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只有兩個人的團隊通過 CryptoPunks 打開了 NFT 世界的大門,後來他們又嘗試了生成藝術和元宇宙。

原文標題:《CryptoPunks、Meebits 的背後團隊:只有兩人的 NFT 爆款製造機》
撰文:0x13

5 月 4 日,本有些沉寂的 NFT 領域再次沸騰了起來,Larva Labs 推出了他們的第三個 NFT 項目——Meebits。

Meebits 的發售採用的荷蘭拍模式,起拍價 2.5ETH,一段時間內沒有交易量後,價格會逐步下降。不過,背靠 Larva Labs 的品牌,Meebits 在很短的時間便已售罄,均價 2.4ETH。

短短三天時間,Meebits 在二級市場的總交易額便已高達 1.2 萬 ETH,約合 4200 萬美元,比目前最熱門的 NFT 收藏品項目 CryptoPunks 的七日交易額還要高出不少,在 Meebits 二級市場交易開啓的第一天,OpenSea 當日交易額達 2313.75 萬美元,創歷史新高。

萬丈高樓平地起。

可能有人會問,這個 Larva Labs 究竟是什麼來頭,爲什麼它推出的 NFT 項目會遭到如此哄搶,爲什麼它的 NFT 項目能在如今這個龐雜且混亂的 NFT 交易市場中殺個七進七出呢?

化繭成蝶前

Larva Labs 中文意爲「幼蟲實驗室」,迄今爲止做過的最廣爲人知的事情便是推出了 CryptoPunks,而在幼蟲「化繭成蝶」之前,Larva Labs 只是一家專門開發 iPhone 及 Android 等移動應用程序的軟件公司,公司不太大,只有 John Watkinson 和 Matt Hall 兩個人。

John 和 Matt 是老相識了。他們在 1994 年進入多倫多大學學習計算機科學專業。畢業後,Matt 在 Agency.com、Modus 和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任職軟件工程師;而 John 選擇繼續深造,在多倫多大學讀完計算機科學專業研究生的 7 年後,又在哥倫比亞大學讀了電氣工程和遺傳學的博士。

2005 年,倆人決定創業,一起創辦了 Larva Labs。那時互聯網剛發展幾年,他們給 Larva Labs 的定位還只是「小型移動端獨立軟件開發商」,主要是開發 App。隨着 iPhone 在 2007 年將智能手機帶到了全新高度,移動應用也成了新風口。

那時的 Larva Labs 也創造過一些爆款小遊戲,比如《Trism》這款遊戲在蘋果 App Store 前兩個月的銷售額便高達 25 萬美元。

揭祕 CryptoPunks 和 Meebits 的背後團隊:從遊戲開發者到 NFT 先驅

就像很多開發者一樣,Larva Labs 的兩位創始人在尋找自己定位的途中,也因爲中心化平臺的種種問題產生了各種抱怨。他們一定想不到,在十幾年後,他們可以靠一個去中心化的項目在一天之內的收入高達近 8000 萬美元。

CryptoPunks 的誕生

時間來到 2017 年,對於 John 和 Matt 來說,這也許是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

2017 年初,John 製作了一個「像素角色生成器」,他們已經可以用它創造出很多很酷的像素角色頭像。不過一開始他們也沒想好要用這個生成器做些什麼,給一款新遊戲創建一些角色嗎?有點太無聊了,但是還能做些什麼呢?他們的想法被一個個地提出又被一個個地否決,直到他們瞭解到了區塊鏈、以太坊。

John 和 Matt 最終決定將這些像素頭像帶到區塊鏈上,讓他們的獨特性得到驗證並讓它們可以被人擁有,而這些以 20 世紀密碼朋克運動爲靈感的像素頭像也成爲了真正的收藏品。而且時間也證明了他們這一決策是無比正確的。

「這是一個實驗。」Matt 說道,他們心情無比忐忑,不確定這個想法能不能落地、技術能不能實現、人們能不能接受虛擬收藏品。

如今被廣泛用於 NFT 領域的 ERC-721 和 ERC-1155 標準還沒有被創造出來,那時以太坊社區纔剛剛起步,關於 Solidity 開發的信息以及 Stack Overflow 論壇的回覆很少,因此他們能做的只是在 ERC-20 標準之上進行修改。

於是他們只能摸着石頭過河,果不其然,他們犯下了一個巨大的錯誤。

在最開始,John 和 Matt 給自己留了 1000 個 CryptoPunk,其他的全部免費送出,在一個星期左右所有的 CryptoPunk 便全部被認領完了。當一級市場關閉之後,二級市場的交易便開始活躍起來。

John 和 Matt 在智能合約中嵌入了交易市場,他們想讓用戶可以便捷地交易他們的 CryptoPunk,在他們的設想中,一位用戶想出價 1ETH 來購買某個 CryptoPunk,另一個用戶掛單 1ETH 出售該 CryptoPunk,智能合約便會代理進行這筆交易,一切似乎都如順水推舟一般順利發展。

直到有一天,一個用戶發佈推特說:「我以 1ETH 的價格賣掉了我的 CryptoPunk,但我卻沒收到錢。」

一石激起千層浪,John 和 Matt 開始檢查智能合約,發現問題在於智能合約沒有將買家的錢分配給賣方,反而是分配回了買家手中,也就是說,買家在支出 1ETH 後不僅能拿到 CryptoPunk,而且還能拿回自己支出的 1ETH。

在此之前人們都很看好 CryptoPunk,也都爲自己可以擁有一枚 CryptoPunk 感到自豪,但這樣的漏洞無異於滅頂之災。

合約發現問題,修復就好。不過,要確保每個人拿到的還是自己手中的 CryptoPunk,需要重新運行無數交易,需要 John 和 Matt 支付上千美元的 Gas 費,這可不是筆小數目。更困難的是,在發生了這件事之後,他們是否還能被社區信任,CryptoPunk 社區的成員們是否還會繼續認同 CryptoPunk 的價值呢?

John 和 Matt 惴惴不安地把這件事告訴了社區,承認了他們犯的錯誤,並告訴人們 CryptoPunks 需要遷移到新的智能合約。出乎意料的是沒有人反對,大家都贊成這樣做,都選擇繼續支持他們,「沒有人抱怨說『我只接受舊版智能合約』。」John 和 Matt 高興極了,這讓他們真正地感受到了社區力量的凝聚。

於是問題很快便得到了解決,並且 John 和 Matt 還新添加了「投標」功能,人們可以對某個 CryptoPunk 出價,買家支出的錢會被存儲在智能合約當中,當賣方接受投標後,交易便會立刻進行,每一個 CryptoPunk 都有了一個專屬小市場。

再之後便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CryptoPunks 在蘇黎世線下展出並且展出作品很快售罄、二級市場交易額最高 4200 ETH (當時約合 750 萬美元)、在 2021 年第二季度將會登陸佳士得與蘇富比拍賣行。

揭祕 CryptoPunks 和 Meebits 的背後團隊:從遊戲開發者到 NFT 先驅

「我認爲,我們現在是藝術家了。」

Larva Labs 的第二個項目沒有 CryptoPunks 這麼大的名氣,但也同樣體現出了 John 和 Matt 天才般的創意。

揭祕 CryptoPunks 和 Meebits 的背後團隊:從遊戲開發者到 NFT 先驅

這個項目叫做 Autoglyphs,一個區塊鏈字符生成藝術 NFT 項目。相比於 CryptoPunk 每一個 NFT 都有着一個具象化的圖案,Autoglyphs 則抽象得多,看似簡單、雜亂的字符卻暗藏玄機。

這一系列藝術作品的靈感來自於 1960 年代生成藝術家 Michael Noll 和 Ken Knowlton 的作品,在當時,計算機存儲容量有限,因此他們只能用這些簡單的字符拼湊成一幅幅藝術作品。

揭祕 CryptoPunks 和 Meebits 的背後團隊:從遊戲開發者到 NFT 先驅Michael A Noll, Computer Composition with Lines, 1964

而 John 和 Matt 想要挑戰的不是計算機存儲容量,而是區塊存儲容量。

在創作 CryptoPunk 的時候,他們選擇把圖像文件存儲在 Larva Labs 的鏈下服務器中,而非鏈上,雖然面臨着無法防止篡改的風險,但也輕鬆避免了區塊存儲容量的問題。

不過這一次,John 和 Matt 希望嘗試把 Autoglyphs 存儲在區塊鏈上,傳統的 jpg 或 png 圖像文件太大了,因此他們只能選擇用字符創作。

「我們必須編寫一段精簡卻高效的代碼、作品輸出必須是少量數據或文本,這些約束條件曾讓我們寸步難行。」John 和 Matt 反覆嘗試創作了無數個生成器,將它們的代碼改寫成智能合約,才終於找到了一個最合適的,不過即便是這樣,交易費用仍然高得嚇人,當時以太坊區塊 Gas Limit 爲 800 萬,他們生成一個 Autoglyphs NFT 就要花費 300 萬。即便如此,他們還是選擇繼續做了下去。

嚴格來說,存儲在區塊鏈上的並不是一張圖像,而只是一段代碼,當你想看圖像時,代碼便會運行生成出一張圖像。

John 和 Matt 說,Autoglyphs 系列 NFT 是對 60 年代至 70 年代的生成藝術家們的致敬,在他們推出 CryptoPunk 並開始探索數字領域時,他們發現那個年代的藝術並沒有得到太多關注與讚賞,這是件令人無比遺憾的事情。

在推出 Autoglyphs 不久後的一次採訪中,當被主持人問到他們現在是什麼身份,還是「小型移動端獨立軟件開發商」嗎,John 說:「我認爲,我們現在是藝術家了。」

你好,元宇宙

從象徵着密碼朋克運動並引爆加密世界的 CryptoPunk,到致敬 60 年代生成藝術的 Autoglyphs,John 和 Matt 一直在用他們的方式描繪着他們所熱愛的、尊重的世界與精神,而他們的第三個項目 Meebits 代表着他們對元宇宙的熱衷。

Meebits 在正式推出之前就已經備受關注。True Ventures 合夥人、著名投資者 Kevin Rose 發推預告了這個項目:「我剛剛看到了 CryptoPunks 製作團隊 Larva Labs 將推出的下一個 NFT 項目的早期預覽圖,我的上帝啊,快準備好你們的 ETH 吧。」

揭祕 CryptoPunks 和 Meebits 的背後團隊:從遊戲開發者到 NFT 先驅

這一番話無疑讓大家無比期待這一項目,而事實證明,大家的期待是值得的。

揭祕 CryptoPunks 和 Meebits 的背後團隊:從遊戲開發者到 NFT 先驅

Meebits 更像是一個「升級版的 CryptoPunks」,從像素頭像變成了體素人偶,再加上系列 NFT 收藏品常用的不同元素、稀有度的玩法,吸引了無數用戶參與搶購。但如果僅僅是這一點改動,還不足以說這是一個優秀的、有創新的作品,更重要的是,以往這些靜態的「擺件」在這一次竟然可以動了。

揭祕 CryptoPunks 和 Meebits 的背後團隊:從遊戲開發者到 NFT 先驅

而這些可以自由活動的小人偶將可以適配到任何元宇宙當中。元宇宙可以說是近期最火熱的概念,被人們認爲是互聯網的下一形態,也是未來人們社交、娛樂、工作、生活的虛擬世界。而在這個虛擬世界中,如果能有一個 Meebits 角色「皮膚」,將會是一件超級酷的事情。

Larva Labs 是 NFT 的先驅者,通過 CryptoPunks 爲人們打開了 NFT 世界的大門,同時,Larva Labs 也一直在做着他們真正想做的事情,通過一個個作品描繪着他們所熱愛的這個世界,從密碼朋克到生成藝術再到元宇宙,雖然不知道 Larva Labs 下一系列作品將會瞄準哪裏,但是毫無疑問,他們會繼續製作專屬於 Z 世代和所有數字原住民的珍貴收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