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 MakerDAO、Compound、dYdX 等主流 DeFi 項目的商業模式。

原文標題:《DeFi 項目的商業模式:存續之道》
撰文:藍狐筆記

本文是藍狐筆記在火星財經公開課上的分享,由火星財經總編輯猛小蛇主持。本次公開課主要分享 DeFi 項目是如何實現可持續的。DeFi 項目的可持續從大的層面來說,有兩種:一是代幣化,二是收費模式。本文簡要介紹了 Maker、Compound、Dharma、dYdX 等項目的存續模式,適合希望瞭解 DeFi 項目商業模式的初學者閱讀。

任何項目要存活,都需要有可持續的業務,需要運營的資金,DeFi 也不例外。這是正確的廢話。但是,能滿足這一要求的項目其實是很少見的。我們現在看到鎖定資產超過 100 萬美元的 DeFi 項目也就二十家左右,但在做 DeFi 的項目至少有上百家,大多數都還默默無聞。

很多朋友都在問,DeFi 項目有什麼商業模式,靠什麼存活下來?這也是我們今天聊的主題。目前看,不管怎麼設計,從大的層面來說,就兩種:

  • 代幣化
  • 收費模式

代幣化

首先來看第一種,就是代幣化模式。代幣化模式的本質是將項目的價值通過代幣來衡量,代幣成爲項目進行價值分配的媒介。在這種分配過程中,代幣爲項目方帶來運營的資金。DeFi 項目方通過一級或二級市場售出代幣,從而籌集維持運營的資金。Maker、Compound、Synthetix、Aave、Kyber、0X 等都有代幣,雖然各自代幣化設計的深度和模式有不同,這是這些項目獲得運營資金的重要方式。

Maker

通過其項目代幣 MKR 從風投基金那裏完成了 2 輪融資,第一輪融資獲得 1200 萬美元,第二輪融資獲得 1500 萬美元,共融資 2700 萬美元,其中第二輪共售出 6 萬個 MKR,1MKR 的價格爲 250 美元。

通過代幣銷售,爲項目團隊帶來的開發及運營的資金,爲項目可持續提供支持。MKR 代幣的早期分配中,其中 39% 是分配給基金會,15% 是分配給核心團隊,剩餘的在市場流通。也就是說,所有的開發、研究、市場和法律等開支都是以基金會的形式支付。而基金會的主要資產就是這些 MKR 代幣。

這意味着,將來即使早期融資資金使用完畢,還有基金會的 MKR 代幣可作爲項目的運作資金。此外,隨着 Maker 社區化的發展,除了項目方之外,整個 Maker 社區將會逐步承擔起系統的運行,這其中包括 MKR 持有人、Vault 資金庫用戶、Dai 持有人、清算人、開發者等。對於系統運行的貢獻者,比如開發者、清算人如何激勵,將來也可以通過 MKR 的治理來解決其運營資金的問題,從而確保 DeFi 項目的長期存續。

那麼,MKR 爲什麼會有價值?首先它捕獲了部分穩定費,如果 Dai 規模增大,會有持續對 MKR 的銷燬需求,這是通縮代幣,這是它的價值基礎。其次,MKR 也是治理代幣,它可以參與一些關鍵決策的投票,比如抵押品的調整(增加或修改抵押債倉類型)、調整穩定費率、選擇何種預言機、修改敏感參數、調整喂價敏感度等。這意味着,它也可以捕獲來自治理方面的價值。當然,MKR 作爲系統的受益者和治理者,也擔負最終的兜底角色。在極端情況,需要擔負清算償還功能,比如 3.12 大跌之後,需要拍賣增發的 MKR 來償付超過 400 萬美元的債務。

當前,Maker 系統中主要收入來自於穩定費和清算罰金。MKR 只捕獲了部分穩定費,剩餘的價值分配給了清算人、Dai 的持有人等。如果系統中所有的價值分配都通過 MKR 來進行,那麼,會進一步推升對 MKR 的需求。

隨着項目的發展,系統的相關人利益會交織在一起。例如 Vault 用戶、MKR 持有人、Dai 持有人、清算人、套利者、開發團隊、基金會等都會有不同的利益訴求,最終來說,MKR 代幣也可以隨着時間推移,修正其價值捕獲模型,最終形成一個相對均衡的利益關係,以使得 Maker 項目能夠以 DeFi 方式持續下去。

對於 Maker 來說,其存續下去的最核心關鍵在於其 DAI 能不能維持穩定,DeFi 生態對 DAI 的需求能不能持續增長。如果答案是能,那麼,MKR 只是生態價值的衡量工具,最終來說,可以捕獲項目價值,併爲項目的存續提供足夠的運營資金。

Compound

Compound 也是通過融資獲得早期的運營資金。這跟互聯網項目的創業模式類似。前後獲得兩輪融資,第一輪是 820 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第二輪獲得 A16Z 領投的 2500 萬美元融資,目前還沒有開展收入模式。但不久前 Compound 發佈了 COMP 的治理代幣,COMP 是 ERC20 代幣,部署到以太坊,其總量爲 1000 萬枚。

由於有融資,所以,Compound 團隊的重心還是擴大業務規模和用戶基數。如果發展到一定的規模,有可能會走向社區化。通過代幣來捕獲價值。而項目有可能通過代幣模式實現長期的可持續。這一點從其推出治理代幣 COMP 可以看出,COMP 代幣用於投票,參與治理。COMP 在完成去中心化之前,暫時沒有對公衆開放。估計持有者以早期投資者、基金會、團隊爲主,此外,未來有很大概率會向公衆發行部分代幣。

從這一舉措看,Compound 團隊已經開始爲項目的可持續發展做準備。COMP 首先是治理代幣,這個治理代幣,通過其治理決議,可以賦予其捕獲價值的決定。比如,Compound 從其業務量中收取一定比例的費用,也是有可能的,這部分費用可用來銷燬 COMP 代幣,賦予 COMP 代幣價值。如果是這樣,那麼 Compound 的模式逐漸會與 Maker 模式靠近。

從其發展路徑看,它試圖在構建一個真正去中心化的借貸網絡,通過代幣模式讓所有參與者獲得收益。這讓其不再受限於項目團隊本身。此外,它可以跟交易所、經紀商、託管公司合作,將借貸業務擴展到更多主體,形成借貸的基礎設施。

其他的項目,如 Synthetix (原 Havven)、kyber、0X、Aave (原 ETHLend)都有過代幣融資,儘管細節不同,但基本是靠代幣化實現項目持續發展。

解讀 DeFi 項目存續之道:代幣化與收費模式0x 的開發團隊代幣,來自 etherscan

解讀 DeFi 項目存續之道:代幣化與收費模式Synthetix 基金會代幣,來自 etherscan

Dharma

Dharma 是做加密銀行的 DeFi 項目,本質上是加密錢包,用戶通過存入資金,可以獲得年化收益。跟普通銀行的業務類似,不過它處理的加密資產的銀行業務。

Dharma 的商業模式也很簡單,就是從其用戶獲得的存儲收益中捕獲其中的 10%。目前用戶通過 Dharma 賺取接近 95 萬美元的利息收益。如果按照 10% 的比例,目前 Dharma 可以捕獲 9.5 萬美元。

不過,Dharma 並不是直接收取費用,而是通過代幣化的模式進行。具體來說,Dharma 在 2 月份引入了 dToken。dToken 是一種以 Dai 或 USDC 計價的可以計息的穩定幣,它由它們各自在 Comound 上的 cToken 支撐。也就是,它可以通過 Compound 賺取資產的利息收益。如上所述,其中 90% 的收益歸用戶,10% 的收益會給予 Dharma。假如 Compound 上的年化收益爲 7%,那麼,6.3% 歸用戶,0.7% 歸 Dharma。

收費模式

基於業務量收取費用的模式是 CeFi 或者是中心化公司的主要模式之一。幾乎所有的 CeFi 公司都通過交易手續費來支撐其商業模式。當然有的 CeFi 公司發行了代幣,但本質也是依靠其業務量,比如通過其業務規模來獲得手續費用。

手續費模式從 CeFi 延伸到了 DeFi,那麼,DeFi 是如何做的?並不是所有的 DeFi 項目都發行了代幣。如 dYdX 和 Uniswap 就沒有發行代幣。沒有代幣,但這些項目必須要生存,要發展,怎麼辦?收取基於業務量的費用。

dYdX

3 月 3 日,dYdX 宣佈了其商業模式,其中涉及到了收取交易費用的模式。這引起了藍狐筆記的注意。dYdX 從 3 月 10 日開始引入交易費用。交易費用基於交易量。dYdX 說的很清楚,其目標是爲公司賺取可持續的費用,同時激勵產生更多的流動性。

dYdX 一直在構建和迭代產品,比如在 2018 年構建了 P2P 借貸協議+expo (通過前端生成和銷燬做空 / 做多的保證金代幣);2019 年,構建了有資金池的借貸協議+dYdX 交易所+本地訂單簿 / 流動性。未來還會構建新產品。

dYdX 團隊每年都在構建新產品,除了團隊開支,還有各種運營費用。例如 dYdX 從 2019 年 9 月開始爲所有交易支付 gas 費用。當訂單匹配之後,由 dYdX 提交交易到鏈上執行。這種方式可以帶來更好的用戶體驗,不過也產生了成本。例如,2020 年 2 月份,花費超過 40,000 美元。

dYdX 沒有發行代幣,它選擇了收取交易費用的模式。dYdX 將其費用對象分爲 Maker (掛單)和 Taker (吃單),Maker 爲訂單簿提供深度和流動性,因此不會被收取費用。Taker 從交易所中移除流動性,被收取費用。Taker 超過 0.5ETH 單子需要支付 0.15% 費用,如果低於 0.5ETH,則需要支付 0.5% 的費用。此外,DAI/USDC 交易對有單獨費用模式,Taker 超過 0.5ETH 的單子將收取 0.05% 的交易費用,而低於 0.5ETH,則收取 0.5% 的費用。如下圖:

解讀 DeFi 項目存續之道:代幣化與收費模式來自 dYdX

不管是 CeFi 還是 DeFi,本質上都需要商業模式。而要想商業化,需要實現足夠的業務規模,否則過早商業化反而會阻礙項目發展。dYdX 之所以可以這麼做主要是近期交易量的劇增,如下圖:

解讀 DeFi 項目存續之道:代幣化與收費模式來自 dYdX

2 月份,dYdX 的交易總量超過 1.5 億美元,並在 DAI 市場交易中,dYdX 成爲最大交易所。

所以,對於想要效仿收費模式的 DeFi 項目來說,在業務沒有發展到足夠規模時,最好不要考慮收取費用的模式,一是費用太少沒實質意義,二是阻礙業務的發展。

Uniswap

對於沒有發行代幣也沒有收取費用的 Uniswap,大家會好奇它如何存續。它早期獲得了以太坊基金會的支持。而從長期看,它要麼發行自己的代幣,走 Compound 或 Maker 之路,要麼走 dYdX 的道路。不過只要是大家喜歡使用它的產品,按照目前 Uniswap 在 DeFi 領域位置,要想存活下來,問題不大。目前 Uniswap 的價值主要由流動性提供商捕獲,而未來可以向代幣模式或收費模式發展。

結語

從上可以看出,DeFi 項目要想實現可持續,要麼通過代幣化,要麼通過收取費用。而不管是哪種方式,都需要價值的支撐。Maker 的 MKR 依賴於生態中對 Dai 的需求增長,Compound 雖然目前只有治理代幣 COMP,其本質跟 MKR 的發展路徑類似。dYdX 正式開始探索收取費用,算是另外一種商業模式的探索。

這裏面的核心問題變成,只要能夠有足夠的用戶需求,不用擔心其商業模式的問題。不管是 DeFi 還是 CeFi,不管是通過代幣模式,還是收取費用模式,最終來說都可以探索出項目的存續之道,就像今天的 Uniswap,根本不用擔心是發行代幣模式,還是收取費用的模式,它已經有一定的流動性,能夠實現項目的存續。

附錄課後提問

藍狐老師好!我周圍很多人都是藍狐筆記的粉絲。火星號「藍狐筆記」已經成爲火星財經最優質的原創內容來源之一。謝謝您和藍狐筆記社區持續爲中文區塊鏈世界輸出高質量的內容,今天的分享依然精彩。接下來,我還有幾個問題代表社羣的朋友向您發問。

1. 第一個問題,作爲 DeFi 的長期觀察者,您如何形容 DeFi 帶來的商業機遇?可否爲大家簡單描繪下當前的 DeFi 市場格局?

藍狐:目前看 DeFi 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市場格局還談不上。全世界資產市場中,黃金大約 8 萬億美元,股票市場大約 70 萬億美元,房產市場大約 200 多萬億美元,衍生品市場大約 500 多萬億美元。目前 DeFi 鎖定的資產才 5.5 億美元左右,即便是最高峯,也只是 10 多億美元。

目前的 DeFi 市場中,借貸佔據主要地位,然後是去中心化交易,以及衍生品交易。借貸主要以 Maker、Compound、Aave 等爲主,而去中心化交易方面,以 Kyber、Uniswap、Oasis 爲主,衍生品方面以 Synthetix 爲主。

DeFi 的商業機遇,可以從兩個方面看:一是它有自己的獨特屬性;二是,市場格局未定的早期機遇。

從這次 3.12 黑天鵝事件來看,DeFi 確實存在不少問題,由於加密市場結構的分散化以及區塊鏈的吞吐量和速度都存在問題,這導致連鎖暴跌。這些是限制 DeFi 發展的市場結構和底層技術因素。這些市場結構和底層技術問題,短期內幾乎無法得到解決,但長期看有很大概率得到解決。

因此,即便如此,DeFi 也有很多商業機遇。比特幣是原生的互聯網貨幣,DeFi 更進一步,試圖要打開數字時代的開放金融的時代。DeFi 最大的機遇就在於這一點,它要實現是人類社會的真正基於數字的開放金融,這就是它的機會所在。

數字原生的金融特性在於它是基於無須許可、不可篡改的公鏈之上,這使得 DeFi 呈現出了可組合的創新、無須許可參與、可信的特性,這是傳統金融無法實現的。例如 DeFi 中的借貸項目,通過超額抵押,無須許可的參與,隨時進入和退出,期限靈活,利率可變等。具體來說,借貸、交易、衍生品都還有很大的發展機會。

此外,DeFi 的保險、預言機等也會有很大的機會。DeFi 還不夠穩健,保險市場可以給予更多用戶信心,目前市場上有 Nexus Mutual、Opyn 等,但這還遠遠不夠。預言機方面,目前 Chainlink 領先,但還需要更多的預言機,例如 Tellor、Nest、Band、DoS 等。這些都是 DeFi 帶來的商業機遇。

2. 您個人比較看好哪些 DeFi 項目,爲什麼?

藍狐答:個人比較看到 Uniswap、Kyber、dYdX、Maker、Compound 等項目,此外,預言機方面的 Chainlink、Nest、Tellor 等,還有去中心化的數據市場協議 Erasure 等。

這些項目,不管是去中心化交易,還是借貸、預言機等,都是 DeFi 發展過程中必不可少的項目。有的已經具備了一定的深度和流動性,有的已經經歷了至少兩次大考,依然存活下來,有的纔剛剛開始,還有很多不確定性,但這些項目如果能把握住機會,也許有好的未來。

3. 3 月 12 日~13 日,以太坊短大跌,引發 Maker 系統清算。有清算人在沒有競爭者的情況下,以 0 DAI 的出價贏得拍賣,而 0 DAI 出價佔所有清算交易的 36%,導致 MakerDAO 產生了高達 567 萬 DAI 的不良債務。我們姑且稱這個事件叫「Maker 0 出價拍賣 bug」——作爲 DeFi 的標杆項目的 MakerDao 爲什麼會馬失前蹄?Maker 系統存在哪些致命缺陷?

藍狐答:這個問題分兩個方面看。一個就是我們之前提到的公鏈基礎設施本身的問題。由於以太坊的吞吐量和速度都無法滿足市場極端波動時的需求。以太坊擁堵,Maker 的預言機出問題,Vault 用戶無法及時補充資金,清算人無法及時清算。二是 Maker 對市場極端情況下的設計應對有不足的地方。在網絡擁堵時,成本過高,清算人一是參與競拍動力不足,二是沒有及時調整 gas 上限的機制,導致發生惡意競拍成功的事件。

鑑於加密市場的結構和公鏈本身的可擴展性問題,DeFi 項目需要考慮極端情況下的應對措施。不僅是 Maker,也是所有 DeFi 項目需要考慮的。主要是考慮底層資產出現急速暴跌時的應對措施,是否需要增加更多元且相關性不高的資產類型;預言機的安全問題,在沒有完全實現去中心化預言機時,是否需要考慮混合的機制等;治理安全的問題,如何確保不被治理攻擊,尤其是有閃電貸的情況下。

由於 DeFi 的無須許可、可組合性,還有公鏈的吞吐量和速度限制、底層資產的極端不確定性,設計出可以應對極端情況下的 DeFi 機制,可能是接下來所有 DeFi 項目的優先事項。

4. 「Maker 0 出價拍賣 bug」彰顯了 DeFi 的不成熟,更引發了有關 DeFi 失靈的討論。我們不能忘記,就在 2 月 14~18 日,bZx 接連遭遇兩次閃電貸攻擊,黑客低成本獲利約約 3571 ETH。DeFi 爲什麼如此脆弱?DeFi 自身存在哪些問題可能成爲其發展中的瓶頸?

藍狐答:DeFi 的脆弱性來自於其自身特性。它自身的優點,例如無須許可地參與、可組合性等。好的一面,它可以成爲貨幣樂高,給大家帶來更多開放金融的產品和服務。不好的時候,也成了它脆弱性的來源。這個從 bZX 的閃貸攻擊、預言機攻擊等方面可以看出。

此外,加密市場結構的分散化,底層資產的極端波動性,還有公鏈的吞吐量和速度也是它脆弱性的來源。不過,DeFi 自身獨特的屬性是無法被消滅的,如果消滅了這些屬性,那麼,它就沒有存在的必要,大家去玩 CeFi 就好了。

首先,DeFi 中存在的可擴展性問題是其發展的最大瓶頸,沒有足夠的擴展性,基本上就會停留在小衆的規模。其次,公鏈底層資產的價值和波動性。底層資產價值大小,直接決定了能夠承載的 DeFi 規模的大小;過高的波動性導致出現極端情況,影響大家對 DeFi 的信心,同時無法吸引更多新用戶加入。此外,還存在產品和市場的契合度、用戶體驗、DeFi 的安全性等問題,這些都是影響其發展的因素。

5. 312 的大跌可以說是對 DeFi 的一場壓力測試。我們看到了極端行情下,DeFi 鎖倉價值的暴跌、DeFi 協議間斷性地出現了喂價延遲、清算不及時、流動性枯竭等問題……截至目前,我們看到了許多 DeFi 在大危機中不盡人意的地方,也分析了許多它在大危機中展現出來的問題,但是,在這場危機中,它有沒有展現出來一些獨特的價值? 如果對 DeFi 在大危機後的修復力打分(0~10 分),您會打幾分?

藍狐答:最大的價值是它存活下來了。直到今日,鎖定的資產還超過 5.5 億美元。此外,DEX 也顯現出較大的需求。修復力打 7 分。雖然遭受打擊,且未來一定還會遇到更大的問題,更大沖擊,不過,DeFi 的反脆弱性會越來越好,未來只會越來越強。

6. 在您看來,DeFi 要迎來大繁榮需要具備哪些條件?

藍狐答:DeFi 迎來大繁榮,需要具備五個條件:一是,公鏈技術基礎設施的完善,首當其衝的是公鏈的交易吞吐量和速度,如果這個條件沒有得到根本解決,大繁榮不太可能。二是,公鏈的資產的市值和穩定性,這決定了它可以包容的市場規模和風險程度。三是,產品和市場的契合程度。目前在借貸、去中心化交易、衍生品上發展不錯,但距離大規模的用戶剛需還有距離。四是,用戶體驗,雖然對於 DeFi 用戶來說,只要有 web3 錢包,其實使用並不複雜,但錢包的管理本身對於大多數普通用來說,門檻還是很高的。如何實現簡單的用戶體驗,對於 DeFi 的發展至關重要。五是,安全問題。DeFi 潛在的風險可能會讓不少用戶望而卻步,需要解決這一後顧之憂。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