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的無許可與可組合性或帶來現有金融的範式轉變。

原文標題:《非合作博弈下的加密世界——DeFi 獨特的價值主張》
撰文:Sharlyn Wu,火幣集團首席投資官

大部分認爲 DeFi 會破壞現有金融模式的論調無非是基於兩個前提——無許可和可組合性。

公鏈的誕生確實帶來了這兩個好處。由於每個應用共享相同的數字賬本,它們可以彼此交互,實現 1 加 1 大於 2 的效果。但是這並不意味着這些特質無法在鏈外實現。實際上,只要銀行和貨幣政策制定者有意放鬆監管,那麼現有金融體系將可以實現大部分可組合性和無許可將帶來的好處。

換句話說,這兩個特質都是有可能實現的,只是在目前受到政策限制。但是如果區塊鏈確實帶來了範式轉變,那麼它的使命便不再是去實現一些「有可能實現」的問題,而是去探索沒有它便不可能實現的事情。

那麼,什麼是隻有在區塊鏈上才實現的?

加密帶來了生產關係的轉變,這是以前的技術創新(包括計算機和互聯網)無法實現的。加密技術第一次將人類社會從合作博弈轉變爲非合作博弈,與任何其他形式的經濟不同,區塊鏈經濟不需要人們彼此通過建立合作關係來交換價值。

非合作博弈

在傳統市場中,信息不對稱迫使參與者彼此合作完成交易。

比方說,想購買股票的投資者通常不會直接從股票發行公司購買,因爲她不清楚購買此類股票所涉及的文書和流程。相反,她會通過經紀人進行投資,該經紀人隨後可以在證券交易所爲她購買這些股票。此過程至少涉及兩個中介:經紀人和證券交易所。並且要完成這種價值交換,投資者必須同時信任兩者。

由於記賬系統的孤立和企業集中制管控,信息不對稱在傳統金融中普遍存在。克服這種不對稱便需要信任,信任又會帶來合作。爲使利潤最大化,各方需要合作,而且大多數時候這種信任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建立的,往往需要反覆的溝通和協作,而且在一開始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市場參與者需要很多時間才能遇到可以信任的人。

這個過程是漫長的,而投資者往往沒有太多時間建立這種信任,這就是爲什麼最終的金融世界由某幾個中介主導市場。換言之,如果類似於高盛的大投行已經受到幾百萬人的信任併成爲了知名品牌,那麼我也可以簡單地相信它。

相反,區塊鏈世界不需要這種合作,因爲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信息不對稱的問題。所有信息都是公開透明的,每個人都可以通過全球賬本訪問所有的交易信息。而這些賬本會不斷更新,來記錄跨時空發生的一切活動。

這樣一來,參與者不再需要知道哪個經紀人可以找到最佳投資途徑或者哪個交易所上線了哪個資產。在區塊鏈的模式下,他們所要做的是支付 Gas 費,參加全球競爭,以便他們的交易訂單能夠排在其他所有人之前被記錄在鏈上。

這一過程無需協作,參與者也無需信任任何人,即可訪問和驗證信息。在這種情況下,中介的角色便過時了,經紀人最多也就只能提供與其他任何能訪問區塊鏈的人一樣的信息。

去中心化網絡與開放金融

論 DeFi 獨特的價值主張:從合作博弈到非合作博弈

在上圖中,最左邊的是中心化的金融服務提供商,如交易所、借貸機構和資產管理公司。它們最擅長與客戶建立可信賴的關係,併爲使用加密貨幣進行交易的人們提供快捷的「一站式服務」。

另一邊則是去中心化網絡,即以非合作博弈的思維方式設計出的區塊鏈產品。他們爲市場參與者帶來了這場完全由算法掌控並得到社區共識支持的全球競爭。

夾在這兩者中間的一切產品被我們視爲「開放金融」。這些項目借用區塊鏈作爲結算層,但它們的另一隻腳仍然踏在舊的合作博弈世界中。比如:基於訂單簿的 DEX,他們的下單和撮合系統還在中心化服務器上運行;一些 DEX 聚合器還在中心化服務器上運行算法;還有某些依賴於信任節點的預言機。這些項目的共同點在於,它們都使用指定的服務器或者預言機完成部分交易,而這些交易又嚴重依賴於中心化團隊的執行能力。

去中心化網絡則與這些開放金融產品截然不同。在一開始的時候,這些去中心化網絡無法用於任何場景。因爲這些網絡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建立足夠穩定且有意義的供應,以便吸引需求方進入。儘管進展緩慢,但是去中心化網絡有望成爲與衆不同的存在,現階段我們可能只能看到他們的一些模糊的輪廓。

相比之下,開放式金融產品可能早期就表現出了強勁的增長勢頭,因爲有中介機構介入以確保供需。實際上,加密領域有很多這樣的嘗試。一些項目從上線第一天起就能夠提供高質量的服務,因爲他們的團隊深度參與市場營銷,而且採用了中心化服務器。

然而,這些產品和舊的業務模式沒有本質區別。在舊模式下,匿名開發人員能夠設計出讓人們願意在其中投入數百萬美元的產品是完全不可能的。而非合作博弈就可以做到這一點,在非合作博弈中,地球上有 70 億人可以完全按照算法規則進行協作和交易,而無需彼此信任。這使得參與者能夠在全球範圍內以更高的效率工作。

我們經常聽到這樣的說法——不應該爲了去中心化而去中心化,應用更重要。然而,但凡向中心化做出一點妥協,我們就會被打回中間商模式的舊世界。

大家對火幣的信任與對比特幣的信任從根本上就是不同的。對火幣的信任在於它的品牌,但凡火幣作惡,品牌便會受損。但是,在加密世界裏你無法作惡。如此看來,在加密世界中,團隊的執行意願和執行能力對其所構建的產品的長期影響應該非常小。

論 DeFi 獨特的價值主張:從合作博弈到非合作博弈

去中心化網絡和開放金融的這些區別現在聽起來可能模棱兩可、無關緊要,但最終將帶來實際的經濟產出。例如,它們將成爲確定項目估值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如果 DeFi 的獨特價值主張是將財務從集中式賬本轉移到未經許可且可組合的賬本上,那麼其估值最高將僅與金融科技行業相同。但是,真正的去中心化網絡還沒有估值模型,因爲圍繞它們進行的財務和人力資源調用形式是如此新穎,以至於市場還沒有想出能完全量化他們的方法。

因此,這些項目通常要求風險投資人儘可能地耐心和提供更多資源。 「耐心」,是因爲我們希望支持真正屬於新範式,但可能在初期階段掙扎而且沒有明確盈利途徑的項目。 「資源豐富」,因爲我們希望幫助這些項目發展。

我們希望投資能夠真正形成「鏈上閉環」的項目,即能夠將整個價值創造週期置於鏈上而不引入任何鏈下因素的項目。而不以互聯網和傳統金融產品來對標區塊鏈項目是朝着這個正確的方向邁出的第一步。

感謝 Alex Pack、Tom Shaughnessy、Haseeb Qureshi、Spencer Noon、Kyle Samani、Liu Feng、Matthew Graham、Su Zhu 和 Celia Wan 的反饋和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