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分鐘上線的 DeFi 項目隨處可見,但 MEME 卻需要耐心,慢慢挖礦,慢慢收穫。

原文標題:《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帶我回到了童年》
撰文:Alan

「Uni 空投一臺 iPhone12,MEME 空投了一套房」,這是近期 MEME 最能刺激大衆的標題。因爲 MEME 一個多月前還只是一個 0 成本的空投幣,空投最高價值 70 萬刀。好在現在價格自高點跌了很多,所以可以開始寫寫了。

這是一期娛樂向的 MEME 沉浸式代幣觀察(僅談感受,不作價值分析,不作投資建議)

Enjoy it!

又一個當 DeFi 農民的一天,已經被層出不窮的新礦、巨貴的 gas 費、2 池的博弈、礦幣的巨幅波動搞定身心疲憊的我。刷着推特,看到 Andre Cronj 連續發推奶了一個叫 MEME 的 NFT 項目。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哼,這次是菠蘿麼?終於 DeFi 挖礦要擴展到 NFT 領域了麼?沒新意啊」 嘴上這麼說,身體卻很誠實地點了進去。

這一下,沒想到就入坑了,讓我回想起小學時瘋狂和同學們吃小浣熊乾脆面集水滸傳卡的時光。於是一名古典韭菜開啓了樂此不疲的集卡之旅。(雖然截至目前才 2 個多禮拜)

久違的挖寶體驗

先感性直觀看看 MEME 上的卡片---充滿了梗文化。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左邊記錄(嘲諷)的是 「澳本聰」 事件,貼在澳本聰頭上的是 FAKE 的字樣,並且要被後面象徵着比特幣社區的人扭脖子。

右邊記錄的是 sushi 創始人 Chef Nomi (推特頭像是熊貓大廚)和 FTX 創始人 SAM 的恩怨情仇,因爲 Chef 出爾反爾賣了手裏的 sushi,導致社羣口誅筆伐,而 Sam 此時表達了願意接手的意願,沒想到 Chef 還真把幣給了 Sam,總之在那個燥熱的週末,他們倆在幣圈上演了一出出跌宕起伏的狗血戲碼。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這三張是新出的 Uniswap 創始人 Hayden Adams 系列,左中右分別是普通、稀有、傳奇卡。普通和稀有的卡面都是參考了知名動畫片 Rick and Morty 的一個表情: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區別是普通卡被扒眼睛的 Sam,卡面裏說的是「Giving them free money, and grab them back slowly - that's how we grow as DEXs」(給他們送錢(交個朋友),然後再慢慢割回來,這就是我們作爲 DEX 發展的方式),可以說很真實了。

稀有卡被扒眼睛的是 MEME 的菠蘿殭屍擬人,卡面裏有知名口頭禪」Few understand this」。很有梗。

傳奇卡是 Hayden Adams 本人騎着象徵 Uniswap 的獨角獸,笑嘻嘻地看着右上角 destroyed 的 sushi。

我反而更喜歡這套的普通卡,很黑很諷刺。

MEME 的創世卡池就是由這些記錄幣圈(目前主要是 DeFi)的知名人物和當時發生的熱點事件組成的。不但成爲了幣圈名人的人氣檢驗場,目前人氣當之無愧的是 YFI 創始人 AC,10 張的傳奇卡到 1000 張的普通卡都被兌換一空。而最尷尬的是 CZ,傳奇卡到現在未兌換一張,考慮到畢竟 DeFi 主場,可以理解。(真的沒人考慮送一張給 CZ 攀攀關係順便緩解下尷尬麼?)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MEME 還以極其戲虐的方式記錄 DeFi 的歷史。可以輕易想見若干年後,老韭菜們看到這些卡片,立馬能想起 2020 年在 DeFi 上經歷的一切。屆時 MEME 很可能就是一部 DeFi 的歷史書。(期待 AC 的 EMN 黑客被盜事件也能被記錄上去,太行爲藝術了)

之後,MEME 開了藝術家的卡池,從 DeFi 梗往藝術 NFT 領域拓展。第一期是由數字藝術家 SvenEberwein 創作的菠蘿爲主題的一套作品,很有趣味和寓意。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左圖一個從普通菠蘿到膨脹菠蘿到乾癟菠蘿的全過程,取名是 shitcoin cycle (山寨幣週期)。

右圖展示的是一個想頭鐵撞牆但是被搶彈回來最終無奈趴在地上的菠蘿,取名是 Crashtest (because it will)(崩盤測試(因爲必將到來))。真的都是非常 real 的作品了。

太多就不贅述了,感興趣的讀者可以自己去官網 Dontbuymeme.com (沒錯,就是這麼諷刺的網站名,日常勸退是社羣文化)挖掘。

看到這些的時候,我並不會想什麼 NFT、藝術確權啊、DeFi 啊、賣錢賺差價之類的事情,我腦海裏只有一個念頭:

我要佔有它們!!!

這種原始的慾望,就和小時候每天放學回家去小賣部買幾袋小浣熊集水滸傳卡片的心理是一樣的,就是想收集齊,就是想和同學炫耀。具體這個東西是不是限量的、後面能不能增值,當時完全不會想這麼多。

我想這就是數字藝術品 NFT 和 DeFi 的區別,NFT 有可能會令人上頭,而 DeFi 充滿了麼的感情的計算器投資者。

這也是 NFT 最提到最多的問題,他有什麼用?不能點擊右鍵保存麼?不是空氣麼?

問這個問題,隱含條件是 自我代入會不會買這些 NFT ,自作多情了朋友!你根本不是這些 NFT 的接盤俠。

藝術品這東西,不管是傳統的還是數字的,即使是空氣,它們也都是小衆定價的。

小衆定價!小衆定價!小衆定價!(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小衆定價的意思是這是一小撮特定圈子的有錢人對其的定價。 關鍵詞:小圈子,有錢人。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比如這張小浣熊的水滸傳,你能理解這張沒啥存在感的蟹寶要賣 6666 元麼?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再譬如這張,寶可夢中最稀有的噴火龍卡牌,在紐約拍賣會上拍出了 19 萬 5000 美金的天價,你能理解麼?

如果看到這些你覺得不可理喻,那最小衆定價的市場你可能反而會覺得正常,那就是傳統藝術品市場。

畢加索的《阿爾及爾的女人》賣了 1.79 億、莫迪裏阿尼的《側臥的裸女》被劉益謙 2015 年以 1.7 億元買下。

世界上最有錢的人共同構建了這個市場,只需要幾個人就能操縱一幅畫的價格使其始終盤居高位。

稀缺性?炫富?藝術價值?歷史價值?聯手炒作?洗錢功能?價值存儲?

這都是他們價格上漲的理由之一,但 最核心的,這是個小衆市場,同時掌握定價權的還是全球最有錢的人。

大部分人手上既沒有貨,也不打算買,所以他們的意見看法,對定價產生不了任何作用。

小浣熊是、口袋妖怪卡是、郵幣卡是、藝術品更是。

並不會因爲 NFT 和區塊鏈相關,就覺得數字藝術品會不一樣,其實是一樣的。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比如這幅作品,marketplace 近期拍賣成交價是 15305 美元。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這幅 heart feeling 已經在 superrare 上競拍到了 30ETH。

誰在買呢?是我們身邊炒幣的人麼?是在計算器投資者麼?是參與二池博弈的礦工麼?

其實我也不知道是誰,可能就是類似 Whale 這樣的有錢玩家,這也是爲什麼 NFT 有幫區塊鏈破圈引流的原因。

知道的都知道了,不知道的慢慢了解。

所以 NFT 本身的概念,並不會讓傳統幣圈和主流藝術圈實際聯繫在一起。

但 MEME 卻爲兩者創造了產生聯繫的可能性,這完全歸功於 MEME 極簡公平的機制。

MEME 機制簡單來說,就是 質押 MEME,獲得名爲菠蘿的中間結算積分 ,菠蘿可以換取各種平臺上的 NFT,NFT 可以在 OPENSEA 上銷售。

乍一看,MEME 挖 NFT 的機制和 DeFi 挖礦沒什麼區別,但其做了三點變化:

  1. 單個池子最多質押 5 個 MEME,一天最多挖 5 個菠蘿

  2. 設計了不同主題卡片的池子,菠蘿在不同池子裏面不能互通,菠蘿本身不能交易

  3. 只有耐心等待指定時間才能兌換相應的 NFT,越稀有,需要等待的時間越長。

——你想要珍貴的卡片麼?

——對不起,只能耐心等待

——你很有錢麼?

——對不起,只能放 5 個 MEME 挖菠蘿

——你想用錢收別人的菠蘿麼?

——對不起,菠蘿是不能轉讓的

這種極簡機制下透露出的是 公平、公平 、還是 tm 的公平。

於是散戶一樣有機會通過公平的方式,獲得知名藝術家的作品,然後把珍貴的藝術品卡片拋售給大戶們。

DeFi 老鄉和藝術品之間,這才真正架起了橋樑---老鄉們用熟悉的白嫖方式獲得陌生的藝術品,有錢人通過陌生的幣圈支付方式熟練地買單。

除了等待菠蘿慢慢挖出,幾乎沒有其他作弊的方法。

一切彷彿慢了下來,慢到我們有精力和時間去單純地體會 MEME 上的樂趣。比如:

探索作品的樂趣

這是最本質的「基本面」,剛纔已經看了很多卡片了,可以慢慢體會作品裏的彩蛋和梗。除了 MEME 上的卡片以外,當藝術家池子開通後,MEME 還變成了玩家瞭解其他藝術家的入口,比如首批藝術家 SVEN 早有記錄 DeFi 的作品,而且畫風和 MEME 上的菠蘿系列是統一的,比如下面這種 uni 獨角獸空投 sushi 的動圖(最高報價 4.2ETH)和 uni 和 sushi 別苗頭的動圖(最高報價 3.66ETH)。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策略遊戲的樂趣

MEME 目前有 4 個池子,2 個創始池,1 個藝術家池,1 個 event 池。每個池子的菠蘿是不能相互通用的。可以想見,在未來,池子是無限的,而你的 meme 是有限的。如果用有限的資源挖出更珍惜的卡牌,這就成爲了一個策略遊戲。目前我想到的主要有兩層:

1) MEME 對於池子的分配:

即使單個池子的上限只有 5 個 MEME,但是現在 700 刀單價下,想要種滿依舊較貴。所以便有了到底挖哪個池子的選擇問題。大部分情況是選自己喜歡的就好。當然對於大戶而言,每個池子 5 個菠蘿拉滿,並且分地址種是標配了。

2) 菠蘿對於卡片的分配:

一個池子每天最多種出來 5 個菠蘿,怎麼分配自然也是問題。是挖舊卡片,還是等新卡片?是等着挖最貴的卡片,還是提前保險挖次珍貴的卡片?都是取捨。例如新出的藝術家池子,一共 4 張卡,想要搶到只有 10 張最稀有的卡片,不但要頭礦衝進去,還需要第一時間收穫。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對於排名前 10 的地址,自然有一爭的實力。但是如果不是前 10,就會遇到一個兩難問題,究竟要不要多等 3 天搶最稀有的卡片。因爲一旦多等了 3 天,可能限量 100 張的次稀有卡已經被兌換完了,如果此時還沒搶到最稀有的,可能連次稀有的卡片都錯過了,賠了夫人又折兵。當然,現在熱度不高,爭奪還不激烈,如果日後熱度起來了,兌換策略的取捨會更難。

這時候就需要數據分析了,好在智能合約上啥都有,能看到自己衝頭礦的排序,進而制定自己的搶卡策略。哪裏都不缺科學家,不是麼?

追更的樂趣

追劇的人都懂追更的樂趣,在這一個禮拜裏每天都讓我很期待 MEME 今天會出什麼新卡、會和哪個藝術家合作、會出什麼新池子。 期待轉化爲了對推特的關注,而推特上團隊每天互動總能給人驚喜。 比如下圖是首批藝術家池子的作者 Sven 暗示下一期藝術家將會是 Pak。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Pak 是誰呢?就是開頭查了下才發現是數字藝術家大 V,鏈聞對其剛剛做了報道《誰是 Pak?聽數字藝術的繆斯談加密藝術瓶頸和出圈之路》。

剛纔那副拍了 15000 刀的作品,其實就是他創作的: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同時他還是推特超 200 萬粉的藝術 AI 公衆號 Archillect 的創始人。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這個推號還是 Elon Musk 97 個關注之一。並且上週末還看到了 Musk 和 Pak 的合作互動。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Hmmmm,一想到有可能下一期藝術家池子有可能是他這種大咖,關鍵是可能還能白嫖就很興奮。

能白嫖!能白嫖!能白嫖!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追更瞭解最新合作卡片動態、瞭解藝術家、提前準備菠蘿的分配策略、慢慢享受等待採集到心宜卡片到錢包的瞬間。

以上我願稱之爲 MEME 的樂趣三重奏了, 啊,我好了。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而帶給我如此純粹樂趣的 Meme,其實(果不其然)是一個無心插柳的項目。

創始人 Jordan Lyall 是 consenSys 的 DeFi 產品負責人。最初是被各種類似於 sushi、泡菜等 meme 項目噁心到了,認爲大家被高 APY 驅動去挖空氣 meme 幣是可悲的。於是他在 8 月 15 日表示要啓動一個「The Degenerator」虛構 DeFi 項目(可以 5 分鐘生成一個 DeFi 項目),目的只有一個: 鄙視市場上短時間內就上線的 DeFi MEME 項目。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我體會到「耐心挖礦」樂趣三重奏

後來便一發不可收拾(不出所料),社區幫他發了他最討厭的 MEME 幣,並完成了空投,他覺得好玩想正式做下去。覺得這本身就是一件行爲藝術,於是選擇了 DeFi 和 NFT 結合的方向(主要還是原來截圖裏面的產品難度有點大)

這種無心插柳的契機、初期 Dontbuymeme 的梗文化氛圍和社區凝聚力和持持續創新能力以及創始團隊工程師的技術實現能力。決定了 MEME 作爲 NFT 的龍頭及這波空頭模式的創造者,只能被形似,而不能被神似。

這纔是後來 MEME 空投一套房的全貌,房子從來不是從天而降的。

Be patience

我最喜歡的就是 MEME 的 耐心挖礦 (Patience Mint)理念。

幣圈本身 Why not 和無監管的特點,讓其必然被貼上了社會達爾文、加速主義等標籤。意味着區塊鏈本身就是快的,這點在 DeFi 上尤爲突出,睡覺?睡覺是什麼,別耽誤我搶「未經審計的頭礦」。

而 MEME 除了團隊必須保持快速創新以外,用戶端則是慢的,挖礦是慢的,收穫是慢的,等待是慢的,甚至藝術品的增值,也是慢的。讓我們有機會慢下來享受區塊鏈對生活帶來的變化,偶爾小資下,而不是僅僅當個「農民」。這可能纔是大衆需要的。

這點很有趣。好在 幣圈迭代足夠快,快到能允許 MEME 慢慢地記錄。

Never a dull day in crypto

MEME 沒有送我一套房,但帶我回到了集小浣熊卡的童年。當然我更希望能在房子裏回顧童年。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