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加密貨幣市場結構化產品主要偏理財形式,但隨着行業發展,更豐富的結構化產品會逐漸出現。

撰文:大門,1Token 與 BitLink 創始人兼 CEO

自去年三季度 Matrixport 上線結構化金融衍生品以來,國內外不少公司都上線了相關產品。雖然與 DeFi 相比結構化產品市場熱度差距顯著,但其本身的特性讓其無論在傳統市場,還是在幣圈,仍是機構間大量使用的金融工具。

結構化產品發展前景好

就像上篇文章《一文讀懂加密貨幣機構市場架構與資產類型》裏說的,幣圈裏面有很多不同種類的資產,而每一種資產都有其特有的資產收益曲線。一般來說,在投資某種資產之前,投資人,特別是大體量的機構投資人,會對該資產的走勢有自己的預期,同時,也會思考清楚,如果走勢偏離了預期,該如何應對。而這個應對,既可以等到事情發生了之後再來應對,也可以提前就設想好。結構化金融衍生品,往往就是用在提前設想規劃上。

舉個例子,機構投資者要參與挖礦,但不能承受幣價大跌帶來的大幅虧損,那麼在投資後,就可以立即購買結構化金融衍生品,比如買入看跌期權,來保護住 90% 的本金。同時考慮到機構投資者對收益需求沒有那麼大,所以願意放棄大額的漲幅,比如漲 30% 以上的部分願意放棄,那麼就可以賣出對應的看漲期權,來降低整體購買金融衍生品的成本。

在傳統領域,還有很多的實業,農業機構,需要通過相關的結構化金融衍生品,來管理如原材料,以及製品的成本 / 銷售的風險。考慮到幣圈相關例子較少,就不展開列舉

隨着幣圈規模的持續擴張以及全球合規進程的穩步推進,越來越多的大資金進入到了幣圈及礦圈,結構化金融產品的需求也隨之持續擴張。各類能夠接觸到大資金的金融機構,「都有基礎」在這條金融業務線上分到一杯羹,無論是幣圈原生的產業鏈上的離資金 / 資產近機構,還是逐步進入幣圈的傳統金融市場裏面離資金近的機構。

說「都有基礎」,是因爲這兩類機構如果要開展相關業務,都大概率缺一點基因 / 認知。幣圈原生機構缺對金融產品及業務本質的認知,傳統機構缺對幣圈的認知。本篇文章側重前者,目的就是簡要介紹,在幣圈開展結構化金融衍生品業務,需要知道的市場總體架構以及業務拆分需要哪些人才 / 部門的相互協調配合,從而幫助幣圈有業務基礎的機構,可以更好的建立業務線。

作爲一個場外爲主的產品,結構化金融衍生品的市場參與方,基本爲買方,賣方,託管行三類。交易的金融產品從簡單的單腿期權,到多腿,以及如鯊魚鰭等各類帶有敲出的產品。雖然有些產品看似非常複雜,但本質還是根據需求,調整收益曲線,這裏不多展開各類產品本身的架構。

買方主要是前文提到的各類機構投資者,爲了自身的風險 / 收益偏好的需求,去購買對應的產品。如果是一些標準化的需求,那在交易所可以直接完成。如果是複雜產品,一般就會把專業的賣方機構作爲對手方。

目前幣圈主流的結構化產品,主要都是偏理財形式的,買方把全部的資金打給賣方,所以買方需要信任賣方。但隨着行業發展,會出現非理財形式的結構化產品,這種情況下,買方只會放保證金在賣方端,所以賣方也會需要信任買方。在傳統市場中,早期也都是依靠相互的信譽,但隨着市場體量變大,信譽不足以覆蓋交易體量,就逐步出現了更高級別更好信譽的金融機構,一般是大銀行,擔任中間人的角色,買賣雙方都信任這個機構。

目前幣圈還在早期,沒有在結構化產品方面出現成體量的託管行。而且考慮到實際上託管行承擔的職責,比如計算風險,盈虧等,就是從賣方剝離出來的。所以後續主要就是以賣方的業務流程來介紹。

賣方機構需要相應人才完成銷售、報價、風控、交易、清算 5 大環節

整個賣方業務流程包括報價、交易、風控、清算四個模塊。

報價環節:包括了根據客戶需求定義金融產品,如週期,掛鉤標的物,保證金規則,是否支持贖回等,以及根據定義得產品,做具體定價。此外,考慮到公司的銷售環節的情況,在覈心產品定價外,還會加上各類相關費用。同時,需要把報價傳達給客戶,也就是詢價,根據銷售的方式不同,包括直接面向客戶 / 銷售人員的手動詢價系統,以及支持自動系統對接的 API 系統。

交易環節:當賣方和投資者的訂單完成時,雙方實際上完成了一個對賭。對於賣方,一種選擇是將風險對沖出去,賺個中間商差價。另外一種,是風險完全自己承擔。當然也可以對沖一部分,自己承擔一部分。關於對沖使用哪種金融工具,現貨,期貨,還是期權,場內還是場外,具體交易執行時候的激進程度如何,都是由賣方根據情況決定。

風控環節:賣方在跟客戶交易前,就先需要確定該筆訂單成交後,對自身風險的影響。如果對沖的話,對沖過程中,以及在對沖完成後,都需要實時的瞭解風險情況。具體需要監控的風險參數,既包括當前保證金,β的風險情況,也包括通過壓力測試瞭解未來可能發生價格 / 波動率等變化,對整體盈虧,保證金的影響,是否在賣方希望的閾值範圍內。如果一旦超過閾值,一般會涉及到交易環節,來降低風險。

清結算環節:當產品到期,或者投資者贖回的時候,賣方需要根據簽訂的產品協議,以及當前市場情況,來計算投資者和賣方雙方的盈虧情況,並確定收取或者劃出對應金額的資金。

其實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就是銷售。作爲賣方來說,能搭建產品,能管理好風險當然重要,但還要能賣出去。實際上無論是傳統金融圈,還是幣圈,根據對銷售的對象,賣方可以分爲兩類,其中一類是上面 4 個環節都自己完成,還有一類只完成其中的 1-2 個環節,也就是銷售和清算。目前幣圈就是有一些機構,搭建了銷售平臺,具體的產品交給合作方來完成,也不失爲一個有客戶資源的公司早期起步的方式。

隨着規模變大,系統的支持必不可少

隨着業務的變大,上述每一個環節,都需要系統的支持。就像有些賣方公司會選擇早期把產品定價+交易+風控外包給第三方的專業公司,自己就做好銷售一樣。在系統層面上,這條業務線有大量的造輪子的事情,其實不用每一家公司單獨的做。唯一自己動手的必要性相對高的,就算是定價了

當然,考慮到目前幣圈還小,從長遠看,幣圈每一類有潛力成功的機構,都一定有圈內或者圈外的自己一畝三分地的客戶資源,所以定價其實沒有競爭到傳統市場那麼激烈的程度。同時,衍生品的定價也已經是個體系很成熟的領域,與其定價方面完全自己來搭建系統,不如專注在金融工程方面,挑選哪種定價模型,具體的模型輪子,完全可以採用第三方的提供商的。

而交易,風控,清算這三大模塊,實際上主要的還是支持的各類場景,各個交易場所,各個細分的金融產品類型支持的是否全面,以及是否系統穩定可靠,非常適合產品話,這也是傳統金融市場已經證明的了。比如風控,賣方風控負責人要做的事情其實是選定關係的風險參數,以及確定閾值,以及超出閾值之後的對沖 / 減倉方式。其中,風險參數是有限的,對沖的標的是有限的,對沖的激進程度可以通過掛單來清晰定義,對沖後的效果也還是通過風險參數來衡量。所有的這些,都是有限的,都是可以清晰量化定義的,隨着支持的案例越多,越完備。

1Token 的系統,可以幫助賣方專注在最核心的環節 / 工作上

這種情況正是第三方的提供商的產品化系統可以很好的支持的,隨着服務的機構越來越多,系統會支持各類的場景,各類交易場所 / 對手方,各類金融產品。1Token 作爲專注在幣圈機構資管系統的解決方案提供商,涵蓋了幣圈各類主流的大類資產,金融衍生結構化產品就是重點之一。1Token 支持報價,交易,風控,清結算,錢包等所有環節,覆蓋各類機構化產品類型,完全對標傳統市場的金融衍生品前中後臺系統。1Token 希望讓所有進入到該業務線的公司,只需要專注在銷售,報價及風控頂層規則的設定,其他的所有管理,都可以在系統上完成。

1Token 的核心團隊除了有 6 年+的幣圈高頻交易,風控,清算,報價系統的經驗外,還聘請了 2 位傳統市場的金融衍生品顧問。其中一位目前任職國內某知名期貨公司風險子公司總裁,全面負責公司場外衍生品、期貨期權做市、期貨期權自營交易等業務。Darshan Vaidya 在美國和英國有 12 年期權做市及定製化期權產品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