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佈式辦公是一種新的可能,關鍵是如何實現高效協作。

原文標題:《未來協作模式初探:分佈式辦公的新姿勢|X-Order 分享》
撰文:薛陽,Fiona,/me 我斜槓創始人

2020 年初一場猝不及防的疫情,讓我們大部分人的工作是在家裏開始的。

在過去一週,我們都體會到工作和生活的界限變得愈加模糊。這一週的返工,也讓我們再一次重拾辦公室上班的體驗。

但經歷過一次遠程辦公協作的你,肯定對「工作環境」有了新的體會,它可能不僅僅是一個和同事們聚在一起做事的空間,要想自己更好的把事情完成,還需要明確目標,自我管理,主動協作等等。

所以我們分享了 Fiona 這一篇文章,她系統的說明了工作模式的歷代變遷,也深入分析了當下星期的移動辦公背後的原因,並給出了很實在的建議來幫助我們應對碎片化和不確定的未來。非常值得大家一讀。

以下是正文,enjoy


這兩天,疫情之下,終於有一件事情讓大家似乎興奮了一些,看着朋友圈兒的朋友們刷着自己在家辦公的新鮮感 , 高級感,小飛會有時在心裏默默 OS:

「看着這周開始在家辦公體驗 soho 的寶寶們,開心又興奮,可是 ~ 有啥用呢?下週還不得乖乖擠地鐵去公司看老闆臉色。」

—從幾十年前到現在,我們今天的工作長啥樣?

讓我們先來看看,除了工作本身,我們還有哪些工作的「裝飾物」:

  • 「在擁擠的地鐵中花 45 分鐘去上班」
  • 「不能遲到一分鐘,用打卡彰顯出你正式開始一天的工作」
  • 「你固定的辦公小隔間,小桌子」
  • 「固定的早會,或者週會,老闆沒到會議開始不了」
  • 「以管理指揮你爲目標,而不是以項目結果達成爲目標的你的老闆」
  • 「公司幫你上五險一金」
  • 「週末,年假」
  • 「週期績效評估,夢裏的升職加薪」
  • 「晚餐基本伴隨加班和外賣」
  • 「在擁擠的地鐵中花 45 分鐘回到家」
  • 「剛癱倒在沙發上,想發條信息給心愛的她-幹啥呢?。結果打開手機,領導窮追不捨的釘釘。。。又被釘上了」

是不是聽起來熟悉又乏味?

沒錯!這就是大部分的你我每天的工作模式。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

換湯不換藥,又有啥用?全民經歷的一週遠程在家辦公

因爲疫情,所有人都措不及防,毫無準備的開啓了一週的在家辦公。然鵝 ~ 體驗新奇的 work from home,小清新的感覺還沒過三天,請看寶寶們的新發現 :

  • 「雖然在家辦公,但是公司還是規定了工作時間是從早上 9 點到晚上 8 點,和正常時期的上下班時間一樣。公司領導通過視頻會議就強調了一點,就是接下來一週的線上打卡規則」
  • 「我們領導更是操心,一隻黑手伸到了我的臉上,我們打卡需要對着電腦拍一張照片,還需要準時上傳定位,以表示還在工作狀態。」
  • 「我們領導爲了監督員工是否認真在開會,要求大家都必須開視頻。但對着視頻讓我很不自然,滿屏幕的臉,就我的最大。」
  • 「早上 8:30,我還沒有起牀就被牀頭的手機鈴聲給吵醒了,起初還以爲是鬧鈴,後來纔想起來是公司的在線會議。領導說,反正大家節約了上班路上的時間,索性開會就再早點。」

好吧,這一切其實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

對不起,你可能在經歷一場假的「在家辦公」,而且還很短暫,壽命僅一週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

作爲這麼多年來致力於深入研究並體驗分佈式移動辦公的小飛,今天想和大家來聊聊「在哪兒辦公」這件事情。

  • 辦公室是幹嘛的?
  • 在家辦公了,我們還需要辦公室麼?
  • 未來工作長啥樣?
  • 我可以怎麼做?公司可以怎麼做?

遠程辦公 / 移動辦公 / 在家辦公。。。這些不再時髦的詞,其實在我看來意思都差不多,就是不用在拘束在辦公室工作了。

在家辦公= 在沙發上辦公,在牀上辦公,抱着貓辦公,邊摳腳邊辦公

移動辦公= 在家辦公,在海邊辦公,在咖啡館辦公,在路上,在 everywhere 辦公

遠程辦公= 遠離辦公室辦公

工業革命時代產生的辦公模式正在加速消亡,公司辦公室的由來

19 世紀早期,隨着蒸汽機,電力進入人類的生活,工業時代全面來臨。與此同時,農業也變得越來越機械化。

人們開始生產出很多機械工具幫助農耕,於此同時,人類也從農業中節約出大量的勞動力。接下來日益工業化的經濟要求使用大工廠,大機器,開始漸漸生產除了農作物之外的物料,這就進一步將人們固定到了某一個地點,同時將人們以新的關係組織在了一起。

從此,「公司」誕生了。

如果農業時代,

人們聽從君主或國王;

那麼工業時代,

他們開始聽從企業主和老闆。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

這是我找到的福特當時的生產車間的一張照片。你可以看到,工人們正在安裝部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個位置,這個位置英文直譯就是 「position」, 如今我們管它叫「崗位」。

爲了增加利潤,安撫勞動者,企業主會表現出一些仁慈,以使他們不顯得那麼像唯利的剝削者。例如爲員工提供優厚的薪酬福利,甚至培訓和娛樂活動等等。

從此社會開始步入福利資本主義時代。

說回到福特,福特當時甚至幫助員工開設了醫務室(那個時候想必車間生產也不咋安全)。1922 年,福特公司將每週的工作日從 6 天減到了 5 天。第二年,1923 年美國鋼鐵公司將每天工作時間從 12 小時減少到 8 小時。1927 年,國際割機公司(international Harvester) 開始提供兩週的帶薪休假。

隨着工業時代的飛速發展,不同行業和工種的出現,使得部分的工人不再需要在工廠生產車間工作,於是,便有了一個新的事物產生——辦公室。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

漸漸的,辦公場所除了是一個爲了讓人們聚集在一起工作的場所之外,也同時承擔了很多附加的功能。

在我看來,福利,監督和權力身份, 這三個方面,尤爲凸顯。

  • 各大公司都會用裝修更好,更加寬敞的茶水間,甚至是健身房,娛樂空間來吸引人才;
  • 公司通過按照規定的時間員工抵達辦公室(考勤打卡)來監督員工,以在形式上確認員工正式開始工作的一天。(這裏請注意一個詞:形式上);
  • 公司通過設置不同類型的辦公空間,例如定義辦公室的大小,甚至樓層高低來體現組織內管理者權力的高低。

正如社會學家 C.Wright Mills 在其經典著作《權力精英》(the power Elite) 中所寫到的:

現代人類的命運不僅取決於他所出生的家庭以及婚後進入的家庭,還越來越取決於他所在的公司。人生最好的歲月和最快的發展時光都是在公司裏度過的。」

這麼多年了,你看 ~ 圖片變成了彩色,其他的好像也沒有什麼變化。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在這樣的環境下,青春的我們每天過着 996 的生活

移動辦公的本質,一種新的可能性

毋庸置疑,移動互聯網和 AI 技術幫助我們有更多的可能可以不再受地域的限制,這使得人們可以無論在哪裏,都可以隨時在線,與團隊和客戶一起工作。

這兩天看朋友圈寶寶們轉發各種信息,我大致將此分爲兩類:

  • 物理空間,在沙發上辦公,吃着飯辦公,咖啡廳辦公。。。
  • 軟件工具,釘釘還是 zoom,teambition 還是 飛書,石墨還是語雀。。。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

其實,今天我想邀請各位在談論形式和技術之前,先一起花些時間,看看移動辦公的發生其背後到底的原因是什麼?這一切又將如何徹底的改變我們每個人對工作形式的看法。

自由 / 移動 / 分佈的工作模式,

關鍵不是物理空間,

關鍵在於認知意識上,

在於協作關係上是否真正的做到了。

請注意,只要你是一名工作者,

那麼在未來幾年,十幾年,

你都將身在這其中的鉅變!

自由:放棄控制權

被譽爲「現代管理學之父」的泰勒(Frederick Winslow Taylor),他對現代辦公室的結構和文化產生重要影響的觀點是:

「勞動者天生想要逃避工作,因此必須嚴格監督他們。」

事實上,這也是我前面所說的,辦公室的核心目的之一,人們也基於這個理念創建辦公室,你我也身在其中工作着。

那麼,當我們的工作變得越來越移動的時候,這也是如今職場的一個標誌性特點:流動性。我更多願意把這看成是一種「自由」,一種員工可以有自由度決定自己的工作方式,和工作空間。

在如此越發移動和自由的工作狀態下,如果我們還一味的期待用管控監督的思路來看待這麼複雜的一個工作網絡,那麼企業將被迫陷入越投入管理成本,管理效率越低的尷尬循環中。

換個思路,一方面人們有了更大的自主性,從而激發他們的工作熱情(詳見《驅動力》一書中 21 世紀人才激勵的三大原則:使命驅動 / 自主管理 / 精進主義),另一方面,企業也可以通過這樣的機會大幅降低自己的管理稅和官僚帶來的隱性成本。

基於此,如果管理者的認知和心態,是期待利用線上辦公軟件,來依舊履行他們監督管控的職責,我只能說,像老鷹一樣監督員工的信念體系不僅完全過時,越來越沒有成效,而且也不應該是移動辦公所倡導的。沒有人願意被釘,辦公軟件也不應該成爲」那臺老鷹的望遠鏡「。(這也是驅動我寫這篇文章的根本原因)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

與此同時,從另一方面來說,這場工作革命也將前所未有的將那些「巨嬰」淘汰出局。

其實無論我們在哪裏工作,如果我們沒辦法管理自己,對工作沒有熱情,不能按時交付結果,你的同事永遠找不到你,那麼移動辦公或許會更快地將這些人篩顯出來,並拋棄他們。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

看看解藥——自主管理

Zappos 美捷步是亞馬遜旗下全球知名的線上零售公司。他們除了因提供 amazing 的服務,以及高利潤出名之外,這還是一家徹徹底底的自主管理公司。這樣的管理模式,其實讓每個人的工作也更加的輕鬆和高效。

在這個團隊似乎沒有誰一定要監督誰的事情發生,團隊會共同制定戰略目標,定期開會了解彼此的工作計劃和工作結果,接下來的事情就是,無論你在哪裏,你什麼時間工作,交結果就好。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Zappos: A Workplace Where No One And Everyone Is The Boss

工作者與科技的互利共生,碎片化和分佈式

互聯網已經徹底讓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變得碎片化了。

似乎我們所有人都在演着一齣戲,一出看不見房間裏大象的戲。這個房間就是辦公空間,這頭大象就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工作本身。

我前面提到,「崗位」這個詞實際上是在公司誕生之後,工人在生產車間站的那個「位置」。這裏面實際上對於我們每個人的工作是有一個前提假設的:

  • 一個人剛剛好好承擔一個崗位的工作
  • 一個人剛剛好好每天工作 8 小時

現代職場的人們,雖然不再受工人那般固定死板的約束,但實際上,每個人身上都揹着另外一個東西叫做 JD (Job Description 崗位說明書),從一位員工投遞簡歷入職上班的一刻,到考評不合格離開的那一刻,所有一切的 HR 活動幾乎都是圍繞着 JD 來設計和運行的。

請問

現在還有哪位寶寶每天的實際工作,

是 100% 真正按照公司給你設定的 JD 來運作的?

如今的我們每個人,都不得不面對越來越碎片化、動態和不可預測的工作。

看看解藥——去中心架構和分佈式管理

當今全球被公認的開放分佈式組織模式-合弄制(Holacracy) 大膽提出了去中心化圈層的組織架構,從而替代傳統的科層制。於此同時,允許一位員工同時承擔多個角色

這一設計,一方面極大限度的激發了員工的潛能,讓他們可以做更多組織需要的,或是他們自己想做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毀滅性的讓傳統組織中的「部門」這一概念徹底消失。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https://app.slashme.com/p/me 點擊查看團隊開放架構(/me 我斜槓團隊的去中心化架構,支持個人工作分佈式,一人承擔多個角色 )

對於辦公室設計而言,有趣的事情發生了:

現在的辦公室規劃都是按照部門和層級來的,當新的組織模式徹底打破了層級和部門,我們將如何看待我們工作的物理空間呢?

全球知名的區塊鏈公司 consensys 正是是這一理念的實踐者,他們運用合弄圈層的模式組織人們在一起工作。

藉助線上管理平臺,自主工作,四百人的團隊(截至 2019 年)沒有任何的管理者,所有運營開放透明,同時團隊成員可以隨時動態看到每個人都在哪裏?在哪裏?在世界的每個角落。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consensys 團隊的分佈式協同模式,數據實時動態更新

對了還有,與其關注誰和誰坐的遠近,不如更加關心,誰和誰協作的遠近多少。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me slashme 我斜槓 所支持的分佈式協同管理模式 www.slashme.com

工作生活的互融,做自己喜歡且創造價值的事情

很多人選擇移動辦公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時間,以便更好的支持到自己的生活。

我所在的團隊 14 位夥伴來自 7 個國家,我們除了沒有上下班時間的規定外,最終我們還選擇了放棄年假制度。原因很簡單,既然都沒有上班時間規定了,爲何還要有休假的時間規定 ? 於是乎,就有了不同夥伴不同的工作方式

  • 一位做設計的寶寶,他的工作時間幾乎都是從下午開始,深夜開始靈感爆發;於是我從來不在早晨和晚上打擾他,下午我們會一起開會討論一些工作安排。
  • 另一位 IT 技術同學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他每天負責接送孩子上學放學,與此同時,一週陪伴孩子三天,即使是他在家的日子,也會利用孩子睡覺的時間和我們一起遠程工作;
  • 還有一位 UI/UX 寶寶,同時也是搖滾大男孩,他爲了自己喜愛的地下搖滾,居住在柏林,每年好幾次,會和樂隊到處巡演,不演出不創作的日子,用他自己的話就是,除了吃飯睡覺,他幾乎都在全情投入在我們團隊的工作上,做夢都是。

你看,我們似乎已經很難分得出來什麼是工作,什麼是生活了。

工作對於年輕人來說,越來越不再是一種謀生的手段。工作是每個人生活極其重要的一部分,工作讓我們生活的更美好,我們通過工作展現着個人價值和生命意義。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

寫到這裏,你可能會問,這和移動辦公有毛線關係?我想告訴大家,其實形式永遠都不是最重要的,只有每個人明白工作對自己的意義之後,同時你擁有足夠的自主權去決定你工作的方式,並且團隊成員之間形成默契和信任,那麼,在哪裏辦公已經是一個超級無關緊要的話題了。

移動辦公是人們邁向未來新型工作的一種表現形式,我們不能還用舊有的思路看待工作一定要規定個時間地點,用着傳統的管控監督彙報的方式配合,來展現所謂的「移動辦公」。

春節前,我和團隊退租了分別在上海和北京的 wework,原因也很簡單,因爲大家發現,wework 的辦公室,似乎也沒什麼人去,大家更願意把花在路上的時間用來健身,看書,帶娃,敷面膜。。。最終唯一的作用成了給客戶展現我們是一家正經公司。最終,大家說,不如就讓我們徹底的成爲一家自由分佈式的公司吧!

一條不歸路,你一旦愛上就是愛上了

我時刻警惕自己的想法是否會是一種偏見,太侷限和個人觀點,於是小飛去網上查了查關於移動辦公的一些報告。

Indeed 的研究報告值得關注,在美國參與調查的公司中,有 56% 的公司允許員工移動辦公,16% 的公司已經實現的 100% 的移動辦公。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

對幾千名移動工作者的調研,也得到了非常正面的反饋: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

不多說了,看來移動辦公的內購率很高呢 ~ 我當然也很推薦啦。除了當年因爲在家辦公,要說服我媽這件事情很有難度之外,其他的都很順利。

我在看過了一堆報告之後,對於移動辦公的價值,大致總結如下: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

搞事情!那麼我們該怎麼做呢?

當我們瞭解了移動辦公本後的本質,以及未來工作的趨勢之後,是不是就更容易理解,這場革命其實在形式和技術的背後,更是理念,規則,和文化了。那我們該怎麼做呢?怎樣讓移動辦公真正幫助企業高效發展,也幫助自己更開心有價值的工作呢?

我在這裏總結了一些移動辦公的必備法寶:

自主管理

我: 每個人都能夠管好自己,更加自律。

  • 明確自己工作的意義和價值;
  • 良好的時間和任務安排;
  • 非常明確自己的工作職責,以及在團隊中的角色;
  • 高效的溝通和反饋,讓同事感受到你在大家身邊;
  • 治好自己的拖延症和巨嬰症!

我們: 不僅讓我們的辦公物理場變得分佈靈活,我們的協作關係也需要變成這樣

  • 一套去中心化的組織架構和運營機制;
  • 明確的權力分佈,更加敏捷前移的決策方式;
  • 合弄制,青色組織,繁榮進化組織都是在全球範圍內實踐的很好的模式。

開放透明

當大家都不在一個地方工作,隨時處於移動狀態的時候,團隊的開放透明就顯得至關重要。

我每天的計劃,我做了什麼,達成什麼結果,做的好的有哪些,做的不好的有哪些,我的反思是什麼。。。等等,都可以開放和團隊分享。

企業則需要創造一個開放透明的文化以及機制,除了那些必須要保密的,例如客戶信息商業祕密之外,其他一切信息都應該默認是公開的。

1. 團隊架構的開放透明

  • 團隊組織架構和內容開放透明;
  • 角色的開放透明,包括角色的使命,責任等;
  • 組織架構和角色迭代過程的開放透明;
  • 角色承擔人的開放透明;
  • 角色承擔狀態的開放透明;

2. 個人與團隊工作的開放透明

  • 我 & 我們工作的過程(規劃工作,面對挑戰,解決問題);
  • 我 & 我們工作的結果(對自己和他人的積極影響);
  • 我 & 我們與他人協作的過程(分工配合與溝通反饋);

3. 團隊治理和運營機制的開放透明

  • 政策制度內容的開放透明;
  • 政策制度迭代過程的開放透明;

4. 團隊 權力和決策的開放透明

  • 團隊內的權力結構的開放透明 (誰承擔的哪個角色擁有什麼權力) ;
  • 決策流程的開放透明(爲什麼目的,通過什麼決策機制,誰參與,怎樣一個過程做決定);
  • 決策結果的開放透明(決定的結論是什麼)。

分佈式多元化協同工作

  • 運用分佈式敏捷項目管理,替代中心化瀑布式項目管理(小飛計劃寫一篇文章關於新的項目管理到底怎麼搞);
  • 我是我自己工作的主人,鼓勵自己承擔多個角色,充分發揮自己的價值;
  • 有些角色是自己的專業強項,有些角色則可以只是爲了學習成長;
  • 團隊需要構建支持一人多角色的組織模式,和規則制度;
  • 將管理更多是看待角色與角色之間的協同,而不是人身上;
  • 構建崇尚信任自由的文化。

關注目標 & 結果,定期回顧

請不要再在意早上九點端莊的坐在屏幕前,上半身梳妝打扮,下半身睡衣釦腳了。用結果說話。

  • 開放的目標管理,團隊內彼此知道各自近期的工作目標;
  • 世界變化如此之快,允許目標動態迭代,而不是一塵不變;
  • 更加高頻的績效評估;
  • 時時刻刻都可以給與彼此工作上的反饋,即使你在天涯海角工作,我們也不斷線。

用技術和工具幫助到你

如何擺脫不在辦公室也不會被老闆釘?這些軟件,都支持:

  • 沒有老闆,只有團隊
  • 沒有辦公桌,哪裏都是辦公桌
  • 沒有 996,工作生活互融更美好

從工作模式變遷說起,探討分佈式協作的新姿勢

聚集場所將會長期存在,除了一起工作,我們還做更多事情

有人會問了,那照你的意思,未來就不需要辦公室了唄?其實我覺得不是。

跳開提出問題的思路,我認爲,一羣一起協作的人們,定期和必要的線下碰面是非常需要的。但這樣的空間定義可能更多的是從「社羣」的思路來創建。

我們除了一起工作,一起開會,一起做項目攻克戰役,我們還將在一起吃飯,一起談心,一起打遊戲,一起練瑜伽,一起看電影,一起玩兒狼人殺。站在傳統的辦公室設計的思路上,我提的後半部分實際上是「附屬品」。

而我相信,在未來,當人們的工作變得越來越分佈移動,越少的去所謂的辦公室的時候,我們將會用一種全新的空間把人們聚集在一起。因此,我始終認爲wework 這樣的共享辦公,只是一個時期內的過渡罷了。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