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 Dovey Wan, Primitive Ventures 創始合夥人,Coindesk 顧問委員會董事,前丹華資本董事總經理。Dovey 同時爲 Cosmos 與 Theta Network 項目的項目顧問,Spacemesh 董事會董事,ZCash 基金會董事會選舉人 , Arrington XRP Capital 基金投資專項顧問。Dovey 在 2018 年被 Coindesk 提名爲年度最有影響力的行業領袖,被 BlockExplorer 評選爲行業最重要的女性,被 Block123 評選爲最有影響力的 100 爲加密數字貨幣領袖之一。

原文標題:《成也以太,敗也以太》

成也以太

每次的大牛市行情,需要的都是一丁點的基本面的支持,外加足夠強大的外力。這個外力裏面最關鍵的就是預期。

預期在信息不對稱,以及新技術光環效應下,很大程度上會變成對神祕不可知力量的美好想象。

在這種不切實際的預期下,外力繼而帶來投機的資本和盲目狂熱的羣衆。從 2014 年的大牛市下來後,比特幣本身的基本面利好早已不足以支撐新一輪的投機和外力的獲取。2014 年之後的兩年,行業一一直在「Blockchain, Not Bitcoin」 的僞命題裏面鑽不出來,出現了大量的「區塊鏈服務」公司,行業術語是 BaaS (Blockchain as a service),很多號稱自己是區塊鏈解決方案的項目,其實就是把區塊鏈當做加密數據庫在用,但是做的還是 IT 老三套,網管還是原來的那個網管,那我還不如買 Oracle 數據庫,或者阿里雲服務來的更方便。這種連湯都不換的生意,是不可能帶來足夠強大的外力。

直到 2017 年年初,也是以太坊上線了兩年多以後,用以太作爲融資手段的代幣衆籌開啓新一波牛市。**牛市永遠只會被外部熱錢開啓,2017 年到 2018 年第一季度,行業開始了爲期接近 18 個月的 「ICO, not Blockchain」的狂歡。

市場需要持續新的熱點,比特幣永遠不是最激動人心的那個。在以太坊的帶領下,各個代幣從原來小嘍囉異軍突起,比特幣的市值佔比被在代幣市場最瘋狂的時候被壓縮到了 34%(圖一)。圖二中以太坊 (藍色) 比特幣 (橙色) 從 2017 年年初爲起點的價格波動曲線可以看到,比特幣的價格趨勢永遠都是滯後的。

Dovey Wan : 成也以太,敗也以太,敢問前路在何方?圖一 : 比特幣市值佔比歷史趨勢

Dovey Wan : 成也以太,敗也以太,敢問前路在何方?圖二:以太坊比特幣價格波動百分比歷史曲線

2017 年年初以太坊基本面發生了重大變化嗎?

沒有。

基本面和價格背離幾乎是任何高散戶參與的投機市場的常態,這個我在最近寫的《泡沫,兩性和高潮 —寫給第二性的你》以及去年市場在頂點時候潑的冷水《鏈治百病,藥不能停》有詳細闡述。那麼成就了 2017 年的歷史性大牛市的是什麼?ERC20 作爲代幣標準早在 2016 年年初就開發完成,雖然 ERC20 是以太衆籌的從技術基本面上來看的最大功臣,但也以太宇宙裏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了。

仔細回想從 2016 年年底到 2017 年初市場心態和信心的變化,以及以太在市場上的戰略定位可知:以太一直以來的命題是「我們能不能建立一個,具有全球性和反審查屬性的去中心化資產平臺與協作組織」。這個和比特幣的核心願景是全球化貨幣不同,以太坊在願景上直奔了人類組織的哲學核心 —— 協作的範式。智能合約的概念的提出,其實是把 2014 年的「數據庫」和「賬本」服務普遍化了,普遍化到了一個完全不懂技術的人也可以產生美好想象的程度 。

加之被 2017 年初如 Cosmos (雖然不知道是幹什麼的,但是 Internet of Blockchain 聽上去就很屌),Basic Attention Token (Mozilla 的 CEO,JavaScript 的發明人要打敗 Google,還有什麼比這個聽着更激動人心呢 ?) 以及其他幾個同樣可以讓街坊大媽產生美好想象的項目的 ICO 強勢表演,以太價格勢如破竹,一路向北。

以太的基本面更多是在價格爆發之後纔有了加速的推進,這個是與傳統互聯網標的不一樣的「二級市場推進效果」。

一般互聯網標的往往是通過產品吸收了現有市場的需求真空,將需求轉化爲自己的營收,進而體現到股價上。加之利潤的重複投資,甚至很長時間在報表上都無法體現出來對市場價值的捕捉(value capture)。在 2017 年的價格爆發後,以太網絡的使用率、開發速度、開發者教育、市場認知都被全方位推進。

2017-2018 的兩年以太主要做對了兩件事兒:

搭建多元化、開放的開發者社區

以太的網絡利用率從 2017 年夏天開始,一直處在接近的滿負荷的狀態。下圖的使用率曲線的計算方式是 total Gas/Gas Limit,接近 1 的時候表示以太合約的 100% 使用率。 這個指標直接反應了某智能合約平臺的系統效率,也是平臺「落地」最好的鍊金石。除此之外,以太坊兩大第三方客戶端(注意是第三方) Geth 和 Parity 的市場佔有率也勢均力敵,各種鏈下開發工具百家爭鳴,可用性大大增強。ether.js 爲 Web3.js 之外的另一個選擇,etherscan 現在也有了 開源的版本,連 OpenZepplin 都有顯著的下載量增長(圖四)。

以太的開發者社區優勢在於其極客基因(雖然圖靈完備的利弊可以另做討論 ...),以及對整體開發標準、工具和抽象的系統設計。雖然還沒有達到許多互聯網常用開發架構的可用程度,但是在已經足夠吸引大量的區塊鏈開發先行者。V 神同學對技術的偏執,對組織架構極度扁平和鬆散的追求,也吸粉一大幫硬核去中心化玩家。在去年 DevCon 的一個 party 上,和幾位 Ethereum Maximalist 喝酒,酒後微醺,幾位哥們大聲嚷嚷說 「We could die for Vitalik」 (我們可以爲 V 神去死)。

一個能有死士維護的組織,除了加密數字貨幣行業的幾個符號,也只有宗教和政治團體了。

Dovey Wan : 成也以太,敗也以太,敢問前路在何方?圖三:以太網絡使用率負載曲線

Dovey Wan : 成也以太,敗也以太,敢問前路在何方?圖四:OpenZeppelin 下載數增長曲線

鎖定真實世界的資產層

以太社區內部在 EOS 上線之前一直存在極大的焦慮,但是 EOS 上線後一門心思做 Dapp,也讓大家大鬆一口氣。諸如各種線上博彩、加密貓、卡牌遊戲等等,其實很長時間都是以太對其競爭對手的煙霧彈。

「落地應用」 的落地從來都不是消費級的互聯網產品,所以數以百計的各種高 TPS 以太坊競爭對手一開始其實就跑偏了方向。

以太坊從 ERC20 的標準制定開始,就明確了一個最基礎也是最有效的「落地」目標 —— 鎖定真實世界資產。這個設定極其重要,這個其實和 V 神最早”智能合約“的構想是一致的,許多互聯網及應用是在去中心化應用的第三步 "DAO" 完成 (Decentralized Autonomus Organization) 纔能有落地的可能,現在來看實在是爲時過早,畢竟現在智能合約只能保證鏈上必須執行,還沒有到控制腦機接口的能力。

去中心化應用的前兩步,必須是「交易性」的,最好這個交易越簡單的越好。從 ERC20 的代幣貨幣政策的設計標準化,到真實世界的資產鎖定,都是這個路子上水到渠成的事情。所以我們看到了除了 Tether/USDT 之外,所有其他穩定幣代幣均在以太上發行,如今已經達到了接近 8 億美金的規模,每天的交易量也在 2 億美金上下。穩定幣是個大事兒,除了成爲法幣入金最大的渠道之外,還會是未來可見的最大交易對。只要把住穩定幣,基本上在資產層以太就可以利於不敗之地。其次就是各種借貸、槓桿等金融服務,最典型的就是 MakerDAO,如今已經鎖定了超過了 1.5% 的以太流通盤。粗略盤了一下,2017 年年底開始,陸續上線的去中心化金融服務在以太上已經形成了一定的規模。我們可以預見,未來大量的資產上鍊,首選的平臺仍然會是以太。

資產的鄙視鏈決定了鎖定現實世界優質資產的重要性:美金資產都在我的平臺上得以保障,一個加密貓還算什麼。

  • MakerDAO - 2017 年 11 月上線
  • Dharma - 2018 年 7 月 Beta 上線
  • dy/dx - 2018 年 10 月份上線
  • bZx - 2018 年 9 月上線
  • Set - 2018 年 6 月上線
  • Compound - 2018 年 9 月上線

資本不僅僅具有網絡效應,還同時具有「重力效應」。

在一個資本池子裏沉澱越多的資金,資本的有效率、成本利用率越高。把持住資本層,纔可以讓以太上合約保持活躍和高價值:一般簡單的 ETH 轉賬,只需要花費 20k 左右的 gas,但是要開啓一個 MakerDAO 的 CDP 合約,需要 900k 的 gas。

Dovey Wan : 成也以太,敗也以太,敢問前路在何方?圖五:以太坊上的穩定幣規模分佈曲線

敗也以太

以太是行業的少有的 Golden Boy (金寶寶),承載了無數人的希望。但是金寶寶的一個巨大風險就是傷仲永,誰叫預期是魔鬼。

許多人詬病的不夠高性能,不夠 scalable,節點過於臃腫等等技術設計問題其實都不足以對以太照成致命的威脅。從宏觀設計來看,$ETH 作爲以太坊原生的貨幣的必要性,以及切換到 PoS 後的系統安全性都可以是兩個硬傷。Bitcoin 核心開發者 Jeremy Rubin 曾經在他的檄文「ETH 歸零不可避免」中詳細闡述了 $ETH 在以太系統中的非必要性,關於經濟設計的硬傷我這裏就不在重複細說了。簡單概括來說就是:以太坊區塊鏈像是一個共享的汽車,Gas 的多少決定了你車可以開多遠。但是這個 Gas 可以是汽油,可以是柴油,可以是 ETH,可以不是 ETH。由應用來決定本身合約需要支付的礦工手續費,纔是最合理,且經濟的設計。PoS 的硬傷在以太的 PoS 設計最終敲定之前,也還能緩口氣暫時放一邊。以太如今的阿基里斯之踝,於外於內,都危機四現。

內憂

與以太坊龐大、鬆散多元化的開發生態相對應的是其上游極度扁平且缺乏有效管理的以太坊基金會。雖說是一個非盈利組織,但是以太坊基金會現在缺乏許多基本的現代組織管理的準則。去年基金會新的 ED(類似 COO) Aya 上臺後,基金會混亂的管理有所好轉,但是如今基金會賬上拿工資的(不一定是全職員工,但是在基金會的 Payroll 上) 接近 1000 多名員工,在長期無組織結構的情況下,混亂程度實在是正常任何企業都難以想象的。沒有績效制度,沒有決策機制(技術決策、運營決策)。V 神一直以來希望自己能去神化,退居幕後,成爲社區裏的一個普通人,但是越是這樣越導致了整個社區面臨主心骨缺失。離開神的宗教,需要一個甚至更多的耶穌來傳播教義,擴大共識,可惜許多在社區裏有重大影響力的成員除了在公開場合表達對以太坊未來的憂慮,對競爭對手的偏好,甚至有的還公開脫團 (下圖 Afri 是以太坊社區裏面頗有影響力的一位開發者)。最近的君士坦丁堡升級,也是混亂管理的一個有力寫照,核心開發者甚至在升級的前一週,連大礦池和大節點都沒有聯繫全。

Dovey Wan : 成也以太,敗也以太,敢問前路在何方?

ProgPow 更是最近以太內部費力不討好,優先級混亂的一個典範(ProgPow 是讓以太坊挖礦對 GPU 極度友好的哈希算法),ProgPow 聲稱要解決以太坊的「ASIC 威脅」問題,但這個威脅其實並不像人們想象的那麼嚴重,甚至就連 ProgPow 開發人員都承認,以太坊的挖礦算法其實是最能抗 ASIC 礦機 的算法之一。最好的以太坊 ASIC 礦機挖礦效果僅比 GPU 礦機好 2-4 倍。ProgPow 的討論牽扯了大量的開發者精力,政治投資,陰謀論,人身攻擊等等,但是收益頗微。

對以太的信心和共識最大的流失從算力可以最直接的體現出來,從最高點到現在,以太已經流失了接近 50% 的算力,並未有明顯回升。比特幣也曾經跌至最高點算力的 50%,但是從去年年底開始穩步回升,現在已經回升到了最高點的 75% 算力水平

Dovey Wan : 成也以太,敗也以太,敢問前路在何方?

外患

以太的外患,來自已知的競爭對手,特別是富有、專制、有極高執行力的對手譬如 EOS 和 Tron,在看清以太的資產層佈局之後也會大舉進入,譬如 Tron 最近成功將 USDT 資產通過 Tron 區塊鏈上的 TRC20 發行就可見一斑。V 神同學政治思想過於單純,如今在內憂外患的情況,依然可以在最近與 Laura Shin 的訪談中說出如「在某種程度上,以太坊正在失去對智能合約區塊鏈生態系統的控制權。」和「如果有一天 ZCash 甚至以太坊經典篡奪了以太坊的領導地位,我也不會感到完全灰心喪氣。」這樣佛系的,毫無戰鬥力的話。

加密數字貨幣創始人和領袖人物的政治能力,以及建立信心和信仰的能力是凌駕於所有能力之上的核心能力。

正如國家之間外交的首要原則是不卑不亢,寵辱不驚,在任何情況下,示弱從來都不應該來自於一個加密貨幣領導者。

除了其他公鏈覬覦資產層這塊大蛋糕之外,連交易所可能都不會放過以太。幣安最近默默把以太交易區,換成了「ALTS 交易區」,弱化 ETH,先從存在感開始。最近的各大 IEO 平臺更是讓以太衆籌顯得毫無優勢,交易所未來需要資產上鍊的全方位一魚從頭吃到尾,從資產發行 / 公鏈,underwriting,交易,槓桿,這也所有交易所的做大做強野心。

Dovey Wan : 成也以太,敗也以太,敢問前路在何方?

路在何方

你沒看錯,這次上次 Devcon 的唯一的高潮:以太坊集體大合唱。

團隊在唱歌,敢問路在何方?

  • B-U-I-D-L
  • Casper's coming
  • Serenity
  • New ways to govern
  • Radical markets
  • Are calling to you
  • Don't ICO
  • When there's work to do

Dovey Wan : 成也以太,敗也以太,敢問前路在何方?

Dovey Wan : 成也以太,敗也以太,敢問前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