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G7 央行將開始購買加密貨幣

暴走時評:加密貨幣如今已經成爲各國央行的重要課題之一。這個新興市場在 2017 年的迅速增長有目共睹,在 2018 年即將到來之際,南非央行前職員 Eugene
Etsebeth 撰寫此文,從 G7 國家央行將如何對待加密貨幣這一視角着手,對加密貨幣市場未來的前景進行了預測,有助於關心比特幣發展的人們進一步瞭解市場走向。

翻譯:Ina

七國集團(G7)的中央銀行在買賣相同外幣、有價證券、特別提款權(SDR)和黃金方面一直不太積極。

央行交易員遵循執行委員會規定了特定資產配置目標的投資政策。從重要程度來看,外匯儲備交易的目標一般依次爲流動性、安全性和回報。

目前,七國集團只關心加密貨幣的“適當監管”,尚未考慮加密貨幣在資產方面的潛力。比特幣、以太幣和 zcash 目前還不在這些央行允許交易的合格工具及貨幣清單上。

到 2018 年,情況將會有所不同。G7 央行將開始購買加密貨幣以加強外匯儲備。

時代正在變化。

背景

中央銀行的核心職能之一是管理其國家官方持有的黃金和外匯儲備。

準備金是確保一個國家能夠償還外匯負債並保持對貨幣和匯率政策的信心的必要條件。總的來說,黃金和外匯儲備所帶來的金融穩定歷來就是在外部衝擊下保護公民經濟財富的。

持有黃金通常是爲了防範“黑天鵝”經濟事件。其高流動性、貨幣屬性及多樣化的優點使它可以在防範經濟災難時起到緩衝作用。

外匯同樣具有流動性高和多樣化的優勢(與中央銀行自己的貨幣相比)。外匯主要是通過現貨市場買入,通過外匯貨幣市場掉期進行投資和境內流動性管理。

互聯性

七國集團國家通過政治、金融和貿易協定彼此相連。

這個國家聯盟擁有成員國的鉅額外匯儲備。這些國家大多也擁有大量的黃金儲備。其中加拿大是個例外,已經將自己的黃金儲備全部拋售。

G7 央行通常也持有特別提款權(SDR)和外幣有價證券,如政府債券、企業債券、國庫券、公司股票和外幣貸款等。

需要特別提示的是,SDR 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爲補充其成員國官方儲備而創建的國際儲備資產。

SDR 的價值以五種主要貨幣爲基礎,即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元和英鎊。人民幣是在 2016 年 10 月 1 日成爲 SDR 貨幣籃子中的第五種貨幣的。

值得注意的是,SDR 對 G7 貨幣依然重要。

簡而言之,G7 成員國大多把對方的貨幣作爲外匯儲備,無論是通過 SDR 還是以直接的方式。黃金基本被視爲普遍價值的共同標準。

爲什麼 2018 年會發生變化?

當比特幣市值超過所有已經創建和分配給成員的 SDR 的價值(約合 2910 億美元)時,G7 央行將迎來轉折點。

另一個轉折點將是人們認識到相較於加密貨幣,G7 貨幣在貶值。SDR 和 G7 貨幣將被迫改變其外匯儲備的權重,並最終納入一籃子加密貨幣。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已經警告過中央銀行加密貨幣會帶來巨大的顛覆。

外匯儲備是用來支持一國貨幣的。法幣是本身沒有價值的紙或錢幣,其唯一的價值在於它由國家貨幣計劃參與方的共同信念支持。例如,當日本央行購買美元外匯儲備時,日本人民也就開始支持美元的共同信念。

2018 年,G7 央行將看到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成爲市值最大的國際貨幣。並且,加密貨幣具有進行全天候交易的全球性特點,這一切將使擁有加密貨幣變得自然,因爲它們會成爲中央銀行一部分真正的投資。

加密貨幣也將作爲數字黃金滿足新需求。

此外,外匯儲備也被用來促進國際貿易。這意味着持有貿易伙伴貨幣的儲備會使交易更簡單。2018 年,比特幣等加密貨幣也將被用於國際貿易,因爲其作爲投資所帶來的高回報將鼓勵 G7 國家採取“持有”戰略。

外匯儲備也被用作貨幣政策工具。這些中央銀行可能會通過買賣外匯貨幣來控制匯率。2018 年,各國央行將開始意識到,爲加密貨幣全球市場制定貨幣政策是不可行的。

外匯儲備又能被用來對衝自己的經濟。對於依賴出口產品發展經濟的國家來說,如果出口產品或貨幣價值下降,那麼就可以使用外幣作爲緩衝。

G7 央行將購買加密貨幣作爲其經濟表現的對衝。

改變將如何發生

與加密貨幣的迅速增長相比,法幣的系統性弱點正變得明顯,這些央行的執行委員會(包括行長、總裁和主席)將召開緊急會議行使其特權,以改變目前的儲備管理投資政策。

比特幣和其他選定的加密貨幣將被添加到符合條件的證券和貨幣列表中。中央銀行的資金進入加密貨幣市場。

G7 央行可能會通過外部基金經理在這個新紀元投資加密貨幣。但是不要指望它們會大方公佈這些信息。

這一切將會在黑暗中發生,因爲舊習難改。

來源鏈接:chain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