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app 包括 DEX 是應用層的東西,無論是抵押借貸還是交易,目前都是以太坊生態的。如何把比特幣或者 BCH 等資產嫁接到 DeFi 生態,是今年的大課題。

3 月 19 日下午 2 點,火星總編時刻第 70 期在火星社羣展開。本期主題爲「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由火星財經總編輯猛小蛇深度對話 FTX 首席運營官 Constance 與 ARPA CEO Felix Xu。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以下爲對話全文:

猛小蛇:今年很難,就是缺錢,還有巴韭特活久見。今天我們又看到美股刷新了歷史再次熔斷,而數字貨幣市場之前整體大跌,當年“94”都沒那麼狠。整個市場處於一片陰霾。我們畏懼市場,更要反思市場,迴歸技術的本質,關注價值成長,才能對未來的希望擁有信心。

3 月 6 日的時候,ARPA 正式加入 FTX 神龍指數 Dragon Index,和 TRX 波場、NEO 小蟻、ONT 本體、VET 唯鏈、QTUM 量子鏈、BTM 比原、IOST、NULS 並列。在如此慘烈的市場以及技術發展前景晦暗的背景下,這個事件無疑是行業非常值得關注的。

我們今天有幸請到 FTX 首席運營官 Constance,ARPA CEO Felix Xu 兩位嘉賓,圍繞這一事件和我們展望行業未來。

有請兩位嘉賓先自我介紹一下。

Constance:大家好,我是 Constance。大家一般叫我康康、小康。我現在在 FTX 擔任首席運營官,主要負責 FTX 的市場宣發、交易所整體運營、用戶增長等工作。

我從小在新加坡長大,從新加坡國立大學金融系畢業後,進入投行瑞信,從事投資風控及合規相關的工作。2018 年加入幣圈,在火幣亞太區負責機構業務。2019 年初加入 FTX 團隊。我的微博是

Felix Xu:大家好,我叫徐茂桐 Felix,ARPA 聯合創始人 & CEO,之前在復星集團和紐約的對沖基金工作,2017 年初入坑,當時買的比特幣現在也沒賣,信仰者,死多頭,只買不賣型選手。ARPA 成立於 2018 年 3 月底,是隱私計算領域的區塊鏈項目。我也是第二次參加 @ 猛小蛇 老師的欄目了。去年 ARPA 上了一些交易所,幣安、火幣、Gate、抹茶、kucoin 等等,國內海外持幣者各一半吧。ARPA 在 Telegram 有 10 個語言和地區的粉絲羣,我可以非常自豪的說 ARPA 目前是國際化程度很高的新生代項目。

這是我們部分 core team 的照片。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猛小蛇:“3.12”大跌的事件對市場打擊很大,先請兩位分別聊一聊,這次行情對自己所在的領域有怎樣的影響?對整個行業的影響會是怎樣的?我們又該如何應對?

Constance:這個問題最近好多人問我。幣市在 12 號所經歷的波動,是幣市在幾年內經歷過的最大日內波動,很多幣價暴跌 20%~30%,交易量達到了新高。我們的 FTX 平臺幣在本週 FTT 也達到了歷史最大的回購銷燬數額 279,777FTT (約 58.05 萬美元)。幣圈也同時經歷了,比特幣區塊高度爲 621343 的區塊,歷時 1 小時纔出塊。簡單說一下我對本次幣價集體暴跌的一個看法。

我們可以把本次暴跌分爲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 BTC 從 7800 跌到可 6500 左右,這一部分的暴跌主要是由於新冠疫情以及全球金融環境所引發人們的恐慌情緒,從而導致的非理性下跌行爲。第二階段,也就是 BTC 繼續從 6500 跌至 13 日凌晨的 3800 左右,是由於 BitMex 的連鎖爆倉導致。由於 BitMex 強制平倉機制(liquidation Engine)的特性,當市場劇烈下跌衆多投資者被爆倉後,由於連鎖反應,BitMex 平臺上更多的用戶會被相繼爆倉,導致幣價持續不斷下跌。

另外想分享一下作爲交易平臺,FTX 在 12-13 日的情況。首先,作爲交易平臺,在本次下跌行情中,我們的風控引擎全程正常運轉,這次行情中沒有出現分攤和自動減倉的情況。另外,我們的流動性提供商和平臺風險保證金在此過程中承擔了所有風險和虧損。同時,FTX 也迎來了上線以來交易量最大的一天,24 小時單邊交易量超過了 30 億美金。

其次,鑑於 12 日以太坊區塊鏈擁堵嚴重,FTX 也自費,爲所有用戶提高了 ERC20 打包的 gas (礦工費),加快用戶提幣速度;上線至今,FTX 從未向用戶收取過任何提幣手續費。作爲 FTX 平臺代幣,FTT 在本次比價集體暴跌中也有不凡的表現:在許多幣種下跌幅度達到 20%~30% 的時候,FTT 幣價僅下跌 6%。

通過這次暴跌,也可以看出 BTC 還是一個高風險資產。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讓大家重拾對市場的信心。當然市場不能急,如果流動性逐步恢復,我相信大家會重拾對市場的信心。

巴菲特有一句著名的名言:“在別人恐懼時我貪婪,在別人貪婪時我恐懼。”所以我還是相信:挑戰和機遇永遠同在。

Felix Xu:我昨天還真是坐下寫了寫自己對市場的判斷。ARPA 是一個硬核的技術項目,不過我之前在紐約一個 hedge fund 幹過,所以對金融市場還算關注。只是基本不炒幣罷了。

對金融市場的看法:關於價格,比特幣作爲避險資產大趨勢是沒有問題的,目前全球進入負利率時代,美聯儲已經把利率降到了 0% 並且開啓新一輪 7000 億美元量化寬鬆。美國的 2007 到 2014 年共進行了三次量化寬縱總計擴表 4.5 萬億美元。而歐盟的量化寬鬆一直持續到 2018 年,目前也已經重啓每月購買 200 億歐元的資產。本次減半後,比特幣年通脹不足 2%,我長期是信仰比特幣的。

但是我們把週期縮短來看,從 2017 年底 BTC 大牛市,到 2018 年下旬進入熊市後,比特幣竟然神奇的和標普 500 指數高度正相關。例如 2018 年 10-12 月標普 500 最大跌幅爲 20%,同期比特幣從 6500 美元跌倒 3200 美元,跌幅 50%;最近標普兩次熔斷,而比特幣從 10500 美元跌倒了 5200 美元。更神奇的是,黃金這種公認的避險資產也從頂部跌掉了 15%,這是什麼原因?這種相關性,來源於幣市和股市都在去槓桿。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我認爲,首先槓桿是一把雙刃劍,是幣圈崩盤乃至經濟危機的重要誘因。僅從幣圈來講,比特幣的一級市場即挖礦,從 2019 年初市場開始復甦,大量新老礦工入場佈局減半行情,算力增加了很多,上槓杆買礦機、雲礦場佔了很大一部分。比特幣的二級市場方面,2019 年可謂是合約元年,各大交易所強推合約,小白用戶高杆杆入場,整體槓桿率大幅提高。實際上空軍可能已經算好多頭的爆倉價位於 6000 美元多,只要比特幣價格砸到 6000,接下來就是多翻空的價格踩踏。這就是本次比特幣超乎大家想象的跌幅的原因。

股市也是一樣的,美股 10 年的長牛讓很多企業和投資人應對風險的意識不足,畢竟沒多人從業者親身經歷了上一波金融危機。2009 年到現在,雖然美國的居民槓桿率(次貸危機的誘因)已經大幅回落, 但是政府和企業槓桿大幅增加。我以前在紐約做股票研究,企業做市值管理的手段多爲回購、分紅,一旦現金流下降,很有可能面臨資金鍊斷裂風險。比如最近 High Yield, Repo 市場流動性枯竭。

本次冠狀病毒爆發並非是幣市股市暴跌的唯一原因,只是一個催化劑,經濟短期休克導致種種問題暴露出來。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任澤平老師的宏觀文兒寫的還挺不錯的,推薦。還有就是我以前天天讀 zero hedge 博客,很多有意思的觀點。

金融有意思的是,預期永遠是提前於基本面的。我個人認爲無論是幣還是股的恐慌氣氛已經觸頂,接下來就要看 1)各央行政策是否有效,2)冠狀病毒的擴散速度和死亡率,3)去槓桿情況。目前預期是極低的,只要好於預期,就是利好。我感覺,美股的調整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幣圈的礦工需要一段時間出清,屆時避險資產 vs fiat 的基本面優勢纔會提現。長期是光明的!

我們從公司的角度來講,只有非常少的比特幣,沒有任何其他的幣種。然後我們就非常重視的是這個現金流管理,然後以及這個就是對各種資產的一個配置情況,我們一直都非常保守。我已經很久沒炒過幣,也沒有炒過股票,以上就是最近對市場的一個簡單的分析判斷而已。

猛小蛇:今年區塊鏈行業發展陷入了一個比較迷茫的時間段,從市場關注點看,目前最熱門的關注點是比特幣獎勵減半,DeFi 等方向,而關於公鏈技術領域已經較爲寥落。區塊鏈本來是一個以技術爲核心的行業,但目前市場關注點更接近金融交易,這個現象正常嗎?從技術角度,以及從交易平臺的角度,區塊鏈行業發展的趨勢到底是怎樣的?用戶投資者們究竟應該關注什麼?請兩位分別回答一下。

Constance:關於這個問題我的想法還真挺多的。很開心能用這個機會跟大家分享,寫得比較長。大家都知道,前幾年區塊鏈技術的呼聲很高,數以百計的項目方爭先恐後進行 ICO 和 IEO,但這其中可能大部分的項目都是無法實現區塊鏈技術應用落地的。

區塊鏈的技術和經濟價值最適用的領域就是金融領域。並且,區塊鏈技術並不只是疊加在金融科技(Fintech)之上的應用,也就是說它不只是爲金融服務,而是完全顛覆了金融的使用場景。

舉一個例子,除了平時大家最常關注的 BTC,ETH 這種原生資產外,在資產證券化(ABS)領域,由區塊鏈所構建的代幣(token)可以對應到很多的實物資產或權益,從而把權益進行細分化。傳統金融領域已經對 ABS 做了非常多的嘗試,尤其是美國的房地產信託基金(reits),在金融交易及合規領域都已較爲完善。但反觀中國,想要做這一塊幾乎是不可能的。

我們現在也已經看到了許多現實的例子。已經有許多市場監管機構和全球各地的交易所,包括紐約證交所 (NYSE) 和德意志交易所 (Deutsche Borse),表明了他們會去評估區塊鏈可行性和優勢的意圖。這也說明,如果單獨把區塊鏈看做一個與金融產業完全分離的技術,或在非金融領域去落地應用會顯得較爲牽強。但從另一方面,這也可以看作是區塊鏈技術的短板。因爲區塊鏈技術本身是一個去中性化的分佈式存儲,比中心化的處理能力要差。所以區塊鏈技術並非以效率取勝,而是以公平、透明等優勢取勝。

以上是我對區塊鏈技術在金融領域可用於實踐的觀點。那麼在金融交易領域,區塊鏈的優勢有哪些呢?

作爲交易所,我認爲現在我們能看到的區塊鏈技術的落地場景,同時也是被大家最爲廣泛認可的場景就是交易所這個業務模式。因爲在區塊鏈行業中,大家可以清晰的看到交易所已經落地的商業模式,所以相對於其他 ICO 空氣幣,交易所的平臺幣更得到投資者的認可也更具備投資價值。

總的來說,我認爲由於區塊鏈擁有較高的金融屬性,區塊鏈技術在金融產業的落地應用會越來越多的被大衆所熟悉和接受。又因爲它能夠擊中用戶在使用傳統金融服務中所不能夠滿足的痛點,所以我相信未來會看到區塊鏈與更多的金融場景結合落地。

從交易平臺的角度,我覺得對於投資者來說,最需要關注的是投資者本身要對市場綜合性風險以及自己的收益預期有一個清醒的認識,需要對自身能夠承受的最大損失有一個比較客觀的自我評估。

尤其是對於普通投資者來說,一定要有風控的意識。我們知道期權是非常好的一個套保工具,比如同時買看跌及賣看漲期權做一個組合對沖。這樣的話,投資者可以利用期權數據確定市場情緒,對沖市場的不確定性。

在這裏推薦一下 FTX 平臺的明星期權產品:MOVE 波動率合約,MOVE 波動率合約本質上是一個雙向組合期權 straddle,也就是一個 call option 加一個 put option。MOVE 合約追蹤每個幣種一天內價格波動的絕對值,例如:一天裏(從 UTC 時間 00:00 到 23:59),BTC 價格波動的絕對值爲 $125,那麼不論 BTC 價格是上漲還是回落,BTC-MOVE 合約都將以 $125 進行交割。

FTX 是非常具有創新性的交易平臺,很多產品都是獨創的,ARPA 很榮幸加入到 FTX 神龍指數裏面。

我先從宏觀上說說區塊鏈行業所處的位置,然後聊聊 ARPA 在技術上的一些創新。

首先,2017 年底開始的公鏈競爭,同質化非常嚴重。技術本身不是核心競爭力,而擁有一項可以解決某個業務問題的技術纔是核心競爭力。公鏈從 2018 年開始突破性創新的減少和找不到 Killer app 相關。

其次,基礎設施和上層應用是一個螺旋上升的過程。加密貨幣最初就是用於交易的,脫胎於傳統金融,所以目前咱們看到的 DeFi 也是把傳統金融工具轉移到了加密貨幣市場。如果監管允許,DeFi 的終極目標是另類金融資產,虛擬有價物,只是目前這些都還沒有上鍊。STO 發展緩慢也有由於監管上的阻力。對於新事物的接受需要時間。

參考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區塊鏈行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所以各位要有打持久戰的決心。未來的區塊鏈產品是看不出來用了區塊鏈的,to C 的界面抽象後應該和普通的 app 沒有任何區別。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現在我說說 ARPA 的創新點,我們致力於用安全多方計算+區塊鏈去解決數據安全共享問題。我們目前的核心產品爲基於安全多方計算的隱私計算平臺 (Secure Computation Platform),賦能企業間高價值數據的安全查詢、聯合分析與模型訓練,可使用於可使用於金融聯合風控、黑名單查詢、跨部門數據協同等衆多場景,讓數據可用但不可見。

在商用 MPC 方面,客戶主要是 B 端,所以大家的感知並不明顯。我列一下 ARPA 的時間線,確實在過去的兩年我們做了很多事情。

ARPA 里程碑

2018 年 4 月成軍,小夥伴陸陸續續從美國日本法國回國創業
2018 年 7 月發佈首版白皮書,闡述爲什麼我們要做隱私計算,應用場景,和技術路徑
2018 年 7 月完成了首輪融資,多家硅谷的 cryptofund 參與
2018 年 12 月寒冬中我們與京東數科和中化集團展開合作,並完成了第二輪融資
2019 年 2 月測試網上線,隱私計算壓力測試 99 方
2019 年 3 月國內最頂尖的技術社區 CSDN 與 ARPA 開啓合作專欄,目前已有 5 篇頭條
2019 年 5 月開始陸續登陸抹茶、Kucoin、Gate 比特兒等交易所
2019 年 6 月發佈中國信通院牽頭的安全多方計算標準,螞蟻金服、阿里、百度和 ARPA 參與
2019 年 8 月登陸火幣
2019 年 11 月登陸幣安,逐步拓展海外各語言社區
2019 年 12 與,受邀參加 IEEE 安全計算共享學習國際標準制定,成爲 IEEE 企業成員
2020 年 1 月,主網上線,可運行 9 種安全多方計算算法,目前完成超 2 萬次計算任務
2020 年 1 月,加入 MPC Alliance,世界唯一的隱私計算企業聯盟
2020 年 2 月,門限簽名方案已經跑通,去中心化跨鏈資產鎖定(BTC 鎖到 ETH 網絡)流程設計完畢
2020 年 3 月,與兩個巨頭開始做 MPC 的概念驗證和早期產品,由於 NDA 的原因不能透露具體名稱
2020 年 3 月,新起點,做 DeFi 和 Dex 的跨鏈資產基礎設施

猛小蛇:前不久 FTX 宣佈將 ARPA 納入其神龍指數 Dragon Index。神龍指數這個名字聽起來很酷,不過很多人並不瞭解神龍指數是什麼,請康康先爲大家解答一下,神龍指數究竟爲何物? ARPA 是怎樣被納入其神龍指數的?這對 FTX 平臺來說有怎樣的意義?未來 ARPA 和 FTX 又將發生怎樣的化學反應?

Constance:大家都知道在 2019 年 10 月的時候中國的公鏈項目就像雨後春筍版湧出,其中不乏有許多非常優質的項目。隨着我們平臺用戶對中國公鏈的交易呼聲越來越大,FTX 也進行了積極的響應,神龍指數就是這個時候推出的。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我們會在這個季度末的調倉時正式將 ARPA 加入神龍指數。指數合約最大的優勢有幾個。第一就是你只要看中某個板塊,就直接買這個板塊的指數,只要這個板塊裏大部分的幣漲,指數就是漲的,會很省心。第二就是,因爲指數同時配置了多個幣種,分散了風險,指數的波動性也會降低,基本真實反映了這個板塊大多數幣的表現。比如小市值山寨幣指數 SHIT,一個 AION 可能一天波動 50%,但 SHIT 一般日波動 5% 以下,這對於被動投資者非常實用,牛市躺着賺錢。最後就是,對於資金體量大的朋友,指數合約方便調倉,對於牛市的輪動行情,只需要交易少量品種即可完成對整個賽道的幣的持倉。

我認爲雖然 crypto 交易長期還是由中心化主導,但是我們也看到 DeFi 和 DEX 正在高速發展。

ARPA 作爲中國優質項目之一,我們非常榮幸能夠將其納入 FTX 神龍指數,這一次可以說是終於集齊了 9 顆龍珠。也希望之後能夠與 ARPA 有更深度的合作和交流。

在與 ARPA 的接觸中,我們瞭解到 ARPA 正在用門限簽名(安全多方計算的一種特定算法),做 BTC 的去中心化跨鏈鎖定,把其他資產如 BTC、BCH 跨到以太坊,這樣可以極大的豐富 DeFi 的資產類別。

添加 ARPA 進入神龍指數中意味 FTX 願意爲了優質項目調整我們現有的指數,也同時希望和 ARPA 共同成長、進步。下一步會聯合兩個社羣,推出一些活動,希望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與進來。

FTX 將對平臺的 6 個指數進行定期成分調整,本次的指數成分調整將於本季度末 3 月 27 日進行。指數成分調整的詳情大家可以參見 FTX 幫助中心文章【2020 年 3 月指數成分調整公告】。

Felix Xu:我補充一點,其實越是成熟市場,ETF 的需求就越強。ETF 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在中國,包括現在美國流行一些創新因子的 ETF,都是爲機構投資人鋪路。我覺得未來 crypto 的增量主要是家族辦公室、高淨值個人、還有通過合規渠道進入的個人投資者,FTX 的各種創新 index 我是非常之認同的。其次,這次加入神龍指數也是把 ARPA 帶到了一個更大的舞臺,和一流的國產項目比拼。我一個願望就是把中國項目做到世界級高度,改變一些 stereotype。

猛小蛇:去年 12 月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中國企業發展論壇上,ARPA 被評爲中國十大創新區塊鏈公司。ARPA 受邀參與 IEEE《共享機器學習系統技術框架及要求》國際標準制定,這在區塊鏈企業中是很了不起的。在人民大會堂的現場我還聽了徐總的講話,非常精彩。徐總能否爲大家介紹一下 ARPA,先說說它的具體內容,再說說它的應用場景。簡單粗暴地說,ARPA 是啥?能幹啥?爲何 ARPA 擁有參與國際標準制定的技術能力?

Felix Xu:ARPA 致力於用安全多方計算+區塊鏈解決數據安全共享問題,成爲分佈式商業中的數據交換基礎設施。我們目前的核心產品爲基於安全多方計算的隱私計算平臺 (Secure Computation Platform),賦能企業間高價值數據的安全查詢、聯合分析與模型訓練,可使用於可使用於金融聯合風控、黑名單查詢、跨部門數據協同等衆多場景,讓數據可用但不可見。ARPA 與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共同制定安全多方計算標準,並參與制定 IEEE 國際標準。落地方面,與多個 500 強企業有概念驗證和早期產品。

今年我們會在 DeFi 基礎設施領域大展拳腳,一會會細聊。

數據共享行業很大,未來應該是一個千億級的市場。去年年底大家肯定聽說了 51 信用卡和其他一些知名大數據公司、風控數據公司被查被抓,就是觸碰到了數據採集的紅線,在沒有授權的情況下用爬蟲採集個人金融信息。其實歐美在數據隱私方面是走在前面的,歐盟的 GDPR、美國的 CCPA,都有明確的政策來保護數據隱私,而中國最近也有不少類似的動作。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數據安全共享有數據隱私監管政策的加持,目前由於技術門檻很高,競爭壁壘高,所以大部分大型企業剛剛開始探索。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說完了行業,我說說 ARPA 做的安全多方計算是什麼。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咱們離巴菲特又進了一步。安全多方計算的起源是 1982 年姚期智院士提出的百萬富翁問題,經過這些年的研究,2012 年歐洲的兩位教授提出了利用祕密分享實現安全多方計算的方法。

之所以選擇 MPC 這個技術路徑,首先這個和我們團隊構成有關,我們的密碼學研究院 Alex Su、Dragos Rotaru 和 Mark Simkin 都是 MPC 領域的專家,追隨着頂尖的教授比如 Ivan Damgard 和 Nigel Smart。所以我們選擇了純密碼算法的 MPC,技術路徑爲祕密分享。我們在 MPC Alliance 世界頂尖的 MPC 行業聯盟,參與國內國際的 MPC 標準制定。ARPA 是業內公認的 MPC 第一梯隊。

其次,我們確實覺得 MPC 和區塊鏈是有很多異曲同工之妙的。比如都是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是去中心化的賬本,而 MPC 是去中心話的在加密數據上做運算。是天然結合,同時也不會遇到 TEE 比較中心化和工程上漏洞的問題。數學比較美。當然一會我也會說到,TEE 和 MPC 的終點是一樣的,而且使用場景很不同。都是非常好的技術路徑。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我們在國內外 MPC 標準化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下面我說幾個案例。

目前 ARPA 主要做金融領域,原因是金融的數據化程度比較高,而且數據價值比較高。每一個銀行都是數據孤島,他們最希望共享黑名單,算出行業的交易數據等等。這些銀行希望獲取到這些金融資產的信息,又能保護自家銀行的信息隱私,最終以達到完成更好的風控。

舉幾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ARPA 可提供一個黑名單聯合風控查詢系統,安全多方計算會在密文上進行搜索,判定這個用戶是否也貸款未清的狀況。最終會返還一個數字,代表該用戶的貸款表現是否有欠款,但不會顯示具體在哪家銀行。

第二個例子:在雙方應用場景中,ARPA 爲國內領先的金融科技公司 J 提供 VAR 風控模型的安全分析服務。這個 VAR 服務主要面向各大金融機構,這些金融機構不想把確切的持倉數據提供給 J,而 J 希望 VAR 風控模型參數被保密。所以 ARPA 針對 VAR 的參數和金融機構數據進行了安全多方計算,分析結果直接反饋給金融客戶,J 賣出了 VAR 的服務,保密了參數,金融機構享受了 VAR 服務,保密了數據,達成了合作雙贏。

第三個例子:全球 500 強化工公司,這家公司與多家交易合作伙伴組成了大宗商品交易聯盟,聯盟成員點對點交易頻繁,但不願第三方暴露自己成交價。聯盟外很多金融機構、工廠想知道某些精細化工品的行業公允價格,但由於沒有交易所的存在無法獲得數據。MPC 技術可以將這些成員聯合在一起,每天計算出加權平均的行業公允交易價格,工廠和金融機構可以按照交易價格制定策略,這個交易價格也同樣是一款數據產品。央行最近也是把安全多方計算放進了 2021 年規劃當中。

總結一下,就是我們做的早,核心團隊的研究和工程能力很強,與歐洲兩位 MPC 大神教授和他們的博士後聯繫緊密,已經有多個落地案例。所以才能獲得一系列殊榮,並邀請制定標準。

猛小蛇:好的,雖然高能硬核,但我們對 MPC 也還是有了一個入門級的理解,還需要持續消化。ARPA 在 MPC 基礎之上提供數據共享解決方案,並且有門限簽名技術,這個技術的內容是什麼?它真的將會是 DEX 和 DeFi 爆炸性增長的先決條件?另外,ARPA 在 MPC 隱私計算領域目前有哪些落地的應用?這些落地應用是否形成有效的商業模式支持 ARPA 創造營收?

Felix Xu:好的,首先門限簽名 Threshold Signature Scheme 是安全多方計算的一個特定算法,利用祕密分享,去中心化的實現密鑰的生成和驗籤。這個也是最近我們開始把它和 DeFi 和 DEX 聯繫在一起,是 ARPA 2020 年的重點計劃之一。

我先來講講跨鏈資產鎖定的重要性,即把 BTC 轉化爲 ERC20 的 BTC,然後用於交易或者借貸。

1)中心化交易所是最大的跨鏈資產平臺

DEX 資產跨鏈是大幣種交易的前提
DeFi 資產跨鏈是擴大抵押物的品類,觸達增量市場。

2) BTC vs ERC20

BTC 市值是 ERC20 代幣的 6 倍
持幣者比 ERC20 代幣更多
BTC 用戶的忠誠度更高

3)單一鏈做 DeFi 的先決條件過高

長期持幣用戶
穩定幣
去中心化
波動率相對低

那麼如何用門限簽名做跨鏈資產的橋呢?

我這裏解釋一下,DeFi app 包括 DEX 是應用層的東西,無論是抵押借貸還是交易,目前都是以太坊生態的。如何把比特幣或者 BCH 等資產嫁接到 DeFi 生態,是今年的大課題。我們做的是基礎設施,而非借貸 / 交易本身。Keep Network 的 TBTC、RenVM 都在這方面探索,但是總體 ARPA 在門限簽名領域的競爭對手不多。因爲門限簽名 TSS 的技術門檻比較高。我們因爲一直在做通用 MPC,所以在 TSS 技術上有很深的積累。

門限簽名是 MPC 的一個特定算法。ARPA 之前的工作主要是提供通用 MPC 算法。門限簽名的工作原理是在密鑰生成、和驗籤的過程,從單一節點轉化爲多個節點,可以理解爲更安全、用密碼算法保證的 multisig。這裏我們用祕密分享在實現 ECDSA 的密鑰生成和簽名。

這些多節點 signers,組成一個隱私計算網絡,即 ARPA 主網。他們都需要質押來應對有可能發生的作惡行爲。

ARPA 基於祕密分享的門限簽名方案是跨鏈資產鎖定(cross chain composability)的核心組建。去中心化託管和 imBTC、HBTC 都不一樣,工程化較高的是 TBTC 目前還沒有主網。我相信跨鏈資產鎖定是支撐 DEX 和 DEFI 大發展的基礎設施。市面上的競爭對手不多。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ARPA 的門限簽名比較完善,有 demo 能跑通,此前和 Cobo Invalut Matrixport 都對接發現 to C 的錢包並不是最大痛點,也是去年年底轉向做 cross chain 資產鎖定的。我們就定位爲一個工具,不是一條鏈,做到足夠專精。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上面倆圖一個是我們門限簽名在局域網環境下運行的截圖,另一個是驗證簽名的速度,大家可以看到效率是足夠滿足目前業務需求的。

總結一下,目前我們的兩個方向即商用 MPC 計算平臺、DeFi/DEX 的跨鏈資產鎖定橋,都是極具創新、對數據和 crypto 行業有推動作用的事情。在商用 MPC 方面,上有有政策支持,大型企業在積極探索,我們的需求量年後大幅提高。而跨鏈資產鎖定,可以把 BTC 和其他鏈上的加密貨幣,去中心化的鎖定到 ETH 上面,賦能 DEX 和 DeFi 去拓展 BTC BCH LTC 等增量市場。ARPA 作爲計算網絡,無論是商用 MPC 還是 DeFi 門限簽名,均可以收取計算費用,完成 ARPA 的價值捕獲。

那麼跨鏈資產鎖定的客戶是誰呢?ERC-20 BTC / BCH / EOS 可以使用在衆多 DeFi protocol 上面,比如 Compound AAVE 等等,讓 BTC 的持幣者也可以享受 DeFi 或者用 DEX 進行交易。ARPA 的價值捕獲,是在每次資產跨鏈時的手續費,去中心化的託管費用,由 signers 一起分享,部分進行 ARPA 的銷燬。

猛小蛇:signers 也有可能是個人嗎?

Felix Xu:可以是個人提供的算力節點、也可以是 DeFi protocol 和 DEX providers。

猛小蛇:跨鏈搭橋收過路費,辦個速通卡打打折,我只能看到這一層。

接下來請徐總說說團隊和計劃吧。對於 ARPA 團隊而言,未來將如何實現 ARPA 的價值?另外,ARPA 在 2020 年有怎樣的發展計劃?計劃可能會遇到哪些困難?又準備如何克服這些困難?請徐總回答。

Felix Xu:冠狀病毒對實體經濟衝擊很大,最近區塊鏈也感受到的陣陣寒風,大家都開始過冬狀態了。之前一個採訪中,我說週期管理是區塊鏈領域項目團隊最需要注意的。現金管理,開源節流,其實我們和其他各行各業的公司也都一樣。

每次行業大洗牌都是絕佳的超越的機會,大部分優秀的企業均經歷過經濟衰退的洗禮。首先 ARPA 技術和運營一切正常,我們仍在吸引優秀人才,資金充足。隱私計算和 DeFi 剛剛進入快速發展期,未來可期。

千里之行的一小步。過去的一年裏我們參與了中國信通院的 MPC 標準,昨天我同事還在參與信通院 TEE 的標準工作。IEEE 的 P2830 工作組以及 MPC Alliance 我們在積極貢獻內容,推動隱私計算的行業發展

另外今年最讓我感覺振奮的是把門限簽名技術用於跨鏈資產鎖定,即把 BTC 去中心化的鎖定到 ETH 鏈上。這裏用到隱私計算裏面門限簽名(threshold signature scheme)我們已經可 demo,已跑通。跨鏈資產的 Bridge 是 ARPA 今年的新規劃,大計劃。

從運營方面,熟悉我們的同仁可能瞭解,ARPA 是業內人效非常高的團隊,我們積極調動各語言和地區的 ARPA 愛好者、志願者,在當地組織線上社羣和線下活動。兩週前我們剛成立了南非羣。交易所方面我們已經登陸了幣安、火幣等大所,下一步是合規交易所,比如很快我們將上線越南合規交易所 BVNEX 和韓國持牌交易所 Hanbitco,還有一些其他的。

我們經歷過了 2018 年底的那次 crypto 寒冬,這是第二次了,我們現在的狀態更好,資金充足,鬥志滿滿。路遙之馬力,日久見人心。沒啥好擔心的,幹就完了!

猛小蛇:近期很多交易平臺上線了槓桿代幣業務,對於 FTX 來說,FTX 的槓桿代幣業務和其他交易所有什麼不同?在推廣和運營方面,有沒有更先進的策略方法?有請康康。

Constance:是的,現在 FTX 業內首創的槓桿代幣(Leveraged Token)已經上線了幣安、幣安 DEX、gate.io、Gopax、BitMax、ZBG、BKEX、BitKan 和 ZT 交易所。

我來簡單介紹一下 FTX 槓桿代幣,槓桿代幣是一種 ERC20 代幣,也就是說它可以在任何現貨市場進行買賣交易。用戶可以不存入保證金來做槓桿交易,讓交易者可以持有空頭倉位(空倉)和槓桿頭寸。相當於把衍生品和槓桿交易代幣化。

槓桿代幣類似傳統金融中的槓桿 ETF,它會追蹤某些數字貨幣的表現,並衍生出了多倍回報。比如 ETHBULL 就是 3 倍槓桿做多 ETH 的代幣。相反,ETHBEAR 就是 3 倍做空 ETH 的代幣。在日內,槓桿代幣可以達到底層資產的 3 倍回報。

我們槓桿代幣和市場上類似產品的最大不同是:我們幣化了此槓桿 ETF 倉位。幣化就代表,此倉位可以上鍊,並在鏈上移動,這也是充分應用到了區塊鏈技術。而且我們收取的每日調倉費用是遠遠低於市場上同類型產品的。

舉例來說,某交易所 ETF 每日收取 0.1% 的調倉手續費,我們只收取 0.03%。我們的槓桿代幣流動性全爲真實流動性,越多的交易所上線我們的槓桿代幣,意味着這個幣在鏈上自由移動劃轉的空間就更大,也會成爲未來一個新的交易機會,比如搬磚套利,宣發方面,我們最近製作了很多槓桿代幣的教學材料。

有很多剛瞭解槓桿代幣的用戶會不是很清楚槓桿代幣的手續費、調倉等機制,針對用戶的這些疑惑,我們準備了用戶新手入門教學視頻及文字資料。同時,也準備了在線槓桿代幣直播教學,在本週六晚 7 點,請到了 Bcoin 的實盤金牌導師幾木老師和 AKG 交易學院院長:AKG 倉公子爲我們分享:槓桿代幣實操的直播教學。如果想觀看直播,可以添加 FTX 官方微信客服(ftexchange)。

同時,我們也希望槓桿代幣能夠被幣圈越來越多的朋友所瞭解和熟知,因爲槓桿代幣是 ERC20 代幣,它也可以在其他沒有槓桿的交易所進行交易,這樣用戶可以進行跨平臺對沖,這也帶來了更多的流動性,可謂是非常方便。最後,我們也歡迎對 FTX 槓桿代幣上比感興趣的交易所來諮詢上幣事宜。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火星總編時刻 No.70:ARPA 加入 FTX 神龍指數,隱私計算+DEX 和 DeFi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

猛小蛇:今年 FTX 還會推出哪些新的交易產品?在今年達成怎樣的目標?目前崛起的交易平臺不在少數,你對目前交易所行業目前的發展的情況有怎樣的觀察?FTX 又將準備採取怎樣的競爭策略?

Constance:好問題。2020 年我們會加快 FTX 發展的步伐,我們會在近期推出新的交易產品,在這裏先要給大家賣個小關子,請大家添加我們的官方微信客服(ftexchange)或關注我們的社交平臺:微博 @FTX 官方微博。瞭解 FTX 的一手動態!

FTX 一直致力於創新的衍生品產品,讓更多的傳統金融產品能在數字資產領域落地。所以除了在產品上新外,我們也會加大對用戶教育的籌備及推廣力度,希望能夠通過用戶教育讓大家看到 FTX 更多有趣的平臺產品,像是追蹤某一幣種一天內價格波動的絕對值的波動率(MOVE)合約,以及對標一籃子幣種的指數合約等。

我預期 2020 年合約市場前景不會像 2019 年一樣出現許多大幅度的變動,全球將會矚目各交易所在交易量方面的一較高下。在這一點上,可以訪問我們平臺推出的交易量鑑:用於記錄各大交易所真實交易量數據,每天實時刷新:https://ftx.com/volume-monitorhttps://ftx.com/volume-monitor

另外我認爲在衍生品行業即使出現重大變動,也不會是由於 BTC 合約。因爲大家正期待更多的衍生品玩兒法。就現在來看,與傳統金融行業的類似物相比,數字貨幣行業存在着更具大的未被開發的潛力。 很多其他標的的數字資產合約及衍生品代幣化很可能只是曇花一現,但期權產品可能會有更長期的發展,所以我們平臺現在已經上線了期權交易。

我們更可以大膽猜測一下 2020 年的數字資產交易所行業,什麼會是寵兒。

第一種猜測是交易所整合(consolidation)。未曾獲利的交易所紛紛倒閉退出場,而未曾獲市場接受的代幣也會步其後塵。200 家假交易所獲得可觀的真實交易量的時代已將近告終,而可能成爲下一個比特幣的 200 種代幣的時代也已終結。

第二種猜測是強調實際落地案例及公司收益(use-cases and revenue)。就像我們熟知的,用於評判一家普通公司的標準。交易所平臺幣在 2018 年及 2019 年表現不俗,且 2020 年可能持續如此。這些平臺幣是具有實際集成及價值的數字貨幣案例體現。我預期在 2020 年會看到更多:人們在增創用戶真正需求的數字貨幣整合業務,之後整合成代幣形式。

第三種猜測是匯款(remittances)。如果注意到現在數字貨幣創造何種經濟價值,最明顯例子是人們尋求將資金由一國家匯至另一國家。原因是他們很快意識到國際匯款工作機制是如此低效。因此,2020 年可能會是法幣之年。

FTX 又將準備採取怎樣的競爭策略呢?FTX 一直秉持着領先,安全、創新、高效、專業的服務態度。從 2019 年 5 月創立到現在,一直在以產品魅力吸引來了大批的’自來粉‘。在 2020 年,FTX 會加大對平臺創新產品的宣傳力度。

當然,有競爭纔有更大的進步空間,我們希望能夠繼續專注做好自己的產品,繼續用產品說話,擴展用戶規模。同時我們也會繼續改善並推進網頁 UI 及 APP。希望能夠爲用戶帶來最好的交易產品和交易體驗!

網友互動:請問徐總,ARPA 的 MPC 成功率目前是 100%,如果應用到醫療數據統計,社會福利等方面,成功率還有這麼高麼?

Felix Xu:首先是計算環境目前是可控的,我們只向相對可信的節點開放了節點申請,目前作惡情況少。其次,作惡包括 abort attack 可以找到並且進行處罰。

來源鏈接:news.huoxing2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