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算機科學、投資 / 交易、經濟學、政治學、博弈論和密碼學等基礎知識對加密幣投資爲何重要?

原文標題:《投資加密貨幣必須要做「創新型投資者」並避免這些坑》(Crypto Assets and the Innovative Investor)
作者:Anthony Bertolino
譯者:盧江飛

歷史表明,每當新的資產類別出現,就會出現一批新型投資者,只有他們才能駕馭這種前所未有的市場。現在,我們正在進入一個「加密資產」時代,一批創新型投資者也隨之出現。

加密資產創新型投資者必備的 6 門學科知識,缺一不可

加密資產和創新型投資者

如果你沒有獨特的知識組合,估計很難規避加密資產領域常見的一些陷阱。

加密資產本身的波動性極高,這源於多種因素影響,比如資產生成時的瞬間流動性,比如市場信息不對稱等,這些因素還會與市場參與者的情緒相互作用。若要避免被吸入到惡性的 FOMO (害怕錯過)和 FUD (懼惑疑)週期,唯一的方法就是讓自己成爲一個創新型投資者。這樣你才能更全面的分析加密資產,而不是僅僅把目光盯在名稱、價格和煽情的故事上。

鏈聞注:FOMO 是英文 Fear of Missing Out 縮寫,指一種「害怕錯過」的市場情緒;FUD 是英文 Fear、Uncertainty、Doubt 的縮寫,指恐懼、不確定性和懷疑的市場情緒。

儘管每一位創新型投資者都有各自的特長,但他們通常都具備計算機科學、投資 / 交易、經濟學、政治學、博弈論和密碼學等基礎知識。

加密資產創新型投資者必備的 6 門學科知識,缺一不可

  • 計算機科學:網絡、數據庫、實操安全;
  • 投資 / 交易:風險管理、投資組合架構、技術分析、估值模型、市場微架構、交易結構 / 背書;
  • 經濟學:行爲分析、競爭策略、微觀、宏觀、自反性;
  • 政治學:監管、法律、稅收;
  • 博弈論:共識機制、權益持有人激勵;
  • 密碼學:非對稱性、哈希算法

這種多學科的思維方式,能讓創新型投資者避免落入只通過單一鏡頭考察加密資產的常見陷阱裏。

下面我將列舉一些假想的示例,這些例子會碾壓普通的投資者,但訓練有素的創新型投資者則毫髮無損。

示例一:缺乏密碼學和計算機科學知識

有一位足夠精明的投資者,基於自己的技術分析和對市場情緒的理解,他認爲 2 萬美元價位的比特幣是一個明顯的泡沫。他在價格重挫時耐心等待,並在 6000 美元價格區間建倉比特幣、在 250 美元價格區間建倉以太坊。他想進行適當的風險控制,於是就從託管方那裏取出部分的幣(因爲託管方不提供任何保險)。

不幸的是,由於缺乏密碼學和操作安全的基本知識,他存在 Evernote 裏的私鑰被泄露了,結果就是,他的比特幣被盜了。

示例二:缺乏經濟學和投資者 / 交易知識

有位投資者最初對購買加密資產並不感興趣,他只是一個關注底層技術的「建設者」(Builder)。2017 年 3 月他聽說了以太坊,隨即開始學習 Solidity 編程語言,嘗試構建突破性的分佈式應用程序。

他一直都沒怎麼關注以太坊的價格,直到 2017 年 11 月,他突然發現當地組織的以太坊聚會人山人海。這時他才明白,以太坊的原生資產 ETH 的價格已經從他開始構建分佈式應用時的 40 美元暴漲到 400 多美元,而且完全沒有下跌的跡象。兩週後,他領了薪水便立刻去買了 ETH,但價格此時已經達到 700 美元,且還在快速爬升。

16 個月後,以太坊價格崩盤,大跌到 100 美元。雖然這位投資者仍然熱愛以太坊技術,但他覺得自己並不適合投資,決定虧本出售自己的以太幣。

示例三:缺乏政治和歷史知識

這位投資者熱愛比特幣,並認爲比特幣是計算科學的一次重大突破。他也喜歡交易,當他設想的條件都觸達時,他會賣掉一些比特幣,然後在低點回購。在某個時點,他看到,相對強弱指數(RSI)在多個時間段都呈現瘋狂超買的跡象,而且市場恐懼和貪婪指數也接近歷史最高水平,一些比特幣極端主義者甚至叫囂 「除了比特幣,其他一切都是騙局」,於是,這位投資者把自己持有的一半比特幣都賣掉了,他覺得這是拋售的絕佳時機,日後可以低價購回。

不幸的是,就在他沉入夢鄉的時候,中國宣佈要成爲區塊鏈技術的領導者。他醒來時發現,比特幣價格已經猛漲了 35%。由於擔心後續可能有更大的投機泡沫,這位投資者以比賣出價更高的價格購回了自己的比特幣。然而只過了五天,中國再次重申禁止虛擬貨幣交易,比特幣價格也下跌了 20%。這位投資者不瞭解中國封禁虛擬貨幣交易的歷史,出於恐懼、不確定和懷疑,他決定撤出自己的頭寸。

示例四:缺乏博弈論知識

這位投資者認爲,智能合約和去中心化應用是未來。由於以太坊是領先的智能合約平臺,他決定投資以太坊,但在 「加密貓」(Crypto Kitties)讓以太坊遭遇擁堵之後,他認爲應該有更好的替代者。

2018 年底,他開始接觸號稱能達到數千 TPS (每秒處理交易量)的 EOS,而且進行了一些研究,儘管仍有不少疑惑,但他認爲,TPS 是一個項目能否被全球採用的關鍵指標。不幸的是,他不瞭解共識機制是如何運作的,因此他無法預料,委託權益證明系統最終會被一個「合謀的卡特爾」控制,這樣的區塊鏈項目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呢。

鏈聞注:卡特爾是由一系列生產類似產品的獨立企業所構成的組織,集體行動的生產者,目的是提高該類產品價格和控制其產量。卡特爾是壟斷組織形式之一。

投資,要全盤考量

創新型投資者會更全面地瞭解市場,不僅要考慮上面提及的學科,還要考量區塊鏈的原生術語——這可能需要綜合不同領域的知識才能完全理解,比如鏈上數據分析、情緒分析、網絡效應、開發者「護城河」、智能合約風險、可組合性、預言機等等。

創新型投資者能夠撇開短期敘事、偏見和極端噪音等加密資產市場的干擾因素,這樣才能做出堅實的投資決策,將資本更多地配置到中 / 長期頭寸,這種策略比跟隨短期趨勢更有可持續性。

持續進化,終身學習

創新型投資者明白,工作永無止境。這個市場處於創新的前沿,需要不斷學習、研究、每天追蹤行業最新動態。

鏈聞注:該作者曾經撰文,利用互聯網股價、普及率等指標,與加密貨幣市場進行比較和相互借鑑:《從谷歌、互聯網股票的歷史看以太坊的未來》。

來源鏈接: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