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30 日下午,在由互聯網金融博物館舉辦的“下午茶”活動中,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局長霍學文對區塊鏈和 ICO、比特幣等提出九個問題,直問區塊鏈、比特幣、ICO 和 Token 的本質與價值來源。

他說,現在大家只管炒 ICO,ICO 背後東西的價值沒人去關心。“我們一定要防止虛假區塊鏈成爲非法金融活動的外衣,ICO 成爲割韭菜的工具,Token 成爲迷惑大衆的概念。”

值得注意的是,霍學文指出把區塊鏈簡單理解爲“去中心化”,是翻譯錯誤,是不準確的。“我研究了之後,發現概念翻譯錯了,是比錯誤本身還要嚴重的錯誤:區塊鏈中的‘decentralized’特徵的本意不是所謂的“去中心化”,準確地講是‘分散’的意思,是一種‘降維’。”

此外,霍學文還提出,“以現在區塊鍊形成的速度,還遠不能顛覆現有的證券交易所的交易。”“基於區塊鏈的數字資產的交易大多依賴於交易平臺的身份認證,還是擺脫不了傳統威脅風險。”

在回答觀衆關於“Token 會完全禁止嗎”的提問時,霍學文稱:如果說一項技術非得發幣才能夠存在,那到底以誰的幣爲準,發出的幣到底有什麼用?如果不兌換法幣,那什麼都沒有。發幣就是兌換法幣。有人把 Token 翻譯成通證,你翻譯成什麼它都是 Token。換個馬甲性質不變。我的看法就是,區塊鏈如果不擺脫發幣困境,它永遠找不到合法落地的機制。

霍學文還就 ICO 監管的國外經驗進行論述。他稱,在中國,ICO 已經納入非法金融活動的範疇,定性爲非法公開融資。“很多人說,你看美國把 ICO 納入證券監管了,這等於合法化,這個理解是錯誤的。美國已經開始有案例對區塊鏈欺詐進行起訴,日本已經開始禁止交易所對 ICO 的交易。各國都不會容忍以 ICO 欺詐、欺騙金融消費者。”

霍學文曾不止一次的在不同場合表示要加強對區塊鏈技術的規範與監管,在 2016 年 7 月的第一屆中國金融科技大會上,霍學文就曾表達兩個觀點,一是區塊鏈將成爲金融科技的底層技術;二是,“如果現在不規範區塊鏈技術,它又成爲非法金融活動的來源。”

2018 年 1 月 26 日舉辦的北京金融國際博覽會上,霍學文發言釋放了一大信號:北京將嚴厲打擊虛擬貨幣與區塊鏈欺詐行爲。他在發言中着重強調:“所有發展區塊鏈的企業一定要關注好風險、控制好風險,一定不能造概念、造模式來欺騙金融消費者,你可以欺騙一時,但是絕不可能欺騙一世,因此所有發展金融科技、互聯網金融,以及基於區塊鏈的發展,帶着這個幣那個幣的,必須以保護投資者利益爲先機,我們將嚴厲打擊欺詐行爲。”

霍學文九問區塊鏈、ICO 與比特幣

第一,什麼是區塊鏈、比特幣、ICO 和 Token?

**
**

如果你瞭解區塊鏈,你就不會相信披着“區塊鏈”外衣的神話。如果你瞭解比特幣,你就不會相信比特幣永遠漲上天。如果你瞭解 ICO 是什麼,你就一定會認爲那不過是美麗的謊言。如果你瞭解 Token 是什麼,你就會知道很多人是不是在講故事。騙子很會講故事。Token 是什麼?直譯爲“令牌”,但是從社會普遍的誤解來看,它被理解爲“憑證”,甚至是“有價憑證”。什麼是令牌?可以是一串密碼。我們看外國人脖子上掛一個門禁卡,每十分鐘換一次,你這個令牌不對了你就進不去門了,就是一串動態數字密碼。我們在辦理銀行業務的時候,銀行給你一個 U 盾,U 盾裏的每隔一段時間不斷變化的數字密碼 Token。U 盾插進計算機的時候,密碼是動態的,隨時都在變換。這就是 Token,沒有那麼神祕。Token 不是貨幣,也不是有價證券,更不是什麼“通證”,也不存在什麼 Token 經濟。看問題要還原事物的本質。不能爲了發 ICO 找理論依據,去人爲製造不存在的東西。區塊鏈作爲一項技術,是有門檻的,技術人員視角里的區塊鏈與很多人討論的區塊鏈往往不是一個維度,老百姓大多對技術不是很懂,騙子正好利用這一點讓區塊鏈成爲自己行騙的外衣,利用技術概念行騙已經成爲當下的一個趨勢。

第二,他們價值何在?

如果說密碼,密碼本身有價值嗎?密碼本身就是一串數字,密碼如果不跟密碼後面的東西關聯上,它就沒有價值。Token 有沒有價值,完全看它背後的東西有沒有價值。就像我們現在,我拿一張紙上面寫着“你好”這兩個字。它如果是我寫的,沒什麼價值;它如果是大書法家寫的,它一定有價值;它如果是王羲之寫的,那就更有價值。你說是“你好”這兩個字有價值,還是這個符號有價值,還是它關聯的背後實質的東西有價值?一定是存在於背後的實質的東西有價值,它纔有價值。所以,有人說我們可以把一切數字化,當把一切數字化之後,產生的那個東西並不是價值,它頂多是憑證,後面關聯的實質的東西纔有價值。現在,大家只管炒 ICO,ICO 背後東西的價值沒人去關心。當荷蘭鬱金香泡沫的球莖被人吃了以後,大家忽然發現沒有價值了,於是泡沫破滅了。所以我認爲他們是否有價值,就得重新思考,如果不重新思考,那一定就會受騙上當。不要 ICO 不喫香了,就換一個 Token 的馬甲,換什麼本質都是一樣的。

第三,他們的價值來源於什麼地方?

他們的價值就一句話,如果他們要開發的那個產品都沒有價值,那個 ICO 何談價值?現在很多發行 ICO 的人根本就不開發產品,扔出一個自己都不相信的白皮書,只要把 ICO 花高價請大 V 背書送到 ICO 交易平臺讓大家炒就萬事大吉了。所以,很多人發幣,發的是虛假概念,發的是空氣,換句話來講發的是罪惡。存心騙人,怎麼會有價值呢?

第四,區塊鏈能顛覆一切嗎?

有人說區塊鏈能顛覆一切,能顛覆金融,甚至社會結構。到現在爲止,還沒有任何一個技術把一切都顛覆了。技術是形式,也構成一部分內容,但是技術絕不是內容本身。技術對內容的顛覆是技術必須得構成內容的一部分,如果技術構不成內容的全部,那技術是顛覆不了內容的。很多人總論述區塊鏈是世界上下一個或者說人類賴以生存的技術,我們看一下人類技術變革的歷史,到現在爲止人類的技術是不斷更替的。我們一定要防止虛假區塊鏈成爲非法金融活動的外衣,ICO 成爲割韭菜的工具,Token 成爲迷惑大衆的概念。

第五,區塊鏈真的去中心化嗎?

我研究了之後,發現有個翻譯謬誤。把一個概念翻譯錯了,是比錯誤本身還要嚴重的錯誤。區塊鏈中的“decentralized”特徵的本意不是所謂的“去中心化”,準確地講是“分散”的意思,是一種“降維”,類似於《三體》裏的“降維”概念。互聯網出現後,P2P (點對點)的直連,讓很多降維的“社羣”成爲了經濟元素,大家都想說了算,不可能,怎麼辦?不能武力打架,計算機工程師們就開發出了用算法來維持秩序。那怎麼保證我的東西永遠歸在我名下,所以有了加密,就是上個鎖(lock)。把一段時間的交易打個包就形成了區塊(Block),把不斷連續進行的交易用不可逆(不可逆就不可篡改)的時間串起來,就形成了鏈(Chain),區塊鏈就是由多人共同維護的不可逆(不可篡改)的公開賬簿,這就是區塊鏈的通俗理解。所以把區塊鏈簡單理解爲“去中心化”,其實是翻譯錯誤,是不準確的。區塊鏈對社會更大的作用是信用體系構建,是存託證明,能夠在小範圍之內構建信任,在一個私有鏈上構建信任,在一個聯盟鏈上構建信任,在一個公共鏈上構建信任。凡是信任缺失的地方,區塊鏈都能通過構建信任傳遞價值。

第六,區塊鏈能顛覆交易所嗎?

以現在區塊鍊形成的速度,還遠不能顛覆現有的證券交易所的交易。但就以現在上海證券交易所這種交易頻率和強度,目前的區塊鏈是支撐不了的。區塊鏈十分鐘完成一筆,交易所每秒鐘幾百上千筆,這怎麼可能顛覆高頻交易的證券交易所呢?但是,區塊鏈技術會對提高信息披露水平,提供公信力、反欺詐發揮很好的作用。交易所不僅僅是交易,更多是市場的規則如何透明公平公開,如何抑制欺詐,如何消除信息不對稱,如何通過第三方公共服務來提高交易效率,如何構建市場監管規則來支撐業務的公平。

第七,基於區塊鏈上的數字資產安全性可靠嗎?

基於區塊鏈的數字資產的交易,大多依賴於交易平臺的身份認證,那麼多虛擬資產被盜,說明還是擺脫不了傳統威脅風險。如果完全依賴區塊鏈加密密鑰控制資產安全,如果密鑰本身丟失,那存在區塊鏈上的數字資產也就丟失了。


第八,ICO 是怎麼發出來的?ICO 可信嗎?

發行 ICO 除了自己編代碼發的,基本上都是利用以太坊 ERC-20 標準的智能合約發出來。讓發行 ICO 很容易,發行 ICO 成爲以太坊最大的應用。以太坊沒有防僞功能是它的內在缺陷。從保護投資者角度,以太坊需要增加保護投資者機制,防止成爲騙子的溫牀。

第九,ICO 合法嗎?

2017 年 9 月 4 日,人民銀行等七部委已經發文明確了 ICO 是非法公開融資行爲。


來源:零壹財經

來源鏈接:www.gongxiangc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