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入「元宇宙」並非一蹴而就,它需要鋪設一系列 Web 3.0 中間件腳手架,以將互聯網原住民傳送到這個全新的世界中,這正是 Mask Network 的 使命,「即作爲催化劑,加速『元宇宙』的到來。」

受訪者:Suji Yan,Mask Network 創始人
採訪及撰文:LeftOfCenter

今年 4 月 1 日,Mask Network 創始人 Suji 發佈了一則 Facebook 以 200 億美元收購 Mask Network 的愚人節推文,玩笑歸玩笑,但這則推文某種程度上顯示了 Mask Network 的遠大雄心,即在各個主流社交媒體平臺之上無縫引入 Web 3.0 體驗,讓互聯網原住民不知不覺用上 Web 3.0,進入 Metaverse 新世界。

Metaverse (元宇宙)成爲近期資本追逐的熱點,拋開各種長篇累牘的宏大敘述,Mask Network 創始人 Suji 簡單一句話就洞悉了 Metaverse 的本質,這是一個比互聯網給更加真實的新的虛擬空間,它賦予賽博居民以真實性,無論是觸感,還是政治經濟權利。「住」在這裏的居民,將會有自有產權的概念,無論是數據、身份、社交關係還是資產本身,另一方面,將會出現全新的組織形式替代傳統的公司制,比如 DAO,這些組織自下而上,靈活且自由鬆散,組織成員擁有投票表決權。

image (1).pngSuji 發佈的愚人節推文

在「元宇宙」世界,人類不再被肉身所束縛,無論性別、民族、年齡、膚色還是性取向都不再重要,人類將進入全新的心智文明。在 Suji 看來,人類這個物種將逐漸從碳基向硅基(Virtual Being)轉化,終將進入 「元宇宙」。不過,實現這個目標並非一蹴而就,事實上,這個遷移需要各種各樣的 Web 3.0 中間件的輔助,Mask Network 作爲其中最大的 Web 3.0 中間件之一,將致力於構建簡單易用的去中心化入口,爲這個「元宇宙」源源不斷輸送增量用戶。

Mask Network 主打的策略也非常簡單,爲互聯網普通用戶提供簡單易用的 Web 3.0 用戶體驗。「讓不懂區塊鏈的人也能很快進入 Web 3.0 新世界」,這個面向普通人的需求雖然簡單,但卻是目前加密世界最大的使用需求,因此非常有價值,成爲衆多 DeFi 應用倚賴的流量來源,包括以太坊在內的所有項目都需要 Mask Network 爲其引入增量用戶。早期通過與一系列主流 DeFi 應用建立合作關係,Mask Network 已成功完成冷啓動,隨着向無需允許過渡,Mask Network 將逐演變爲一個自生長的生態系統,一個去中心化版的蘋果應用商店。

對於一個區塊鏈項目來說,其領導者的性格和信仰會對項目的發展、社區開放程度甚至未來的發展方向都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對於 Mask Network 來說同樣如此,其創始人 Suji Yan 早年在外的留學經歷以及當時遇到的一些人和事、參與的社會實踐都成爲後面創立 Mask Network 的關鍵線索。

人類終將進入 「元宇宙」

Mask Network 成立於 2017 年,原名爲 Maskbook,從時間上並不算新項目,但事實上直到最近 1 年 Mask Network 纔開始發力,發佈了一系列工具,包括和 MakerDAO 合作推出的可直接在推特上收發紅包的小插件、基於推特首次通證發行(ITO)模式、基於推特發送加密信息等,除此之外,Mask Network 因支持黑人平權運動「Black Lives Matter」和反對 996 運動等社會事件在社交媒體露臉。

image (2).png

無論是從名稱(Mask Network,原名 Maskbook)還是 Logo 設計,都可以看出這個項目的野心

無論是支持黑人平權還是反對 996 事件,你會發現這個團隊尤其關注並推進社會包容與社會公正議題,事實上,這和 Mask Network 創始人的人生經歷分不開。

Mask Network 創始人 Suji ,出生於 1996 年,也就是說創立 Mask Network 那一年才 21 歲,但 Suji 卻表現出和年齡不相稱的成熟。由於高中選了文科,並對歷史科目中政治經濟學感興趣,這讓他習慣於思考人類社會結構中深層次的問題。他認爲,眼前的一些社會問題其實有更深層次的根源,人類終將從碳基向硅基轉化,進入全新的賽博空間,這個新世界優於舊互聯網的關鍵一點在於能夠賦予個體經濟和政治權力,而只有這樣纔有可能構建一個更加公平和開放的人類社會。

雖然高中唸的文科,但 Suji 在美國唸了 CS,雖然沒上多久他就輟學了,用他的話說,「學校根本教不了我什麼,太沒勁了。」在美國求學期間, Suji 開始投身真正的社會實踐,這包括大二開始在 AI 無人車獨角獸公司圖森未來(TuSimple)上班,成爲公司前 10 號員工;成爲獨立記者爲好奇心日報和財經工作,這期間有機會採訪很多互聯網先驅,比如網景的早期員工和萬維網的理論先驅 Ted Nelson;在日本交換時曾擔任記者,報道福島核電站重建面臨的問題;機緣巧合下結識了比特幣核心的開發者,在 Suji 眼中,「這羣人既有技術背景又有很強的社會責任心,想要改造社會並願意支持社會運動,簡直太酷了!」再之後,他又間接知道了比特幣的競爭對手以太坊,而後者更加開放的精神更成爲他投身其中深入研究的驅動力。

事實上,這些學校之外接觸到的人或事纔算那些年留學在外真正的收穫,無論是對新互聯網「元宇宙」即將到來的信念和信仰,「問題意識」的形成,還是「看到不合理就去解決,沒有人來做就我來做」的行爲方式,都爲後來投身創業及 Mask Network 主打的策略埋下了種子。

Mask Network 是加速「元宇宙」到來的催化劑

Suji 認爲,「上一個 30 年,萬維網陷入了別的問題,沒有實現互聯網最初願景,人類需要新的互聯網。這個必然到來的新互聯網就是『元宇宙』,Mask 是加速「元宇宙」到來的催化劑。」

互聯網創立之初提倡的去中心化、自由和開放,或者說萬維網建立的初衷——賦予人們平等獲取信息的權利,這些最有價值的東西都已經離我們遠去。隨着移動互聯網滲透到普通人的衣食住行中,人們通過各種 App 完成所有的事情,無論是通訊、消費還是社交,然而這些 App 都是一個個的「信息孤島」,將用戶限制在精心構建的「圍牆花園」中。在 App 的「割據」狀態之下,平等、自由早已遠離互聯網。此外,用戶個人信息被平臺濫用、大型網絡公司對數據壟斷、虛假新聞氾濫和宣傳,讓如今的互聯網已經變得更加「集中化」。

在 Suji 看來,互聯網發展到現階段,已背離初衷越來越遠。舊的互聯網就如同中世紀的農奴制,奴隸主通過租借生產資料——土地給農奴耕作,從而獲得最大化收益。由於農奴本身不擁有土地,既不能帶着生產資料離開,也沒有議價權,因而只能被動忍受剝削,牢牢地被束縛在土地上。

Suji 將今天互聯網的用戶比作是數字農奴,如同中世紀的農奴沒有生產資料「土地」一樣,今天的互聯網用戶由於不掌握數字世界中的生產資料——數據的所有權,因此只能被動地躺平刷手機被動「享受」奶頭樂。

互聯網用戶的數據被各家公司所有,無論是身份還是數據都和平臺方綁定,由於自己不擁有賬號,因此面臨着隨時被審查和註銷的風險;每個應用對應一個賬號和相應數據,各家數據並不相通,彼此隔離成爲數據孤島,而平臺靠算法追蹤和分析這些用戶的數據以最大化收益。

一個從來沒有享有過政治權利的人或許無法理解投票權的重要性,與此類似,一個從來沒有享有過數據所有權的人也可能意識不到數據的重要性。數據的好處或許沒有那麼容易顯現,但失去數據控制權的壞處卻早已滲透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了,只不過是意識與否的問題。無論是被系統困住的外賣小哥,拼命完成 KPI 的打工人,被項目截止日期逼瘋的社畜還是 996 的程序員們,在所有這些我們痛恨的表象下,深層次的原因不過是人被「舊互聯網」技術異化,本該服務人的技術如今成爲了控制我們的工具。

可以說,30 年過去,萬維網已離當時創建時的開放精神初衷越來越遠,成了束縛數字公民新的枷鎖。

這一點在 Suji 當記者時採訪萬維網的理論先驅 Ted Nelson 後就更加確信了。Suji 還清楚記得那時的情景,當時 Ted Nelson 80 多歲了,雖然年紀大了,但心中對互聯網的熱情依然沒有熄滅,仍然相信 「There will be a new internet. There will be a new revolution towards the new internet」。

這句話就像一束光,讓 Suji 堅信,「新一代互聯網網要來了,它就是以太坊。」

Ted Nelson 是萬維網的理論先驅之一,也是 Tim Berners-Lee 的精神導師。1965 年提出仙那度(Xanadu)計劃,目的是將全世界的信息,以超文本(Hypertext)的方式公開發布和出版,由此發明了超文本和超媒體的概念。在他對未來互聯網的構想中,互聯網上每一個引句點擊後都可以回到它的來源,讀者沒閱讀一次,原作者都可以獲得一筆微小的報酬。

image (3).pngTed Nelson 構想的仙那度 (Xanadu)

「人類社會會進入全新的虛擬世界,不管是「元宇宙」還是 Web 3.0,人類一定是從碳基向硅基轉變的,這個新世界需要一個公平的治理系統,不然你就會很更加內卷。」

對於近期資本追逐的熱點「元宇宙」, Suji 有着本質的認識,「元宇宙」是一個比互聯網更加真實的虛擬世界,體現在觸感和政治經濟權利上。Mask Network 將作爲「元宇宙」的催化劑,加速這個新世界的到來。」

Suji 看好以太坊,相比比特幣,它更加開放和自由,也可以在上面做更多東西。不過,那會還是 17 年底 18 年初,以太坊非常難用,就像早期的互聯網,體驗差導致用戶量非常少。

逐漸深入研究區塊鏈和以太坊後,Suji 觀察到一個現象,當時(2017 年底),很多人都爲區塊鏈新技術興奮,出現了各種各樣的新公鏈、新側鏈、新概念、新協議,卻沒有人做讓普通人用上新互聯網的工具。這和早期的互聯網十分相似。

在 Suji 做獨立記者時,採訪過網景的早期員工,並知道了互聯網第一款瀏覽器網景的故事。當年萬維網發明後沒有立刻商業化,那時候的互聯網就像今天的以太坊一樣非常難用,需要撥號、敲代碼才能上論壇。這種情況下,微軟通過開發操作系統軟件壟斷了整個消費者市場,也就是說,不懂代碼的普通人想要上網,就必須要購買微軟的操作系統。

直到網景的出現這種情況才被改變。當時,一個叫 Mark Andreson 的年輕人發現,人們都忙於發明新協議、新層,新概念,卻沒人針對普通用戶開發產品。於是他做了一個工具,這個工具的目標很簡單,就是上普通人在 Windows 上雙擊一下就能上網,這個工具就是瀏覽器,當時 Mark Andreson 開發的就是第一款瀏覽器網景瀏覽器。自此以後,普通用戶只需下載一款瀏覽器就可以聯網進入互聯網的世界,無需再向微軟付費購買操作系統了。Mark Andreson 後來成爲 a16z 基金的創始人,雖然後來網景被收購,但瀏覽器作爲上網工具卻被保留了下來,後來一代一代的瀏覽器出來,成爲互聯網衝浪不可或缺的工具。

這讓 Suji 意識到,Web 3.0 需要自己的網景瀏覽器。

Mask Network 主打策略:將互聯網用戶無縫引入 Web3.0 中

即使如最大去中心化應用 Metamask 月活也就寥寥幾百萬(截止到最近也就 500 萬)。究其原因,在於區塊鏈和加密應用過高的使用門檻,讓普通用戶望而卻步。另一方面,無論是個人數據還是社交關係,都導致用戶無法離開原來的 Web 2.0 平臺。

Suji 注意到,一方面,互聯網用戶對 Web 3.0 有迫切需求,但矛盾之處他們又離不開互聯網,那麼,讓互聯網原住民無需離開熟悉的環境、無需處理複雜的錢包密碼,就可以用上 Web 3.0 的功能,纔是目前區塊鏈產業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這也是 Mask Network 亟需解決的問題——爲普通用戶在 Web2.0 上提供 Web3.0 入口。

定位於新互聯網的守門人,一架鏈接 Web2.0 到 Web3.0 的橋樑,Mask Network 陸續發佈了一系列「 DApplet 」(Decentralized Applet ),希望將互聯網原住民無縫引入到 Web3.0 新互聯網中。

由於所有權是和身份系統綁定在一起的,因此 Mask Network 的第一步是推出 DID 去中心化身份系統。因爲只有有了去中心化身份系統纔有所有權的概念,包括數據所有權。有了去中心化身份,你就可以用一個身份登錄所有平臺,而且這些數據之間是打通的。去中心化身份還意味着,中心化平臺無法任意處置和審覈你的賬號和數據,擁有了自己數據的所有權,就可以把數據遷移到其他平臺,各平臺方都無權過問。

當有了不受平臺方控制的身份,你甚至可以享受這個身份帶來的經濟權益。

一個範例型事件是 Twitter 創始人 Jack Dorsey 通過 NFT 鑄造工具 Valuables 拍賣出售了自己於 2006 年發佈的首條推文「剛剛設置好我的推特」,成交總額高達 1630 枚 ETH (價值超 290 萬美元)。

截屏 2021-05-17 下午 9.38.02 (1).png

值得一提的是,Valuables 正是誕生於 Mask Network 和 Cent 的聯合賞金計劃,也是屬於 Mask Network 生態的一部分。它是一個集成推特平臺的 NFT 鑄造擴展應用,支持推特用戶直接在推特上以 NFT 的形式出售和交易自己的推文,同樣也允許買家主動對某條推文以 NFT 的形式發起出價,來資助發佈者,並支持在推特上直接顯示推文的出價歷史,包括當前出價。

該 NFT 代表的該則推文的數字證書,且該證書由推文創建者錢包地址親自簽名並驗證,幷包含原始推文的元數據:發佈者、發佈時間和推文內容等,所有元數據都位於 Matic 區塊鏈上。

而 Mask Network 即將推出集成 Instagram 的小插件,將允許 Instagram 平臺用戶將自己發佈的圖片內容以 NFT 的形式賣給粉絲,由於有了不受平臺方控制的身份系統和數據所有權,因此賣得的收入平臺方分不到一分錢。如果你是一名粉絲衆多的 KOL,可以使用該插件建立粉絲經濟,而無需再像 Web2.0 時代一樣被平臺方盤剝。

Mask 陸續推出一系列 DApplet 還包括:去年 2 月份,Mask Network 和 MakerDAO 合作推出的推特紅包(Red Packet)功能,允許用戶在推特上收發加密貨幣紅包,而無需涉及複雜的助記詞,其成績也很顯著,成爲除 DeFi 以外 Maker 最大的一個流量來源,並且吸引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的關注和參與;Mask Network 和 Gitcoin 合作推出的捐款功能,讓用戶無需離開推特平臺直接對 Gitcoin 上的項目進行捐贈;Mask Network 和去中心化存儲項目 Arweave 合作推出的一個去中心化存儲功能,允許用戶直接在 Twitter 或者 Facebook 上進行去中心化文件的上傳和存儲;而和 CoinMarketCap、Uniswap 合作,則允許用戶在 Twitter 上直接看行情甚至進行去中心化交易等等。

Mask Network 發明的 ITO (Initial Twitter Offering)模式,即基於推特的代幣首次發行,允許互聯網用戶直接在 Twitter 上認購代幣,Mask Network 項目本身也採用 ITO 模式發行了自己的治理代幣,火爆程度一度引發代幣發行宕機延期,瞬時流量超過 Metamask 的用戶量。這意味着互聯網用戶確實對 Web3.0 有迫切的使用需求,側面證明了 Mask Network 主打的「以互聯網 /Web2.0 平臺爲入口架設橋樑通往 Web3 世界」的策略是正確的,即專注於解決更加迫切的需求——連接互聯網和 Web3.0 世界,讓普通人輕鬆用上 Web3.0 功能。

「都說普通人進入加密世界的門檻很高,糟糕的界面、複雜的密鑰和助記詞等,但 Mask Network 只爲實現一個簡單的目標,讓用戶在不離開互聯網原生體驗的情況下毫無察覺地成爲一名 NFT 用戶,持有了代幣,進行了投資,收到了加密紅包,這有點像農村包圍城市,終將匯聚成『元宇宙』大海。」

「但跨入『元宇宙』並非一蹴而就,它需要鋪設一系列簡單易用的 Web3.0 中間件橋樑,將互聯網原住民傳送到這個新世界中。這正是 Mask Network 的使命,構建去中心化世界的入口,孕育一個又一個 Web3.0 腳手架,爲『元宇宙』源源不斷輸送增量用戶。」Suji 如是說道。

開放、合作和問題意識

Mask Network 專注於解決當前加密世界中更加迫切的用戶需求,即提供連接互聯網和 Web3.0 世界的解決方案,讓普通人輕鬆用上 Web3.0 功能。解決更加迫切的需求意味着,只做重要的事,絕不重複造輪子。Mask Network 生態目前發佈的所有應用都是聯合其他頭部項目合作推出,和 Maker 合作推出的推特紅包、和 Gitcoin 合作推出的推特捐款、和 Arweave 合作推出的一個去中心化存儲等。

Suji 認爲,「無論是 Dex、DeFi、錢包還是 NFT,Web 3.0 生態中各類項目和基礎設施已經非常豐富了,Mask 沒有必要參與這類競爭了。Mask 的目標非常簡單,那就是讓普通人不知不覺用上 Web3.0 ,進入這個 Web3.0 新世界。」

「目前去中心化互聯網的行業用戶體量還非常小,如果能夠用我們的基礎設施去讓這個新世界有更多的用戶,是非常有價值的,包括以太坊在內的所有項目都需要 Mask Network 爲其引入增量用戶。」

和當年大學期間全世界晃膀子的狀態一樣,這些合作誕生的成果都是和目前各個頭部 DeFi 項目「聊出來的」的,這種頗爲開放的心態也更能催生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和項目聊完才能發現哪些地方不合理,有哪些問題需要解決,這和光是坐在辦公室 research 是不一樣的。」Suji 如是說道。

爲了給 Web3.0 找到更多的目標用戶,Mask 的另一個主打策略是去跟區塊鏈最接近的社區去找用戶,比如和去中心化社交網絡 Mastodon 合作開發產品。Mastodon 是一個聯邦式社交分佈式網絡,和 Twitter 不同,這個服務定位成獨立運作的小型社區和基於社區的(而非自上而下的)審查和服務運營。Mastodon 目前有 400 萬用戶,但由於沒有 VC 投資也沒有進行商業運作,因此沒有收入來源,爲此 Mask 對其進行了捐款。

另一方面,Suji 也清醒地認識到,去中心化並非萬靈藥,它有自身的侷限,去中心化不一定是最高效的,但確實是一種有意義的組織結構,應該將它用於可以發揮自身優勢的地方。那些中心化模式行不通的地方,都可以由去中心化來完成。比如,傳統公司不能直接完成去中心化,這些都可以由 Mask 的 DApplet 完成,比如 Mask 的交易程序可以直接通過推特在 Uniswap 購買代幣,又比如,Mask 的 NFT 程序可以讓用戶直接在推特上完成 NFT 購買。

像這樣的 DApplet 小程序,目前 Mask Network 生態中有 10 多款,其中有 5/6 款是官方聯合頭部 DeFi 項目發佈的示範性產品,剩下一些小程序是從 Bounty 活動中誕生,目前還有幾十款小程序正在開發中。

以上只是 Mask 生態中的冰山一角。隨着逐步向去中心化過渡,Mask Network 將逐漸演變爲一個無需允許的協議,任何開發者基於之上開發連接互聯網跟區塊鏈的「 DApplet 」,這些 DApplet 可以直接插入到 Facebook、Twitter 和 Reddit 等平臺中,幫助這些中心化社交平臺完成去中心化,或者說將這些中心化平臺通過技術手段變成一個去中心化的社交協議。

可見的未來,Mask 將會形成一個自生長的生態系統,就像蘋果應用商店一樣。不過,和蘋果分成和中心化審覈不同,Mask 是去中心化的,將採用 DAO 審覈。

我們無法預測未來 Mask Network 的全貌是什麼樣子,但可以確定的是,Suji 和他的團隊將帶着「問題意識」繼續爲區塊鏈尋找增量用戶,讓互聯網普通用戶用上 Web 3.0 ,以及,會有越來越多來自全世界各地的獨立開發者加入到 Mask Network 生態中貢獻代碼、開發應用,這些功能各異的小插件,一頭連接着 Web 2.0,另一頭連接 Web 3.0 世界,每新增一款這樣的小插件,湧入新世界的用戶就會多一點,這些涓涓細流最終會匯聚成大海,而 Mask 則是源頭。

參考鏈接

https://zh.wikipedia.org/wiki/Mastod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ed_Nelson

https://mp.weixin.qq.com/s/Nj57Go7yZ9Zr6h-9IWKNbQ

https://www.wired.com/story/how-github-helping-overworked-chinese-programmers/

https://masknetwork.medium.com/mask-network-x-cent-buy-the-tweet-you-just-saw-on-twitter-6b3f697057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