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觀區塊 | 看看鯨交所、DeFi 的近期數據表現
撰文 | 鯨交所用戶:老盧庸觀

聽說幣安收購了 DappReview 後,再下一城,又買下了 CoinMarketCap,勾起了去數據世界逛一逛的興致。
逛了一圈,有幾個小發現,與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個小發現與鯨交所有關。
一是鯨交所已成爲所有公鏈 DApp 中的第一名,24 小時用戶、交易數、交易規模都完全碾壓所有 DApp。庸觀區塊 | 看看鯨交所、DeFi 的近期數據表現二是鯨交所 24 小時交易規模接近 1 億美金,達到了 6 億人民幣以上。

這在一箇中心化頭部交易所橫掃天下、絕對主流化的加密貨幣市場,看似一小步,卻是一大步。不斷向好的數據表明,去中心交易所是人心所向,儘管力量還微弱,卻在不斷成長壯大,不曾停下腳步。
三是鯨交所近期上線槓桿交易後,交易規模開始企穩回升,並在 25、26 日出現陡峭式上漲。庸觀區塊 | 看看鯨交所、DeFi 的近期數據表現鯨交所 2020 年 3 月 14 日升級後開始逐步提供槓桿交易,目前已提供 BTC/USDT、EOS/USDT、ETH/USDT、EOS/BTC 四個交易對的 5 倍槓桿及融資借貸服務。
這裏值得一提的是槓桿借貸理財服務。
鯨交所用戶的數字貨幣資產可以直接出借給槓桿玩家,用戶與鯨交所分成賺取個人資產槓桿借貸利息。這比中心化交易所把用戶資產借出去收取利息卻不曾給予用戶直接分成,顯然更有吸引力。
今天,鯨交所平臺幣 wal 社區讓大家吐槽一下 Wal,看到上面的數據、曲線,不知道大家做何感想。我的第一感覺是,鯨交所伴隨業務體系的健全,基本用戶、交易數、交易規模數據開始向好,不再一潭死水了,開始有新表現了。
下一步,就看能不能繼續推出一些特色服務,對標全球頭部中心化交易所平臺幣絕對通縮、全球生態玩法,來爲 Wal 持續賦能了。
說了鯨魚的數據表現,我們接下來看一下 DeFi 的情況。
第二個小發現,與 DeFi 相關。
3.12 極端行情後,去中心金融的龍頭 MakerDAO 一度因爲以太坊網絡延遲、清算機制等原因被聰明人零擼走 500 萬美金的抵押物,出現了財政赤字,後來通過增發 2.1 萬枚 Mkr 進行拍賣,平了賬目。
經此一役,DeFi 的脆弱性在市場中顯露無疑,不少資金出於安全考慮逃逸了,原本十多億美金的鎖倉,當下還剩幾何?恢復元氣沒有呢?
讓我們來看看數據表現。
這是整個 DeFi 的全球鎖倉資產規模——7.62 億美金多一些。其中,Maker DAO 仍然是當之無愧的 DeFi 鎖倉老大哥。庸觀區塊 | 看看鯨交所、DeFi 的近期數據表現看了上面的方塊圖,第一印象是以太坊生態依然是主角,EOS 生態的 EOSREX 儘管鎖倉量第二,卻多少顯得有些孤單,放牧四野,多是以太坊的 DApp。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Synthetix 這個開放金融衍生品市場,因爲其資產合成能力,居然後來者居上,成爲以太坊生態中僅次於 MakerDAO、Compound 的資產鎖倉大戶,實在有些出乎意外。
不過,對照傳統金融衍生品市場現狀,Synthetix 說不定會成爲未來金融衍生品市場的一個基礎設施,繼續觀察吧。
綜上,第二個小發現不難得出幾個當下的小判斷:
一是,3.12 受挫的 DeFi,在快速恢復元氣。 二是,Maker DAO 借貸龍頭和 DeFi 生態底層協議的地位並未發生改變。 三是,金融衍生品市場 Synthetix 發展迅猛。
由於第一、第二個小發現,都源自 DappReview 的數據分析,DappReview 被幣安收購,鯨交所的假想對手又是幣安,這提升了我對鯨交所數據表現的信任度。畢竟,加密貨幣世界中交易所刷數據的玩法,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大家都刷,鯨交所也可能刷。只是,作爲對手,當下的大個頭幣安會容忍一個潛在對手沒事兒刷量嗎?鯨交所刷量會授人以柄嗎?大家可以自己想一想,也可以找線索,去鯨交所吐槽去。
DeFi 其實也是一個道理,而且數據造假難度也很大。因爲 DEX 底倉不同幣種的流動性規模公開,真造假,估計很難玩下去了。即便 DEX 中仍存在一些中心化問題,比如可信數據、可信計算,仍亟待市場驗證和解決,但大多數還是比較公開透明。據我觀察,當下的 DEX 賽道競爭日益激烈,自由競爭下,也會形成一種競爭型市場監督機制的。
總體看,無論公司制下的鯨交所,還是技術社區+公司共同驅動的 DeFi,在去中心發展的道路上進行的探索,歷經市場考驗不斷進化的反脆弱能力,還是值得我們關注的。
來加密貨幣世界,賺錢是一回事兒,關注去中心大廈的建設是另一回事兒。直接關注賺錢是當下,關注大廈建設是未來。歷史地看,兩手都要抓、都要硬。幣圈江湖中憑運氣一夜暴富後,又靠能力返貧一蹶不振者,大多是缺了關注未來這一手吧!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