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下跌,全網算力下降,礦機關停。

3 月 8 日下午開始,BTC 極速下跌,隨後幾日一度觸及 3600 美元,不斷震盪的價格刺激着加密投資者的脆弱神經,面對醒目而刺眼的關機幣價,部分比特幣礦場主和礦工進退兩難:開機,虧;關機,也虧。

受影響最大的是那些小型的礦場和礦工,現金流並不充足的他們,或因爲加密借貸清算,或因爲無以爲繼,有的已經在減半前夕倒下,也讓這個減半與豐水期恰好「相遇」的五月,多了一絲肅殺之氣。對於還在場上的礦工來說,離場和堅守,哪一個纔是最優解?

礦機關停,有人堅守,有人離場

今年春節伊始,加密挖礦市場相繼「飛來」兩隻黑天鵝。

先是國內對疫情的防控,再然後,是受疫情波及的全球經濟遭遇重創,加密行業當然沒能獨善其身。從 3 月 8 日開始,整個市場連續多日下跌,衆人翹首以盼的比特幣減半上漲行情沒來之前,投資者手中的幣就先迎來了價格減半。

突如其來的疫情,確實影響了部分礦場的正常運轉。

「大家的 c1 都收到貨了嗎?」一位早就在某礦機商城下單的礦工十分焦急,他在羣裏詢問了多天,得到的回覆均是在路上,物流延期直接影響了他的挖礦收益,「本來還想回本,現在估計遙遙無期了。」除了在路上的機器,尚未出廠的礦機也受到了影響,此前,包括比特大陸、嘉楠耘智、神馬在內的礦機生產商都曾發佈公告,宣佈推遲礦機的生產、發貨、售後等時間。

另一位礦工表示,自己委託託管的礦場也收到了清場、停機的通知,但據他所知,類似的情況並不多,「大部分礦場其實建在偏僻山區,人員流動有限,加上年前,負責人就安排好了值班人員,影響也不會特別大。」

除了疫情管控,對礦工打擊最大的是市場行情。從 3 月 8 日開始,比特幣價格從 8800 美金持續下跌,幾天之內,一度觸及 3600 美金,目前穩定在 6000 美金附近,這樣的極端行情,比特幣礦工的處境也隨之大起大落。

比特幣礦工:暴跌發生了,我沒有離場

截圖來源:Glassnode 按照市價,包括 S9 在內的多款礦機已經到達關機幣價,使用該機器挖礦獲得的收益已經不能 Cover 成本,理論上,開機即賠錢,礦工會關停這些機器,減少損失。時隔一年多,3 月 12-13 日的大跌讓已經有七年礦齡的老礦工王偉(化名),再次感受到了極端行情下百機關停的衝擊,這段時間,他與朋友共同開辦的礦場,已經關停了近一半的機器,「大多是 S9 和 L3」,不過,他也慶幸,因爲一直對借貸抵押、槓桿等金融工具保持慎重態度,加上一直能從傳統行業吸納資金,纔沒有讓自己的礦場捲入險境。「本來就不是牛市,一直沒有緩過來。」王偉感慨,由於價格暴跌,此前「礦機稱斤賣」的慘狀還歷歷在目,當時多家礦機生產商裁員收縮,賣礦機的朋友轉行做微商、賣橘子,都是他過去最「扎心」的印象。如今,洗盤行情再次上演,他已經看開了:「偉大都是熬出來的。」兩年前入圈,扛過了 2018 年「礦難」的礦場主西陶(化名),這一次很慘,「全軍覆沒」,前幾天,他和團隊已經決定解約,計劃將全部礦機賣掉後離場,「苦得很」。而深圳華強北的礦機銷售李孔(化名),對近段時間蕭條的行情也深有感觸:「除了老客戶,鮮有新人來諮詢報價。」在外界看來,一場礦工的洗牌正在上演,不過,關機和離場也並非全貌。在中國西南、西北部等挖礦勝地,疫情尚未波及的邊陲地區,仍有不少礦場運轉正常,比如早早完成機器迭代的礦場,即便是當下慘淡的價格,挖礦也有利可圖。當然,也有不少開機即虧損,但仍在堅守的玩家。「籤協議的時候有要求,關機得交罰金,或者關機後運行的機器數量達不到約定的標準,電費是也要漲價的。」一位礦工解釋爲什麼沒有關掉自己已經虧錢的機器,如果只是在虧損邊緣徘徊,不少礦工也和他一樣,「會硬着頭皮開機」,這部分機器短時間內也並不會被「淘汰出局」。在暴跌的極端行情下,有人得以置身事外。遠赴海外,拿到低價電的伊朗礦場主劉武(化名)告訴區塊律動 BlockBeats,這次疫情和暴跌對他們根本沒有影響。截止目前,伊朗累計確診數量已經超過 2 萬例,是全球疫情相對嚴重的國家之一,不過,由於疫情主要在該國北部蔓延,而劉武所在的礦場位於伊朗中南部,「當地零案例」,因此疫情對礦場影響不大,加上他們拿到的低廉電費,「摺合不到一毛錢」。所以,即便 BTC 價格暴跌到 3600 美元,他們也不用糾結要不要停機。 礦圈的隱憂 當回顧這次暴跌時,我們詢問到的大多數礦工和分析員,基本都將其中一個矛頭指向了加密借貸、槓桿等金融工具。這兩年,加密衍生工具的概念開始在國內流行開來,這些聲稱可以幫助礦工獲得穩定收益,同時降低風險的第三方機構,先後推出了包括加密借貸、套利、礦機套保等金融產品。礦工可以將幣借貸出去拿到部分現金用戶日常開銷,或用於擴大再生產,等資金週轉正常再還款拿回幣,這已經成爲很多礦工的選擇。今年 3 月初,行業頭部金融平臺貝寶發佈年度報告數據,最頂峯時貝寶在貸餘額超 3.3 億美金,並可推算該平臺礦工與非礦工在貸餘額比例接近 1:1,那麼僅一家平臺,礦工借貸所涉的金額就上億美金。當然,如果比特幣持續上漲,所有人皆大歡喜。一旦市場極速下跌,被抵押的資產將在短時間觸及平臺處置抵押物的價格線,系統強行處置,自動賣出,進一步加劇市場拋壓。借貸資產體量非常龐大,「這就好比堰塞湖。」來自河北邯鄲的礦工張震宇對 12-13 號的暴跌心有餘悸,據他所知,礦工用加密借貸拿出來錢基本都用於再生產或電費、運維支出,「極少用於穩健的投資」,而這段時間,行情極速下跌,他好幾個朋友都因爲來不及追加抵押物,最終「錢沒了,幣也沒了」,「大家都在互相療傷」。不過,由於沒有公開數據,誰都無法確切地說出到底有多少礦工在這次行情下「慘遭」了清算,我們也只能從單個礦工那裏,獲知「情況糟糕」。正如王偉所說,「當下,現金比黃金還重要」,聰明的礦工,會避免讓自己處於過度槓桿化的境地。 堅守會不會有好結果? 如果比特幣價格保持不變,當減半來臨,礦機收益減少一半後,那電費比超過 50% 的礦機,理論上都要關機了,是繼續挖礦還是賣掉礦機及時止損?成了擺在礦工面前的必選題。目前,距離減半還有一個多月,比特幣挖礦的盈利能力也跌到了一個相對低的範圍。多位礦工認爲,雖然比特幣近期也出現了單日漲幅 1000 美金的情況,但還是沒看到比特幣走出低迷的跡象,減半前的挖礦行業,洗盤還將繼續。

比特幣礦工:暴跌發生了,我沒有離場

截圖來源:BitInfoCharts 不過,與前兩次減半分別在 2012 年 11 月和 2016 年 7 月不同,比特幣的第三次減半恰好趕上了今年的豐水期,預計比往年來得更早一些的豐水期,會不會是一個轉機,功耗和電費的比拼哪一個更重要?一些負荷大的礦場已經在備戰豐水期,在各種礦工羣,「接託管」、「低價電」的招商廣告並不少見。「今年的豐水期電費估計會比往年便宜。」張震宇判斷,即便如此,挖礦生意似乎也不太樂觀。根據他的瞭解,由於疫情和暴跌,不少在建礦場基本已經暫停,幾大礦機生產商的出貨量也都不多,「完成新機型迭代的礦場纔有可能盈利。」當然,也有膽大的礦工,在悄悄地囤積或倒賣礦機,賭注未來兩個月的行情。這場跌宕起伏的挖礦遊戲中,最早出局的依舊會是小玩家。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不少礦場陸續開始更新礦機,在這次暴跌前,基本上都完成了機型換代;而那些能遠赴海外挖礦的礦工,無一不背靠着深厚的資源,在低至 1 毛 1 度電的挖礦「天堂」,似乎只有跌至 1000 美元的比特幣纔會動搖他們的挖礦決心,也正是因此,在比特幣跌至 4000 美元至時,他們還能謀劃着要不要「擴大規模」。經過一週多的調整,如今比特幣已恢復至 6000 美金附近,雖然與人們設想中的減半行情相差甚遠,但無論如何,上漲了總是好事,這是礦工們走出陰霾的希望。

(區塊律動 BlockBeats 提醒,根據銀保監會等五部門於 2018 年 8 月發佈《關於防範以「虛擬貨幣」「區塊鏈」名義進行非法集資的風險提示》的文件,請廣大公衆理性看待區塊鏈,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亂墜的承諾,樹立正確的貨幣觀念和投資理念,切實提高風險意識;對發現的違法犯罪線索,可積極向有關部門舉報反映。)

*區塊律動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資者防範追高風險,本文所提觀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更多區塊鏈行業信息,歡迎掃碼訪問官網----比特幣礦工:暴跌發生了,我沒有離場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