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 29 日,專注區塊鏈領域的播客節目 The Blockchain Debate Podcast 邀請了兩位熟悉以太坊技術的嘉賓探討以太坊 1.0 擴容問題,分別是 bloXroute Labs 首席執行官 Uri Klarman 與 CasperLabs 首席執行官 Mrinal Manohar。

以太坊 1.0 還能否擴容?我們跟 bloXroute 與 CasperLabs 聊了聊爲何他們的看法截然相反

雙方對「以太坊 1.0 能否擴容」持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以下是兩位嘉賓的主要觀點節選,收聽完整節目可 點擊此處

bloXroute Labs 首席執行官:0 層可幫助以太坊 1.0 不妥協去中心化而擴容

如果你嘗試增加區塊容量,區塊的廣播時長會同比例增加,因此你不得不按相同的比例去調整出塊間隔,這不僅是一個瓶頸,而且是區塊鏈擴容的關鍵瓶頸。通過實驗我們已經看到,在消除這個瓶頸後,以太坊、比特幣以及其他區塊鏈可以實現比當前水平更高的事務處理能力。比如,通過加快廣播速度、擴大區塊體積和增加出塊頻率,比特幣現金可實現以每秒 3000 筆交易的峯值處理能力進行運轉。回到這次辯論,在不改變共識協議的情況下,我們也同樣幫助以太坊實現了每秒上百次筆的事務處理能力。

因此對於以太坊 1.0 可否擴容這個問題,答案是絕對肯定的。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稍微調整和改進一下區塊的傳播方式,這樣問題就解決了。在這個問題被解決以後當然還有其他問題需要解決,比如處理時長,即完成各種操作所需的時間。從數量級來說,它們是是一個離核心非常遙遠的問題,因此在當下根本不應該被稱之爲瓶頸。至於將來它們是否會成爲瓶頸仍有待觀察。

以太坊 1.0 還能否擴容?我們跟 bloXroute 與 CasperLabs 聊了聊爲何他們的看法截然相反bloXroute Labs 首席執行官 Uri Klarman

在討論 0 層和 2 層擴容的區別之前,首先要對什麼是 1 層、什麼是 2 層、什麼是 0 層、它們如何一起協作有準確的概念?有人創建一個區塊,把它發給所有其他人,接着每個人都開始創建下一個區塊,這些活動指的是 1 層。

類似 Celer 這樣的 2 層,指的是與其生成一筆交易,把它發送給其他所有人,然後等待它被驗證上鍊,你可以採用另一種方式:比如,如果我和 Mrinal 只是在彼此之間進行交易,我們可以只關心我們之間的交易過程,而不把它放到區塊鏈上,但最終或定期在某個時候,我們將它記錄到區塊鏈上。

當區塊鏈 1 層的節點將區塊相互發送時,0 層相當於一個更快的供區塊鏈使用的互聯網。就像你的電腦不知道它的數據到底是在銅線還是光纖上發送一樣。你有 1 層,共識層,2 層,通過定期上傳的方式擴展了 1 層的共識。

可能 PoS 的共識機制會比以太坊 1.0 的共識機制更安全,甚至更快。話雖如此,但很早開始大家似乎就停止了對以太坊 1.0 擴容的投入,並把寶完全壓在以太坊 2.0,希望它成爲救世主,而不是集中精力解決以太坊 1.0 的擴容問題,在我看來似乎不太明智。

以太坊 1.0 是否可以在不犧牲去中心化的前提下擴容?我認爲它可以,主要因爲 0 層擴容有一個前提,對 0 層的改進必須建立在可驗證的中立性基礎上。中立性意味着 0 層解決方案不具備任何影響區塊鏈運行、降低其可擴展性、對區塊、節點或其他參與方進行審查或歧視的能力。此外,它絕不能成爲單點故障。

實際上,所有的擴容解決方案,包括所有 2 層解決方案,在防欺詐設計上,如果出了問題,如果資產定價有誤,當有一些疑似不當行爲發生時,你總是可以有一個窗口期,在這段時間內你可以發送交易和審批,通知系統你發現的異常活動,比如你正遭受欺詐。但是,如果你需要 2 層充分發揮它的功能,1 層必須具備充足的吞吐能力,從而不容易出現網絡擁堵。

我說以太坊 1.0 可以擴容,因爲我們已經親眼所見,目前我還沒有看到會改變這一事實的依據。如果轉成 PoS,你需要改變整個共識機制。我會說且慢,讓我們先來探探它的擴容極限,然後再決定我們是否真的需要 2.0 或 3.0,或者打造一條全新的區塊鏈。

CasperLabs 首席執行官:只有以太坊 2.0 才能實現「終極擴容」

我想討論的第二個主要問題是如何真正定義可擴展性。我認爲這包含三個方面,而不僅僅是單一的。首先,所有人都關注吞吐量,我認爲這非常重要,而且衡量吞吐量的方式應該是每秒可處理的事務數量。

我認爲以太坊 1.0 之所以不能真正可持續地擴展是因爲權益證明擁有工作證明不可比擬的效率。無論我們在工作證明系統上可得到什麼樣的可擴展性,即使有更好的區塊傳播,在權益證明系統中只會更好,雖然不是無限好,但肯定會好很多倍。

以太坊 1.0 還能否擴容?我們跟 bloXroute 與 CasperLabs 聊了聊爲何他們的看法截然相反CasperLabs 首席執行官 Mrinal Manohar

可伸縮性的第二個方面實際上是安全性。我認爲這對可擴展性來說真的非常重要,因爲隨着系統越來越快和被更廣泛地使用,你希望其安全性也同比提高。工作證明的問題在於,你必須遵循產出曲線才能真正確保安對硬件的額外投入成本足以打消黑客攻擊的念頭。

最後我意識到可擴展性也關乎開發人員的採用。以太坊 1.0 使用專有編程語言 Solidity。雖然這是地球上使用最廣泛的智能合約編程語言,但世界上目前只有 1 萬 5 到 2 萬個區塊鏈開發者。現在如果把他們與全球 2600 萬開發人員進行鮮明對比,你可以得出區塊鏈對廣義開發人員的普及存在嚴重不足的結論。如果你再看看許多行業調研結果,這個現象的主要原因是人們不熟悉區塊鏈中使用的體系架構和編程語言。

因此,我相信可擴展性的三個方面:吞吐量、安全性以及開發者的採用,會在 ETH 2.0 和 ETH 3.0 得到大幅改善。與此同時,雖然 1.0 可以在 0 層擴容的幫助下得到一些提升,但我認爲它還不足以滿足所有這三個方面對可持續發展的要求。

但我確實認爲波思路(bloXroute)正在做的事情會爲以太坊 2.0 和 3.0 賦予更多能量。0 層爲基於工作證明機制的 1 層提供了很多改良,相比我認爲它可以幫助基於權益證明機制的 1 層實現一個更加優化的設計。

許多比特幣至上主義者喜歡比特幣供給衰減曲線的概念,相當於通貨膨脹的時間表,供給會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減少。現在我認爲,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這就像一顆滴答作響的定時炸彈,雖然短期內不會爆炸。但就我的觀點,你的硬件投入數量取決於你的挖礦獎勵。當你的區塊獎勵是 6.25 枚比特幣時,維持大量的硬件可能可行,但在某個時間點以後,攻擊區塊鏈的成本與硬件投入成本會出現倒掛。

因此,基於他們目前對 CasperFFG 的部署規劃,我認爲以太坊的瓶頸將由以太坊 2.0,甚至是 3.0 來徹底解決。他們的計劃也經常來回調整,就像在軟件開發過程中一樣,他們先有一個叫做 Casper FFG 的過渡版本,它實際上具有工作證明,保留了大部分 Nakomoto 風格的共識機制,並與權益證明重合,把它作爲最終確認系統。 因此,大部分網絡看起來和現在幾乎完全一樣,因爲它是一個工作證明和權益證明機制的混合體。但當他們最終升級到 3.0,這將是一個 100% 的權益證明系統,運行 CBC Casper 或 CBC Casper 的變種。

如果不是像 Optimi、Level 3 等 CDN 技術的出現,當今的互聯網就失去了支柱,而我幾乎可以認爲波思路爲區塊鏈所做的類似於他們對互聯網的貢獻,就像沒有他們我們今天便不可能享受 Netflix 之類的在線娛樂。

雖然採用權益證明機制可以讓速度變得很快,但是你也必須開始做諸如網絡分片和分區之類的事情,因爲我確信真正擴容所需的吞吐量應該在數萬級別。我指的當然不是當下的行業現狀。我們在談論的是當行業應用滲透率從 0.3% 躍升到 50、60% 的時候要發生的事情,這纔是真正的可擴展性。

因此,我的結束語是,我認爲以太坊 1.0 可以通過 0 層和 2 層擴容解決方案實現大幅提升。但我之所以說它依然無法擴容,是因爲我關注的是終極擴容。我們需要一個效率極高、極其並行、併發的系統,並允許其安全性隨網絡價值的增加而擴展。我認爲只有以太坊 2.0 或 3.0 才能實現這個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