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本聰圓桌」是比特幣社區 OG (original gangster,業界元老)每年一度的祕密聚會,參會採用嚴格的邀請制,不設主旨發言,聚會之前對外不公佈具體會址,有「加密貨幣社區彼爾德伯格會議」之稱。

本年度的中本聰圓桌是該活動第六次聚會,2020 年 2 月初在墨西哥坎昆舉行。會議之後,密碼朋克中的硬核老炮、keys.casa 的 CTO Jameson Lopp 記錄了這次聚會中他感興趣的熱點議題:法幣通道、比特幣取款機、BIP 174、慈善……

撰文: Jameson Lopp,keys.casa CTO,也是 statoshi.info 與 bitcoinsig.com 創始人

新的一年,新一屆中本聰圓桌。布魯斯·芬頓 (Bruce Fenton,現任比特幣基金會執行主任) 發起的這個年度「非會議」已成爲一個寒假的開年慶。我在牛市和熊市環境中都參加過這個圓桌。今年氣氛非常樂觀,我們正處於一個旗幟性年度的黎明。

鏈聞注:「 非會議」,英文爲 unconference,是一種開放平等自由的會議,沒有嘉賓貴客,不設主旨發言,沒有規定的休息時間,整個會議自由開放的遞話筒。

比特幣硬核 OG 每年祕密聚會,這是他們今年討論熱點

這個非會議有八個不同的「堆棧」,沒有哪位與會者可以縱覽所有議題。下圖是第一天的一些話題,你可以管中窺豹:

比特幣硬核 OG 每年祕密聚會,這是他們今年討論熱點

爲了學到更多,我選擇了自己並不熟悉的幾個議題。從參加的討論中,我得到如下洞見。

法幣入金通道與新人上車

比特幣相關的法幣通道有兩種付款方式:推式 vs 拉式。「推式付款」難以撤銷,包括電匯和認證支票。「拉式付款」包括 ACH(自動清算中心) 和信用卡,這麼做有退款風險。機構往往使用推式付款,而散戶或零售消費者往往採用拉式付款。

接受 ACH 付款的一大挑戰在於,你可能得等好幾天才知道付款信息是否有效。現在有一些銀行認證服務幫助改善證明環節,但他們要求用戶交出他們的銀行登錄證書,這有巨大的隱私安全風險。你應當假定,任何要你提供銀行登錄的服務,都有可能查看你過去的每一筆交易。

有傳言稱,各家銀行往往會對任何涉及「比特幣」或「加密貨幣」的交易在備註欄標記出來,而精明的商家會給自己起一個聽起來不像金融企業的名字。當然,這一招只有在你的企業規模很小時有用,能躲過雷達的掃描。如果是比特幣自動取款機(BTM ) 運營商這樣具有大規模現金業務的企業,則可能面臨賬戶被封停的風險。

很多加密貨幣交易所在處理他們的信用卡流程時都會通過歐盟而不是美國,因爲在歐洲,信用卡付款與卡的網絡直接處理,而美國則要求這些業務必須通過一家商業銀行處理,這就增加了額外的審查風險。在美國處理信用卡業務還有一種方法,那就是爲你的每位用戶創建一個銀行託管賬戶,以類似「預付現金」 (cash advance) 的方式爲之充錢。其缺點在於,預付現金往往有 5% 左右的單次手續費,如果沒能及時還款,會收取超過 20% 的利息。

要防止信用卡盜刷 (有人盜刷他人的信用卡購買比特幣,當卡主發現並掛失時,付款會被退回) ,一種簡單方式是在授權字符串中加入一個唯一碼,以此驗證是不是信用卡的真正主人。這種授權呼叫不會對該卡扣費,只需要卡主登入其信用卡賬戶去找到唯一碼。你也可以使用 Riskified 等第三方服務,他們甚至提供一種退款保障。

有意思的是,有傳言稱,Coinbase 遇到的信用卡退款情況非常少,所以一旦發生退款糾紛,Coinbase 都懶得跟客戶爭辯,因爲退款糾紛越多,平臺的信用卡處理風險就越大。

穩定幣是新用戶上車的另一種途徑,不過穩定幣的託管問題也會帶來額外的違約風險。很多情況下人們沒有弄懂抵押物的託管情況。比如當託管人宣佈破產時,抵押物能保證不被沒收嗎?這方面可能在法律上並未得到保護。

另一條警告是關於 DAI 的,即它提供了無限槓桿,其作用機制可能類似於拍賣利率優先股 (auction rate preferred shares) ,這正是十年前美國知名債券管理機構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 陰溝翻船的地方。

我對這個概念不熟悉,因此做了一點研究:

拍賣利率證券由每隔 7 天、 28 天或 35 天舉行的定期拍賣決定債息率的波動。在拍賣期間,持有人有選擇權可以售出他們的債券。到 2008 年初,這種拍賣一般無法吸引足夠的買家。拍賣流拍時,債券持有人因這種證券流動不暢而面臨債息率嚴重縮水。爲了阻止流拍,一些華爾街機構開始回購沒有賣出的債券。但是當 2008 年金融海嘯來襲時,銀行被迫加強資金儲備,他們退出了,不再是最後的救命稻草,這個市場也就崩盤了。

巧合的是,在中本聰圓桌結論一週後, DeFi 領域發生的事件讓我想起了這一警告;情況應該是,有人利用多個 DeFi 系統間複雜的交互關係,找到了一個操縱市場的方法。

比特幣硬核 OG 每年祕密聚會,這是他們今年討論熱點

2/ 完整細節以及 bZx 的事後檢討還沒完全公開。不過,社區認爲下面這筆交易是始作俑者:

https://etherscan.io/tx/0xb5c8bd9430b6cc87a0e2fe110ece6bf527fa4f170a4bc8cd032f768fc5219838

- 作祟的是一筆複雜的單一交易,它利用閃電貸dYdX 中借出 10,000 個 ETH,一半投到 Compound ,一半投到 Fulcrum

3/ - 存入 Compound 的 5, 000 個 ETH,用於借出 112 個 WBTC。

- 另外 5, 000 個 ETH 在 Fulcrum 上作爲抵押物,用以做空 WBTC

- 然後那 112 個 WBTC 在 Uniswap 賣出,以打壓 WBTC 價格

- Fulcrum 上的 WBTC 做空獲利套現,然後償還 dYdX 上的閃電貸

比特幣自動取款機

比特幣取款機 (BTM) 的一個好處是,它不那麼依賴傳統銀行通道;只需接觸現金和比特幣這兩種不記名資產,用戶無需擔心中間機構的審查。不過,BTM 運營商依然面臨很多難題。

比特幣硬核 OG 每年祕密聚會,這是他們今年討論熱點

很多 BTM 既可以買又可以賣比特幣,這種雙向交易形態可以實現現金循環。精明的運營者甚至會調整費率來促進套利,以此刺激用戶幫機器實現再平衡。甚至有人提出一種「工蜂再平衡系統」,它告知比特幣用戶可以把現金從一臺 BTM 搬到附近的 BTM 來賺錢。早期 BTM 很難獲得現金運輸服務,但到 2020 年, BrinksGuarda 這樣的公司已經開始提供類似服務。

從實際接觸過的 BTM 運營商那裏,我們瞭解到,買入金額約佔 BTM 交易的 90%,賣出金額只佔 10% 。很明顯 BTM 對需求的價格彈性很小,這意味着,如果 BTM 把手續費從 5% 提高到 20%,運營商認爲這不會趕走客戶。這就是爲什麼你會看到很多 BTM 的 (買價和賣價) 價差極高——因爲他們可以這麼做。

另一個因素可能是 BTM 不會向用戶展示價差或費率;客戶只想着把 X 美金投進去就好,根本不在乎實際的市場價格是多少。同時進行穩定幣交易的 BTM 運營商注意到,穩定幣的交易額要低很多,某種程度上可以這麼解釋:當你購買一種以美元計價的加密資產時,手續費會格外顯眼。

BTM 運營商樂觀的認爲,從長遠來看,買與賣的現金流會穩定下來,伴隨監管不確定性和其他業務風險的降低,手續費會降下來。

至於反洗錢 / 瞭解你的客戶 (AML/KYC) 方面的監管要求,不同 BTM 運營商的做法迥異。當交易金額不滿 300 美元時,部分 BTM 幾乎不要求提供任何客戶信息,有些 BTM 的額度設定在 3000 美元。這主要依據州法律而不是聯邦法律而定,並取決於運營商願意執行監管規定的速度和鬆緊程度。現在這個領域競爭正趨激烈,部分 BTM 運營商會舉報其它運營商對客戶的 ID 要求過於鬆懈。

對山寨幣的需求很低,有人提到萊特幣,需求算最高的,可能是因爲其交易確認時間較快。不幸的是,在 BTM 上整合閃電網絡不太可行,因爲其平均交易大小超出了該協議的實際限制。

有件怪異的事,我們聽說,傳統銀行越來越討厭 ATM,因爲 ATM 是賠錢貨。但另一方面,由於 ATM 市場飽和,據說部分 ATM 運營商開始進軍 BTM 生意。ATM 的安裝合同基本按地區劃分勢力範圍,並有多年的鎖定期;但這些合同不涵蓋 BTM,所以運營商如果把業務延伸到 BTM,就能開疆擴土,把 BTM 機器擺到競爭對手的 ATM 旁邊。

作爲一種尚處於萌芽期的業務,BTM 的很多交易其實來自犯罪率高的美國城市的內城區。BTM 機器方便了各種騙局和犯罪,運營商必須處理相應的問題;他們收到了執法部門的大量要求,一般會迅速解決並遵守規定。最常見的一些犯罪包括:

  • 針對大齡女性的感情騙局,要她們向海外匯款。
  • 謊稱自己是國稅局 / 執法機構,要求對方付款以免牢獄之災。
  • 通過刷卡的洗錢。有人在暗網購買信用卡信息,用這些卡買進商品,再以極大折扣賣給某個買家。買家要去 BTM 把現金換成比特幣,再匯給罪犯,後者再換回現金,用所得利潤再去購買更多被盜信用卡信息。
  • 還有一種嫌疑,某些黑幫把販毒的高額利潤用比特幣存起來,也有種說法,黑幫會砸壞對手幫派地盤上的 BTM。
  • 近年來還有不少 BTM 偷盜案件。

比特幣硬核 OG 每年祕密聚會,這是他們今年討論熱點

比特幣硬核 OG 每年祕密聚會,這是他們今年討論熱點

北安普敦郡警方正在追查搶劫一家 Costcutter 便利店的三名男子。其中一人用刀脅迫店員,另一人用大錘錘擊一臺比特幣取款機,使之與店鋪牆體分離。他們把比特幣取款機搶走了。(詳情

比特幣硬核 OG 每年祕密聚會,這是他們今年討論熱點

加拿大 Vernon,兩名男子闖進 Simply Delicious 食品店, 從店裏的比特幣取款機中搶走現金。他們偷走 2 個錢箱,裏面大約有 4000 美元,但留下了第三個錢箱,裏面卻有 5 萬美元!(詳情

比特幣硬核 OG 每年祕密聚會,這是他們今年討論熱點

盜賊明目張膽的砸開一臺空空如也的比特幣取款機,竟完全無視旁邊裝滿現金的傳統取款機,這讓費城這家商店的經理百思不得其解。(詳情

信任、身份和聲譽的網絡

早期比特幣交易都是通過場外市場,這些市場本身就建有信任評級體系網絡。而現在,很多場外交易在必須有成員擔保才能進入的私人聊天室裏進行。「軟擔保」的意思是,有人只拿出自己的聲譽做擔保。而「硬擔保」則意味着,有人承諾,將爲被擔保成員未能守諾的任何交易承擔財務責任。所以,看上去我們其實退化了,從一個嚴格意義上的信任網絡,變成一個由私人交易羣體的管理員來維護的網絡。

通常說來,聲譽是通過他人的證詞而建立起來的,即有人證明你的言行一致能或不能被信任。有意思的是,通過一個信任網絡而創建某種全球性聲譽積分其實是不可能的,因爲它可能遭遇女巫攻擊(sybil attack) ,而比特幣場外交易確實發生了這種事情。不過,你可以創建個性化打分,即根據人們相互分享的聲譽來計算分數。

給每人一個全球聲譽分,這種設想也是很恐怖的,因爲它可能被大衆操縱。例如,一個人可能因爲一個爭議性很大的帖子或行動而激怒全世界,那麼他餘生的聲譽就被毀了。而一個僞君子卻可能迷惑大衆,吸引大批粉絲給他極高的聲譽,當他傷害某個無辜的人時卻不會受到懲罰,因爲一點點負面指證很快就被淹沒了。所以,不要去創建某種全球性的聲譽打分系統,應該以信任網絡中你的位置爲出發點,基於做證詞的人的聲譽來給分數加權。

比特幣硬核 OG 每年祕密聚會,這是他們今年討論熱點

我們也要放棄那種認爲一個身份只有一種聲譽的想法。一個身份其實可以有無限種聲譽,具體要看他 / 她與他人的互動類型。例如,一個糟糕的出租車司機,不一定是一個懶惰的園丁——在不同服務中你的聲譽應該各不相同的。

主權身份是由你個人 掌控,而不是依賴於某個權威的授予。在互聯網環境中,這纔是線上身份的合理解釋。不過,在肉身世界,也有大量的人沒有當局給他們發放的身份證,例如逃離某國的難民。這些人迫切需要這樣的一個身份體系。

自我主宰的身份系統有如下幾個:

  • Blockstack
  • Handshake
  • ION

區塊鏈只是奇怪的公鑰數據庫;它們真正的價值是爲你提供一種開鎖方法,且不需要一個被信任的第三方。但是,任何一個想要大規模運行的身份系統,都需要能處理數十億公鑰以及這些鑰匙的常規運行。貿然將這麼大規模的數據放到一個去中心化的網絡裏,多半會產生很多問題。

主權身份系統如何應對擴容的挑戰,這是一個有趣的話題。

比特幣作爲產生收益的資產

這個領域幾乎每個人都想要更多的比特幣,因此,如果設計一個金融工具,以比特幣產生收益顯然比用法幣更具吸引力。人們普遍認爲,完全託管的產品將來會變得更具競爭力,而產品的競爭將主要圍繞收益率高低展開。

我個人對用產生收益的服務持謹慎懷疑態度,因爲我 2016 年就用過類似服務,當時有一種賺錢方式,是把比特幣放貸給 Bitfinex 上的融資交易者。結果,當 Bitfinex 被黑時,損失由所有用戶平攤,每人損失 30%。雖然我從來都不是 Bitfinex 用戶,但我間接地在那裏放了一些錢,所以我也受到了影響。俗話說,沒有風險,就沒有回報。我相信,在足夠長的時間框架裏,最近這些形態各異的借貸系統還會發生類似事件。

說一個特別有趣的事情,近期通過我的經紀商的一個融資融券系統,我開始借出我的 Grayscale 比特幣信託 GBTC,儘管其年化收益不過 1% 至 2%。不過,所有這些貸款在數家主流銀行都有完全抵押品,我的交易對手是一個管理着數萬億美元資產的機構,所以這些產品的違約機率極低。當然,低風險,低迴報。

鏈聞注: GBTC,即 Grayscale Bitcoin Trust,於 2018 年 4 月推出,被稱爲「第一個單獨投資並從比特幣價格中獲取價值的公開上市證券」,它使公共市場的投資者能夠在受監管和受保護的環境中購買比特幣。 GBTC 是與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最接近的投資工具,因爲它使投資者能夠投資比特幣,而無需擔心存儲或保管的問題。

今天的另一個危險在於再抵押。當您把自己的資產抵押給某個人或機構,他們轉身又用你提供的抵押品作爲他們自己的抵押品去借錢,這就是再抵押。這顯然有風險,因爲它導致這些服務其實變成了部分儲備。如果有太多債權人提出要求,這可能會造成災難性的「銀行擠兌」。

另一個風險是,貸款服務方可能沒有爲作爲抵押品而持有的資產提供安全保護,也就是說,如果放款人由於任何原因破產,作爲抵押品而持有的資產可能不受保護,而被捲入破產程序,被用於重新分配給各債權人。您可能很容易地陷入類似 MtGox 破產那樣的情況,即需要花費多年時間來追討剩餘資金。

BIP 174: 部分簽名的比特幣交易

過去五年我一直致力於開發比特幣多重簽名錢包,而標準的缺失就是一場噩夢。好消息是,BIP 174 提出了一個標準,涉及如何序列化部分簽名的交易。每種硬件和軟件錢包似乎都有自己獨特的序列化,與其他錢包軟件的序列化不兼容。結果,在 PSBT (Partially Signed Bitcoin Transactions) 之前,能使用各種錢包軟件的多重簽名錢包實際上是無法創建的,這樣也就造成了一個潛在的單點故障。

我們在Casa已經將部署 PSBT 作爲我們的 Coldcard 集成工作的一部分,我們希望看到其他硬件設備製造商也能跟進!

比特幣硬核 OG 每年祕密聚會,這是他們今年討論熱點來源: https://xkcd.com/927/

PSBT 使我們能夠將交易結構 (及其所有複雜性) 與交易的實際簽名分開來考慮,後者應該是相當簡單直接的。如下圖所示,PSBT 工作流程允許使用不同軟件的交易可以實現非交互簽名,任何人只要收集足夠多 PSBT,都可以將生成的部分簽名交易合併爲一個完全簽名的交易。

比特幣硬核 OG 每年祕密聚會,這是他們今年討論熱點

PSBT 格式還有一個不錯的附加安全功能,可以讓你將 XPub 和派生路徑與交易信息一起傳遞,這樣一來,簽名軟件就可以驗證,變動是否已返回給目標錢包。

展望未來,我們預期 PSBT 具備的可擴展性將使其能夠支持各種錢包的特有功能,但首先,我們必須讓所有人都支持該標準!

還有一項正在進行的工作是,讓硬件設備的閃電交易增加 PSBT 支持,不過,閃電交易的一些非標準屬性還需要硬件製造商做更多的工作。

慈善

比特幣的長期屯幣者 (HODLers) 發現,由於資產增值,他們現在可以發揮更大作用了。如果把增值的比特幣直接捐給一家慈善機構,這會有稅收上的好處,因爲如果你先把比特幣轉爲法幣再捐贈,那會有資本利得稅。

另外,若向符合資格的機構捐贈,還可以獲得稅收減免。如果你想向慈善機構捐贈比特幣,可以參考我的資源清單。請注意,如果你在美國有意捐贈價值超過 5000 美元的比特幣,你需要填寫 8283 稅表,獲得比特幣的第三方鑑定 (你懂的) ,並讓受贈人在表格末尾簽名。

另一個視角是,比特幣升值後,個人比機構能更直接的發揮作用,因爲更靈活。官僚體制會拖慢決策進程,而自主決定的個人不需要與他人達成共識。

另外,比特幣讓我們可以向以前很難觸達的地方匯錢。我們可以資助那些甚至無法得到傳統金融機構服務的人羣。可以資助那些爲人權而戰的反對派人士,金融機構會因政府命令而封堵他們使用支付網絡。
很有意思的一點是,用比特幣資助那些進一步推動比特幣發展的工作,反而特別有挑戰性。如果有組織的進行這種活動,很可能遭遇人們的抵制,因爲他們擔心會造成激勵扭曲。因此可能最好的選擇是,個人及公司直接資助某些開發者

迴歸到建設上來!

如果非要總結 2020 年中 本聰圓桌,那就一句話:2020 年將迎來牛市!

比特幣硬核 OG 每年祕密聚會,這是他們今年討論熱點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