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肖磊看市

公衆號:kanshi1314


最近北京下了場雪,無論是一直生活在北方的同學,還是剛來北方的南方同學,都在撒了野的擺拍,好多年沒看到的詩詞都被翻出來了,瞅着整個朋友圈的詩情畫意,美不勝收。這給社交媒體帶來了巨大的流量,估計一線明星的緋聞,都很難達到這種效果。

多年來,雪要是在北京下起來,就是一種千萬人喜悅的風景,彷彿是給忙碌擁堵的城市減速,大家都要慢下來看雪,享受着整座城市難得的變化。

中國比較大,有的地方常年累月的下雪,永久性積雪,還有一些地方,大雪封山,生活極其不便利,可以理解爲雪災。同樣是雪,下多了,下錯了地方,就變得毫無美感和價值。

其實,人、物體、知識和思想等也都一樣,要擺在恰到好處的位置,要是放錯了地方,用過了度,就變成了垃圾或災害。

就在北京下雪的時候,我在回家的路上聽廣播,有個節目正在討論關於網易患病員工被保安趕出門的消息,特別佩服一些主持人和嘉賓,無論什麼事情,都能扯上一大堆的話,你要認真聽,真能把你帶溝裏。最近這兩天,華爲也被離職員工推上了風口浪尖。

任何社會性問題,都有社會性的背景,中國經濟正在走向新一輪的變革週期,當變革來臨的時候,一些陣痛難以避免。網易和華爲這樣的公司,都是中國民營企業裏面的佼佼者,但都面臨業務的收縮,裁員風波很可能還會出現,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裏,此類企業依然會面臨各種類似的挑戰。

五年前,你聽到的高科技企業糾紛應該大都是,誰把誰家的誰又挖走了,誰又從硅谷回來加入了誰家,然後打官司都是同業競爭之類的問題,或者是爆對方公司的各種料等,但到了今年,你看到的就是,更多的離職員工與東家的糾紛。大環境已經變了。

現代文明的一個標誌,是尊重個體的人,當經濟十分繁榮,企業大幅擴張的時候,很多問題不太成爲問題,因爲企業有足夠的耐心和資源去解決,但當經濟不太好的時候,如何看待人這個個體,就顯得尤爲重要,所有的傳播,如果離開了人這個基本的單位,就會變得難以預測,輿論只會把輿論推向下一個輿論。

慢慢大家會明白,巴菲特爲什麼會那麼喜歡可口可樂這種只賣糖水的企業。只有經歷過無數週期的人,纔會知道什麼是週期,什麼是不用操心的企業。正所謂有過執念,放下執念。

前一陣中國足球隊輸給敘利亞,主教練裏皮辭職,勞資雙方也出現了一些矛盾,這一陣又說裏皮要回來,我總覺得裏皮這個年齡,如果是在美國,是完全可以跟布隆伯格、特朗普一起競選美國總統的。球員輸了球一般不會失業,主教練會失業,這跟企業的邏輯不太一樣,屬於商業的另一種形態。

昨天看新聞說中超恆大再次奪冠,九年八個冠軍。我突然感覺恆大奪冠週期跟中國房地產的繁榮基本一致。2010 年中國房價進入了快速通道,恆大接收俱樂部並獲得了第一個中超冠軍,從此就一發不可收拾。

最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中國的這些俱樂部,包括足球和籃球等,爲何一定要在名字裏面加上一個公司的名字呢?商業的邏輯,市場的邏輯,我都可以寫出幾篇文章來分析,但我覺得從長遠來看,在各種影響職業聯賽發展的問題裏面,球隊的名字是個大問題(大家別笑,是的,我就是覺得名字影響了聯賽的發展)。

我雖然對 NBA 一些球員和官員的表現也非常不滿,但 NBA 一些運作手法是可以思考的,先看看人家的命名。洛杉磯湖人(湖人是指在五大湖地區工作的人,後該隊遷到了洛杉磯)、邁阿密熱火(邁阿密美國最南端的度假勝地)、底特律活塞(美國汽車之都)、休斯頓火箭(航天城)……這些名字本身就能讓人肅然起敬。一些人不要誤會,我只是認爲這種名字是有巨大的生命力的,我們值得參考。

我只舉一個例子。

1988 年,邁阿密擁有了 NBA 的球隊。球隊官員希望球隊的名字能夠吸引佛羅里達南部的球迷,因此決定進行球隊徵名活動。熱心的球迷提供了 5000 多個名字,其中包括鯊魚、棕櫚樹、海灘、熱、梭魚、火烈鳥、黑皮膚、旋風、佛羅里達人。球隊的老總布福曼說:“我們選中了熱隊這個名字。因爲當你想到邁阿密時,你首先想到熱。”

回到我們這邊,就算廣州恆大歷史再悠久,踢得再好,但如果我是該俱樂部的一名粉絲,去現場看球的時候要把印着恆大字樣的圍巾頂在頭上吶喊,我實在覺得很沒意思。有一些東西是心靈的東西,如果把廣州恆大隊,改名爲廣州南洋隊(我只是舉個例子,讓人想起廣東人下南洋的歷史),我立馬就覺得很來勁,彷彿看到了廣東人遠渡南洋,打拼事業的畫面,再看看奔跑的球員,是不是很有感覺,我都想給這樣命名的球隊寫手隊歌(吹)。

球隊可以接受贊助,球員可以穿胸口印着恆大的球衣,但球隊不能叫恆大隊。說實在的,當我看到球場上數萬人舉着某個企業名字的旗子搖來搖去的時候,有點怪怪的感覺,像被一個企業拉去搞傳銷。

商業在體育裏面的介入,是必然趨勢,亦是不可分割的部分,但要想讓商業在體育領域取得真正的,經久不衰的成功,必須要在某些方面徹底剔除商業,跟人文歷史相結合。

如果中國的這些球隊,以北京長城隊、廣州南洋隊(也可以叫廣州粵語隊,讓人記住中國一個好聽的歷史語言)、大連航母隊(中國第一艘航母誕生地)等等命名,可以發起一個投票來選,公開徵名也行。

球隊是需要打造永恆感的,當一個球隊的名字,跟歷史和人文站到一起的時候,會聚集很多想象不到的力量,會成爲一種信仰,更會成爲地方民衆一種凝聚力的符號,這種東西會激發創作,激發故事,激發鬥士,商業自然就會更加繁榮,但如果這個球隊的名字是一個企業的名字,抱歉,大部分人很難對它的成敗榮辱慷慨激揚、潸然落淚。

可能很多人會說,一個名字有那麼重要嗎?我只能說,當我們改變不了其他東西的時候,名字很重要,非常重要,因爲人和商業,以及整個社會,都活在歷史當中,沒有喚醒歷史的標籤,情感和信仰不可持續,當所有人信仰人文歷史,人文歷史提供的將是無限可能,但當所有的情感和關注度基於一個企業名詞,那麼企業就是極限,所有參與者都將唯利而終。我希望中國的所有球隊,都是鐵打的名字,流水的商業。

看國內的足球,其實遠不如看國產電影,我對國內電影行業有着非常大的期望,中國有太多的題材,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潛在爆發力被抑制,以至於我們能夠在如此嚴厲的創作監管之下,還能發展出如此之規模的產業。最近看了一部新導演、非專業演員的一部講中國農村裏麪人和事的電影,就像看農村大爺直播,還不錯,荒誕中再感受一下中國的農村和底層社會。《草原上的夏洛克》,豆瓣 7.8 分,稍微有點打高了。

最後,祝大家春有牡丹,夏有蓮,秋有黃菊散金錢,冬日好似無花開,雪後寒梅小春天。

文 / 肖磊(如果擔心錯過重要分析,請關注肖磊看市公衆號)


我的中國經濟和房地產課程正在更新中,歡迎大家訂閱。

肖磊:北京的雪,華爲的事、中國的足球

掃圖片二維碼或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收聽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