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現貨波動率、衍生品及宏觀環境三個角度簡析比特幣市場潛在風險。

原文標題:《比特幣創歷史新高後的三大風險
撰文:Joe Wang
本文由 LongHash 向鏈聞授權轉載

截止 12 月 2 日,比特幣現貨價格從年最低價約 3782 美元上漲至約 19880 美元,刷新歷史新高。數字貨幣市場加速上漲,根據 CoinMarketCap 數據,數字貨幣總市值年內漲幅約 200% 。

比特幣新高後,思考市場潛在的三個風險

比特幣價格的快速上漲來源於其價值逐漸被主流商業生態的認可,如 Twitter 和 Square 的創始人 Jack Dorsey 在硅谷高調的宣傳比特幣,並稱之爲下一代互聯網原生貨幣,並公開的購買 5000 萬美金 比特幣。當然除了互聯網圈還有如金融機構灰度(Grayscale)在美國推出的比特幣信託,幫助傳統金融機構獲得比特幣資產配置。

數字貨幣市場的波動高於傳統金融市場,適合風險偏好較高的投資者。

隨着比特幣價格刷新歷史新高,下面我將從現貨、衍生品及宏觀三個角度簡析其中潛在風險。

波動率的增長

11 月以來,比特幣波動率上升明顯 , 目前其近 30 日年化波動率約 71.21%,而 10 月均值僅爲 36% 。隨着比特幣的波動劇增,整個數字貨幣市場又活躍起來,最大的數字貨幣交易平臺之一幣安的比特幣交易量在 11 月 19 日創下新高 , 總平臺交易量約 250 億美金 , 並在隨後幾日持續刷新記錄。

比特幣新高後,思考市場潛在的三個風險

價格波動與成交量的放大通常代表市場交易雙方對標的物定價的分歧程度增加,隨着月波動率創 5 個月新高,市場面臨更多不確定性。

衍生品市場的頭寸變化

2020 年是比特幣衍生品被主流對沖基金大範圍接納的一年,傳統的金融機構通過全球最大的衍生品交易平臺 CME 的期貨衍生品獲得比特幣敞口。根據 CFTC 3 月 30 日披露文件,量化巨頭文藝復興科技(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的旗艦基金進軍比特幣期貨市場。2020 年 8 月 18 日, CME 的比特幣頭寸創下歷史新高約 7 萬多枚比特幣,專業的對沖基金進入市場代表着市場的高度專業化。

在 CME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進行比特幣期貨交易的對沖基金的淨持倉通常爲淨空頭,根據 skew 分析對沖基金多數使用正向套利(cash and carry)策略賺取溢價(期貨高溢價代表市場預期樂觀)。根據 2020 年 11 月 24 日發佈的 CoT 報告目前槓槓(對沖)基金淨空頭寸約 22115 枚 BTC 空頭,零售賬戶淨多頭寸爲 11585 枚 BTC 多頭,對沖基金的淨空頭寸觸及歷史高位,初顯沽空情緒。

目前 BTC 期貨市場總持倉量約爲 63 億,距年初增長 133% 並持續刷新歷史新高,和現貨市場不同,零和博弈的衍生品未平倉頭寸的增高,表示交易雙方對現貨標的的分歧程度。

比特幣新高後,思考市場潛在的三個風險

宏觀環境的影響

近日在花旗銀行(Citibank)的機構報告中提到了 20 世紀 70 年代黃金市場和當前比特幣之間的相似性。並指出,劇烈的價格波動都是比特幣的特徵之一,「而且是一種長期趨勢」。

隨着金價在突破歷史新高後跌至 4 個月低點,市場風險偏好升高(risk-on)把標普指數不斷推向歷史新高,據 skew 報告分析傳統金融市場如美國股市對 BTC 的價格變化影響正在加大,近期 BTC 最活躍的交易時間在美股開盤時間段。

比特幣新高後,思考市場潛在的三個風險

伴隨着 2020 年「新晉」的北美參與者(機構、個人)對 BTC 價格的影響與日俱增,市場參與者過度積極的情緒及來自北美及宏觀環境的不確定性,如 Covid-19,美國大選後的變化甚至「季節性因素」 爲仍處於早期的數字貨幣生態注入更多不確定性。

比特幣新高後,思考市場潛在的三個風險
LongHash,用數據讀懂區塊鏈。
LongHash 立足於海量數據,透視區塊鏈行業,將繁雜的數據通過可視化圖表的方式呈現,從客觀的立場深入淺出地解讀數據背後的故事,幫助用戶加深對區塊鏈行業的瞭解,併爲用戶的投資提供及時、可靠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