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至今,去中心化自治領域,DigixDAO、Genesis DAO 等案例都失敗了,但是新的嘗試如 HyphaDAO、Nectar DAO 也在啓動。

原文標題:《DAO 的衰落與復興》
撰文:Rebecca Rachmany

這是 DGOV 的 Rebecca Rachmany 寫的一篇關於 DAO 的「不完全近況報告」,2019 年以及剛剛開始的 2020 年所發生的一些事件令她頗爲沮喪,正如她所言的「衰落」,而在另一面,2019 年至今我們也看到了很多 DAO 收穫了顯著的積極成果,這便是她所謂的「復興」。Rebecca 的分析案例數量不多,因此也不能完全概括整個 DAO 世界的真實全貌,但其中警示性案例實屬典型,可謂前車之鑑,可共勉之。

—— Typto


過去幾周,DAO 和分佈式治理領域出現了一些重大失敗,但同時它們也標誌着 DAO 技術的復興,一些新的積極因素似乎正在從失敗的夾縫中重振旗鼓。

DAO 的衰落與復興 : 大多數實驗均未成功,新技術與場景仍舊活躍

從灰燼中重生…

正如我在去年 7 月和 10 月的 DAO 案例研究中提到的,大多數的 DAO 實驗均未成功,因此以下列表僅僅列出了 3 個最近的失敗案例。

最近的失敗案例:

  • DigixDAO 的終結
  • Genesis Alpha DAO 的資金終斷,以及其社區組織者的退出
  • dGov 委員會的參與率下降了 50%,其內部也出現了明顯的緊張氣氛

復興的訊號:

  • HyphaDAO 出現在 Telos (EOSIO 的分叉)網絡上
  • Genesis DAO 的成員依然在堅持其 DAO 實驗
  • Nectar DAO 啓動
  • dGov 委員會成員正在重振其組織

2020 始於沮喪

Genesis DAO:願景錯位

Genesis DAO 的崩塌已經有很長時間了,但實際它不能被稱爲失敗,DAOstack 在他的 Alchemy 平臺上創建了 Genesis DAO,將它作爲沙盒進行了 DAO 的功能性試驗。Genesis 社區曾經非常活躍,並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高手和團隊參與。而 Genesis 項目帶來的成果是,在 Alchemy 平臺上有二十多個新的 DAO 誕生,數百人在衆多「dHacks」中試用了該技術,以及在全球範圍內舉行的數十場「DAOfest」活動。今天,在 Genesis DAO 和 dGov 參與者的努力下,www.daolandscape.today 已經建成了一個龐大的知識庫。

然而,DAO 的衰落從一開始就是不可避免的,因爲 Genesis 社區與 DAOstack 社區在觀點和目標上存在重大分歧。社區似乎從來沒有真正接受過 Genesis Alpha 的沙盒地位,而且他們的自籌資金意願也根本不符合 DAO 的商業目標。

Genesis DAO 的使命包括支持和推廣 DAOstack,但並非所有參與者都認爲 DAOstack 的方向與他們所秉持的 DAO 理念一致。 雖然少數人 (包括我自己) 公開談論這種錯位,但大多數人選擇了沉默,以提高聲譽值 (REP) 並從 DAOstack 獲得持續的資金。 換句話說,經濟激勵導致人們選擇保留自己的真實觀點,並利用了這一系統。

而對於 DAOstack 而言,它向 Genesis Alchemy 項目投入了資源,但似乎並沒有有很好的回饋。雖然我沒有任何內幕消息,但說實話,DAOstack 採納這些人的意見理由是什麼呢?僅僅只有 1 個自給自足的 DAO (dOrg) 從這一年裏脫穎而出,儲備金達到了 15 萬美元。

其他的表演

DAOfest 是 Genesis Alpha 最成功也是最失敗的案例之一,它與先前 DASH 在 DAO 資金分配事件上所遭受的批評如出一轍。問題基本在於,人們很喜歡舉辦活動和聚會,而他們則樂於在當地社區舉辦活動從而獲取經濟回報,他們如此熱愛,以至於大量的金錢都投入到了沒有任何實際成效的活動,即使他們有一點點成果,通常也沒有人負責維護活動組織者建立起來的社區。

社區活動的好處在於他們帶來了更多的 DAO 參與者,而社區活動的問題恰恰也在於它們帶來了更多的 DAO 參與者。這些新的參與者想要資助…... 更多的活動!換句話說,「發起活動」在 DAO 產生了滾雪球的效應,DAO 的選民不斷地將越來越多的資金用於越來越多的活動,在 Genesis Alpha 的案例中,這些活動很快就耗盡了他們的預算。對於任何想要創建 DAO 的人來說,這都是一個重要的警示,當前 DAO 的大多數功能都未包含用於預算的存儲池 (buckets),因此,意識到這一潛在隱患非常重要。

功能缺陷

當下 DAO 失敗的主要原因在於功能缺陷,Etherum 上的 DAO 技術允許複雜的多籤 (multi-sig) 方案 (多數人投票決定是否釋放資金) 和 (或) 自動實現鏈上代碼升級 (通過投票達成共識而不是分叉代碼),這兩個都是非常棒的功能,但 DAO 技術在社會結構的創建上依然存在缺陷,甚至 DAO 的共同使命都尚未具備。在 DigixDAO 發表的帖子和即將離任的 Genesis DAO 社區管理者發佈的 Google 文檔中均指出了這一缺陷。

成就與復興 !

儘管有這麼多令人失望的事件,但社區依然表現出了韌性,最初的失敗催生了 DAO 技術更新、更適合的應用場景,Nectar DAO 正在利用這項技術最擅長的一面:資金分配。NectarDAO 正在履行其承諾,讓社區使用 DAOstack 管理自己的資金。

再次重申,我沒有內幕消息,但對於 DAOstack 來說,這比繼續支持 Genesis DAO 更好。雖然 Genesis DAO 社區的終結讓我很難過,但這是 DAOstack 向前邁進的一大步:從沙盒到 beta 用戶。

社區的韌性:Genesis DAO 和 dGov

參加今年的 dGov 議會對我來說是一件令人失望的事情。去年,60 個議會參會者名額銷售一空,而今年我們總共纔有 30 名參會者,相比去年議會的成績,今年的議會是一次重大失敗。dGov 的議會活動比業內任何其他媒體都深入,然而卻沒有吸引更多的人蔘加,這可謂一種恥辱。

然而社區自身也接受了挑戰,我們開設了每週一次的會議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中歐時間週三下午 2 點,歡迎你加入) 來保證持續性對話並增進其動力,其中一名參會者表示,他將在未來幾個月裏,在巴塞羅那啓動 dGov 議會。

同樣,Genesis DAO 社區也在考慮自籌資金,並在沒有付費推動者的情況下堅持每週一次的會議。

社區的恢復力令人鼓舞,儘管遭遇了第一輪的挫折,但分佈式治理的前景卻是顯而易見的。

Nectar DAO: DAOstack 上的大型 DAO

如上所述,NectarDAO 已於 2020 年初在 DAOstack 上啓動,NectarDAO 擁有比 DAOstack 上任何以前的 DAO 更活躍的成員和規模更大的預算,而且民進黨 (DAP ) 成員已經證明了他們對參與 NectarDAO 的興奮和意願。去年,NectarDAO 的參與者已經成功地使用 Kleros 技術在 Diversifi 交易所上架了他們的 token,現在,他們將使用 DAOstack 來管理他們的預算支出。

NectarDAO 的核心團隊對 DAO 和 DAOstack 做了深入的研究,並將最佳開發實踐應用在了本次的啓動,他們的網站和博客也爲社區提供了非常好的指導。目前看來,NectarDAO 的初始工作質量比以前的 DAO 高很多,提案更精準,任務更明確,參與者也經過了審覈,對於現有的 DAO 技術而言,這次啓動是 DAO 向前邁出的一大步。

Hypha:第一個以太坊之外的 DAO

JoinSeed 和 Telos 社區正在開發 HyphaDAO,這是第一個在以太坊之外開發的通用 DAO 技術 (據我所知是如此,如果我錯了,請糾正我)。

Hypha 採用了與其他 DAO 技術截然不同的方式,它專門設計用於支持 SEEDS 社區中的人,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的平臺更像是自由職業交易平臺,而不是治理平臺。 該平臺的重點是定義社區中需要完成的工作需求,然後發佈這些工作 (角色) 需求,並接受申請人實施工作, 申請人完成工作後便會獲得平臺支付的報酬。

HyphaDAO 尚處於初始階段。 目前平臺的大部分工作均由志願者完成,然而團隊的素質卻非常出色,團隊主要成員來自 Digital Life Collective (數字生活合作社?)。他們有一個很大的偏向,那就是爲每一個人的貢獻時間提供獎勵。我最近爲團隊提供了幾個小時的建議,獲得了 SEEDS token 獎勵 (在 Commons Stack 社區中也存在類似的偏向,突然間,你會發現自己僅僅因爲成爲了一個體面的人而受到了「讚揚」)。

無論如何,看到 DAO 技術跨越以太坊,發展到其他以智能合約爲基礎的區塊鏈上,肯定是令人興奮的。

總結

雖然我們看到 DAO 技術在 2019 年和 2020 年初遭遇了一些重大挫折,但社區仍然充滿活力,這些失敗非但沒有讓人灰心喪氣,反而似乎刺激了 DAO 復興的投入力度和參與廣度,一些先前持觀望態度的人也已經感受到這種召喚進而積極地投入其中,而且一些新的 DAO 架構設計的出現使得在協調方面能夠比上一代技術更爲出色。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