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波長期以來被質疑「賣幣爲生」,XRP 則被大量投資者視爲「空氣幣」,瑞波如今的種種舉措都未能有效扭轉局面。

原文標題:《瑞波的三大不解之謎 | 鏈捕手》
撰文:龔荃宇、echo

在近 2 年的持續震盪之後,瑞波代幣 XRP 在近段時間開始呈現猛烈漲勢,價格最高漲到月初的 3 倍以上,成爲加密市場最受關注的項目之一,其大漲原因以及 XRP 的價值支撐也令市場頗爲好奇。

在本文中,鏈捕手研究了大量瑞波項目資料以及採訪了多名業內人士,試圖剖析瑞波開拓跨境支付市場的具體模式與成績,以及 XRP 在這個過程中扮演的具體作用、XRP 的價值支撐所在,揭開瑞波長期以來不爲大衆所知的真實面目與謎題。

瑞波的三大不解之謎 | 鏈捕手

瑞波跨境支付究竟做得怎麼樣?

瑞波的雛形最早 04 年就已經誕生,也就是當年由加拿大開發者 Ryan Fugger 創立的 RipplePay,最初目標是創建一個價值網絡協議,使得貨幣可以像互聯網數據一樣遵循 TCP/IP 協議快速傳輸,但受限於技術瓶頸未有較大發展。

而隨着國際貿易與全球化的進一步展開,跨境支付場景存在的效率低、成本高、匯兌風險大等痛點也越來越突出,而比特幣的橫空出世令許多行業人士看到了解決該問題的曙光。

2011 年,門頭溝交易所創始人 Jed McCaleb 在出售該交易所後,向 Ryan Fugger 收購了 RipplePay 項目,並在 2012 年與 Ryan Fugger 共同組建瞭如今的瑞波項目(當時名爲 OpenCoin),後者在 Jed McCaleb 離開瑞波後成爲該項目的主要負責人。

隨後幾年,瑞波陸續獲得 DCG、谷歌風投、IDG 資本、a16z、渣打銀行等知名機構的投資,估值最高超過 100 億美元。同時瑞波也進一步明確了自身的使命,即消除全球支付中的障礙,使資金能夠以與如今信息相同的方式進行即時移動。

經過多年的產品更迭,瑞波已經推出了名爲 RippleNet 的跨境支付解決方案,其中包括 xCurrent 和 ODL (按需流動性)兩個部分,官方聲稱客戶已經覆蓋 40 多個國家的至少 350 家金融機構,包括速匯金、美林銀行、美國銀行、桑坦德銀行、渣打銀行等。

其中 xCurrent 是 Ripple 爲金融機構提供的基礎性解決方案,屬於不同銀行總賬之間的實時雙向結算形式,與 SWIFT 的單向消息傳遞框架相比,它具有雙向消息傳遞框架,能實現交易的預驗證和豐富的數據附件,故而可以大幅提升跨境支付處理效率、降低支付成本,通常情況下數分鐘就可以實現跨境轉賬。

不過在 xCurrent 的解決方案中,這些金融機構仍然需要預先爲其海外帳戶存入資金,仍存在較高的資金使用成本,瑞波在 2018 年底針對此痛點推出了名爲 xRapid (後改名爲 ODL)的按需流動性解決方案,鼓勵金融機構使用 XRP 代幣作爲介質進行跨境轉賬。

具體來看,一方金融機構只需要將當地法幣轉換成 XRP,再由另一方金融機構將收到的 XRP 轉換成該國法幣付給收款人即可,可以降低預先準備資金的流動性成本。「這種合作關係將大規模減少我們的營運資金需求,併產生更多的收益和現金流量。」瑞波 ODL 合作伙伴、知名國際匯款公司速匯金在財報中表示。

不過儘管大部分金融機構可以在幾十秒內完成 XRP 轉賬,但並不意味着這些銀行可以立即以市場價全部賣爲法幣,期間不可避免會出現由幣價波動帶來的損失。同樣是在速匯金的財報中,該公司表示在爲 ODL 外匯市場帶來流動性的同時,瑞波每個季度都會向該公司支付市場開發費作爲補償,目前總共已經支付 5230 萬美元。

瑞波的三大不解之謎 | 鏈捕手

根據 The Block 的報道,瑞波另外兩個 ODL 客戶(PNC 銀行和 goLance)表示他們也從 Ripple 獲得了獎勵。

前述信息意味着,瑞波當前仍然在通過補貼金融機構的方式推動它們使用 ODL 解決方案,這種舉措對瑞波的主要好處在於爲 XRP 交易市場帶來更多流動性,這些機構在使用 ODL 後會大量購買 XRP,但很快也會被另一方機構出售,對 XRP 的價值賦能仍然有限。

突破的可能在於金融機構願意長期持有 XRP,而不是僅在需要的時候購買與出售 XRP,這就需要 XRP 價格保持較高的穩定性,而高度控盤 XRP 的瑞波官方過去也在努力做到這一點。

XRP 的價值支撐在哪裏?

在主流加密資產中,XRP 是官方持有比例最高的加密資產之一,該幣種沒有其它主流資產所經歷的私募、挖礦等過程,所有流通 XRP 都是由官方公開出售的。根據公開信息,XRP 共計發行 1000 億枚,其中分配給創始團隊 200 億枚,分配給瑞波公司 800 億枚。

根據公開信息,長期以來瑞波官方都在大量出售 XRP,方式包括交易所程序化出售以及面向合作伙伴的場外交易,爲自身的技術開發、生態拓展等籌集資金,僅官方披露 16 年 4 季度以來即通過出售 XRP 獲得 13 億美元,其中約 57% 通過交易所出售,同時團隊成員地址也在持續將 XRP 轉入交易所出貨。

部分媒體曾根據鏈上記錄統計,質疑瑞波官方轉入交易所地址的 XRP 數量遠高於其披露的銷售數據,瑞波則在今年的三季度市場報告中解釋稱,某些用於 XRP 銷售的錢包還向做市商提供短期租賃,這通常被市場參與者誤解爲銷售,但這些租賃的 XRP 最終會退還給 Ripple,不過並沒有實際證據支撐。

在高度控盤之下,瑞波方面有能力通過控制 XRP 出售數量來控制其市場流通量以及漲跌幅度,加密貨幣分析師 Peter brandt 曾在 19 年 3 月以 XRP 價格 K 線圖爲例發推表示:「莊家的動力在這個巨大的下降三角中發揮了作用,這說明市場是被操縱的,操縱者將價格維持在了一個相對穩定的水平。」

瑞波的三大不解之謎 | 鏈捕手

此外去年第四季度起瑞波還停止了在交易所程序化銷售 XRP,僅面向合作伙伴場外出售 XRP,也是其減少 XRP 市場拋壓的有效舉措。

因此,XRP 近 2 年多大部分時間都是幣價波動幅度最低的主流加密資產之一,甚至還曾被戲謔地稱爲「穩定幣」,許多投資者抱怨頻頻,但瑞波的 ODL 解決方案的推廣也獲得了初步的效果。根據瑞波產品副總裁 Asheesh Birla 今年 8 月的推特消息,截至今年第二季度使用 XRP 的 ODL 產品交易量已經佔據整個 Ripplenet 交易量的 25% 左右。

不過也有數據顯示 ODL 的發展狀況並不樂觀。根據瑞波官網,ODL 產品目前僅支持墨西哥,菲律賓和澳大利亞三個國家,同時今年以來面向機構客戶的 XRP 場外銷售金額也大幅下滑,前三季度銷售額不及 19 年同期的三分之一。

瑞波的三大不解之謎 | 鏈捕手

至於近期 XRP 價格大幅上升,一改此前的「穩健」路線,一般認爲存在三個直接原因,一是 Ripple11 月底正式將美國銀行添加到其 RippleNet 頂級會員名單,二是 Flare Network 宣佈爲 XRP 持有者空投其代幣,三是 XRP 活躍地址數量創造新高。這三條信息儘管不算重大,但在市場情緒亢奮的情況下,XRP 被普遍認爲存在較大補漲空間,很快成爲市場炒作的熱點幣種。

瑞波的官方加倉也被部分人士認爲是 XRP 上漲的重要原因。今年 10 月,瑞波在其 XRP 第三季度市場報告中表示,該季度總共購買了價值 4555 萬美元的 XRP,這也是瑞波首次公開從二級市場購買 XRP,外界將其視爲瑞波項目方開始拉盤 XRP 的重要利好,不過根據進一步資料分析,前述購買行爲其實是瑞波新推出的 ODL 信貸產品的附加結果。

今年 10 月,瑞波宣佈 ODL 客戶開始可以測試使用信貸額度購買 XRP,即瑞波根據客戶信用額度購買 XRP 借給客戶使用,客戶則需要對所藉資產支付一定的費用。

也就是說,瑞波三季度市場報告中的 XRP 購買行爲其實是瑞波代替 ODL 客戶所實施,並會被客戶發送至另一方金融機構,而不是瑞波官方的加倉行爲。不過,這個舉措或許也能吸引更多金融機構使用 ODL 解決方案,增加 XRP 的市場需求。

但 XRP 即便是全球市值第三高的加密貨幣,並在近期迎來大幅上漲,但它的價值支撐仍然受到公衆的大量質疑。相比其它主流加密貨幣所各自具有的價值存儲、鏈上治理、質押生息、Gas 費等功能,XRP 對個體的使用價值相當有限,其跨境支付場景目前主要爲金融機構所使用,在個人使用場景中面臨着 USDT、USDC 等穩定幣的激烈競爭。

儘管瑞波的跨境支付解決方案已經被三百多家機構所採納,但這並不意味着 XRP 的價值必然會隨之上升,雙方不存在錨定關係。

Morgan Creek Capital 聯合創始人 Anthony Pompliano 也曾表示,XRP 代幣和軟件公司 Ripple 是兩種非常不同的投資,例如瑞波擁有 xRapid、xCurrent 和 XRP 等資產,以及利潤、現金流、對速匯金的投資和其它用於估值的指標。另一方面,XRP 沒有創造或推動其價值,除了價格投機。

「部分散戶投資者認爲,通過購買 XRP,他們可以獲得 Ripple 的財務業績。這顯然是不對的,如果 Ripple 成功了,那並不一定意味着 XRP 也會成功。」Anthony Pompliano 說,「我不想擁有一項未來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資產。它沒有潛在的效用或價值驅動,讓我可以指着它說,我有信心它會持續下去。

優證鏈通聯合創始人兼 CTO 王瑋向鏈捕手錶示:「Ripple 將轉賬匯款功能和類似股權的概念混合在一起,給用戶帶來了模糊的想象空間。如果把 XRP 僅僅是用來轉賬的穩定幣,那就不存在上漲的邏輯了。

對於外界的種種指控,瑞波過去幾年也在嘗試很多辦法爲 XRP 創造更多使用場景,包括大力推廣 ODL 解決方案、大範圍投資等。不過,這些舉措也都是建立在瑞波大量出售 XRP 所獲得資金的基礎上,JP Morgan Chase 副總裁 Tone Vays 也曾評論稱,與通過合法手段運營產生流動性的初創公司相比,瑞波依靠不斷賣幣具有了 「可笑的財務優勢」。

這種「財務優勢」使得瑞波有能力通過大量的補貼推動速匯金等金融機構使用 ODL 系統,提升 XDL 的市場購買需求以及流動性,相關信息也已經在前文進行詳細分析。

另外一方面,瑞波推出 Xpring 計劃大範圍進行對外投資,據 The Block 統計,截止今年 6 月瑞波已在 27 個項目中投資了至少 5 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投資都與拓展 XRP 使用場景有關,例如向區塊鏈遊戲平臺 Forte 投資 1 億美元,後者將使用 Xpring 的開源 Interledger 協議以及開設 XRP 交易對;向加密貨幣 ATM 網絡 Coinme 投資 150 萬美元,使得 XRP 上線 Coinme 的 2600 多個 ATM 機;收購去中心化支付平臺 Logos Network,其創始人還被任命爲 Xpring 的「DeFi 產品負責人」,幫助瑞波構建基於 XRP 的衍生品、貸款、期貨等 DeFi 生態。

瑞波的未來在哪裏?

但目前來看,瑞波所投資項目的實際效用都很有限,並沒有顯著提升 XRP 在加密貨幣市場的使用價值。

同時需要注意的是,瑞波目前所宣傳的主要 RippleNet 客戶也大多是瑞波的投資方或者被投資方,例如其投資方 SBI、桑坦德銀行、暹羅商業銀行、渣打銀行等,被投資方速匯金、Bitso 等。

瑞波的三大不解之謎 | 鏈捕手

其中,瑞波與日本金融巨頭 SBI 的合作最爲典型,後者曾參與瑞波多輪私募融資,雙方在 2016 年即成立合資公司 SBI Ripple Asia,在亞洲金融市場上推廣 RippleNet 解決方案,並已經基於該解決方案實現日本與泰國暹羅商業銀行(瑞波投資方)、越南 TPBank (由 SBI 投資)之間的跨境轉賬。今年 7 月,SBI Ripple Asia 還表示正在「與數家公司一起爲 ODL 系統開展有限的試驗和試點項目」,最晚於 2021 年初推出使用。

換言之,目前瑞波的許多解決方案的落地仍然在其利益相關方範圍內,純粹的外部客戶數量並不多。「金融行業裏面信任非常重要,包括生態參與者與公衆的信任,瑞波背後雖然有一些國際大銀行在支持,確實也能提升支付效率,但瑞波在行業的名聲並不好,這種信任很難再向外部拓展。」資深行業研究人士章屹(化名)告訴鏈捕手。

同時,合規性也是 XRP 被更多應用的障礙之一,加密貨幣在很多國家和金融機構看來仍然不具有合法性。Ripple 的韓國合作伙伴 Sentbe 聯合創始人 J Young Lee 今年就曾表示,曾測試過使用數字資產 XRP 作爲流動性的結算解決方案,在韓國監管機構頒發的許可證條例不允許這樣做,隨後該公司轉而使用 RippleNet 連接到更多的銀行和金融機構網絡。

爲了進一步推動加密貨幣的合規進程,瑞波還推出大學區塊鏈研究計劃(UBRI),資助斯坦福大學等高校研究機構開展區塊鏈與數字支付研究,僅第一批合作伙伴即投入 5000 萬美元的資金,目前合作伙伴總數達到了 37 所。

慈善行動也是瑞波試圖建立起良好社會形象的重要舉措,例如瑞波官方在 18 年 3 月捐贈了 2900 萬美元的 XRP 支持美國公立學校,瑞波創始團隊在 19 年 4 月向舊金山州立大學商學院捐贈了價值 2500 萬美元的 XRP,今年 10 月向 Mercy Corps 捐贈價值 1000 萬美元的 XRP 捐款,加上 UBRI 總計捐贈超過 1.1 億美元。

同時,瑞波還聘請了許多合規方面的專業人士加入團隊,包括前紐約金融服務部負責人、BitLicense 創建者 Ben Lawsky,前彭博全球法規事務和公共政策負責人 Michelle Bond,前美國運通總法律顧問 Stuart Alderoty,美國前財政部長顧問 Craig Phillips 等,爲瑞波提升其政府關係、拓展金融機構客戶做出頗大貢獻。

在這些動作的基礎上,瑞波官方也還在持續爲 XRP 的使用價值佈道宣傳。Ripple 首席執行官 Brad Garlinghouse 近期就發推指出,他認爲 BTC 作爲價值存儲是抵禦通貨膨脹的有效工具,XRP 具有速度、成本與可拓展性等優勢,是一種合適的付款方式。

數字穩定幣的發展也還沒有發展到一定程度,很多小衆國家並沒有與其錨定的具有公信力的穩定幣,與這些國家的轉賬無法被穩定幣替代。並且發行穩定幣需要大量資產 1:1 存儲在銀行,不能作爲流動資產使用,成本高、資金利用率低,XRP 仍難以被替代。」另一名行業研究人士 Ricky Liu 指出。

近幾年來,全球多國央行宣佈其數字貨幣計劃,這也爲瑞波提供了新的故事空間。瑞波在官網發文指出,各國央行不可避免會採用不同的解決方案和技術,目前也沒有傳統金融機構提出解決方案,RippleNet 的 ODL 服務使得金融機構可以利用 XRP 實現各國 CBDC 的直接交換,通過開放協議和標準實現 CBDC 間的互操作性。同時,XRP 這類中立、高效的數字資產可以減少強大國家的霸權影響,並有助於平息國際貿易支付系統中的競爭環境。

高度控盤之下幣價如何波動都不足爲奇,但講再多的故事,都需要足夠的實際成果與使用價值來鞏固公衆的信任,瑞波長期以來都被質疑「賣幣爲生」,XRP 則被大量投資者視爲「空氣幣」,瑞波如今的種種舉措都未能有效扭轉前述狀況,目前的希望也堪稱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