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支付協議”,或將成爲產業資本連同產業資源進場的重要入口。

泰國最大財團攜項目 Velo 入場,“跨境支付協議”將接棒下一輪加密回報盛宴?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正如所有人的判斷一樣,金融交易還是成了區塊鏈及加密技術闖入牛市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信用擴張和流動性自驅,在鏈上金融基礎設施初現雛形的過程中,催動了利率協議、抵押借貸協議、去中心化交易協議的爆發式增長。在全球流動性氾濫預期和現狀的背景下,加密市場在華爾街和散戶重重加碼中,攫取了加密金融衍生品第一份原始積累。

之前和一位在美林美銀高層從事了 20 多年資產交易的朋友,聊起當下 DeFi 資產流動性盛宴將維持多久的話題。她和她的一些同行認爲,這輪金融衍生品的快速增長在今年中期左右恐怕會有一輪較大的回撤。理由很簡單,從華爾街的固有風險收益思維看來,沒有實際實物資產爲可見標的物、錨定物的資產,中長期看來一定會有問題。對於華爾街人士來說,配置標的可選項遠大於幣圈,配置本身也是階段性動態策略的表象。拋開本輪宏觀寬鬆和刺激導向的貨幣環境,前段時間用於配置對沖策略的 DeFi 衍生品加密資產,目前已有機構在向核心加密資產(比如去中心化交易協議)和其他傳統金融資產進行配置轉移。即便是鏈上的信用擴張,當沒有被廣泛主流共識的底層資產支持前提下,維繫信用的體系依然很脆弱;何況層層嵌套設計,底層主流資產的償付能力存疑;尤其作爲這個市場價值基石的 BTC、ETH 本身也在經歷大波動常態。

僅有衍生套利功能的資產很難維持整個加密行業長期流動性擴張。那麼,下一場盛宴將來自何方?

產業資本與資源進場新入口—— 一個市值數據與市場數據爆炸領域

“跨境支付協議”,或將成爲產業資本連同產業資源進場的重要入口。以下從產業需求和金融資本雙重角度解答這個問題。

這裏的啓發源於這幾天與 Velo 協議的 CEO Tridbodi Arunanondchai 在語音中的對話。這位畢業於美國斯坦福信息工程專業,並有十餘年銀行從業經歷的泰國創業者給了我一個數據:“全球目前跨境轉賬支付市場份額超過 1 萬億美元,僅東南亞的市場價值就達到 1500 億美元。與此同時,東南亞依然有超過 1.7 億人沒有銀行卡,沒有銀行賬戶,無法享受基本的金融服務。”而他和他的團隊正利用區塊鏈跨區域支付技術,從東南亞開始解決這一痛點。

總結目前加密市場具有跨境支付功能的協議與穩定,我找了一組數據。2020 年 1 月 1 日至 2021 年 2 月 9 日的市值對比。主流跨境支付協議裏,Ripple (XRP)在深陷 SEC 起訴陰雲中,“僅”增長 150%。Terra 增長 3299.64%;Reserve (REV)增長 1079.84%;Stellar (XLM)增長 846.06%。在主流美元穩定幣裏(部分擁有跨境支付轉賬功能),USDC 增長 1155.67%;USDT 增長 599.92%;DUSD 從 2020 年 10 月的已知數據到 2020 年 2 月 9 日增長 287.75%。相比 DeFi,跨境支付場景同樣漲勢驚人,卻悄無聲息。

泰國最大財團攜項目 Velo 入場,“跨境支付協議”將接棒下一輪加密回報盛宴?2020–2021 加密市場有跨境支付功能的主要協議與穩定幣市值增長圖

Velo 協議本身是一個金融協議,能夠發行可與任何法定貨幣錨定的數字信用。這些數字信用之後會被用於可信任合作伙伴互相之間的商業交易、互動和運作。在 Velo 這家公司身上,可以窺見符合“跨境支付協議”發展趨勢的一些典型特徵。因此以 Velo 爲例,來思考跨境支付協議,這個今非昔比的賽道。

很遺憾,這裏只接納“貴族”創業

跨境轉賬支付協議曾吸引了像瑞波、R3 這樣的行業早期創業項目。傳統基於銀行賬戶的 SWIFT 跨境轉賬支付體系,費用高昂、速度慢、交易透明度不足,在沒有銀行賬戶的條件下無法滿足轉賬支付需求等矛盾,一直是這些先行者們着力解決的問題。但在那個鏈上技術初始、加密穩定幣尚未出現的時期。先行者面臨着監管合規風險、鏈上技術能力侷限、加密數字資產受衆瓶頸、支付場景單一、橋接資產價格波動大、銀行壁壘森嚴、區塊鏈產業認同程度低等困難;導致跨境支付協議的進展一度受阻。

如今,諸多合規用於轉移支付的穩定幣已在加密市場中無處不在。他們所錨定或橋接的資產,不光是法幣,更有 BTC、ETH 等主流原生數字資產組合。協議捕獲價值更多樣,選擇更自主、鏈上交易路徑更靈活。

構架在專爲即時支付轉賬而開發 Stellar 公鏈上,Velo 區塊鏈網絡性已能每秒完成 1000 筆交易,在匯款支付場景適用度上遠超以太坊。Velo 轉賬交易成本較比特幣和以太坊也更佔優勢。

但相比來說,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非常殘酷的現實是,當產業需求和資源尋求入口進入區塊鏈創業市場時,“跨境支付協議”註定將是一個“貴族”創業賽道。小團隊或產業背景淺的公司基本沒有生存機會。無論是 C 端的轉賬匯款,還是對公的跨境支付業務,有雄厚產業資金支撐、有多樣支付落地場景、有既有合規背景、對面金融機構有方案推動能力的才具備突圍條件。

Velo 成立於 2018 年,由華人跨國巨頭,泰國最大商業集團——正大集團聯合成立。成立之初,正大集團向 Velo 直接投資 2000 萬美元;並逐步在使用 Velo 進行資金管理、貿易融資和結算,通過正大集團在金融、零售、供應鏈、電信、地產、傳媒、製藥、農牧食品等多條業務線爲 Velo 提供落地支撐。這其中包括 1.2 萬家 7-11 便利店、多家銀行、正大廣場、正大優鮮、正大電商等重支付場景。

就像馬斯克在利用特斯拉 15 億美元真金拉盤比特幣後,依然不忘在產業需求端爲比特幣帶來長線福音——將考慮允許比特幣購車。一切又回到了區塊鏈最初的價值願景,一個點對點的電子支付網絡。

Velo 實驗室的聯合信用交易網絡是一個由准入機制的分佈式網絡,在網絡內部,沒有中心節點,所有數據都通過可用的最短路徑從一個用戶發送到另一個用戶。受信任的合作伙伴發行與任何穩定幣掛鉤的數字信用,用於日常運營。這些數字信用的結算由 Velo 代幣擔保。因此,Velo 代幣橋接不同資產類型的價值,並使流動性能夠進出 Velo 信用交換網絡。

泰國最大財團攜項目 Velo 入場,“跨境支付協議”將接棒下一輪加密回報盛宴?VELO 首筆交易流程

有了技術路徑、有了局部應用場景、有了產業資金資源的注入,Velo 這樣的商業“跨境支付協議”在政策強壓和市場規模上是否會步 Libra 和早期支付項目的後塵?答案是不會的。因爲主權數字貨幣帶來了新的空間。

主權數字貨幣帶來的市場紅利

主權數字貨幣的核心競爭力之一在跨境支付環節。在數字化金融新制度的博弈過程中,無論中美,都在利用各自貨幣影響力角逐話語權,搭建跨境支付場景加密基建的同時也教育着市場。上個月,美國聯邦銀行和聯邦儲蓄協會允許使用公共區塊鏈和穩定幣進行驗證、存儲、記錄和結算。雖然美國目前爲止從未官方公開發行其主權數字貨幣;只要把目前爲止加密市場上的遊戲參與者合規納入到整個監管的可追溯架構之下,就可以利用現行爲止一個市場化的思路,讓大家以美元爲最終價值錨定物的“央行數字貨幣”,在這個世界上所有接受美元流通的地方迅速地普及。因此 USDT、USDC 和 DAI 已逐步進入銀行體系的支付結算交易,可以算是合規的跨境支付穩定幣。

中國 CBDC 是基於現行法幣的數字化改造,在國內基於 M0 的消費支付場景試驗也在加速公衆對數字貨幣的認知。實際上對公衆來說感受不會非常明顯。但是在跨境支付的對公領域則完全不一樣。目前跨境收支雙方是有時間差的,不管交易速度多快都存在中間商撮合,而基於區塊鏈的跨境支付協議能真正實現點對點支付、實時到賬,且降低支付成本。

如果一個生態業態龐大的跨國控股公司,有幾千家供應商、幾萬家客戶,全部都需要跨境公對公業務,在條件成熟時整個財務體系即可以完全脫離銀行。如果這個跨國控股公司利用自身生態業務,建立起業務多方信用交易網絡,甚至發行自己錨定法幣的數字通證,這也是 Velo 依託泰國正大集團切入的點。

在現有情況下,當某些主權數字貨幣不夠靈活、主權信用不夠堅實、出於管制原因短期難以自由交易時,將來很多跨境企業可能在註冊國直接使用其他國家的 CBDC,或區域財團的支付穩定幣跟國外的生意夥伴進行結算,不再經過銀行。比如將逐步將出現一些國家的企業之間完全用美元穩定幣做生意,一些東南亞國家企業,最後在用 Velo 做跨境結算。

大國的主權穩定幣博弈先行,並不會完全淹沒全球範圍內跨境支付協議的消失。反而在推動普及非銀行賬戶體系的數字自金融時代,人們的接受度和基礎設施也將空前加速。除了美元、人民幣、歐元等強勢主權數字貨幣以外,在全球支付穩定幣的流動性海洋中,類似 Velo、瑞波這樣的商業跨境支付協議,將扮演主權城池分割之外的公海,充當連接不同資產類型價值的橋樑資產,推動區域商業生態間的金融效率。

“跨境支付協議”的願景

無論去中心化的支付結算網絡如何發展。在很長一段時期內,銀行賬戶體系仍將佔據業務主導權。決定了“跨境支付協議”離不開銀行的業務開拓。2020 年 11 月,Velo 與 VISA 全球達成合作,以 Velo 通證爲金融解決方案中作爲抵押數字資產,共同開發針對亞洲中小微企業貸款的支付解決方案。隨後 Velo 與其生態公司 Lightnet 宣佈與泰國第一家本土銀行泰國匯商銀行(SCB)合作,爲規模高達萬億美金的跨境匯款市場提供跨境匯款服務,並利用區塊鏈技術爲東南亞數百萬外籍勞工提供匯款服務。2021 年 1 月,Velo 與亞洲數字銀行(Asia Digital Bank)開始開發跨境業務解決方案。

泰國最大財團攜項目 Velo 入場,“跨境支付協議”將接棒下一輪加密回報盛宴?VELO 生態夥伴一覽

在“跨境支付協議”的願景中,一個脫離銀行賬戶的金融普惠網絡;一個去中心化對公結算及出入金網絡;一個主權與商業數字信用可供編程可衍生的金融交易網絡,每一步都能帶來數字社會的極大變化。從 ERC20 啓動的 2017 牛市到 DeFi 啓動的 2019 下半年牛市,其本質都是信用的鏈上擴張從而激發起的行業流動性盛宴。ERC20 通過項目發幣造流,DeFi 通過資產橋接衍生推流。對“跨境支付協議”來說,回到上述例子:如果這個東西好用到讓幾個東南亞國家的企業,都更願意用去中心的鏈上信用通證來做彼此結算,那麼擴張的將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