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安不是加密世界裏的第一個拓荒者,但卻是最快速、最成功的之一。

撰文:Folder

幣安一直在進行閃電式擴張。

Linkedin 創始人 Reid Hoffman 在其著作《閃電式擴張》中闡述了企業發展不同階段的四種作戰模式:海盜、海軍陸戰隊、軍隊與警察。幣安如今已從海盜過渡到海軍的作戰模式。

我們把幣安迄今發展對照兩種作戰模式粗略劃分爲:海盜時代和大航海時代。幣安在 2017 年混亂中快速崛起成爲全球舉足輕重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並在之後的 IEO、法幣等業務中引領趨勢。

下面先簡單回顧一下幣安的海盜時代,着重關注它如今的大航海時代,最後展望一下未來時代。

海盜時代:商業模式

「成爲海盜比加入海軍更好。」這是 1983 年喬布斯的座右銘。

「人們很多時候不會去做偉大的事情,因爲沒有人要求他們去嘗試,他們也沒有被寄予厚望。也沒有人會說‘去做偉大的事情,這就是這裏的文化。’如果你建立了這樣的文化,那麼人們就能完成比他們自己想象中更偉大的事情。選擇成爲一名海盜,意味着脫離人們對可能性的概念,一小羣人做一些偉大的事情,並在歷史長河中被銘記。」

——喬布斯

海盜意味着不受規則約束,隨時挑戰規則,打破規則,而不是墨守成規。

加密貨幣本身就是一個新事物不斷涌現的領域,2017 年興起的首次代幣發行融資讓不少人看到了開放式金融的萌芽。幣安便是破除成規的海盜中的一員。

2017 年 6 月 14 日,幣安創始人趙長鵬在與 Neo 創始人達鴻飛和 Monaco 創始人 Kris Marszalek 等一衆加密圈名人進餐後,誕生了通過首次代幣發行(ICO)創建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想法。半個月後的 7 月 1 日,幣安正式開始代幣發行融資,一個加密王國開啓了它的征程。

當時加密貨幣交易所賽道可以說是諸侯混戰,要想突出重圍,必須要有獨特過人之處。幣安依靠的是新的商業模式:「平臺幣+幣幣交易」

平臺幣作爲交易所生態的核心以及價值的承載,它爲幣安日後的發展劃定了方向,也讓加密貨幣用戶能夠更好融入平臺生態,享受其成長帶來的附加價值。而幣幣交易則是幣安與不確定的監管風險之間的一道保險,事實證明幣安的遠見,在 2017 年 9 月中國央行聯合 7 部位發佈加密貨幣交易禁令之後,幣安能夠快速切換,迎來最關鍵的早期積累。

「平臺幣+幣幣交易」的商業模式後來被其它交易所爭相模仿,然而在這場較量中它們已經扮演了追隨者的角色,領導者幣安一直將對手甩在身後,平臺幣的市場表現足可說明這一切。

加密金融王國幣安的閃電式擴張之路:從海盜到海軍平臺幣市值排名,數據截取時間爲 3 月 25 日,數據來源 https://www.mytokencap.com/

電影《硅谷海盜》講述了上個世紀蘋果公司與微軟對決中,通過電腦改變世界的故事;兩年前的幣安也是一個破除成規,用新模式改變加密世界的海盜。

大航海時代:戰略創新

海盜不會永遠是海盜,當走出海盜的草莽時代,擁有更多資源的時候,就需要更大的組織來管理和運營這些資源。這時候海軍陸戰隊登場了。

海軍陸戰隊的任務是攻下海灘,完成第一階段積累的幣安迅速開始了它的搶灘戰略

2018 年之後加密市場低迷,行業陷入新的發展困境。一方面,公鏈等底層技術研發還在繼續,以太坊上 DeFi 應用層出不窮,交易基礎設施也在不斷改善;另一面卻看不到實際用戶的大規模落地,也沒有大量的資金流入市場。

加密行業如何突破困境,交易所都在探尋新的出路,上線大量新的產品與服務以搶佔海灘,加密貨幣大航海時代到來。

幣安在過去的一年裏動作不斷,在各領域的迅速出擊,讓對手望塵莫及:首先是 DEX、槓桿交易、借貸,然後是理財服務、合約交易、穩定幣,現在是幣安雲。

加密金融王國幣安的閃電式擴張之路:從海盜到海軍截止 2019 年底時,幣安生態版圖

四處出擊的幣安生態

幣安幾乎在加密行業所有領域同時出擊,看似沒有章法,實際上圍繞着一箇中心:他們希望成爲所有加密貨幣活動的中心樞紐。

合約、理財和法幣業務是幣安搶灘戰役中惹人注目的領域。

2018 年之後,現貨交易持續萎縮,衍生品崛起,合約交易場成了新的主戰場。

幣安在合約賽道上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於 2019 年三季度幾乎同時上線兩款合約產品 Binance Futures 與 Binance JEX。一直貼近用戶、引領創新的幣安在合約上如何與其它先發平臺抗衡?幣安合約有三個特色:

  • 125 倍槓桿。Binance Futures 的 BTC/USDT 合約最大支持 125 倍槓桿,用戶可在 1 倍-125 倍之間靈活選擇槓桿倍數。高槓杆背後是完善的風控系統和清算模型,幣安採用獨特的累進制設計來計算槓桿率,確保保證金連續不出現斷檔,並使用「標記價格」防止不必要的清算。
  • 品類豐富。截至日前,幣安合約提供 24 種合約產品,是主流平臺中合約種類最多的平臺,豐富的合約產品滿足了用戶多樣化的交易需求。流動性排名前 10 的幣種有一半以上已經在幣安合約交易平臺上線,而且還有不錯的交易深度。
  • 混合保證金。混合保證金是指支持多種加密貨幣作爲擔保資產,幣安混合保證金目前支持 BUSD 和 BTC。以 BTC 爲例,用戶可以使用幣安現貨交易錢包中的 BTC 作爲擔保,零利率借出 USDT,然後在合約賬戶進行合約交易,無需賣出 BTC,也無需資金劃轉。幣安合約交易平臺副總裁 Aaron Gong 表示,「將繼續完善混合保證金功能,並在未來支持更多幣種。」

加密金融王國幣安的閃電式擴張之路:從海盜到海軍幣安合約上線以來日成交額走勢,數據來源 CoinGecko

幣安合約上線 6 個月,交易量一直穩步增長。最新數據顯示,幣安比特幣永續合約 24 小時交易額已超過 27 億美元,超越 BitMEX,成爲全球交易量第一的衍生品平臺。

加密金融王國幣安的閃電式擴張之路:從海盜到海軍主流合約平臺比特幣永續合約 24 小時成交額對比,數據截取時間 3 月 25 日,數據來源 CoinGecko

除了進軍合約市場,幣安在理財服務上也是齊頭並進,推出幣安寶和持倉返利兩款產品。

「數字資產理財產品幣安寶是幣安洞察用戶需求,創新區塊鏈金融的舉措之一」,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曾表示。

幣安寶的收益來源是槓桿交易,可以確保用戶投資的本金和利息。幣安寶和幣安槓桿是相輔相成的,幣安寶爲幣安槓桿引入更多資產,而槓桿用戶借入資產進行交易,則成爲幣安寶的收益來源。

另外,隨着大量 PoS 公鏈上線,用戶產生了大量的質押需求。但是,用戶將代幣用於質押挖礦,就會喪失其流動性收益。爲了讓用戶兼顧流動性的同時,還能享受質押收益,持倉返利就是這樣一款產品。

用戶只需將 PoS 代幣存入持倉返利產品,就可以享受到質押收益,而且可以隨時提取代幣,在交易所直接交易,流動性完全不受影響。目前持倉返利已支持超過 20 個 PoS 代幣。

加密金融王國幣安的閃電式擴張之路:從海盜到海軍幣安持倉返利支持的部分代幣

穩定幣與法幣是搶灘戰役中最爲突出的領域。它們一直是橫在加密貨幣與普通大衆之間的「隔離牆」,也是各交易平臺爭奪的戰略高地,掌握了穩定幣與法幣渠道相當於叩開了普通大衆進入加密世界的大門。Coinbase 利用美元渠道一直主導着美國等主流市場,而 Bitfinex 則依靠 USDT 幾乎充當了加密貨幣世界的中央銀行。立志要成爲加密世界基礎設施的必須打破種格局。

在不斷創新和完善交易業務的同時,幣安推進穩定幣與法幣市場的腳步一直沒有停過,一方面與世界各國監管機構積極溝通合作,擴展自己的法幣渠道;另一方面在 Bitfinex、Gemini 等推出穩定幣之後,也發佈了自己的美元穩定幣 BUSD。

幣安最近幾個月在穩定幣與法幣領域取得了諸多進展:

  1. 與 Paxos 共同推出的美元穩定幣 BUSD 市值突破 1.8 億美元。截至目前,已有超過 40000 名用戶通過幣安交易平臺和 Binance.US 持有 BUSD,且用戶數正在以每週 20-30% 的速度快速增長。
  2. 與韓國 BxB Inc. 聯合推出錨定韓元的穩定幣 Binance KRW (BKRW)。
  3. 旗下印度加密貨幣交易所 WazirX 重啓印度盧布充值和提現服務。
  4. 完成首家銀行渠道土耳其銀行 Akbank 直接集成,用戶可通過幣安網頁端和 iOS APP 進行土耳其法定貨幣里拉的低費率充值和提現操作。
  5. 通過場外交易平臺 Paxful、加密支付服務商 Simplex 等第三方,打通 300 餘種支付方式和數十種法幣通道。

加密金融王國幣安的閃電式擴張之路:從海盜到海軍主要美元穩定幣市值對比,BUSD 市值突破 1.8 億美元,數據截取時間 3 月 25 日,數據來源 skew

幣安在合規與法幣建設上一直是行業先驅,其遠見卓識以及高效的執行力令人歎服。

3 月 4 日,印度最高法院解除加密貨幣與法幣兌換的禁令,WazirX 第一時間開啓印度盧布的充值提現,爲印度首家開通印度盧布充提的平臺。而幣安對印度加密資產平臺 WazirX 的收購完成在 2019 年 11 月,離加密貨幣解禁只有不到 4 個月。

3 月 5 日下午,韓國國會全體議會正式通過了《關於特定金融交易信息的報告與利用等法律》修訂案,承認了加密貨幣的合法地位。當晚,幣安就宣佈與 BxB.Inc 合作推出韓元穩定幣 BKRW。

開放式平臺的新大陸

開放式平臺是幣安搶灘戰略的核心,因爲它發現了新大陸。

在幣安生態的擴張中,我們發現無論是衍生品、理財還是穩定幣與法幣,幣安都不是最早的探索者,只是幣安依靠閃電式擴張模式,後來居上,隨着加密世界的擴張而擴張。而當它的業務幾乎遍佈加密世界所有領域之後,就該思考新的出路,爲加密世界擴張邊界。開放式平臺就是擴張加密世界邊界的一項舉措。

何爲開放?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如果說幣安生態是對手挑戰下的應對之策,它着眼於當下;那麼,開放式平臺就是着眼未來。開放式平臺的概念是趙長鵬在今年第一次 AMA 上提出的,「幣安正在從中心化平臺過渡到開放式平臺」。

開放式平臺對誰開放,它對所有人開放。「理論上來說,我們可以讓世界上任何人建立自己的交易平臺,」趙長鵬曾在一次採訪中說道。

幣安圍繞開放式平臺推出了幣安雲、經紀商計劃以及幣安隊長計劃。無論你是大型機構,還是個人投資者,你都可以申請加入。但是,成功加入需要一些條件,比如影響力、合規性。開放式平臺目前的重點還是針對擁有一定資源的 B 端用戶。

幣安希望沿襲亞馬遜和谷歌等科技巨頭的成功經驗,從主要面向用戶的服務商變成全球最大雲服務提供商 。看似藉助互聯網 B2B 模式,搶佔上游,構建龐大的用戶羣體;但區塊鏈畢竟不同於互聯網,區塊鏈更加開放,它的價值更多依靠平臺生態。幣安在通過開放式平臺共享技術以及服務的同時,也將其部分收入分給參與者,實現互利共贏。

正是利益共享透露出開放式平臺更大的野心。「我們希望讓每一個個體都能在幣安發光,」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在一次採訪中表示,「只有利益共享才能把行業做大做強,我們不想和同行在黑稿和口水仗中做無謂的存量之爭,只有行業擴大 10 倍、100 倍,這個行業纔會推動價值流動。」

幣安能成功把行業蛋糕做大嗎?據幣安官網 2 月 14 日網絡日誌,「全球各地越來越多的企業和機構都已經迫切的加入幣安的開放式平臺,截至目前,我們已經收到來自全球超過 100 多家機構申請加入幣安的經紀商計劃項目,目前約 50 家已正式加入。」

近年來,越來愈多的傳統巨頭,摩根、亞馬遜、Facebook 都把目光投向了加密貨幣。各國央行加緊研發數字貨幣也是如火如荼。或許,我們的擔心是多餘的,作爲行業頭部企業的幣安振臂一呼,應者雲集是理所當然的。

在加密行業面臨用戶匱乏,資金流失的困境時,對手們都在全力搶奪存量市場,甚至陷入惡性競爭,類似一家交易所遭到另一家交易所 DDoS 攻擊的爭吵並不少見。幣安卻從競爭的泥沼中抽出身來,引領加密貨幣大航海時代,爲行業開拓一片新天地。這一階段,它憑靠的是戰略創新:幣安生態+開放式平臺。

何去何從:去中心化未來

海軍陸戰隊搶佔海灘之後,治理就是軍隊和警察的職責。

大航海時代纔剛剛拉起序幕,現在討論未來也許還太早,世界發展千變萬化,而沒有根據的假設又過於空洞。但是,假設和期盼不正是加密行業發展至今的原動力嗎?

我們已經看到一個加密王國的快速擴張以及它的遼闊版圖,而且擴張沒有停止的跡象。幣安正在成爲加密貨幣市場服務的中心樞紐,這一點越來越清晰。是不是該擔心這樣一個加密世界裏龐大的中心,又在上演屠龍少年變成惡龍的故事,誰又是這個王國未來的警察?

加密貨幣投資機構 Multicoin Capital 合夥人 Tushar Jain 或許解答了我們的擔憂,「幣安正在戰略性地構建某種比加密貨幣交易所要廣大得多的東西:他們正在構建金融的未來。我們認爲,市場尚未完全理解這一戰略的目標。幣安不再僅僅是一家交易所,而且它也將不僅僅是一家公司。」

在幣安的發展規劃中,完全去中心化纔是它終極形態。我們再來看一下幣安的發展脈絡:

  • 從交易平臺到幣安生態,這是幣安的海盜時代。
  • 從生態到開放式平臺,這是幣安的大航海時代,也是當下的時代。
  • 從開放式平臺到去中心化自治組織,這是的幣安的未來,也是加密世界所有居民的未來。

幣安的去中心化夢想不是空口白話。幣安早在去年就推出了幣安公鏈和去中心化交易所,BNB 也在幣安發展中發揮了治理的作用,這都是去中心化自治的基礎。

我們應該相信幣安,它承載着加密世界所有居民的夢想。

參考資料:

Multicoin Capital 研究報告《幣安正在進行閃電式擴張

Reid Hoffman 的《閃電式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