,資源利用率被極大地提升,這也使得以個人爲單位的價值創造變得更加可行。互聯網平臺將人類「最稀缺資源」,注意力,進行聚合,併爲個體提供平臺,讓個人價值創造途徑不再侷限於傳統意義上的可變現技能,這也開拓了全新的經濟市場:創作者經濟。

從價值傳遞角度來看,價值生產端會根據市場爲價值載體進行定價,受用端會以主觀角度判斷載體價值,並決定是否進行價值交換。同樣以創作者經濟市場爲例,價值載體不再侷限於實物以及面對面交互,創造者可賦予價值的載體在科技的加持下的選擇愈加豐富。

從價值捕獲角度來看,每一次價值交換都包含不同的參與方,一般來說分爲生產端、中間商及受用端,而各方在每一次交換過程中所捕獲的價值是不同的。在創作者經濟中,生產端是價值創造者,中間商爲各類平臺及服務商傳遞價值,而受用端是最終價值交換的終端,這三方最終都會進行不同程度的價值捕獲。

價值創造者需要通過價值載體將價值傳遞至受用端並最終進行價值交換以覆蓋價值創造成本,過程參與各方完成價值捕獲。

然而在 Web2.0 的世界中,這一閉環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限制。如 Naval 在 Twitter 中所說,過去的互聯網是當我們知道如何構建開放社交協議之前的一個臨時性漏洞。那麼搭建在這個漏洞之上的創作者經濟體出現了那些問題呢?

搭建在漏洞之上的創作者經濟

從價值創造端來看,現今價值創造模式的侷限性極大,創造者只能將自身固定時間內創造的價值以特定的方式進行輸出,價值受用者也只能以特定的方式進行價值交換。例如,主播只有在開播時粉絲才能以平臺特定的方式進行打賞,再比如短視頻或文字創作者只能以特定輸出載體進行創造價值,而受用端根據單次所產出價值決定是否進行價值交換。因此,價值創造個體無法全方位釋放價值,且市場無法對價值進行連續性價值發現及捕獲。

從價值傳遞維度來看,首先,所創造內容會受到官方審覈監管,並不是所有價值都能被完整傳遞。其次,價值傳遞時大多需要依附在另一載體上。據 CBINSIGHTS 數據統計,大多數創作者需要依靠與品牌合作進行價值傳遞、完成價值捕獲,這也增大了價值發現阻力,且創作者初期的冷啓動成本極高。同時,受到價值傳遞平臺的影響,價值創造者需要迎合平臺調性以最大化其價值專遞效率。

從價值實現閉環理解社交代幣如何重塑創作者經濟市場圖片來源:CBINSIGHTS

從價值捕獲維度來看,中心化中間商捕獲了最多的超額價值。以抖音爲例,抖音平臺抽成高達 30%-45%,再加上其他中間商分成,最終創作者所捕獲的價值被多方榨取。只有價值創造者與價值受用者的直接價值交換才能保證雙方價值捕獲的最優化。

應用區塊鏈技術,將平臺協議化,將價值創造個體代幣化或許能解決這些問題。

社交代幣將重塑創作者經濟的價值實現閉環

將中間商以無許可協議的形式實現在去中心化網絡中的優勢對於瞭解區塊鏈技術的朋友來說應該不必多言。在無許可的環境中,價值可被完整地傳遞,且價值創造者及受用者不存在被尋租風險,所有參與者的域內信息可無阻力在不同協議間穿梭使用,協議可完全按照參與者的需求變化進行民主迭代。

將價值創造個體代幣化的本質其實就是個人鑄幣或發行個人信用問題,我們暫且稱之爲社交代幣(Social Token)。首先社交代幣讓價值創造個體所創造的價值可被市場持續性定價,這也就意味着價值創造者可根據社交代幣價格判斷其創造的價值是否有效(價值是否被市場所接受),市場對創造者創造價值的主觀判斷可將創造者資源分配最優化。其次,社交代幣爲價值增添了流動性,這使得價值創造者個體成爲了一個可投資標的,且由於價值創造個體在持續性創造價值,這也使得社交代幣成爲了權益類資產。當社交代幣代表着個人的權益時,那麼社交代幣實用性的想象空間就是無限的了。同時,社交代幣讓價值創造者可以獲取早期資金,前期的冷啓動成本可以通過發行社交代幣完美解決,且市場會對價值創造的價值進行初步判斷,篩選出優質標的。最後,社交代幣可將受衆羣體延伸至全球,相比於 Web2.0 平臺的地域化資源割裂,社交代幣將全球資源進行了整合,並且可以跨地域捕獲價值。

那麼社交代幣爲什麼要使用區塊鏈技術呢?正如 Dragonfly Capital 合夥人 Haseeb 所說,對於中本聰來說,比特幣其實也毫無選擇,必須使用一種去中心化技術來實現比特幣,所以也就有了區塊鏈技術。在比特幣之前,有許多人進行過無主權電子貨幣發行的嘗試(DigiCash、E-gold,以及 Liberty Reserve),但最終結果都是被官方叫停。對於官方來說,金融體系的穩定纔是最重要的。

對於 Web3.0 開放經濟而言,技術的快速發展與迭代會逐漸彌補過去互聯網時代的漏洞。Naval 在同一條推特中預言:最初,互聯網用於傳輸數據,接着用於轉移稀缺性(比特幣),再接着傳輸計算資源(以太坊及其他公鏈),隨之而來的將會是傳輸社交身份與社交圖譜。

社交代幣賽道

現在已經有很多鏈上協議在做社交代幣發行的嘗試,例如,RollRallyFyoozMeTokensZoraCoinviseCalaxyWum.bo,以及 27s。然而,發行社交代幣僅僅是第一步,這僅僅完成了價值的資產化,而其實用性需要通過不同的應用場景來實現。最終,社交代幣或許能夠成爲具有實用價值的商品、具有投資價值的資本資產,以及具有貨幣價值的交換媒介。

參考文獻:

Theory of value (economics)

Why Decentralization Isn't as Important as You Think

Self-Issued Credit: A Monetary Solution

The Creator Economy Explained: How Companies Are Transforming The Self-Monetization Boom

The Personal Token Revolution

Naval Twitter

2021 新趨勢:7 個社交代幣發行平臺一覽

來源鏈接:www.theblockbea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