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風投基金 Dragonfly、Multicoin、HashKey Capital 與 1kx 的四位掌門分享了各自的投資風格與策略,以及關於新冠疫情對加密投資影響的看法與對策。

新冠疫情在全球範圍的持續蔓延,使得人們對經濟發展預期難以樂觀起來。儘管加密貨幣行業因其與生俱來的數字屬性,日常運作似乎沒有受到太大影響,但投資境遇與行爲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

上週五 Winkrypto 作爲連接海內外的整合營銷服務商,聯合鏈聞 ChainNews 與 Yama 推出線上談話節目「Crypto Tonight」,加密世界全球頂尖領袖將匯聚於此,拋出深入、敏銳、擲地有聲的洞見,連接東西方加密世界的見解與共識。在首期節目我們與 6 位東西方數字資產管理及投資領域的頂尖高手進行探討了「黑天鵝日」事件的影響。

北京時間 4 月 10 日晚 9 點半「Crypto Tonight」第二期節目順利開播,Yama 與 4 位加密貨幣投資領域的頂尖高手嘉賓探討了對於「新冠疫情對加密投資影響」的看法與對策,並分享自己的從業經驗、投資風格與策略,以及對 Layer 1、DeFi 與 CeFi 等技術領域的看法。

世界正在改變 ... 頂級區塊鏈風投如何在動盪中尋找機會?世界正在改變 ... 頂級區塊鏈風投如何在動盪中尋找機會?

Deng Chao曾作爲觀察嘉賓參與了首期 Crypto Tonight,他帶領的 HashKey Capital 是亞洲地區的頭部投資機構,而Haseeb Qureshi也是鏈聞的老朋友,他供職的 Dragonfly Capital 也是業內明星投資機構,Kyle SamaniLasse Clausen各自領導的 Multicoin 與 1kx 在加密風投領域亦各有鮮明的投資風格,是西方加密貨幣投資領域的前沿先鋒。
本期節目的核心看點有:

  • Multicoin 合夥人:只會投資那些能在各方面超越 CeFi的 DeFi 協議,Layer 2 與分片有待驗證;
  • Dragonfly 合夥人亞洲 CeFi 企業比歐美同行更出色,成長更快,新冠疫情後完全數字化的加密貨幣行業地位會得到加強;
  • HashKey Capital 鄧超:一季度已投資 5 個項目,行情低迷創造了買入機會,我們的風格並非「主題驅動」,而是更在意生態驅動;
  • 1kx 創始人亞洲文化更容易接納加密貨幣,DeFi 優勢在於透明度與低費用,加密貨幣領域知識多元性遠超其他行業。

查看完整的 節目視頻 可在文末識別二維碼回看,以下是本期節目全程的文字記錄,內容有所編輯。

快問快答:投資風格與策略

Multicoin 合夥人:只會投資那些能在各方面超越 CeFi 的 DeFi 協議

世界正在改變 ... 頂級區塊鏈風投如何在動盪中尋找機會?Kyle Samani,加密貨幣投資機構 Multicoin Capital 管理合夥人

大家好,我叫Kyle Samani,我是區塊鏈投資機構Multicoin Capital的聯合創始人兼管理合夥人。我們專門從事區塊鏈和加密貨幣投資,以兩個基金在該領域進行投資。我們有一支對衝基金和一支風險投資基金,在加密貨幣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進行投資。

我花了多數時間來來閱讀有關加密貨幣領域的各種東西,與這一領域的其他投資人和企業家進行交談。我還非常積極參與我們所投資企業的經營,幫助他們更好處理各種事務,從交易所上幣到代幣設計、企業的發展戰略、招聘事務等等。

Yama:我們知道 Multicoin 的投資宗旨是「主題驅動」,Kyle 你在文章裏寫的。你寫過不少文章,不僅談加密領域投資問題,還談投資特斯拉……你能告訴我們,你哪來的想法能寫出那麼多高質量的文章?或者說,是什麼給你帶來了靈感?

Kyle Samani:我從 2013 年開始寫作。我當時給 2013 年的新年計劃定下目標:每週寫 3 篇博客。我居然做到了!那年我一共寫了156 篇文章

我剛開始寫的時候,靈感主要來自我一直關注的傳統風險投資家的啓發,比如聯合廣場風投的 Fred Wilson、Upfront Ventures 的 Mark Suster 等人。那個時候,我並沒有嘗試把因果放在一起解析,而就是模仿他們,也就那麼開始寫了。

儘管我當時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不斷的寫作給我帶來了創建 Multicoin Capital 的良機。如果沒有當初的實踐基礎,我無法像現在一樣寫作——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都不會像現在這樣。

Yama:你們投過 Solana、Algoland、Nervos 等幾個 Layer 1 的項目,哪個項目是你的最愛?

Kyle Samani:儘管加密領域很多人對新的智能合約平臺失去了興趣,但我們並沒有。實際上,我們對這些機會的期望值超過了以往。

我在 2016 年進入加密領域,因爲我想看到真正的互聯網網頁級的容量、信任最小化的應用。我們現在開始看到,這樣的系統真正在支撐起全球的用戶羣。每個新的區塊鏈項目都有不同的實力優勢,這就是我們對它們每個都進行投資的原因。

譬如,我們投資了Nervos,是因爲他們真正專注於中國用戶的採用和 Layer 2 擴容。同時,我們投資了Near,因爲他們是打造分片進程中的領先團隊。如果讓我只選一個的話,我會選Solana。Solana 正在從測試網過渡到主網,這個項目真正是通過純粹的工程學來專注於 Layer 1 擴容。我們看到 Solana 在三個方面具有絕對領先優勢:1)吞吐量高;2)延時最低;3)交易成本最低。

所謂「Layer 1 無法擴展」的說法非常流行。當人們看到 Solana 在現實世界參數中真的可以支持每秒 5 萬次交易時,他們認爲裏面肯定有花招。但違反直覺的是,Solana 實際上並未嘗試部署任何新技巧。花哨的新花招是諸如 Layer 2 和分片之類的東西,這完全未經驗證。而 Solana 專注於我們所知道的工作,專注於 Layer 1,只專注於純粹的工程學。我覺得 Solana 協議和實現是工程學的奇蹟。

Yama:哈哈北京的朋友聽了這段節目之後,以後一定知道,Solana 不僅僅是北京朝陽公園附近的一個購物中心啦,這還是個挺酷的 Layer 1 項目。第三個問題,你怎麼看 DeFi?

Kyle Samani:DeFi 是開放式金融的一部分,開放式金融是我們的「Mega Theses」中的一環,我們寫過一篇文章講這個。我個人堅信,未來 10 年DeFi 會在全球範圍內取代 CeFi 的巨大體量。所以,我們是 DeFi 協議的投資者。

在評估 DeFi 協議時,我們通常關注理解每個 DeFi 協議如何能在每個方面都超越 CeFi 版本。這通常很難做到。但隨着 DeFi 生態系統繼續成熟,發現這種機會就容易得多了。

Dragonfly 合夥人:亞洲 CeFi 企業比歐美同行更出色,成長更快

世界正在改變 ... 頂級區塊鏈風投如何在動盪中尋找機會?Dragonfly Capital 三位主力合夥人:Haseeb Qureshi、馮波、Alexander Pack

大家好,我是全球性的加密風投基金Dragonfly Capital的管理合夥人Haseeb Qureshi。我個人背景是技術出身,以前做軟件工程師。我經常寫東西,通過我們的研究機構 Dragonfly Research 寫文章分享個人的觀點。

Yama:我聽說你還是個職業牌手。能不能請你聊聊,做職業牌手、在 Airbnb 做軟件工程師和在加密領域,最讓你興奮的分別是什麼?

Haseeb Qureshi:我個人最喜歡職業牌手的部分,是它的純競技性。人生中只有少數幾件事只關乎正確與否。在牌桌上,你是誰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正確出牌。你做對了,會獲得獎勵。我喜歡牌手的這種感覺。

Airbnb,我很開心是在爲一個世界級的軟件系統工作,它會讓人心懷若谷。但與此同時,在科技企業工作的每個人都有相同的經歷:人們認爲頂級公司的一切一定是非常優雅和完美,就像潤滑良好的機器。但你用工程師的眼光打量四周,發現一切都是勉強湊合。你會想:「這個地方爛透了。太尷尬了。其它公司一定做得好多了」。私底下,科技公司的每個人都會這麼看待自己的東家:你總是認爲自己的小角落破爛不堪,世界其它地方這都是井然有序。但實際上所有東西都是破爛不堪!不知道爲什麼,這個世界基本還能運轉起來。

加密領域讓我最興奮的是,這是一項在未來改變世界的技術。坦白講,我第一次認識到這個問題時還在 Airbnb,當時我在開發他們的支付系統,Airbnb 必須解決全球的支付問題。但是看一下他們全球範圍的支付怎麼處理就會知道,簡直支離破碎。

我意識到,對於 Airbnb 這樣一家互聯網原生的全球性企業,這個支付系統真是配不上它。作爲工程師,看到這麼爛的系統時,第一個直覺是:把這個全球支付系統刪除,完全從頭開始重寫一個。我當時就理解了加密領域的意義所在。這是一羣科學家、經濟學家、密碼學家和博弈理論家湊在一起說:「如果瞭解了當前世界的全部問題後,我們從頭開始重建一個金融系統怎麼樣?」

我就是在那裏理解了加密將會改變一切。我相信接下來 50 年我們處理貨幣的方式與過去 50 年會大有不同。加密貨幣是瞭解未來貨幣的開始,所以我會全力投入加密領域。

Yama:我看到 Dragonfly 總是說自己「Global from day one」,這是什麼意思?

Haseeb Qureshi:Global from day one 是 Dragonfly 的座右銘。第一層意思是,說加密領域從第一天起,就是在全球範圍產生影響的事情。自從 2011 年吳忌寒把比特幣白皮書翻譯成中文,比特幣社區就已經是全球性的社區了。多數互聯網公司儘管表面上看是全球公司,實際上還是本地企業,他們服務的是國內或當地城市裏的客戶,直到成長到極大的規模時,開始走向國際市場。

但對加密領域而言,一種代幣或一家加密企業誕生之日起,就開始在美國、中國、韓國、德國進行交易。加密領域從誕生之日起就是影響全球的事情,這是關鍵!這是我們數字時代的數字經濟,它突破了物理上的國界。

但第二層意思是說,我們作爲一家公司,從誕生之日起就服務全球客戶。我們也做到了從誕生之日起就影響全球範圍,因爲加密領域就是這樣的。我們在北京和美國有辦公室,合作關係則遍佈全球。我們認爲,在加密領域要做對事情,這是唯一的途徑。

你可以把加密企業當成一家本地企業,看看加密企業在中國大陸或硅谷的發展,但從這個角度,你看到的僅僅是其中一部分。這像是盲人摸象的故事,一個人摸到大象的尾巴,就以爲大象又瘦又短,另一個人摸到象腿,以爲大象就像棵大樹。如果你只看加密交易,或者只關注技術,你無法縱覽全局。

真正瞭解加密領域的唯一途徑是站在全球性和多個專業角度。我們 Dragonfly 從誕生第一天起就希望貫徹這一原則。

Yama:你怎麼看待中心化金融 CeFi?

Haseeb Qureshi:CeFi 非常棒。在這個領域,亞洲企業要比歐美同行更出彩。法規監管相對不繁瑣、商業模式創新更多,讓亞洲真正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看看 Bybit 這樣的機構,它們的成長速度都比西方同行快得多,表現很出彩。我們會繼續積極投資於中國的 CeFi 產品,希望與其他正在考慮在此領域開展業務的企業家進行交流。

加密貨幣整體上仍然是非常新的東西,而加密貨幣的金融堆棧仍處於起步階段。從現在起 5 至 10 年內,業內最強大的競爭選手將變得大不相同,這個領域還有很大的創新空間。

HashKey Capital 鄧超:我們的風格並非「主題驅動」,更在意生態驅動

世界正在改變 ... 頂級區塊鏈風投如何在動盪中尋找機會?鄧超,加密貨幣投資機構 HashKey Capital 首席執行官

大家好!我是HashKey Capital鄧超。我來自傳統金融領域,從 2014 年開始進入區塊鏈領域。HashKey Capital 是 HashKey Group 旗下主要的投資機構,我們都屬於 HashKey/ 萬向區塊鏈生態體系。

我們的投資戰略是避免「主題驅動」,更多考慮「生態系統驅動」,更看重長期發展。我們主要投資三個大的領域:技術層、應用層和加密金融。我們現在管理兩支區塊鏈基金,一支更多側重於股權投資,另一支主要側重於代幣投資。

Yama:我知道你有兩個可愛的兒子。能跟我們談談在家工作有什麼感受?

鄧超:我有一個小子兩歲,還有一個四歲,都在貓狗嫌的年齡。

在家工作有種過山車的感覺。過去一年裏,我三分之二的時間在出差,心裏總是想多回家陪陪家人。我們被困在家裏的開頭還不錯,能一起重溫溫馨的家庭生活。但關在家裏的孩子,會挑戰你的極限。

隔離一週,他們就已經開始在屋裏大喊大叫,追逐打鬧。我只能走「創造性」的道路,採取「瘋狂玩、瘋狂工作」的策略,竭盡所能,創造遊戲和各種運動方式,讓他們瘋狂玩,然後筋疲力盡早早上牀,這樣,我纔能有足夠時間在夜間或者清晨工作。這個方法目前還很奏效。

生活當然不容易,但這就是生活,面對它、解決它,然後最大程度享受生活。

Yama:很棒,既是出色的投資人也是出色的奶爸!下個問題:我記得上一期節目中,我們談到投資中的商業模式和採用的問題,能跟我們再多談一下這個問題?

鄧超:是的,我記得上次我們談到技術和商業的關係,還有投資的原則。

技術很重要,怎麼強調技術的重要性都不爲過。但對我而言,技術不僅僅意味着實驗室或者概念驗證,而是要達到規模化,可以商業落地,能給用戶帶來價值。出色的技術是實現成功商業模式的重要一環,是重要的組成部分。

從投資人角度來看,我認爲我們要牢記:投資是要產生回報的,不能單純追求願景、熱情或像是在做慈善,尤其是在區塊鏈領域的早期項目投資。

所以,當我們做決策時,通常從評估項目的技術實力着手,然後推進到他們的技術實力該如何轉化成商業成功。如果我是啓動一個技術項目,我從第一天就會期望有一天這種技術會大規模落地、能取得商業成功。

Yama:HashKey 一直在全球範圍保持活躍投資。請說出你們投資的公司中,你最喜歡的三家。

鄧超:我願意在我們的三個重點投資領域,分別點出一個例子:

技術層:我會說以太坊。這個不用多介紹了,這是我們最早投資的一個項目,也是最讓我們自豪的投資之一。儘管以太坊時間表一再延遲,前面還有很多技術難題——當然所有技術項目都有很多難題,但是按大多數標準衡量,以太坊依然是最具競爭力的公鏈項目,無論是技術實力、開發者數量、用戶社區還是 DApp 數量等等。

應用層:我會說Maskbook,這是在隱私保護領域的一款出色的區塊鏈技術應用。Maskbook 採用了 OTT_(over-the-to)_的方法,試圖在 Web 2.0 和Web 3.0之間構建橋樑。用戶無需從 Facebook 等中心化平臺遷移,就可以通過 Maskbook 享用所有去中心化和 Web 3.0 的所有功能。用戶可以發送只有好友可見的加密帖子,用加密貨幣打賞,構建智能合約,甚至無需利用 Facebook 或 Twitter 的 API,就可以在上面組織 DAO。

在加密貨幣金融領域:我會舉BlockFi,這是僅有的一家由機構支持、在美國註冊、接受美國監管的加密貨幣貸款平臺 。這家公司在提供達到傳統金融水準的加密資產管理產品。我喜歡 BlockFi 的原因有這幾個:

  • BlockFi 的團隊經驗豐富,有專業水準的創始團隊,可以帶來傳統金融有關產品設計、風險管理、客戶服務等方面的優秀實踐;
  • 他們擁抱監管。與很多加密領域玩家竭盡所能逃避監管不同,BlockFi 努力合規,接受監管,在儘可能多的國家取得所有必需的許可。BlockFi 創始人 Zac 在 上週的節目中 談了更多細節,我強烈推薦沒聽過的觀衆去聽一下。

1kx 創始人:亞洲文化更容易接納加密貨幣,DeFi 優勢在於透明度與低費用

世界正在改變 ... 頂級區塊鏈風投如何在動盪中尋找機會?Lasse Clausen,加密數字基金 1kx 創始人

大家好,我叫Lasse Clausen,之前我曾經是一名軟件工程師。我目前管理着1kx,這是一支投資早期項目的加密數字基金。我們投資開源代幣網絡,例如 Nervos、Arweave 和 Terra。我們的投資人包括火幣、 Dragonfly 和 Gnosis。

Yama:我們知道 1kx 投資了 Terra 和 Nervos,你們是否很看好亞洲市場,爲什麼?

Lasse Clausen:東亞文化擅長快速接納新生科技,而歐洲則不太接納智能手機這類新事物。另外,這裏擁有很強大的電子遊戲文化,也能更好理解數字物品的價值。再加上這裏有強勁的經濟增長,很自然我會看好亞洲市場。

事實上Layer 1是需要長期發展的深厚技術協議,因此需要一定的信念,而非一年半載就能完善的事情。我所接觸的大部分中國從業者都比較在意短期回報,而 Nervos 團隊則具備深厚的技術功底,因此我們投資了 Nervos。

我們投資 Terra 則是他們的聯合創始人是韓國電商領域的頭部玩家,在美國電商只佔零售市場約 9%,而在韓國電商則佔到了 40%,可以稱得上世界領先水平。因此我們相信 Terra 在電商領域的經驗與優勢,以及紮實的技術開發實力能促進加密貨幣的大規模應用。

Yama:請你快速說出 DeFi 的三個好處。

Lasse Clausen

  • DeFi 的手續費用接近於零,非常低;
  • DeFi 協議運營者無法壟斷,中間人沒有辦法濫用網絡效應,從市場勒索錢。比如,大家可以想想,交易所向加密項目索要天價上幣費這個問題;
  • 透明度好。外界很難知道 CeFi 和交易所中潛藏着多少槓桿。因此沒人知道何時會發生像「黑色星期四」這樣的災難性去槓桿事件。另一方面,使用 MakerDAO,所有數據都是鏈上公開的,所有人都可以在上面構建風險管理工具。

Yama:你是早期的加密技術者,也是一個 crypto native,你是怎樣一直保持對加密領域的好奇心?

Lasse Clausen:非常簡單,加密領域每週都有瘋狂的活動,我想一個原因加密社區是全球化與無需許可的生態,不同文化背景、各色各樣的人都可以參與其中,我沒有見識過哪個行業的知識多元性堪比加密貨幣領域。

另外,區塊鏈催生了信任,而信任是滲透到生活和商業方方面面的元素,因此,可以觸及到很多不同行業和學科的人士。這些東西讓我充滿興奮和好奇。

主題問答:新冠疫情如何影響區塊鏈投資?

Yama:我們都知道,新冠疫情已經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下面我想聽聽你們的看法,新冠疫情如何影響區塊鏈和加密貨幣投資。你們的基金受到怎樣的影響?你們投資的公司受到怎樣的影響?今年稍晚加密市場的復甦情況會是怎樣的?請給我們自由分享你的想法。

世界正在改變 ... 頂級區塊鏈風投如何在動盪中尋找機會?

Kyle Samani:Multicoin 管理兩支基金,我們有做多 / 做空的對衝基金,也有一支做多的風險投資基金。

在二級市場,我們很幸運擁有可以做多也可以做空的對衝基金,能在 2020 年 3 月這樣的市場中,利用做空來對衝我們的頭寸。

而我們在一級市場的投資組合中,取得了很好的投資成績。我們成立以來,進行了約25 筆私募投資,被投資公司都有着非常健康的資產負債表。我們一旦認識到經濟增速放緩,就會有條不紊地與所投資的公司進行溝通,瞭解他們的現金儲備情況,並盡我們所能幫助他們。幸運的是,我們不需要做很多。

Yama:下面可以聽聽 Haseeb 的看法。

Haseeb Qureshi:對 Dragonfly 來說,得益於全球視野,我們的收穫之一就是爲新冠球疫情做好了準備。由於我們的大部分團隊都在中國,他們自 1 月份以來就一直處於居家狀態,因此,我們非常瞭解這種情況的嚴重性,而且疫情很可能會蔓延到美國。因此,我們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我們還告訴我們投資過的很多公司,要爲此做準備。

總體而言,加密行業已經爲新冠疫情做好了相對較好的準備,我認爲這是因爲我們生活在一個未來的行業,而且是一個呈指數級增長的行業。因此,我們很容易看到病毒呈指數級擴散的影響。

不過疫情的全球影響是巨大的。金融市場的動盪影響了我們投資的很多公司。但是總體來說,我們很幸運能進入一個完全數字化的行業,如果說有影響的話,就是這個行業的地位會得到加強,因爲它是傳統金融系統的替代品。

我想,未來我們回顧 2020 年時,會認爲這是對加密技術生命力第一次的真正考驗。比特幣是在上一次金融危機期間創立的,它會在這次金融危機接受檢驗。我希望我們未來回顧時,可以說:是的,加密世界證明了自己,並且以驚人的成績通過了測試。

Yama:下面我們聽聽鄧超怎麼看。

鄧超:我必須說,在 HashKey Capital,新冠疫情改變了我們之間合作的方式。比如沒法去辦公室,比如出差減少,改成在家辦公、用通訊方式溝通。

我們以前每週從三個地方的辦公室進行每週例行電話會,但在疫情最嚴重時期,變成從 10 個人的家裏撥進來,開電話會。現在我們開始逐漸恢復到正常工作狀態。在工作效率方面,我們沒受太多影響,依然很活躍地審查項目。2020 年一季度,我們投資了 5 個新項目,另外 4 個項目的投資在最終完成階段。

我們主要關注一級市場,總是希望發現並投資所有細分領域的領跑者。另外,多虧我們基金在加密貨幣和現金儲備之間的分配策略,二級市場的波動對我們影響不大。事實上,二級市場行情低迷,給我們創造了買入的機會

我們經常性與所投資的公司進行溝通。我們近期與他們接觸時,讓人鬆了一口氣的是,他們幾乎都做得很不錯。有些代幣項目,比如 SKALE,開始在大型交易所掛牌交易。有些股權項目的新一輪融資在收尾,有些技術項目取得了里程碑式進展。

從財務上講,我們所投資公司中,很多擁有超過 12 個月的現金儲備。不好的一面是,我們也注意到這次全球疫情的負面影響和宏觀經濟環境的低迷,我們看到市場上的一些項目融資困難,或者,只能降低融資目標,有些不堪重負的投資人開始減少或暫停投資,甚至考慮將早期投資的股權轉讓來回流現金。

關於市場復甦問題,我前面講過,我們專注於一級市場,不是預測市場行情的最佳候選人。不過我們認爲,沒有特定的行業或資產類別可以倖免於宏觀經濟週期。當我們討論這種疫情的影響時,可能需要在更大的經濟週期背景下考慮它。

我們認爲,二級市場的波動不會改變基本面。我們對區塊鏈行業一如既往的樂觀,並將繼續積極尋找可投資的最優秀項目,當然,也會提高投資門檻。

Yama:聽到這麼多風險投資基金依然在活躍投資,真是太好了。Lasse,1kx 怎麼看?

Lasse Clausen:整體來看,一級市場早期投資在明顯放緩。但是 1kx 握有很多現金,我們上週還簽下一位新的投資人,我們非常興奮,能對出色早期項目進行投資,他們的代幣已經上市交易,但我們拿到了折扣的價格。

我們認爲,加密貨幣市場有60% 機會在今年第四季度恢復到新冠疫情之前水平,有 40% 可能面臨一個時間更漫長的復甦道路。

大家要記住,當每個人都感到害怕時,那是投資的最佳時機。而且,千萬不要在加密貨幣市場用槓桿!它可能會繼續比我們想象的更加不穩定,被強制平倉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事情!


感謝以下媒體與社區的支持,查看完整的節目視頻可識別下方二維碼回看。
世界正在改變 ... 頂級區塊鏈風投如何在動盪中尋找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