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a Network 無疑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普通投資人仍需要觀察主流交易所及主流機構對該項目的認可程度。

原文標題:《警惕 Chia 礦機早期「智商稅」丨目擊》
撰文:Blocklike

繼 Filecoin 之後,Chia 礦機熱度爆發,「豪華創始團隊」和「一線投資陣容」成爲了 Chia 自帶的光環,分佈式存儲賽道中出現了又一個明星項目 。 但另一方面,簡陋礦機高價銷售、傳銷式宣傳風格、傳投機資金入場,似乎讓仍處於早期階段的 Chia 項目變了味道。

Chia「營銷」風瀰漫社區

在各個加密社區,Chia 已經刷屏朋友圈。

Chia 由曾經的 BitTorrent 創始人 Bram Cohen 於 2017 年於創立,團隊核心成員還包括 eMusic.com 和 Vindicia 的前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Gene Hoffman, 以及 Overstock.com 的前代理首席執行官 Mitch Edwards,這樣的創始團隊陣容頗受市場的認可和推崇。

2018 年至 2020 年,A16Z、丹華資本、DCM Ventures 等華爾街機構對 Chia 進行了投資,團隊融資情況較爲樂觀,豪華的投資陣容成爲了 Chia 的第二個優勢。

今年 3 月 18 日,Chia Network 正式發佈 Chia1.0 主網,並開啓挖礦。同屬分佈式存儲賽道,Chia 相關的礦機宣傳中,少不了與 Filecoin 進行對標。 而市場上對於 Chia 的大部分普遍認知是:如果錯過了 Filecoin 最佳入場時機,Chia 目前極有可能是下一個 Filcoin 的早期階段,它的出現顯得一切都恰逢其時。

自 3 月底以來,Chia 在中國社區內開始迅猛地颳起一陣濃厚的「營銷」風。當 Fomo 情緒四起,越來越多的人對爆火的 Chia 及各類眼花繚亂的 Chia 礦機發出了風險提示。

Chia Network「營銷」風瀰漫社區,警惕礦機早期「智商稅」

Chia :Filecoin 的平價替代?

市場最先對 Chia 的創始團隊及豪華投資陣容表示了肯定。

2019 年 9 月,Coinbase 發佈的一篇內容中展示了 17 個有意向上線的尚未推出的項目,其中就包含了 Chia 。這讓部分投機者對於 Chia 登陸 Coinbase 有了較高的預期。

相比 Chia 於「豪華」背景下的高期待值,其技術路線與發展前景,實則需要更多時間的檢驗與市場的進一步觀察。

官方資料顯示,Chia 提倡環保概念,希望藉此可以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降低「挖礦」的能耗,也因此將挖礦的概念改爲了「種植」(Farming)。Blocklike 整理了多個渠道以及官方資料,總結了 Chia 提出的主要理念:

  • 企業級的貨幣:向政府,金融機構、企業、大型存儲買賣方出售軟件服務、支持開源區塊鏈、智能交易軟件 。

  • 促進 DeFi、DEX、跨境支付的發展 。

  • 允許個人、金融機構、企業和政府發行鏈上資產,這些資產繼承了 Chia Network 區塊鏈的智能交易能力,並依賴於時空證明提供的全球去中心化安全驗證。

  • 解決挖礦消耗大量資源:減少 Asic、算力,電力消耗帶來的負面作用和影響。

值得關注的是,Chia 使用了「時空證明」(Proof of Space and Time,簡寫爲 PoST),這種獨特的證明方式與 BTC、ETH 採用工作量證明(POW)不同,也與 Filecoin 使用「複製證明」不同。

時空證明 PoST 可利用存儲設備(電腦、服務器、NAS、樹莓派等等)中的剩餘存儲空間進行挖礦。Chia 挖礦需要的不是算力,而是存儲空間。這即是說,在 Chia 挖礦時,硬盤空間越大,效率越高。

從挖礦情況來看,Chia 可被視爲 POC 挖礦的一種,Chia 與 Filecoin 同屬於存儲賽道,的確與 Filecoin 挖礦有着很多熟悉的地方。

一位行業多年從業者、Filecoin 礦機生廠商在接受 Blocklike 採訪時分析道,根據他的觀察,Chia 整個項目的技術門檻極低,所需設備也比 Filecoin 要低很多。與 Filecoin 礦機直接相比之下,Chia 礦機在算力機、存儲機等配置都非常低。根據 Chia 的經濟模型,Chia 在耕作中不需要維護,參與者掉算力也沒有懲罰設置,也無需抵押幣。投資人想要參與挖礦,只需配置簡單的設備,並在官網下載挖礦小程序即可。

「相比於 Filecoin ,Chia 挖礦的門檻幾乎以最大幅度被降低。」

他認爲:如此低的門檻,也是目前衆多投資者爭相進入的主要原因之一。POC 挖礦是其創新的方式之一,但這幾乎成爲了一個所有人都能夠進入的一個行業,目前入場並非是好的選擇。」

目前,在 Chia 主網上,用戶可以通過貢獻閒置硬盤空間的方式來參與種植。不過,整個網絡的轉賬功能尚未開啓。目前獲得 Chia 代幣 XCH 的唯一方式,即通過貢獻硬盤空間的方式「種植」,這直接導致了投資人急切買入,以及 Chia 礦機價格的瘋狂上漲。

Chia 礦機正在「收割」?

Chia 項目目前仍處於早期階段,而礦機價格已經提前「起飛」。

Blocklike 從礦機廠商處瞭解到,正常的分佈式存儲類礦機的生產,主要會經過以下幾個階段:

  1. 官方推薦配置版本
  2. 進入優化階段:修改代碼更新配置
  3. 礦機升級與迭代

從目前官方公佈的標準版本配置來看,礦機廠商組裝算力機、存儲機及相關配件足夠的情況下,3 天左右即可組裝完畢並測試代碼。在這之後,專業的礦機廠商將留出 7-10 天左右的時間進行數據測試,並作出可行性報告。在這個階段,礦機廠商通常會進行代碼優化和升級配置,以提高礦機競爭力。

但對於 Chia 礦機來講,由於全行業的硬盤等價格的快速增長,很多專業的礦機廠商選擇觀望。根據礦機廠商們的介紹,各大廠商通常會參考硬件價格做報價參考。

3 月下旬,Chia 礦機的硬盤價格單 TiB 成本普遍爲 160-170 元左右,Chia 礦機早期 1 TiB 的價格以 200 元左右居多。到了現在,由於算力機、存儲機、硬盤價格普遍上漲,許多 Chia 礦機 1 TiB 價格已被推升至 600-700 元左右。

「現在存儲機都沒有貨,廠家都買不到」,該位礦機生廠商稱。

據 Blocklike 的多方瞭解,從礦機存量來講,目前礦機稀缺的情況並非在於產量不足,而是主要在於上游的供應商捂盤惜售。有公開數據顯示,2020 年固態硬盤的總出貨量爲 3.3 億塊,出貨總存儲容量爲 27 EB。機械硬盤總出貨量 2.59 億塊,其中全球最大的硬盤、磁盤和讀寫磁頭製造商希捷出貨 1.1 億塊,出貨總存儲容量達 1018 EB。

當下市場中,礦機上游大量的經銷商與代理商參與了硬盤的炒作,以飢餓營銷的方式面對活躍的礦工羣體。據悉,僅在上週,算力機、存儲機的設備成本仍上漲,硬盤的價格漲逾 3-4 倍,同時,硬盤的價格漲跌變動劇烈,價格的不穩性的在擴大。

這種情況下,一部分礦機生廠商認爲,當下並非是一個理智的介入 Chia 礦機的時間節點。

而對於投資者來講,大部分錯失 Filecoin 投資機會的投資者,把希望押注在 Chia 礦機上。在魚龍混雜的 Chia 礦機市場中,部分不良商家高價售出的 Chia 礦機,可能僅僅就是普通的電腦主板以及下載了官方「種植」程序的硬盤,這種礦機的技術含量幾乎爲零,而售價卻隨着營銷方式水漲船高。

如何理性的判斷 Chia 礦機配置與合理價格區間呢?

Chia Network「營銷」風瀰漫社區,警惕礦機早期「智商稅」Chiaexplorer 數據顯示,1 TiB 的理論「種植」獎勵已從月初的 0.03 下降至 0.019 XCH

上文中的礦機生廠商提到,建議投資者在投資 Chia 礦機時,儘量參考「單 TiB 成本」、「單 TiB 產幣量」、「目前場外真實成交價格」等三個數據維度,並結合自己對於未來市場形勢的預期及判斷,做出選擇。

「對於早期在 3 月下旬的 Chia 礦機投資人來講,參考目前的場外價格,可能回本週期僅爲十幾天。但對於現在的投資者來講,回本週期已經拉長。而之前市場上瘋狂搶購的算力將於下個月集中交付,相當於回本週期再度被拉長。」

Chia 下一步:等待頭部機構的認可

對於 Chia 項目,另一面的討論聲音也開始傳來, Chia 項目的創新性和可持續性受到了質疑。

這部分觀點認爲,「綠色比特幣」概念並非 Chia 獨創概念。而目前大量 Chia 礦機運行中可以看到, Chia 礦工仍會將大量礦機及資源投入到「種植」之中,在利益最大化的驅使下,礦機實際所產生的耗電量並無太大差異。

另一方面,POC 賽道也再次受到市場討論。

POC (Proof of Capacity)共識的提出已 6 年之多的歷史,該 PoC 類項目主要對標比特幣,以節約能源,更分散,更公平的挖礦等作爲核心競爭力。在分佈式存儲領域, Chia 被視爲一個典型的「以硬盤空間作爲算力證明進行挖礦、對標比特幣爲主的貨幣類項目」。

由於該模式參與門檻低,大規模資金的湧入有利於提升項目的普及速度。但是,直至目前,POC 賽道的發展並不盡人意,尚未有可持續性強的典型項目案例出現。

儘管 Chia 礦機的熱度與流量在擴大,但行業內頭部資本、交易所、媒體尚未正式對該項目進行正式發聲,且比較有品牌的機構在 Chia 算力宣傳中相對保守,能夠接受 Chia 交易的平臺仍以山寨交易所爲主。

在礦幣長久以來的發展歷程中,去中心化和礦池礦霸的中心化博弈仍在爭議中前行,Chia 能否實現其願景,仍需要時間的檢驗。 而當下礦機市場魚龍混雜,Chia 項目無疑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比較理性的觀點認爲,普通投資人仍需要觀察主流交易所及主流機構對該項目的認可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