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寅闡述疫情下 DeFi 崛起的 4 個原因與 5 個方向。

原文標題:《曹寅:疫情將引爆 DeFi 的 4 個原因》
撰文:曹寅,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
來源:區塊律動

新冠疫情正在全球肆虐,目前除了東亞以外,疫情在各國都仍處於快速擴散狀態,雖然各國政府使盡渾身解數,但沒人知道何時可以控制疫情。對於大部分沒有得病的人來說,比病毒更可怕的是,疫情導致的嚴重經濟和金融危機在疫情之後把我們帶往何處。有些區塊鏈從業者甚至因爲技術幫不上忙,開始懷疑起了自己區塊鏈生涯的意義。

曹寅:疫情下經濟危機或是 DeFi 崛起的重要契機圖:MetaCartel 成員 PeterPan 在推特上懷疑區塊鏈的意義,並表示準備完全離開以太坊社區和數字貨幣

相信有這種懷疑情緒的從業者不僅僅是 PeterPan 一人,在生命威脅和資產暴跌的雙重打擊之下,國內外社區的士氣都比較低落,大家都在問自己:區塊鏈到底能做什麼?

作爲一個 DeFi 從業者和投資者,我反而絲毫沒有懷疑,甚至還充滿信心,不僅爲人類終將戰勝疫情而充滿信心,更爲 DeFi 能夠幫助遭受危機傷害的人而充滿信心,其實,更樂觀的來說,疫情造成的經濟和金融危機不僅不會影響 DeFi,甚至可能成爲引爆 DeFi 的重要契機。

先爲各位分析一下疫情可能導致的經濟和金融危機後果。

美元需求激增,投資者拋售資產換美元

自從疫情在全球各地爆發之後,企業和投資者擔心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導致經濟停滯,因而尋求流動性最強的貨幣。金融市場掀起了無差別拋售潮,股票、黃金、外匯、大宗商品、發達國家及新興市場債券統統遭拋售,兌換美元以求避險,雖然美聯儲已經緊急將利率降至零,並啓動了新的債券購買計劃,但反應美元匯率的美元指數仍然迅速走高衝破 100。其他央行也採取了類似措施,但迄今爲止,這些舉措未能遏制流動性緊張和市場恐慌。美元指數仍然保持在高位。

本幣貶值壓力,各國採取嚴格資本管制

資本市場上,投資者紛紛拋售各國貨幣資產以套現美元避險,一時間英鎊,歐元,澳元,新加坡元,瑞典克朗等主要國際貨幣都相對美元貶值,而泰國,南非,墨西哥,土耳其,埃及等發展中國家的貨幣更是大幅貶值,顯示出投資者對這些國家經濟的擔心。依賴外部融資的國家可能面臨資本流入突然停止和市場無序的狀況,從而實施臨時的資本流動管理措施,例如埃及政府最近開始實行資本管制措施,限制民衆用本幣兌換美元。在疫情的壓力下,甚至連資本自由流動的旗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於主權國家的資本管制政策的態度都有所鬆動,在 IMF 新的《綜合政策框架》中,已經提出可以容忍主權國家對資本流動的臨時限制。

經濟蕭條,主要經濟體將長期保持低利率甚至零利率

由於擔憂疫情衝擊經濟,自 3 月初以來,加拿大、新西蘭、澳大利亞、英國、埃及等 30 多個國家央行宣佈降息,而美聯儲更是一步到位,一次性打光所有子彈,直接下調 100 個基點,將聯邦基金利率降至 0-0.25% 的歷史低位。如果仍然無法緩解市場的流動性恐慌,或者爲了在疫情之後的蕭條時期刺激經濟增長,美聯儲和其他國家的央行甚至可能採取負利率手段。這將對全球資本市場造成長期結構性影響。

全社會風險偏好大幅下降,儲蓄成爲重要生活方式

根據歷史經驗,在發生大型災難和經濟危機之後,投資者的風險偏好將大幅下降,各類資本性支出也將隨之大幅下降,而普通消費者的非必要性生活開支也將隨之大幅下降,全社會的儲蓄率會大幅提高,尤其是歐美國家的民衆的消費觀念將發生徹底改變,很多月光族將不得不節衣縮食,量入爲出,從信用卡生活方式轉變爲儲蓄卡生活方式。

經濟+金融危機,發展中國家銀行瀕臨破產

歷次大型金融危機都導致成批金融機構破產,其中不乏各類銀行,1997 年的亞洲金融危機之後,大批東南亞的銀行破產,導致很多老百姓的儲蓄血本無歸。此次疫情危機已經斬斷了國際供應鏈以及貨物和服務貿易,疫情之後,很多跨國企業也將重新思考自己的供應鏈策略,可能會導致很多生產能力離開發展中國家,重新回到歐美。這將導致出口導向性國家的大量企業破產,同時,也會導致這些國家的匯率繼續貶值,擡高這些國家的外債負擔。銀行將從資產端和負債端兩頭受壓,稍微脆弱點的銀行就會破產,並導致系統性風險。

以上危機後果將重創全球經濟,尤其是出口導向的發展中國家。而在區塊鏈上的 DeFi,則會因其特殊屬性和功能,而異軍突起,並針鋒相對的戰勝危機,幫助更多人應對甚至擺脫危機影響,成爲克服危機的「特效藥」。

避險美元涌入中心化穩定幣,潛在理財需求引爆 DeFi 借貸

各類中心化美元穩定幣總量在疫情期間隨着市場避險需求而水漲船高,據統計,僅在 3 月內,各類中心化穩定幣市值就增加約 21 億美元,總計達到 80 億美元,而且目前來看,增發速度仍然在加劇。增發的需求既有來自於抄底 BTC 的投機需求,也有很多來自於通過專門渠道用其他貨幣購買美元並兌換爲各類美元穩定幣的民間避險需求,例如,有大量美元曾經以應收票據的方式在外貿環節中產生,幫助資本管制國家的資金出海,最近因爲疫情,國際貿易受阻,這些日常的美元流通需求中的一小部分就涌向了各類美元穩定幣。

曹寅:疫情下經濟危機或是 DeFi 崛起的重要契機圖:各類穩定幣發行總量

隨着穩定幣存量繼續增加,閒置的大量中心化美元穩定幣存在巨大理財需求,這些穩定幣絕大部分是在以太坊上發行的 ERC20 代幣,比如 USDT 和 USDC,可以直接在現有的 DeFi 協議內借貸生息和交易。而越來越多的 DeFi 協議也意識到了中心化穩定幣的理財需求,主流的 DeFi 借貸應用 Compound,Lendf,Aave,dydx 中最近都開始支持各類中心化的美元穩定幣借貸服務。目前,進入 DeFi 借貸的中心化穩定幣總額尚不足 1.5 億美元,隨着各類穩定幣持有者意識到 DeFi 借貸的流動性優勢和安全優勢,未來將有大量中心化穩定幣進入 DeFi 借貸理財生息。

曹寅:疫情下經濟危機或是 DeFi 崛起的重要契機圖:Lendf 上的各類穩定幣借貸

DeFi 支付和交易將成爲資本管制國家的綠色通道

雖然資本管制是出於保護金融穩定的需求,但的確嚴重影響了企業和個人的正常交易和投資需求,尤其是在一些金融基礎設施較爲落後的國家,比如埃及和越南,資本管制將使得國民無法使用國際性的金融基礎設施,而本國的金融基礎設施又不夠完善,甚至無法提供可靠的基本金融服務,比如跨境轉賬和金融資產交易。而 DeFi 的無國界和抗審查的特徵,使得受管制國家的用戶可以使用 DeFi 進行跨境和境內的支付和交易,甚至還可以投資 DeFi 合成資產參與國際金融市場。

曹寅:疫情下經濟危機或是 DeFi 崛起的重要契機圖:Tokenlon 去中心化交易所上的 USDT 交易選項

大量零利率資金將兌換成穩定幣進入 DeFi 進行利差套利

各國的低利率和零利率政策將保持相當長時間,甚至負利率政策也會推出。會有不少套利者選擇在銀行貸款和 DeFi 存款之間進行利差套利,而且 DeFi 市場的高度流動性和安全性,使得類似的套利策略近乎無風險,這將吸引大量資金從銀行流出,通過穩定幣進入 DeFi 市場。

除此以外,疫情之後,國際資本市場將會隨着國際供應鏈一起深度重構,而相關發展中國家的資本管制政策也會繼續加碼,因此,在一個去全球化的新常態中,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之間的利差會越來越大,無邊界的 DeFi 將成爲國際套利資本進行跨境利差套利的最佳工具。

曹寅:疫情下經濟危機或是 DeFi 崛起的重要契機圖:DeFi 借貸應用中各穩定幣存款餘額和利率水平

用戶會發現 DeFi 儲蓄比銀行更安全,收益更高,更靈活

疫情之後,本已脆弱的發展中國家的金融系統將會更加脆弱,普通民衆存在當地銀行的存款隨時可能隨之灰飛煙滅,疫情期間,印度第四大民營銀行 Yes Bank 宣告破產,導致數百萬客戶的存款處於危險境地,類似的情況未來將在發展中國家頻繁出現。屆時,發展中國家的民衆將會發現,將錢存在銀行並不安全,而購買穩定幣存在 DeFi 中,不僅安全,還可以規避當地貨幣的貶值風險。

最近,已經有不少項目開始提供 DeFi 出入金和儲蓄服務,Dharma 從今年開始爲部分國家用戶提供免費出入金+Compound 存款生息+支付的一站式 DeFi 服務,用戶可以通過 Dharma 錢包直接用銀行存款購買 DAI 或者 USDC,然後存入 Compound。Dharma 的服務不僅比銀行安全,比銀行利息高,連 UI/UX 都做得比銀行好,對普通儲蓄用戶會有很強吸引力。

看到 DeFi 儲蓄+支付的機會的不僅只有 Dharma,創業項目 Dipole 針對東南亞國家的分佈式太陽能市場推出了穩定幣售電和 DeFi 儲蓄服務,在 Dipole 接入的 OTC 上,用戶直接用本地貨幣購買包括 Dai 在內的各類穩定幣,並自己選擇存入不同的 DeFi 借貸協議中生息,在需要付電費的時候,就用穩定幣支付,對於售電用戶來說,購電用戶支付的穩定幣電費將自動存入 DeFi 借貸中生息,大幅提高購電和售電雙方的資金利用效率。

曹寅:疫情下經濟危機或是 DeFi 崛起的重要契機圖:Dipole 的產品界面

根據以上新趨勢,以下方向的 DeFi 項目將在此次危機中之中率先崛起。

穩定幣出入金

以簡單方便的方式提供低成本的穩定幣和法幣兌換服務,例如 Dharma,通過接入第三方入金服務 Wyre,用戶可以以 0 成本直接用銀行卡購買 USDC 和 DAI。不過 Dharma 服務的地區覆蓋仍然有大量空白,並且不能購買主流穩定幣 USDT,而且入金之後,只能選擇 Compound 理財。

穩定幣理財

幫助用戶管理鏈上穩定幣資產,並且提供包括借貸生息,流動性生息在內的多種低風險浮動利率或者固定利率理財服務,目前主流 DeFi 借貸應用都已經提供類似服務,不過做的最好的是中國的 Lendf,提供包括 USDT 在內的多種穩定幣理財服務,在 Lendf 上穩定幣存款餘額已經超過 Compound。

穩定幣支付 / 收款

通過二維碼、短信等便捷的方式幫助用戶將 DeFi 協議內的理財資產直接支付給收款方的合約地址。例如 Dipole 在東南亞提供的電費支付收款服務。

社區互助

以 DAO 的方式實現用戶之間的資金互助,幫助無法獲得信用支持和社會保障的非正式就業人羣獲得類似保險的資金互助服務,參與對象可以採取鏈下治理+鏈上治理相結合的方式確保資金投放和回收的正確執行,並且解決糾紛。互助資金可以直接存入 DeFi 理財協議生息,確保資金的高效利用,並且避免傳統中心化社區互助組織管理人濫用互助資金的問題。

固收資產流動性工具

通過鏈下+鏈上結合的資產清算、保全和報價,爲包括債券、銀行定期儲蓄、ABS 在內的各種傳統固收資產提供鏈上抵押貼現的 DeFi 服務,幫助小微企業和發展中國家資產獲得融資,併爲 DeFi 中的穩定幣提供風險可控高息收益。目前已經有 DeFi 項目開始嘗試類似服務,比如房地產代幣化項目 RealT,用戶可以通過 RealT 投資代幣化的房地產項目股權份額,獲得部分租金收益。不過 RealT 並沒有解決類似項目最重要的問題,如何保證鏈下租金現金流的持續性,以及如何保全鏈下資產。

曹寅:疫情下經濟危機或是 DeFi 崛起的重要契機圖:RealT 的在融資房產固收項目

結論

每一次的大型危機之後,都會摧毀某些舊的產業生態,新的業態將從廢墟中誕生。上一次 Sars 危機直接催生了疫情之後網購行業的繁榮,08 年金融之後,很多大型金融機構受傷嚴重,給了互聯網金融放手成長的機會,而這一次疫情,病毒感染者和死者數量將遠超 Sars,導致的經濟危機和金融危機的廣度和深度也將超過 08 年金融危機,危機之後帶來的市場新需求也勢必超過以往。DeFi,作爲建立在下一代互聯網上的下一代金融基礎設施,將在這次史無前例的全球化疫情+經濟危機之後,正式登堂入室,成爲主流,爲全世界人類提供真正普惠,安全,可信,合理的金融服務。

來源鏈接:www.theblockbea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