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向區塊鏈首席經濟學家談金融科技發展與監管,以及區塊鏈產業現狀。

原文標題:《金融科技公司估值或將趨向金融機構的估值 》
受訪者:鄒傳偉,萬向區塊鏈首席經濟學家
採訪 / 撰文:許爽

「即便擁有強大的科技內核,金融科技公司在開展金融業務過程中,依然要有資本、流動性和槓桿率等系列要求。未來,在功能監管理念下,金融科技的估值或將參考金融機構的估值模式」。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梅森學者、萬向區塊鏈首席經濟學家鄒傳偉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如此表示。

專訪鄒傳偉:金融科技應從機構監管轉向功能與行爲監管鄒傳偉,萬向區塊鏈首席經濟學家

2012 年,鄒傳偉在與其導師謝平教授聯合撰寫的論文《互聯網金融模式研究》中指出:可能出現既不同於商業銀行間接融資、也不同於資本市場直接融資的第三種金融融資模式,稱爲「互聯網金融模式」。該論文亦提到:「互聯網金融模式下的監管形態將以行爲監管、金融消費者保護爲主。」 謝平教授與鄒傳偉也因該論文獲得首屆「孫冶方金融創新獎」。

如今,金融科技新業態、新模式層出不窮,越來越多的金融科技公司進入 IPO 快車道。鄒傳偉坦言,金融科技的發展態勢,已超過了當時學術研究的想象力。

那麼,金融科技的模式出現哪些意想不到的變化?我國金融科技未來的監管方向將重點關注哪些問題?金融科技公司未來估值將有哪些變化?「十四五」期間,中國金融科技的發展前景如何?鄒傳偉接受南都記者專訪時詳細解答了上述問題。

金融創新與維護消費者權益並重

南都:在你看來,結合國際和國內的金融科技發展趨勢,在「十四五」期間,中國金融科技的發展前景如何?

鄒傳偉:從頂層規劃來看,中國人民銀行去年印發的《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 年)》指出,金融科技在金融轉型升級、服務實體經濟、促進普惠金融發展和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十四五」規劃建議也提及「要完善金融支持創新體系,推動科技金融創新」。整體而言,國家政策持續鼓勵金融科技在合法合規的前提條件下實現創新發展和應用。

我國正與國際趨勢同步,加強數據安全隱私的保護,維護消費者數據主權。今年 4 月份發佈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中將數據與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四項傳統要素並列爲新的經濟要素。今年 7 月和 10 月,全國人大發布了《數據安全法(草案)》以及《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種種舉措將對現今採用大數據等方式收集、使用個人數據的金融科技生態形成良性推動作用。

監管方面,我國正不斷完善監管體系,加強功能監管和行爲監管,消除監管套利,發展監管科技,從而推動金融科技發展,促進金融普惠,保障金融消費者各項權益。其中標誌性事件爲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在 11 月發佈了《關於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徵求意見稿)》,文件指出加強和改進平臺經濟領域反壟斷監管,保護市場公平競爭,維護消費者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其次,銀保監會和央行印發的《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也體現監管方向從機構監管轉向功能監管和行爲監管的理念。最高法確定民間借貸利率保護上限爲 15.4%,不高於一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的 4 倍等調整,也讓消費者權益更加有保障。

此外,「監管沙箱」試點運行以及監管科技的不斷髮展與應用,促進金融科技創新和金融監管發展的良性互動,提高了金融監管質效。

金融科技亟須建立新的分析框架

南都:相對於 2012 年撰寫的《互聯網金融模式研究》,互聯網金融的模式出現哪些你可能意想不到的變化?您現在有哪些新的思考?

鄒傳偉:市場的發展,以及創新的力量,的確超過了我們當時學術研究的想象力。

2015 年前,在金融科技領域中,移動支付、網絡貸款(大數據和徵信)、股權衆籌以及數字普惠金融等領域備受關注。以 Lending club 爲代表的 P2P 平臺、以 Kickstarter 爲代表的衆籌平臺等小型技術公司別具一格。而在 2015 年後,區塊鏈、央行數字貨幣、穩定幣、數據要素和隱私保護以及監管科技等方面越來越受到關注。大科技公司(Big Tech)涉足金融業務,也成爲中國金融科技領域特別的現象。

在此過程中,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在中國,P2P 網貸業務都沒有成功;另一方面,移動支付市場卻獲得空前的發展。與此同時,伴隨着央行數字貨幣、穩定幣的發展成爲前沿熱點,區塊鏈技術相關領域更有可能成爲未來主流的趨勢。

金融科技融合了金融發展邏輯與技術演變邏輯,使金融科技新業態、新模式層出不窮,也對金融監管形成了巨大的挑戰。

南都:那麼,你如何看待金融科技發展過程中的成功個案和失敗個案?

鄒傳偉:如何應對各類新業態的成與敗?對於我而言,這是 2012 年以來的新思考之一。

我認爲,其中比較重要的一個點是,目前亟須建立一個新的分析框架,能從基礎概念出發,從而更好把握金融科技的發展趨勢和前沿問題。比如如何理解金融活動的組織形態變化、數據要素市場如何配置、數據要素如何影響金融風險評估與定價等。本月,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副會長、原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和我的新書《金融科技:前沿與趨勢》在中信出版社出版,將以新的分析框架系統性地闡述。

從機構監管轉向功能監管和行爲監管

南都:在金融科技從「野蠻生長」到「專項整治」的快速發展的過程當中,人們常常談及「監管落後於市場」,我們要怎麼理解創新與監管之間的關係?我國金融科技未來的監管方向將重點關注哪些問題?

鄒傳偉:對我國而言,如果沒有監管引導和約束,金融創新容易偏離服務實體經濟的方向。比如,早期 P2P 網貸業務的非法行爲沒有得到及時的遏制,而產生一系列連鎖反應等;另一方面,在央行實施第三方支付牌照監管、「斷直連」等一系列措施下,第三方支付總體發展勢頭良好,已經走進了千家萬戶。我認爲,對金融科技創新的監管要儘量提前,不能鼓勵「簡易起步,容忍差錯,逐步合規,賺錢後才追求穩健」,更不能坐等相關風險從「小到不值得關注」演變成「大到不容忽視」甚至「大到不能倒」。

事實上,金融監管的核心在於促進金融穩定和保護金融消費者。金融行業屬於特殊行業,首先應當強調持牌經營。第二,在金融科技創新層出不窮的大背景下,監管方向應從機構監管轉向功能監管和行爲監管,並根據業務性質、風險情況等要素進行監管。第三,提升監管理念和方法論,讓金融科技監管有的放矢,促進金融市場公平競爭。第四,落實競爭監管。特別是對於大型金融科技機構,是否存在通過壟斷手段擠壓中小型金融機構、是否公平對待廣大用戶等監管重點。

此外,在目前以及未來一段時間,數據隱私監管也將成爲新思考、新考驗。金融消費者個人數據使用尺度在哪裏、如何防止非法獲取用戶數據等新問題,值得所有人深思。

南都:從 2019 年開始,行業不斷有聲音說,我國區塊鏈技術的發展現狀、發展價值和未來發展方向已基本明確,產業爆發點已臨近。如果從產業週期性角度來分析,當前我國區塊鏈技術和產業處於怎樣的一個階段?

鄒傳偉:中國在區塊鏈技術和應用上並不落後,甚至要領先於世界,比如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的系列專利。

目前,區塊鏈技術和產業仍以我國政府與大機構驅動爲主,比如北京、江蘇、廣東、廣西、浙江和湖南等多個地方均出臺了支持區塊鏈發展的政策,同時多地政府也實施許多項目提供給區塊鏈公司推廣應用;另一方面,大型企業機構針對各自應用場景驅動區塊鏈技術的發展。

數字人民幣的應用同樣提升了區塊鏈的關注度。數字人民幣沒有采取區塊鏈技術的原因很大程度在於現今區塊鏈技術難以支持十四億用戶的使用,不過數字人民幣也吸收了區塊鏈技術的大量關鍵特徵。未來,在數字人民幣的大範圍推廣下,相信消費者能更加直觀地感受到區塊鏈的部分特色特徵。

金融科技公司的經濟邏輯不同於互聯網科技公司

南都:目前的資本市場處於一種「混同均衡」的狀態,您怎麼看待科技公司估值高企的情況?2021 年會否仍然將是科技股的紅利期

鄒傳偉:在疫情影響下,大量業務板塊線上化,非接觸交易理念成爲重要利好因素;另一方面,放眼世界,針對具備平臺特徵的互聯網科技公司的監管具有明顯的收緊趨勢,個人隱私保護方面的舉措不斷加強,這一定程度上令科技公司的增長模式有所調整。

在金融科技方面,在國家監管規則的演變之下,相關金融科技公司估值中樞將會發生調整。原來,資本市場關注更多的是金融科技公司的科技屬性以及科技屬性所帶來的高增長性。然而,即便擁有強大的科技內核,金融科技公司在運營金融業務過程中,依然要有資本、流動性和槓桿率等系列要求。其背後的經濟邏輯與純粹的互聯網科技公司截然不同,未來金融科技公司估值或將趨向金融機構的估值。

南都:過去一段時間以來,新經濟企業的 IPO 呈現出迴流 A 股市場的情況,你認爲,這對未來擬 IPO 的金融科技公司有哪些參考的意義?

鄒傳偉:新經濟企業迴流 A 股市場,主要有兩大原因。其一是國內環境方面,疫情對中國與全球其他國家的衝擊呈現不同步的情況,目前我國已經控制新冠疫情的進一步蔓延,經濟上呈現率先復甦的態勢,一定程度上吸引大量外資的流入。與此同時,國內市場對新經濟公司的認同感亦較高。其二是外部環境方面,境外監管不斷收緊,比如美國證監會加強對中國上市公司財務報表審計工作的管控。此外,在逆全球化趨勢之下,中國新經濟公司 IPO 迴流亦呈現加速的跡象。

南都:你認爲,擬 IPO 的科技金融企業,要關注哪些問題?

鄒傳偉:對於金融科技公司而言,要明確我國監管規則在不斷演變。首先,金融科技領域的「嚴監管」態勢不斷增強。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也是實體經濟的血脈。金融要服務實體經濟,讓金融科技從真正意義上助力普惠金融發展,不玩「錢生錢」遊戲;其次,國家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的力度持續加強,包括注重數據隱私保護、防範債務陷阱、禁止鼓勵消費者加槓桿行爲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