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電貸爲以太坊提供瞭解決信用風險的方法,卻也帶來了攻擊風險。

撰文:Huobi Ventures

2018 年年中 Marble首次提出了閃電貸 這一概念,但在一年後閃電貸纔開始慢慢發展起來,並於 2020 年進入區塊鏈用戶的視線中。閃電貸交易基於區塊鏈的原子化特性而成立,是一種特殊的無抵押借貸交易。原子化特性要求用戶所有的相關操作必須是在一筆交易哈希之中,包括還款操作。若有任意一個要求未達到,則涉及多個操作的整筆交易必須回滾,失敗的交易無法被打包。

在這種設定之下,理論上閃電貸交易允許用戶通過無抵押的方式借出流動性池內的所有通證,但需在進行一系列互換抵押清算操作之後、交易結束之前歸還所借通證以及固定的借貸成本。這種借貸方式完美解決了當前鏈上借貸的違約風險,相較於傳統鏈上借貸通過超額抵押完成借貸行爲,閃電貸爲區塊鏈用戶帶來了一種新的可能。

在這種可能被發現之前,閃電貸卻因爲兩筆攻擊進入大衆視野。2020 年 2 月份 bZx 分別於 15 日、18 日遭受了兩次閃電貸攻擊,損失金額各自達到 33 萬和 64 萬美金。同時自流動性挖礦引起 DeFi 浪潮以來,DeFi 迎來了閃電貸攻擊密集期。

下圖是截止至目前發現的 12 起閃電貸攻擊事件,總損失高達 9965 萬美金。損失金額最高來自於 21 年 2 月 13 日 Cream.Finance 所遭受的攻擊,有趣的是在遭受攻擊 2 個月後,Cream.Finance 於 4 月 8 日提出將提供跨協議閃電貸(Cross-Protocol Flash Loans)服務,該跨協議閃電貸將通過 Iron Bank 完成。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閃電貸攻擊事件總結,來源: Huobi DeFi Labs

從區塊鏈的區塊時間維度看待閃電貸,閃電貸在區塊鏈上的到期期限爲零。這意味着閃電貸的借貸利息應該爲零,即借貸利率乘以到期期限爲零。但現有提供閃電貸服務的主流協議之中僅 dYdX 不收取所謂的借貸費用,Aave 要求收取 0.09%,而 Uniswap V2 要求收取更高的費用 0.3%。Huobi DeFi Labs 認爲在較遠未來,閃電貸協議的服務費費率將趨向於零,從這一角度看 dYdX 似乎對閃電貸用戶更友好,而 Aave 與 Uniswap V2 在未來是否能剝離閃電貸業務,提供獨立於協議整體設定的服務費率仍未可知。但在當前在這場閃電貸競賽中,三者協議以各自優勢和特色割據閃電貸市場,

Uniswap V2 在三者主流協議中最遲提供閃電貸服務,但作爲 DEX 龍頭,Uniswap V2 以流動性高的優勢在交易頻次和借貸通證比較中脫穎而出,瓜分了閃電貸 60-70% 的交易市場。而 dYdX 作爲最早發現閃電貸交易的協議平臺,儘管只提供三個主流資產借貸,即 ETH (WETH)、USDC 和 DAI,卻同樣不可小覷。dYdX 上閃電貸交易涉及的 DeFi 協議高達 21 個。Aave 在三者之中作爲最純正的借貸協議,與其它兩者不同的地方是提供可直接調用的閃電貸函數;同時 Aave 目前是多個 DeFi 協議主要調用閃電貸的對象,如 DeFi Saver 和 Furucombo 都是 Aave 閃電貸交易的主要客戶。

在這三者主流協議之外,Huobi DeFi Labs 同樣關注到 Uniswap V2 同期的提供閃電貸服務的協議——Instadapp。這一協議在出現伊始提供 COMP 加槓桿流動性挖礦和債倉管理,並在上線內一個月引起了一個閃電貸交易的小浪潮。同時它是第一個提出批量閃電貸概念的協議,但該協議卻在 Uniswap V2 上線和 Aave 爆紅之後歸於沉寂。

本報告聚焦這四個協議的鏈上數據,共追蹤了約 11 萬條閃電貸交易數據,力圖通過分析該數據呈現閃電貸交易的鏈上全貌。分析角度涵蓋了交易筆數、地址分析、借貸通證類型和主流資產的借貸金額等,同時總結並對比了市面上圍繞閃電貸功能的幾乎所有協議。

約 11 萬筆閃電貸交易來自四個協議平臺

報告中閃電貸鏈上數據截止至 2021 年 3 月 16 日,根據以太坊上提供閃電貸的協議有 Uniswap V2、Aave、 dYdZ 和 InstaDapp 這一基本事實,Huobi Defi Labs 追蹤這四大協議獲得閃電貸共 10 萬 8 千筆歷史交易數據。不同協議採用不同的方式提供基礎閃電貸服務,Huobi DeFi Labs 根據不同協議的特色使用不同方法獲得鏈上數據。

總體方法概括如圖中所示,Aave 直接爲用戶提供封裝好的閃電貸函數,通過閃電貸函數調用情況追蹤閃電貸交易哈希;dYdX 則是基於四個事件日誌獲得交易哈希;Uniswap V2 的閃電貸鏈上交易數據通過 Dune Analytics 的 UNISWAPV2CALL 確定交易哈希;Instadapp 的交易數據獲得方式與 Aave 一致,通過其閃電貸函數調用情況追蹤獲得。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閃電貸鏈上數據來源及其獲取方式彙總,來源:Huobi DeFi Labs

四個閃電貸協議獲取的閃電貸交易數據總覽如下圖,Instadapp 至 2020 年七月份之後再無新的閃電貸交易數據,但因其可觀的交易數據仍爲本報告閃電貸鏈上數據的研究對象之一。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

閃電貸交易頻發於 Uniswap V2

閃電貸市場隨牛市進入穩定期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閃電貸交易筆數時間分佈圖,來源:Etherscan.io, Huobi DeFi Labs

以太坊上閃電貸歷史交易的時間分佈如圖所示,第一筆閃電貸交易出現於 2019 年 6 月 21 日,由 dYdX 產生。閃電貸於 2019 年只發生於 dYdX 上,且這一年閃電貸筆數僅有 148 條,直至 2020 年 1 月 18 日第二個產生閃電貸交易的協議 Aave 開始出現。但到此時閃電貸仍並不被大衆所知,直到 2 月 15 日和 18 日著名的 bZx 攻擊事件發生。

2020 年四月和五月份 InstaDapp 與 Uniswap V2 先後上線提供閃電貸服務,六月份閃電貸交易筆數數據顯示第一輪爆發開始。這一輪爆發與六月份 Compound 啓動流動性挖礦有關。流動性挖礦引起 DeFi 狂熱潮的開端,而 Instadapp 在同期適時推出 COMP 加槓桿流動性挖礦、債倉和抵押品互換管理功能,成爲該輪爆發的主要驅動力。

第二輪爆發發生於去年 10 月,由 uniswap V2 推動,同時從當月起閃電貸攻擊進入高發期。且在 Uniswap V2 上發生的閃電貸交易比例一直維持在 60% 左右,甚至最高曾接近 90%。但在 Aave V2 上線之後,Aave V2 瓜分了部分閃電貸交易市場。目前閃電貸市場交易頻次穩定在 Uniswap V2 佔七成,Aave 佔二成,dYdX 一成。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閃電貸交易比例時間分佈圖,來源:Etherscan.io, Huobi DeFi Labs

Uniswap V2 閃電貸交易失敗回滾率高達 9.1%

閃電貸交易由於其特性可產生失敗回滾的結果,但由於獲取數據的方式不同我們僅捕捉到 Uniswap V2 的失敗回滾現象。Uniswap V2 的 6.6 萬條交易中有約 6 千條交易失敗回滾,Uniswap V2 閃電貸交易失敗回滾率高達 9.1%。

Uniswap V2 分別於 2020 年 7 月 22 日、2021 年 1 月 22 日發生大量失敗回滾的交易,具體數值爲 1139 筆和 308 筆。此現象可能是由於當日有用戶頻繁調試其策略。在本報告中所有數據分析結果如無特別說明,均不包含此回滾交易的數據。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Uniswap V2 上失敗回滾的閃電貸交易筆數歷史分佈,來源:Etherscan.io, Huobi DeFi Labs

批量閃電貸功能或仍處早期階段

2020 年 12 月 3 日,Aave 宣佈其 V2 版本主網上線,並伴隨着多個功能的更新。這其中就包含批量閃電貸,批量閃電貸允許用戶在閃電貸中一次性借多種不同的通證。但這並非批量閃電貸的先例。

在 2021 年 3 月 12 日之前以太坊上共發生 145 筆批量閃電貸交易,僅佔總歷史交易筆數的 0.13%。其交易數分佈比例如下圖,儘管 Aave 最晚提供批量閃電貸功能,但約超過六成批量閃電貸交易通過 Aave 發生。Uniswap V2 與 Instadapp_batch 均約有 15% 批量閃電貸交易,而 dYdX 並未發生任何批量閃電貸交易。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批量閃電貸交易協議分佈圖,來源:Etherscan.io, Huobi DeFi Labs

如下圖爲鏈上數據顯示的批量閃電貸歷史交易分佈圖,圖中顯示史上第一筆批量閃電貸爲 2020 年 6 月 17 日 Instadapp 上發生的批量閃電貸交易。圖中同時顯示各個協議平臺提供的批量閃電貸交易聚集在不同時間段,且存在似有後來者完全取締前者批量閃電貸功能的現象。

自 Aave 上線批量閃電貸功能以來,幾乎囊括了所有的批量閃電貸交易。但批量閃電貸交易數實在太少,由於相較於其它協議平臺 Aave 上的閃電貸交易套利性較低,我們認爲目前批量閃電貸的真正價值仍爲被發現。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批量閃電貸歷史交易頻次分佈圖,來源:Etherscan.io, Huobi DeFi Labs

平均 1.5 個調用者對應 1 個策略智能合約

以太坊中存在兩類賬戶:外部賬戶和合約賬戶。外部賬戶不包含代碼,合約賬戶包含合約代碼,基於該認識,通過 etherscan 解析的閃電貸交易 From Address 爲外部賬戶或者合約賬戶,To Address 爲合約賬戶。換言之,From Address 爲調用合約賬戶的調用者,可爲普通用戶或者機器人,而 To Address 爲閃電貸策略本身。

爲了便於分析,本報告以一個 To Address 對應一種策略。但實際中情況較爲複雜,To Address 應該爲執行閃電貸策略的合約,即存在一個 To Address 包含多種策略的情況。

地址存續時間以短期爲主

在此之前,Huobi DeFi Labs 首先對 From Address 與 To Address 時間序列進行分析。8365 個 From Address 中第一筆與最新一筆交易時間間隔最長爲 583 天;5591 個 To Address 中第一筆與最新一筆交易時間間隔最長爲 613 天。此外在本報告中,爲方便表達第一筆與最新一筆交易時間間隔被定義爲存續時間,但由於這些地址有可能在未來再次發生閃電貸交易,需注意最新一筆交易不代表最後一筆交易。

From Address 與 To Address 的個數比例爲 1.5,表明平均約有 1.5 個用戶 / 機器人調用並執行閃電貸策略的合約。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

存續時間分佈圖顯示,兩種地址均存在約 60% 僅在當天發生閃電貸交易的情況,這表明可能存在大量閃電貸策略合約失敗;或者鏈上市場條件並不符合閃電貸策略交易,而這些地址不得不等待鏈上市場條件達到預設的判斷條件,才能再次觸發 / 被調用等的情況。

而有約 35% 的 From/To Address 的時間間隔在半年以內,20% 在 30 天內,這一結果揭示出閃電貸策略作爲特製化交易可能存續時間極短;或者多數爲針對當下某個熱點協議、通證、特殊目的等的特製化交易,因此受限於鏈上市場條件,多數策略隨着市場變化可能僅能維持一段時間。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From/To Address 時間存續分佈圖,來源:Etherscan.io, Huobi DeFi Labs

存續時間與頻數歷史趨勢

下圖爲 From Address 與 To Address 的所有交易、交易筆數大於 100、交易筆數大於 500 的歷史數據圖;圖中圓形的大小表示交易筆數的大小,橫軸爲某一地址第一筆交易發生的時間,縱軸爲相應地址最新一筆交易發生的時間。因而 From/To 兩種地址均分佈在圖左上角區域。

2020 年 3 月以前,散點數量與面積均較小,表明閃電貸處於偶發狀態。2020 年 3 月起散點數量之多顯示 From/To 兩種地址數量進入暴增階段,同時散點面積隨時間明顯增加亦表示 From Address 發起與 To Address 被調用的次數呈現相同白熱化趨勢。

圖中顯示多數散點分佈在 45 度線周圍,這表明散點所代表的 From Address/To Address 都僅存在短期行爲,即第一筆交易與最新一筆交易發生的時間間隔較短。部分散點分佈在橫軸頂部則表明這些地址在近期仍存在閃電貸交易行爲。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From Address 與 To Address 交易時間與頻數分佈圖,來源:Etherscan.io, Huobi DeFi Labs

不同協議的閃電貸呈現差異化地址分佈規律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From Address 與 To Address 於各個協議的數量分佈圖,來源:Etherscan.io, Huobi DeFi Labs

前文已談到 From Address 與 To Address 的總個數比例爲 1.5,當聚焦於不同協議上時,AAVE_d119、Uniswap V2 與 dYdX 均比例的比例大約爲 1.3,與 1.5 相近。而 AAVE_c7a9 與 Instadapp 及其批量閃電貸 Instadapp_batch 的 From/To 比例卻十分不同。Instadapp 的 From Address 與 To Address 二者個數相等,而 AAVE_c7a9 則呈現完全不一的比例,其 To Address 僅有 33 個。

四大協議佔領不同閃電貸借款通證市場

閃電貸交易半成以上借款通證爲 ETH、DAI 及 USDC

閃電貸鏈上交易數據顯示總共有 1015 種通證以閃電貸方式被借出,其中超過 53% 的交易其借款通證爲 ETH、DAI 以及 USDC,分別佔據 28%、15% 和 11%。三種通證在以太坊上有不同的角色,ETH 爲以太坊原生資產,DAI 與 USDC 則爲以太坊上的穩定幣。

而前十個最常被借款通證佔總交易筆數的 61%,在各個協議的頻次分佈圖如下所示。除三大常被借款通證外,其餘通證爲:穩定幣 TUSD,通證化資產 WBTC,以 14 個 DeFi 資產 爲底層資產的可交易指數型通證 DeFi Pulse Index,算法穩定幣項目的通證 Dynamic Set Dollar 和 Frax,預言機 Chainlink 的通證 LINK,以及只發生於 Uniswap V2 的 KP3R。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前十大借款通證各協議頻次分佈圖,來源:Etherscan.io, Huobi DeFi Labs

通過前十大借款通證於各個協議上的比例分佈,我們發現 Uniswap V2 上閃電貸交易中僅有三成來自這十大借款通證。Uniswap V2 作爲頭部 DEX,提供的可借通證爲平臺上所有池子的通證,實際數據表明總共有 927 個通證通過 Uniswap V2 閃電貸的方式被借用。這一優勢表明 Uniswap V2 佔據着長尾資產的閃電貸交易市場。

此外 dYdX 僅提供 ETH、USDC 和 DAI 的交易,並主要佔領該三大通證的閃電貸交易市場,圖中 dYdX 存在 1% 的其它通證爲借款通證解析結果爲空的情形。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前十大借款通證各協議比例分佈圖,來源:Etherscan.io, Huobi DeFi Labs

dYdX 前三大借款通證各累計借款數額爲其它協議數倍

閃電貸歷史交易數據顯示最頻繁的三種借款通證爲 DAI、USDC 和 ETH,基於這三大通證我們通過進一步研究三大借款通證在不同協議上的借款數額分佈情況。由於三個通證在不同時期的價格數值不一同,此處數額以數量多少表明;以及報告中的所有數據並不對 WETH 和 ETH 進行區分。

結果如下圖顯示,dYdX 前三大閃電貸借款通證的數額在多個協議中以壓倒性的優勢脫穎而出。這種情況的出現恰好反應 dYdX 上閃電貸交易手續費低廉甚至爲 0 的絕對吸引力。而 dYdX 之外的 Uniswap、Aave 與 Instadapp 呈現不規律的通證數量分佈。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閃電貸借款總累計數額分佈圖,來源:Etherscan.io, Huobi DeFi Labs

閃電貸交易涉及的協議覆蓋面廣

閃電貸交易所借通證常被用於其它平臺交易,不同協議平臺的交易手續費、流動性池數量和大小各異,因此閃電貸交易中所涉及的 DeFi 協議是一個可反映閃電貸當下策略的複雜及用途廣泛程度。Etherscan 與 Bloxy 均對鏈上交易數據進行協議字段層面的解析,但二者解析程度不一,導致統計結果有所差異。爲此,這部分數據結果爲二者取最高值爲最終統計結果。

下圖爲閃電貸交易所涉的 DeFI 協議情況,左邊爲提供閃電貸功能的四大協議平臺 Uniswap V2、Aave、dYdX 和 Instadapp,右邊爲每筆閃電貸交易涉及的協議平臺情況總共有 22 個(含 dYdX)。

數據統計結果顯示發生在 dYdX 協議的閃電貸交易涉及的 DeFI 協議平臺數量最多高達 21 個 DeFi 協議,這意味着在該協議上使用的策略更加複雜、多元,導致由它產生的閃電貸交易可以涉及較廣範圍的協議平臺。相反 Instadapp 協議的閃電貸交易涉及的協議平臺數量最爲單一,只有 8 種,分別爲 Curve、Kyber V3、Oasis DEX、Uniswap 及其 V2、Sushiswap、Aave V1 和 dYdX。

而在被調用的 DeFi 協議平臺中被調用次數達上萬的協議爲 Sushiswap (~2.4 萬次)、Uniswap V2 (~2.1 萬次)、Balancer (~1.2 萬次)和 Compound (~1.0 萬次),被調用次數不足百筆的有 dYdX (79 次)、Bancor (37 次)、Lendf.ME (3 次)和 EtherDelta (1 次)。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閃電貸交易所涉 DEX 分佈圖,來源:Etherscan.io, Bloxy, Huobi DeFi Labs

基於閃電貸功能的生態正在建立

超 10 個協議平臺直接或間接提供閃電貸服務

Huobi DeFI Labs 視閃電貸爲區塊鏈的一種功能技術,圍繞該功能可發展出繁茂的生態。目前經統計至少有 10 個協議平臺具有閃電貸功能,除了本報告前文分析對象之 Uniswap V2、Aave、dYdX 和 Instadapp,還有如 DeFi Saver、Furucombo、Kollateral、Deerfi、Collateralswap、NFT20 等項目直接提供閃電貸服務或者通過調用其它協議的閃電貸功能提供相關服務。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

1: DeFi Saver 中的 Loan Shifter 下的抵押品和債務轉換需要額外 0.25% 的服務費
2: USDC、ETH、USDC 小額閃電貸直接使用 dYdX。 其它通證或 DAI、USDC 的大額借貸需先向 dYdX 借款,而後抵押至 MakerDAO、Compound 和 AAVE 再借出通證。資料來源:
https://twitter.com/smykjain/status/1361325922591277058
3: 資料來源:
https://docs.collateralswap.com/for-devs/integrating-collateral-swap/assets
4: 資料來源
https://twitter.com/daveytea/status/1224760425272745991

Uniswap V2 的閃電貸服務擁有最高自由度

閃電貸功能常被用於套利的手段之一,因此調用閃電貸的自由度極大地限制了閃電貸被調用的可能性。閃電貸的自由度可從 2 個基本維度衡量其程度高低:

  1. 調用手段爲代碼層面或者前端層面。通常可通過代碼直接調用閃電貸協議其自由度高於前端層面的閃電貸協議,因爲代碼層面的閃電貸協議可用於多種多樣的閃電貸策略,這些策略通過智能合約實現。智能合約由複雜的操作指令組成,因此代碼層面的閃電貸協議更容易與智能合約結合。如 Furucombo 儘管爲沒有編碼經驗的用戶構建閃電貸工具,使用戶通過簡單的拖放即可定製 DeFi 策略,但其可實現的閃電貸策略與通過調用 Uniswap V2 的閃電互換功能相比較弱。
  2. 閃電貸協議所能提供的通證種類及額度大小。如 dYdX、Aave 與 Uniswap V2 相比能提供的閃電貸通證種類遠小於 Uniswap V2 所能提供的種類,因此這兩類協議自由度當小於 Uniswap V。

重新認識閃電貸:信用風險解決方法與 DeFi 風險策源地閃電貸協議自由度排序(標記爲目前項目流動性及經營狀況尚可),來源:Etherscan.io, Bloxy, Huobi DeFi Labs

DeFi Saver 旨在打造 DeFi 協議一站式管理解決方案,憑藉着一步 (去) 槓桿(Boost and Repay)、CDP 自動管理(CDP Automation)和一步 CDP 平倉(1-transaction CDP Closing)等獨特功能,目前已經提供了以 Aave 爲閃電貸基礎的豐富產品體驗。用戶能夠管理在 MakerDAO、Aave 和 Compound 的債務頭寸。

Deerfi 協議基本沿用了 Uniswap 的模式,但其目前已有的池子數量較少,資產沉澱仍需較長時間;此外其提供前端頁面,用戶可提供含策略的部署合約地址後調用 Deerfi 閃電貸。

Kollateral 旨在將 dYdX、Aave 等大資金池的流動性彙總,並通過簡單的界面提供給開發人員。劣勢在於閃電貸資金爲三方平臺,對於開發人員而言不如直接自己開發。

Collateralswap 幫助用戶快速 Swap 抵押資產,無需償還未償還的債務。其功能實現與 DeFi Saver 的 Loan Shifter 類似,只是目前 Collateralswap 的 ALPHA 版本僅支持 MakerDAO。

NFT20 作爲 NFT 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和交換協議,NFT20 團隊 3 月 26 日官宣上線 NFT 閃電貸,支持無抵押從各個 NFT 池中借貸 NFT,目前池子流動性大於 0 的池子總數爲 61 個,且暫不收費。NFT20 團隊稱其閃電貸功能的實現方式和 Aave 很相似,使用場景包括套利、領取獎勵等。NFT20 作爲閃電貸最異類的一種,其自由度較前端操控類型高。

Cream.Finance 作爲近期新上線的跨協議閃電貸服務商,支持 64 種借款通證,僅收取 0.03% 的手續費。

總結

閃電貸市場總交易數僅有 11 萬條,在以太坊上這是一個不十分起眼的交易數據。閃電貸作爲以太坊的原生功能,可用於幫助用戶實現抵押品轉換、平倉、債倉管理等操作。同時閃電貸作爲特殊的借貸工具以其無抵押的特色成爲特殊的攻擊、套利手段,並因之成爲 DeFi 中的風險來源。可見閃電貸爲以太坊提供瞭解決信用風險的方法,卻也帶來了攻擊風險。閃電貸作爲風險來源之一,目前 DeFi 項目需考慮如何有效預防閃電貸攻擊,但今年 2 月份三起閃電貸攻擊事件的出現表明當前的 DeFi 項目似乎沒有有效的防禦手段。

本報告中分析的 dYdX、Aave 以及 Uniswap V2 以各自獨特的方式提供具有一定差異性的閃電貸服務。dYdX 只提供三大主流資產 USDC、DAI 和 ETH 並佔領了這些資產的閃電貸市場。Uniswap V2 提供還款通證可以與借款通證不一致的特殊閃電貸服務,從套利角度來看,可以減少用戶交易時必須換回借款通證的步驟因而降低一定 Gas 費用。而 Aave 提供封裝好的閃電貸函數,在用戶還款時可以直接通過調用智能合約(the flash smart contract)獲得計算好的借款金額和手續費,而另外兩個協議則需在外部計算並手動歸還。同時 Aave 的閃電貸功能也是其他服務類協議(如 DeFi Saver、Frucombo)的主要調用對象。

當前市場這三個主流閃電貸協議提供的閃電貸服務在技術層面(調用方式)、生態條件(流動性池數量和大小等)存在多元化趨勢,然而有人希望在技術層面實現融合。Yield Protocol 開發者於 2020 年 11 月提出標準化版本的閃電貸提案 EIP-3156,於 21 年 1 月底提出標準化版本的批量閃電貸提案 EIP-3234。技術層面的融合對閃電貸功能開發難度的降低有一定好處,但或許對閃電貸用戶而言,閃電貸協議能提供的流動性大小和種類更重要。

閃電貸未來的發展方向仍值得思考,如跨鏈閃電貸交易實現的可能性。2020 年 9 月份,FlashEx 在 Medium 上發表了一篇關於跨鏈穩定幣閃電貸的文章;該項目預想在比 特幣、以太坊和波卡之間完成跨鏈閃電貸,但該項目官網及官方社區均再無任何更新。儘管如此,我們仍期待跨鏈借貸成熟之後,跨鏈閃電貸能有所突破。

此外基於閃電這個概念,閃電鑄造也成爲少數研究者和用戶關注的議題,相比閃電貸借款金額受限於流動性池子的流動性大小,閃電鑄造打破了流動性池大小的限制。但由於在本報告撰寫期間未觀察到閃電鑄造成熟的協議或市場數據很匱乏,本報告並不針對閃電鑄造進行分析。但並不代表 Huobi DeFi Labs 對該功能的不看好,相反,我們注意到如 Yield Protocol、WETH10 等具有閃電鑄造特色的存在。我們期待有更多創新性的功能及相關協議出現以豐富區塊鏈整體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