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體而言,加密貨幣行業受負面影響多於正面,對區塊鏈行業來說也並非好事。

原文標題:《凱叔快評:疫情對區塊鏈行業有何影響》
撰文:蔡凱龍

發生在武漢的疫情已經嚴重影響每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隨着事態的擴大,世界衛生組織宣佈此次爲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許多國家尤其是美國採取對中國處境通道關閉的政策。這些舉措,無不加劇疫情對中國經濟乃至世界經濟的負面影響。

疫情籠罩下區塊鏈行業能否獨善其身?

目前疫情對經濟的整體的影響不容樂觀,具體影響有多大一時衆說紛紜,大多數人預測不小於非典影響,GDP 降低 1-2 個點,中短期一定是超級負面。而每個人最爲關心的還是對各自所在行業有多大影響。凱叔拋磚引玉,分析下對全球區塊鏈行業的影響。

首先要清晰定位:區塊鏈屬於什麼行業?嚴格說來,區塊鏈屬於金融科技行業,如果要細分爲鏈圈和幣圈,區塊鏈中的鏈圈屬於科技行業,而幣圈屬於金融行業,更加確切的說,幣圈屬於金融大分類中的另類金融之類中一種,和黃金、收藏品和商品期貨,PE/VC 投資一起。

疫情籠罩下區塊鏈行業能否獨善其身?

我們把疫情對區塊鏈的影響聚焦在幣圈。因爲鏈圈受到疫情直接的影響更多是員工上班方面。區塊鏈以去中心化爲主要特徵,區塊鏈的技術從業人員,對遠程工作和和協調比別的行業從業人員更加得心應手, 因此影響不大。反而,幣圈對鏈圈中長期影響很大,市場的興衰決定了項目的存亡,因此我們着重分析疫情對幣圈的影響。

幣圈能否獨善其身?

全球經濟相互交融,各行各業之間盤根錯雜。受次影響最大的旅遊,餐飲,酒店,養殖種植,文化娛樂等等,必將傳導到金融行業,各大類金融資產股票,房價,匯率,油價都會受到負面影響,這點可以從沒有閉市的美國和香港市場看出。

疫情籠罩下區塊鏈行業能否獨善其身?

既然幣圈屬於金融行業中的另類產品,金融大環境負面影響必然會傳導到幣圈。主要是因爲各類市場是由資金連接而組成,資金會根據情況在不同市場流動。一個市場的繁榮需要源源不斷新資金的流入,並進入市場交易。

在這種金融市場負面情緒嚴重的情況,正常沒有被這一波打趴下的投資者的多會 「Fly to Safety Heaven」規避風險,減小槓桿、拋掉包括數字貨幣在內的風險資產,持有安全資產,也就是「現金爲王」,一般持有現金(尤其是美元等硬通貨),黃金,國債等。中國央行已經如臨大敵嚴陣以待,放出大量貨幣供給維持市場流動性。而如果一些國內的受影響嚴重的中小企業主,最後因爲不堪重壓而破產,那更加需要拋售包括數字貨幣在內的所有資產。

所以從資金層面上看,數字貨幣短期沒有大幅上漲的足夠動力,反而壓力山大。

解釋幾個常見的問題

第一,有人會說,比特幣不是號稱數字黃金,恐慌的時候應該大家都買比特幣纔對啊?如果在 3 年前,那時候還沒有穩定幣,比特幣纔有數字黃金的功能。穩定幣的出現,讓比特幣已經沒有明顯的避險功能,反而是波動大的風險投資。這也解釋爲什麼疫情嚴重的這一週,USDT 場外交易價格猛增。另外,目前疫情還是大體可控,還沒有到全民恐慌的時候,如果嚴重到哪一步,也許才能看到比特幣因爲恐慌而被瘋搶,估計這種情況發生的概率很小。

第二,數字貨幣沒有國境,所以中國的疫情影響不了全球幣價?沒錯,幣圈算是最全球化的行業,天生無國界,因此相對傳統的金融業,地區和國家的烙印會小點。但是衆所周知,中國在幣圈的個人用戶和項目裏占主導地位,這可以從交易活躍度,交易人數,交易資金量,項目多少和交易所的規模和多少上推算的出來,所以可以說中國人的資金是影響幣價的關鍵。因此疫情引起的幣圈的資金和其他方面的負面影響,會因爲中國在幣圈的影響力放大而不是變小。

第三,爲什麼疫情發生這幾天比特幣和其他幣都在漲?恕凱叔無法解釋這一現象。但是觀察到春節期間交易量只有平常 1/3-1/2 左右,交易量少因此價格趨勢的可信度就弱。也有身邊很多幣圈朋友都說關在家裏沒事幹,炒炒幣當消磨時間,這也許是最近一兩週幣價上漲的原因之一。真正的短期影響方向的確認,要等交易量恢復到正常水平才更加明瞭。

疫情對幣圈也有些「正面」影響,比如年前大家都在擔心的監管政策的收緊和打壓,現在幾乎沒人談及。但是線下活動 meetup 交流等也全部無法開展,技術開發和創新也會受影響,包括輿情對數字貨幣的關注熱點也是降到低點,大家注意力都被疫情所吸引,所以這些影響都是負面多正面少。

總體幣圈受影響負面多於正面,對鏈圈來說也不是一件好事,大家都要做好心理準備,該採取措施採取措施。

對交易所有何影響?

疫情發生後,幣安、火幣和 OK (叫歐科真彆扭)三大交易所都迅速對外公開,設立公益基金捐助等額 1000 萬人民幣的物資,算是給區塊鏈行業長了臉,帶行業了個好頭,值得肯定和宣傳。

交易所接下來要面對嚴峻的運營困難(員工無法回公司上班,健康原因缺勤等)、交易量下滑、資金流失、流動性減弱等挑戰。

然而同等條件下,幣安受到影響是最小。

衆所周知,幣安的客戶來源、國際化程度、辦公室和員工分佈、資金來源大多以海外爲主,而火幣和 OK 則完全相反,以中國爲主。尤其是春節大部分員工都回國回家過年,現在各國都對中國出境封鎖,人員國內流動都很難,更不可能出國回到工作崗位。因此國內兩大交易所在海外的運營多少會受到影響。而幣安去年第四季度進軍中國的計劃,被監管扼殺在搖籃裏。沒想到幣安因禍得福,反而因此而處於相對優勢。世事難料,福兮禍兮。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