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系十面埋伏,陸正耀危險的 IPO 工廠

上一個講汽車生態故事的人,是樂視賈躍亭。

©懂財帝原創 ·作者 | 唐潮 逸凡

2020 年開春,接連而至的危機,衝擊着陸正耀和他的神州系。

2 月 21 日,神州租車(00699.HK)發佈 2019 年公司盈利預警公告稱,去年公司淨利潤跌幅將超過 80%。

汽車租賃行業的“頭把交椅”,神州租車的故事再也講不下去了。其市值從最高峯的 520 億港元,跌至 100 億港元徘徊。

禍不單行,瑞幸咖啡也在遭遇渾水的阻擊。

2 月初,渾水研究(Muddy Waters)研究報告指出,瑞幸咖啡從 2019 年第三季度起開始捏造財務和運營數據,平均每店貨物數據在三季度虛增 69%,第四季度虛增 88%,第三季度廣告支出誇大 150% 以上。

消息一經紕漏,瑞幸股價盤中大跌超過 20%。瑞幸的公告迴應依然被指駁斥無力。

瑞幸咖啡目前並未完全擺脫信任危機,“咖啡新零售”的故事受到越來越多的質疑,有人甚至認爲它已經演變成爲一場“驚天騙局”。

神州優車、到神州租車、瑞幸咖啡、寶沃汽車……陸正耀曾經講述的美妙的故事,開始漏洞百出。

神州系十面埋伏,陸正耀危險的 IPO 工廠

神州租車,陸正耀的神州系帝國的第一塊拼圖。

2005 年,陸正耀躁動着內心的不安,遙望大洋彼岸。

曾經他辭去三年的公務員,在北京中關村打拼了十年,他旗下的公司佔據中國電信企業長途 IP 電話業務在北京市場 67% 的份額,他想再次冒險。

那時候,中國汽車市場迎來大爆發。從美國考察回來的陸正耀想要從中分一杯羹,便參照美國汽車俱樂部 AAA 的商業模式,創辦了 UAA (聯合汽車俱樂部)。

但陸正耀沒有找到有效的盈利模式,不久之後便失敗收尾。

2007 年,陸正耀不甘心 UAA 的失敗,把剩下的部分資源進行整合,創立了神州租車,並很快拿到了凱鵬華盈中國 300 萬美元的天使投資。

好在熬到了 2010 年底,時任聯想投資總監(現君聯資本)的老朋友劉二海,帶來了救命稻草—聯想控股的 12 億元投資。

陸正耀瞬間有了底氣,在市場疲軟的時刻重啓燒錢模式,斥資 6 個億購買新車,將租車價格下降 30%-50%,他被業界稱爲“租車狂人”。

2012 年,國內經濟逐漸好轉,陸正耀結識了資本大咖——華平資本亞太區總裁黎輝。隨後,神州租車獲得華平資本 2 億美金的大額融資。

他們是神州系資本“鐵三角”——劉二海,黎輝、陸正耀,開始成形。

神州租車啓動燒錢大戰,一躍成爲國內規模最大的連鎖汽車租賃企業。2014 年 9 月,神州租車在香港上市,備受投資者熱捧,超額認購率高達 20 倍,首日漲幅近 29%。

但,這只是美好故事的開端。

神州系十面埋伏,陸正耀危險的 IPO 工廠

陸正耀在給神州系講更大的人車生態圈故事——“買車-租車-銷售”。但這些故事,並不能阻擋公司利潤大幅下跌。

如今的陸正耀和神州租車,正四面受敵。

資深汽車行業分析師張翔認爲,傳統租車方式在改變,新的租車模式出現,分時租賃、共享汽車等這種新興業務更加靈活,神州租車的市場被一定程度上擠壓。

2017 年開始,神州租車逐漸墜落。無論從營收還是利潤,都開始下滑。2019 年業績預告顯示,神州租車淨利跌幅將超過 80%。

另一方面,神州租車面臨着極大的償債壓力。截至 2019 年第三季度,公司負債總額爲 166.24 億元,而 2018 年和 2017 年的負債總額分別爲 142.31 億元、127.66 億元。

而詭異的是,神州租車車隊規模擴張,租賃收入卻持續下降。財報數據顯示,2017 年和 2018 年,公司車隊租賃業務收入分別爲 12.56 億元、8.55 億元。到了 2019 年前三季度,租賃收入僅爲 5.20 億元。

更詭異的是,汽車租賃的單車收入也逐年下降。神州租車財報顯示,2017 年和 2018 年,公司單車日均收入分別爲 153 元、134 元。截止 2019 年前三季度,跌至 129 元。

新年伊始,神州租車再次遭遇滑鐵盧。而據神州租車內部人士接受媒體採訪時稱,疫情期間,車輛大多閒置,幾乎是中斷運營狀態。

神州租車車輛利用率或創新低。此外,店鋪租金、維保費用、人工等成本支出亦不免讓資金吃緊,2020 年將承受重壓。

陸正耀似乎只是資本運作明星,但在深耕產業面前,那些光芒驟然暗淡。

神州系十面埋伏,陸正耀危險的 IPO 工廠

嚐到資本甜味的陸正耀,時刻撲向下一個風口。

2015 年,滴滴與快滴在騰訊和阿里兩大金主拼燒錢的模式下,激戰正酣。剛品嚐完資本盛宴的陸正耀,決定依託神州租車的車輛,以 B2C 模式殺入這場混戰之中。同年 1 月,神州優車在全國 60 個城市同步上線。

依舊是融資、燒錢、補貼的“陸氏打法”打法。從 2015 年 7 月到 2016 年 5 月不到一年的時間,神州優車進行了四輪融資,先後引入華平投資、雲峯投資、浦發銀行等多家戰略投資者,總融資額超過 100 億元。

兩個月後,陸正耀順利將創立還不到 20 個月的神州優車推上新三板,交易首日市值高達 417 億元,成爲“新三板股王”。

上市之日,似乎是他的高光時刻,此後一路下跌。如今,神州優車市值跌落至 369 億元。

神州系十面埋伏,陸正耀危險的 IPO 工廠

去年年末,不斷爆出神州租車持續裁員的消息。

財報顯示,2019 年上半年,公司員工總數從 9553 人淨減少到 5767 人,降幅高達 40%,10 名員工裏就有至少 4 名被裁。

今年 6 月底時,公司的應付職工薪酬只有 2.6 億元,相比 2017 年底公司的應付職工薪酬 4.8 億元幾乎是少了一半。

2019 年上半年,神州優車營業收入一共 19.2 億元,同比下降約 49%,將近腰斬,虧損額高達 6.5 億元。

神州租車、神州優車的故事不再性感,陸正耀追逐造車的故事。

2019 年 3 月 18 日,神州優車發佈公告,擬以約 41 億元收購長盛興業所持有的寶沃汽車 67% 的股權。交易完成後,神州優車成爲寶沃汽車的直接控股方。

陸正耀,成爲寶沃汽車的實際控制人。他早已忘記曾經在神州優車融資時說過的話,“對於神州來說,造車是從零開始研發,失敗概率很大;神州的定位是渠道、平臺型公司,自己造車會與所有品牌對立起來,容易影響合作。”

擺在面前的寶沃汽車是一塊連年虧損的資產,公開數據顯示:2016 年、2017 年、2018 年寶沃汽車分別虧損了 4.84 億元、9.85 億元、25.45 億元,3 年裏一共虧損了 40.14 億元。

陸正耀爲寶沃融資,再次耍出了慣常的招數。曾經 7 個月的瘋狂廣告轟炸後,神州租車坐上了行業老大的交椅。陸正耀猶如醍醐灌頂,從此掌握了互聯網營銷的祕籍。

瑞幸咖啡是這樣,新收購的寶沃汽車也將是如此。

“貴就是好,好就是貴,好貴!”這是前央視主持人郎永淳與“虎哥說車”主講於虎爲寶沃汽車錄製的洗腦廣告語,如今正投放在大街小巷的分衆傳媒廣告牌上。

儘管質疑聲再起,但陸正耀卻不以爲然,依舊我行我素。

神州入主寶沃後,實施了“千城萬店”計劃,大幅降低經銷商准入門檻,只要擁有“不低於 100 平米的門店面積,購買一定數量試乘試駕車”即可成爲寶沃的經銷商,這一政策大大促進了寶沃經銷商數量的增長。

寶沃將新車賣給神州買買車,再由神州買買車將新車分配給經銷商,最後通過換購方案將車回收到神州買買車。爲加速流通,寶沃還推出了汽車換購方案。

整套循環中,神州買買車起到一個樞紐的作用,它向上承接寶沃,向下連接神州租車和寶沃經銷商。通過這個循環,寶沃生產的新車通過神州買買車流向了神州租車和經銷商 / 消費者,而兩者的購車款則通過神州買買車流向了寶沃。

倒騰之後,寶沃似乎大反轉。2019 年 1-11 月,寶沃累計銷量達到 40950 輛,這一數據是其 2018 年全年銷量的 1.52 倍。

這一切似乎完美。神州係爲寶沃提供了輸血式的幫助,這讓神州優車和神州租車十分“受傷”。

神州優車因寶沃汽車再陷虧損風暴。

財報顯示,其 2019 年發佈的上半年度公司實現營收 19.19 億,較上年同期減少了 48.98%,營收接近腰斬;公司上半年淨虧損 6.52 億元,而其上年同期僅實現盈利 1.44 億元,同比大跌 550.28%。自 2015 年至 2017 年神州優車連續三年虧損,2018 年實現短暫盈利後,2019 年神州優車再次出現虧損。

神州系十面埋伏,陸正耀危險的 IPO 工廠

寶沃如何扭虧,這是陸正耀的新難題。在汽車圈人士看來,神州系將面臨樂視一樣的生態泡沫。

陸正耀是一個癡迷數字模型的人,陸正耀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所有的商業邏輯都是可以用數字算出來的”。

神州系十面埋伏,陸正耀危險的 IPO 工廠

二十年商海浮沉,陸正耀練就了他的 IPO 工廠:神州租車、神州優車、瑞幸咖啡。

他的操作手法也如出一轍:搶風口、彪悍融資、燒錢擴張,迅速謀求 IPO

陸正耀與少數值得信任的人或機構也納入自己的視野,與他們共進退,慷慨地分享蛋糕。

畫餅刺激之下,神州租車股價節節高升,陸正耀配合背後的資本上演敦刻爾克大撤退,聯想控股減持套現 16 億港元,華平套現超 30 億港元,而曾被渲染爲合作開拓國內市場的赫茲更是清倉了所持全部股份,套現 36 億港元走人。

而背後是散戶的一地雞毛。

不到兩年,瑞星咖啡從零起步到上市,如今市值邁入 100 億美元門檻。故事巨大,公司鉅虧,資本狂歡。

寶沃汽車已在引進戰略投資者,已開始籌備融資上市。陸正耀在爲寶沃汽車算下一個數字邏輯故事。

造汽車,是一個重資產行業,寶沃汽車對資金更加飢渴。曾經的市場寵兒蔚來汽車四年融資約 400 億元,虧損數百億元,如今市值跌落至 38 億美元。

追風蔚來汽車的陸正耀,或許沒也沒想到風口變化如此之快。陸正耀的汽車生態故事似乎講不下去了。

上一個講汽車生態故事的人,是樂視賈躍亭。

- END -

          本文轉自懂財帝 | 微信 ID:znfinance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