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Nic Carter,Castle Island Ventures 創始人、曾是 Fidelity Investments 專注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分析師
翻譯:閔敏、阿劍

我們爲何還執着於「區塊鏈」這三個字?

這也「區塊鏈」,那也「區塊鏈」。這三個大字金光閃閃,連多個冠詞都顯得累贅。吹子們從來不會說「那條」區塊鏈或是「一條」區塊鏈。相反,他們對區塊鏈的崇拜已經到了將其封神的地步:區塊鏈被當成瞭解決一切企業需求(特別是供應鏈管理)的萬金油。這個簡單粗暴的概念硬是打破了商業常規和語法規則。你要是問區塊鏈是什麼,就會被打上土老帽和反科技主義的標籤。你要是虔誠地把它掛在嘴邊,你就搖身一變成爲信奉技術烏托邦主義的區塊鏈佈道者。

如今,區塊鏈風頭正盛,勢不可當。IBM 高調地打出了廣告,承諾要利用區塊鏈徹底變革西紅柿供應鏈的追蹤。近期,英國的財政部長宣稱區塊鏈或能解決英國脫歐之後面臨的貿易難題。此外,在 Ripple 最近舉辦的一場會議上,前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也提到了區塊鏈:「(區塊鏈技術帶來的)變化和可能性是非常棒的。」

「區塊鏈」一詞可以抵禦一切負面的聲音。這個詞代指的東西已經飽受非議,到了連吐槽都沒有任何新意的地步,而吹子們幾乎對羣嘲完全免疫了。什麼都阻止不了他們高漲的熱情:寫一寫新聞稿,跑一跑會議,燒一燒公司的研發經費。在區塊鏈絢爛未來的背後,是陰霾密佈的現實——那些吹得天花亂墜的項目顯然都是一團渣渣。

2015 至 2017 年曾經盛極一時的 ICO 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區塊鏈擾亂市場的能力。簡單來講,這些 ICO 的想法就是將 Uber 的運營模式應用到每一項服務上,同時用一個神奇的數據庫(詳細記錄了提供服務方與接受服務方)來取代中間商。其中一些項目的市場規模甚至達到了萬億美元(沒錯,就是萬億)。

如今,那些毫無靈魂的公司區塊鏈項目和那些靠 ICO 發家的區塊鏈投機項目都遭到了羣嘲和唾罵。然而,「區塊鏈」這個術語,明明言不及義,卻兀自巋然不動,依舊作爲一個語義空殼出現在上千篇新聞稿中。它可以同時指代項目、結構和數據庫這些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結果,凡是嘗試定義區塊鏈的舉動往往徒勞無功。

接下來,我將追溯「區塊鏈」一詞的起源,並指出正確使用區塊鏈的姿勢是什麼。

「區塊鏈」一詞是怎麼冒出來的?

每當我們談起「區塊鏈」一詞的歷史,都會提到中本聰是區塊鏈技術的開山鼻祖。這種說法其實並不準確。中本聰從來都沒有把比特幣稱爲區塊鏈,而是將它稱爲一條「基於哈希函數的工作量證明鏈」,一條「由區塊組成的鏈」,甚至(在原始代碼庫的一條早期評論中稱之爲)一條「時間鏈(timechain)」。你能想象嗎,「企業時間鏈」和「農產品(比如🍓)時間鏈」就快要佔領全世界了!

中本聰非常謹慎地強調比特幣是一條由工作量證明組成的鏈,每個工作量證明都跟前一個工作量證明的哈希值掛鉤(不信你自己看👀!)。工作量證明對比特幣這一概念來說絕對至關重要。它證明出塊者確實付出了工作量。有了工作量證明,系統就能夠抵抗女巫攻擊,並且在不依賴於仲裁者的情況下達成共識(在同一個規則集下,最長鏈按照定義就是正史)。

這種將前一個區塊哈希值納入後一個區塊的數據結構能夠確保歷史數據的真實性和數據庫的一致性。每個節點都會保存數據庫的副本,以此確保整個網絡不會被關停或被單方面篡改。

整個比特幣系統都是在充滿敵意的環境下搭建起來的。之前已經有國家禁止了所有電子貨幣方面的探索。他們不是沒有對比特幣下手,只是做不到而已。因此,比特幣是帶着目的而生的。說白了,中本聰可能已經創造出了第一個大衆化且被廣泛使用的鏈表結構——不過鏈表結構的首創者不是他——他的創新之處是在鏈表結構的基礎上爲新賬目上鍊賦予了計算難度。

這聽起來像是所有企業區塊鏈項目都在實現的目標嗎?當然不是。沒有哪家企業要暗搓搓地在 IBM 的供應鏈區塊鏈上僞造草莓產地的記錄。因此,IBM 區塊鏈的搭建不需要遵循比特幣的標準。如果是在企業區塊鏈上保存記錄,無需達到中本聰共識提供的那種安全級別。他們不需要,也不想要開放的驗證者集。可以由某個可信的機構爲數據庫背書,也可以由聯盟內的相關方共享記錄。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關於私有鏈的情況,我推薦你閱讀一位私有鏈改革顧問寫的文章。

「區塊鏈」一詞爲何如此流行?

據我所知,目睹了比特幣(依靠特意設計的高成本數據庫所實現)的巨大成功之後,人們也想將它推廣到其它用途上。甚至連比特幣的早期開發人員 Hal Finney 也在考慮將比特幣的數據結構從貨幣系統中分離出來。

我們還有可能通過重構比特幣的分析得出,它主要採用的新想法是創建一個記錄不可逆交易的去中心化全球數據庫。這樣一種數據庫或許還有其它用途。有了這樣的數據庫,用它記錄貨幣轉賬只是一種副產品,而且關閉數據庫的難度會更大。——摘自 Hal Finney 的 The Cryptography Mailing List (2009 年 1 月 24 日)

然而,據我們所知,只有存在內部獎勵機制的情況下,即,用系統的「原生」代幣獎勵有效的驗證工作,這些系統才能起到作用。如果比特幣的挖礦獎勵是用美元支付的,礦工就未必會受到經濟激勵在最長鏈上挖礦了。他們所用硬件的價值取決於其所在鏈的生存和發展情況。然而,私有鏈、許可鏈和企業鏈上既沒有原生貨幣,也不會爲獎勵驗證者而發行貨幣單位,因爲經過許可才能加入的驗證者集自然可以抵禦女巫攻擊並且按規則行動。

我相信,「區塊鏈」之所以會產生如此強大的營銷力,是因爲它暗示了只需保留其中的數據結構——無需工作量證明或開放驗證——便可獲得比特幣的所有優點,而且不需要發行代幣或是採取高成本的抗女巫攻擊措施。

Patri Friedman 有條推特說的很好:

一起放棄「區塊鏈」這個詞吧,Newspeak 正扼殺異端思想

假設 1:加密貨幣圈子存在「比特幣偏好」:幾乎所有人在分析加密貨幣網絡之時都會往比特幣上靠。作爲先行者,比特幣太突出了。這個圈子裏的人無非兩種,一種是靠比特幣發家的幣圈大佬,另一種就是想靠比特幣暴富的追夢人。-_

有了比特幣的成功案例在先,類似的項目在投資者和公司研發部門眼中增色不少。如果比特幣沒有出現,Ripple 還能這麼大熱嗎?Corda 和 Hyperledger、Litecoin、ICO 項目和以太坊又會如何?雖然歷史沒有假如,不過我覺得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作爲行業內的巨頭,比特幣的設想被盲目移植到了類似項目上。

因此,我會警惕那些成天把「區塊鏈」一詞掛在嘴邊的人,尤其是當他們試圖向我兜售什麼的時候。如果有人在不加任何限定詞的情況下使用「區塊鏈」一詞泛泛而談,極有可能反映了以下三種情況之一:

  • 這些人本意不壞,只是迫於圈內風氣勉爲其難使用這個詞而已。
  • 這些人本身就不太懂區塊鏈,想要使用這種含糊的技術術語來掩飾自己的無知。
  • 這些人是在故作專家姿態,儘管這個行業沒有真正的專家。

在我看來,「區塊鏈」一詞的誤用絕對是因爲很多人想要打造(或售賣)「淨化」後的比特幣的。然而,被忽略的一點是:區塊鏈只是比特幣的一部分,而非其本質。

比特幣和比特幣區塊鏈

將比特幣稱作區塊鏈就像是把汽車稱作變速器。變速器確實是汽車的關鍵組件,但它代表不了整輛車。區塊鏈一詞就像是用了借代的手法——以部分指代整體。雖然從實質上來說沒什麼大錯。但是,如果我們將區塊鏈當作比特幣的本質和比特幣成功的幕後功臣,就會出現概念上的混淆。

比特幣確實依賴於鏈表結構。但它也依賴於點對點(P2P)網絡、無領袖的開源項目、複製型數據庫、自足型激勵系統、最重鏈共識規則和爲出塊賦予「無可僞造的高昂成本」的工作量證明機制。(注:「無可僞造的高昂成本」指的是區塊提交是不可僞造的;你必需投入大量算力或電力才能出塊。因此,挖出新的比特幣很難,要證實你有沒有投入工作量卻很容易。)

由上述部分完美組成的系統有以下特性:可證稀缺性、可審計性、防篡改性、較爲公平的分配、近乎完美的無彈性貨幣供給(提高價格不會 / 無法增加貨幣供應量)、自由參與(沒人可以阻止你廣播比特幣交易)等等。正是這些特性將比特幣與 Paypal 和 Visa 區別了開來。它們就是比特幣的與衆不同之處。要是沒有點對點特性、開源合作、志願貢獻的開發人員、還有最關鍵的工作量證明出塊方式,比特幣將不復存在。下圖是 David Puell 基於 Pierre Rochard 的想法繪製的,試圖捕捉比特幣的本質。要注意的是,雖然區塊鏈是比特幣系統運作的必要條件,但是仍不夠充分。比特幣還依賴更多東西。

一起放棄「區塊鏈」這個詞吧,Newspeak 正扼殺異端思想David Puell 在上圖定義了比特幣的本質特徵

我無法明確告訴你比特幣的本質是什麼,我只能說區塊鏈這個概念遠遠不夠。區塊鏈不是比特幣的靈魂。然而,一旦脫離比特幣來談區塊鏈,「區塊鏈」一詞便成了空殼。

爲什麼要反對使用「區塊鏈」一詞?

我相信良好的概念框架會帶來理想的結果。作家喬治·奧威爾認爲我們使用的文字直接影響着我們的世界觀。他甚至暗示,如果將一些詞彙從常用語中抹去,它們所指的對象——旨在表達的概念——也會隨之消失。

Newspeak (新話)旨在提供一種表達方式,不僅迎合了英社擁護者的世界觀和心理習慣,還能扼殺其它所有思維模式。等到新話被永久採用,舊話被遺忘之後,只要思想依舊建立在語言的基礎之上,背離英社原則的異端思想就會被杜絕。

如果將「自由」一詞從常用語中抹去,人們追求自由的願望也跟着徹底消失了(理論上就是這樣)。此外,奧威爾深刻體會到,語言上的馬虎反映了思想上的昏聵,還會幫助站不住腳的論調矇混讀者。

我想說的是,將鏈表結構提煉爲至高無上的「區塊鏈」時,我們是高估了這種結構。如果只是將比特幣形容成一條區塊鏈或某個有趣底層技術的先驅,對比特幣來說有害無益。隨着「區塊鏈」一詞深入人心,這個不嚴謹的術語會造成大衆思維上的昏聵。比特幣的重要價值和創新之處在於開創了信任最小化的貨幣體系。這一貨幣體系不僅沒能在「區塊鏈」一詞中體現出重要性來,還被埋沒在了企業供應鏈管理上,去追求那些似有若無的效率。

非誠信無以致遠

致許可鏈和企業鏈的從業者:請少一點套路,多一點真誠。如果你們正在創建的數據庫是由一組已經許可的實體控制的,就別聲稱自己與那些服務於不同環境的系統有相似的優點了。

別再捆綁公鏈了。你們之間不存在競爭關係。你們的目標完全不一樣。如果你真的捨不得「區塊鏈」這個標記,不妨根據你自己想傳達的意思給出一個嚴謹的定義,一定要與開放的公鏈劃清界限。最後,看在老天爺的份上,把冠詞還給「區塊鏈」吧(請在前面加上「一條」或是「那條」)。

致計算機科學家:請別再嘲笑那些把「區塊鏈」掛在嘴邊的技術小白了。你們會錯了意。他們說「區塊鏈」時不是想強調數據結構,所以你們回答「用 MySQL 就好」根本就是驢脣不對馬嘴。不管是好是壞(肯定是不好啦🤷‍♂️),「區塊鏈」已經成了一種指代整個經濟和社會系統的辭令,而不僅僅是數據結構。

致管理者:請別嘗試定義「區塊鏈」或是搞什麼區塊鏈管理了。你不會成功的,不僅因爲你缺乏知識背景,還因爲「區塊鏈」一詞的語義太過寬泛,實在很難定義。定義既要具體實用,又要能夠概括所有屬性。「區塊鏈」這個詞太過寬泛,沒有實用性。然而,若要滿足這許多不同的要求,「區塊鏈」一詞會分崩離析。

@prestonjbyrne 我最喜歡 Florida 對「區塊鏈」的定義,既沒有泛泛而談,也不至於空洞無物。— @zackvoell

區塊鏈一詞的內容物都是彼此分離的。要知道加密貨幣的立法很可能不覆蓋證券型代幣、「實用型代幣」和許可鏈。私鏈和企業鏈不是「披層皮的比特幣」——它們是完全不同的。二者沒有一點共同之處。

致其他所有人:請跟我一起放棄「區塊鏈」這個詞吧。讓我們想出一些具有實用性的新術語,能夠清晰且恰當地表達其涵義。我目前用「公鏈」指代比特幣和以太坊這樣無需許可的開放型網絡,不過我很想換成另一個術語,把鏈這個字眼拿掉。如果你執着於「區塊鏈」這個詞的話,我覺得 Peter Todd 的定義最棒:「區塊鏈就是一條由區塊組成的鏈。」

一起放棄「區塊鏈」這個詞吧,Newspeak 正扼殺異端思想

採用極簡且直接的定義會減輕概念上的負擔,但也因此無法體現一致性、可靠性和持久性等優點。對「區塊鏈」的定義越實在,新聞媒體炒作的空間就越小。按照 Todd 的定義,區塊鏈僅僅是一種數據的排列方式。鑑於「區塊鏈」一詞的濫用情況,這種定義肯定不能服衆。

如果你想詳細瞭解這些系統的情況,我推薦閱讀《分佈式賬本技術系統:一個概念框架》一文,由劍橋大學新興金融研究中心的一組研究人員共同撰寫出版。

有心的讀者會注意到我合夥創辦了一家公司,專門投資區塊鏈創業公司。沒錯。我深感慚愧。不過我們使用「區塊鏈」一詞是因爲現狀。這個詞的使用範圍非常廣泛,可以當作一個謝林點,在技術人員和投資者之間架起一道溝通的橋樑。爲了便於理解,我們用了「區塊鏈」這個詞。不過我們很願意拋棄這個詞。它雜糅了各種不同的概念,有些是我們欣賞的,也有些是我們嗤之以鼻的。

我相信,在 5 至 10 年內,當我們回首「區塊鏈」一詞的風靡盛況之時,心中會有些許慚愧。這個詞就會變得像是「萬維網衝浪」和「信息高速公路」那樣充滿年代感。就當是我在此公開呼籲大家淘汰這個詞吧。我們趕緊翻篇好嗎。

附 1 : 在撰寫本文的過程中,我看了下 IBM 的區塊鏈廣告,受 IBM 邀請給出一些反饋。

一起放棄「區塊鏈」這個詞吧,Newspeak 正扼殺異端思想

附 2 :有人在推特上將「僞區塊鏈」稱作「山寨鏈」,我以後也打算這麼叫。

來源鏈接: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