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 DeFi 市場的持續火爆及用戶對高收益產品的狂熱追逐,引發了衆多加密從業者的思考與討論,激增的用戶、資本及熱度,究竟是 DeFi 市場的真實需求還是又一次投機套利的虛假繁榮?不妨聽聽這些加密從業者的看法。

撰文:日曜

DeFi 市場熱度持續攀升,大量用戶和資本進場

DeFi (去中心化金融)市場堪稱當前加密領域最熱的市場。

自去年下半年開始,資產類(DAI、USDT 穩定幣等)、借貸類(資金池借貸、槓桿代幣等)以及交易類(AMM、DEX、衍生品)等 DeFi 應用接踵而至,玩出各種新花樣,DeFi 的市場熱度也始終處於高位。尤其近期去中心化借貸協議 Compound 的上線及其「借貸挖礦」機制的施行,極大刺激了市場對 DeFi 的追逐,DeFi 市場吸納的資本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劇攀升。

據 DeFi Market Cap 數據顯示,市值排名前 100 的 DeFi 代幣總市值已突破 65 億美元(65.53 億)。從 6 月初(20 億)至今,半個月時間內,DeFi 代幣的總市值增長了 228%。其中,Compound 貢獻斐然。

截至 6 月 22 日 12:00,Compound 市值高達 31.19 億美元,佔 DeFi 代幣總市值的近一半( 47.6%),遠遠超越了此前高居榜首的 Maker,目前 Maker 以 5.09 億的市值位列第二,0x 協議第三(3.50 億)。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自 6 月 16 日 Compound 開始分發治理代幣 COMP 以來,受「借貸即挖礦」代幣分發機制的影響,Compound 核心鎖倉代幣(ETH、BAT 等)數量均呈現大幅增長態勢,一週前,Compound 的總鎖定資產量還不到 1 億美元,而現在已經突破 5 億美元,Coinbase Pro、FTX、Poloniex 等交易所也紛紛宣佈上線 COMP。

Compound 再次引爆了 DeFi 市場,其狂熱程度堪比 2017 年的 ICO 市場。競相涌入的用戶也多是看中其超高的收益回報,據 Dapptotal 網站統計數據,Compound 的 7 日收益率高達 425%。

業內人士將這類獲取代幣激勵的 DeFi 產品市場稱作收益礦場(Yield farming),而前來參與活動尋求收益的用戶稱作收益礦工(Yield farmer)

V 神對高利率 DeFi 產品提出質疑

轟轟烈烈的 DeFi 市場引起了衆多加密從業者的關注、思考與熱烈討論。

6 月 21 日,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發推稱,「老實說,我覺得我們過分強調那些給能帶來超高利率的花哨 DeFi 產品了。遠高於傳統金融體系的利率,本質上要麼只是短暫的套利機會,要麼伴隨着未經說明的風險。」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緊接着,Vitalik 又發表了一條推特「爲 DeFi 正名」,他表示,DeFi (去中心化金融)不應該是爲了最大化收益(optimizing yield)。相反,它應該做的是,去鞏固和改進一些重要的核心組成部分,比如法幣和其他一些主要資產的合成代幣(又稱穩定幣)、oracle 預言機(用於預測市場等)、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隱私保護等等。

在 Vitalik 看來,用戶希望享受的加密技術帶來的益處(簡化的國際支付,去除傳統的集中式金融屬性,防止被截獲的價值儲存…)再加上現有資產的金融屬性,穩定幣(Stablecoins)就能提供。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Vitalik 這兩條推特引發了一系列的圍繞 DeFi 應用的價值和風險的討論,這些都是來自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領域一線從業者的思考,鏈聞進行梳理分析後,將其分爲兩大類別:

  • 一類是分析當前 DeFi 市場所存在的核心問題及面臨的巨大風險。
  • 另一類則是強調 DeFi 類應用爲加密領域所帶來的價值及其替代傳統金融機構的可觀前景;

觀點一:DeFi「收益礦場」是一場高風險的零和遊戲

一方面,不少人在評論區表示贊同 Vitalik 的說法,認爲當前的高收益率 DeFi 產品吸引的多是大量套利者的進場,並非 DeFi 市場的真實需求,並且這種高利率的零和遊戲終究難以持續,用戶投資風險極大。

加密愛好者和評論員 YOSHIDA KATSURO 指出,雖說 DeFi 現在是 youtube 上的熱門詞彙,但並非源於其被大規模採用,而是源於那羣從價格上漲中獲利的人。但他認爲,在基礎資產價格暴跌的情況下,DeFi 比傳統銀行體系更糟糕,風險也更高。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加密愛好者 RealityAbsorber 認爲,將數百萬美元投入到一些審計不佳 / 易受攻擊的代碼中是非常愚蠢的想法。並且,最荒謬的是,你可能什麼也得不到,因爲幾乎所有這類 DApp 應用都有管理密鑰(master keys )、死亡開關和 / 或中央控制器。用戶其實是在一個標榜去中心化而實際上是中心化系統的應用中操作。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Web 開發者 Enkhmanal 也補充說,Compound 及其他以太坊借貸,所有這些 DeFi 協議都有智能密鑰(Smart Keys),可以對智能合約進行更改,如果在協議後面有一個集中化的實體存在,那麼它們其實不算 DeFi。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此外,前加密數據統計網站 Messari 的產品負責人王啓奧轉推了 Vitalik 的觀點並發表了系列評論,他認爲,可能很多用戶並不瞭解「收益礦場」及其收益的來源。

如果你花了兩天時間在 Defi 的「收益礦場」種田,卻始終不知道收益來自哪裏,那麼你就是收益的來源。直到目前,DeFi 都還只是一個零和遊戲,如果有人宣稱它不是零和遊戲,要麼是不真誠,要麼根本不理解 DeFi。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在王啓奧看來,參與這類遊戲的用戶,必須要考慮自己的長期競爭優勢。

對於「高產農業」來說,優勢主要來自於兩點:1)自動化;2)資金成本低。一年後,這類遊戲就會被那些會編程、擁有龐大資產負債表的人給商品化。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去中心化金融 DeFi 和貨幣協議平臺 dForce 創始人楊民道從一開始就認爲,Compound 的「借貸挖礦」模式是一種投機套利的高風險投資行爲,並就此發佈了系列推文。

他表示,Compound 的「借貸挖礦」像預期的那樣完全變成了投機套利的場所。Compound 流動性池中的套利者擠掉了實際的貸款者。這些套利者主要是被高於 100% 的投資回報率所吸引。

他們不是 DeFi 的真實用戶,也沒有興趣成爲 DeFi 協議的長期參與者,這些用戶大多每隔 6-12 小時就要求 COMP 補償並立刻賣出,他們的策略都集中在 ROI 和現金回報上,就像採礦池一樣。

在他看來,最終,套利者很可能會超越整個 Compound 協議的設計者,除非 Compound 及時對代幣分配方案等機制做相應調整。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DeFi 和隱私技術開發者 Rodrigo Pacini 則指出當前「收益礦場」的「高收益率」並非常態。

Rodrigo Pacini 認爲,正常情況下,200% 的年收益率在自由市場中是不可持續的。頭腦正常的情況下,沒人會願意支付每年 200% 的利息來借錢。而目前 Curve 中的 24 小時年化收益率正是 200%。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觀點二:DeFi「收益礦場」有其存在價值和可持續性

另一方面,也有不少加密愛好者肯定了此類「花哨的 DeFi 產品」的必要性和存在價值,並指出,與傳統金融體系相比,DeFi 應用有很多天然優勢:比如跨境支付更便宜、手續費更低、允許用戶享受無邊界、無許可的金融體驗等等,還有人指出其高利率某種程度上也是自然和合理的。

Gnosis 產品、以太坊核心開發者 eric.eth 迴應 Vitalik 稱,收益礦場允許開源項目通過代幣激勵來實現盈利。因此,雖然他認可這不應該是最終發展目標,但他認爲,這是一項重要的融資實驗(funding experiment)。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ETHGlobal、L4 聯合創始人 Liam Horne 評論說,「但我們不能低估這類 DeFi 應用所創造的激勵,這爲整個領域吸引了一波新的資本、開發者和想法」。對此,Vitalik 很快回應稱,「同意,但我們不能依賴這類項目,並且必須注意所發生的系統性風險」。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區塊鏈開發者 SHA256 認爲「社會需要這樣的 DeFi 產品」,原因是,中低產階層的人已經負擔不起像房地產這樣的大型資產。物價高居不下,通貨膨脹卻在增加,人們需要能增值的、並且買得起的東西。

比特幣雖然合適,但等待太漫長,Defi 剛好縮短了等待時間,允許人們有機會在一個月之內快速致富。DeFi 產品是與資產和股票相對抗的一種合適的「平行經濟」,有巨大需求。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還有不少網友指出,這些「花哨的 DeFi 產品」爲加密領域的普及做出了重要貢獻,並且是更多普通人蔘與加密領域的主要方式。

「花哨的 DeFi 產品」是大規模加密採用所必須的。普通人需要的是錢,而非無聊的加密功能,加密研究和代幣激勵我都喜歡。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收益率(Yield)顯然是一種簡單的、引導人們在不知不覺間進入加密世界的方式。沒有什麼比這更能提供同樣有力的價值主張了,畢竟大多數人都不關心隱私或權力下放。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另有部分網友提出,這種「超高的利率回報」並非完全「不合理」的。

加密投資者和開發者、EthereumPrice 創始人(@0xEther)表示自己只同意 Vitalik 所說的部分觀點,因爲他認爲傳統金融體系中利率很低是有原因的,反應的是整個支離破碎的體系的鉅額成本,在該體系中,每一層的蛋糕都被很多人瓜分,但 DeFi 沒有這些。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網友「cro36」認爲現在的利率「有一半是合理的」,因爲 DeFi 能規避掉很多隱藏的銀行費用和監管規定,而這些都會導致更高的利率。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網友「Greg」更是指出這種「昂貴的高利率」並非都是曇花一現,他表示,很多情況下,利率既可以高於聯邦基金,又可以維持一段時間。即使是在全球範圍內,它們也應該高於高收益儲蓄賬戶。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DeFi「收益礦場」是新型 ICO?

在討論 DeFi「收益礦場」帶來的投資狂熱時,不少從業者將其視作 2017 年的 ICO 市場,並認爲同樣具有泡沫破裂的高風險。

加密借貸從業者(@crypto_lending)表示,Defi 是新的 ICO,就像 2017 年人們都在爭相使用 ICO 一樣,我們在 DeFi 領域看到了類似的市場情緒,人們爭相進入區塊鏈項目,值得警惕的是,很多這類項目最終將崩潰,就像 2017 年的泡沫那樣。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區塊鏈愛好者 David Gibboms 認爲,2017 年是貪婪(Greed)+股權(equity),而 2020 年是貪婪(Greed)+債務(debt),它們模式相同,都將帶來意想不到的「後果」。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

不過在這一點上,原 Decentraland 產品負責人、知名區塊鏈博主 Tony Sheng 有不同看法。

Tony Sheng 發推稱,他認爲,比起 ICO 交易,「收益礦場」更像是 GPU 挖礦。

他進一步解釋說:GPUS 好比資本,電力好比 gas,而挖礦獎勵則好比收益率(yield)。評論區用戶贊同這一觀點並補充說「只不過礦工們不用支付大量的電費,而且報酬是按比例分配」

DeFi 狂熱背後:是真實需求還是投機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