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 門格爾:論貨幣的起源(上)


VI. 論交換媒介的起源 [6]

**
**

長久以來,交換現象研究中的老生常談是,一些商品相比另一些在某些方面較爲冷門的商品需求量更大、更持久,且更真切。前者是因爲那些能夠且願意購買(traffic)這類商品的人對此有需求,這種需求較爲普遍,而且由於這類商品相對稀缺,其需求不一定總能得到滿足。此外,對於想要用自己手中的商品換取特定商品的人來說,如果他在市場上出售這類商品,比起出售沒有這種優勢(至少不可與之媲美)的商品,總是更受人歡迎。如此一來,他不僅可以更加輕鬆安全地買到自己想要的商品,而且還能夠以符合總體經濟情況的價格 —— 經濟價格 —— 買到,因爲他用來交換的商品有較爲穩定且普遍的需求。如果有人在市場上出售適銷性程度不高的商品,他腦子裏最大的念頭就是用這種商品來交換自己恰好需要的商品,或者在無法直接達成交易的情況下,交換自己不需要但是比自己手中的商品更具適銷性的其他商品。這樣一來,他當然無法立即達到交易的最終目的,即,買到自己真正需要的商品;但是,他離目標更近了一步。相比於一門心思只想着直接交換,通過一個間接的交換可以確保他能以更加經濟的方式實現目標。實際上,這種情況似乎非常普遍。隨着人們越來越瞭解自己的個人利益,每個人都會在自己的經濟利益的指引下,使用註定用於交換的商品(他自己的“商品”)來交換其他同樣註定用於交換但適銷性更強的商品,無需公約的約束,也無需法律的強迫,甚至無需有一顆照顧公共利益的道德心,(他們自然就會這樣做)。

[6]:Cf. my article on “Money” in the Handwurterbuch der Staatswissenschaften (Dictionary of social science), Jena, 1891, iii, p. 730 et seq. —— 原注

隨着交易活動涉及的空間範圍越來越大,滿足物質需求所需的時間間隔越來越長,每個人都會在個人經濟利益的驅使下,學會精明地使用適銷性較弱的商品來交換一類特殊的商品。這類商品除了在特定地區適銷性程度很高之外,在任何時間和空間上的適銷性程度都很高。這類商品具備一些特徵,如,價格高昂、易於運輸和適合保存(這與他們穩定且廣泛分佈的需求相關),以確保賦予其所有者一種能夠以經濟價格交換到其他一切商品的權利,不僅限於“這裏”和“現在”,而是幾乎不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

隨着人們越來越瞭解這些經濟上的好處,在時間和空間上適銷性程度最高的一類商品在任何一個市場上都有銷路。每個人都會爲了自己的利益接受其他人用這類商品來交換自己手中適銷性程度較低的商品,而且會欣然接受這樣的交換;這種行爲,就從靈光一閃的發現,變成了傳統,最後變成了經濟活動的習慣。它們的優越的適銷性,其實根源於所有其它種類的商品的相對更差的適銷性,就憑這一點,就足以讓它們成爲被普遍接受的交換媒介。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具有廣泛適用性的交換媒介,習慣顯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從自身經濟利益角度出發,每一個從事交易的人都會用適銷性程度低的商品去交換適銷性程度高的商品。但是,人們之所以願意接受一種商品作爲交換媒介,是因爲他們知道有一些經濟主體對這種商品有興趣,會接受其他人用這種商品來交換他們自己的商品,即使這種商品本身對他們可能完全沒用。可以肯定的是,這種認知絕不會同時在全國各地形成。最開始的時候,會先有一小部分經濟主體認識到這種商品在交換中的優勢,這種優勢本身並不取決於這種商品是否是大衆認可的交換媒介,而是因爲在任何情況下,使用這種商品進行交換的經濟主體都會更大程度地接近他的交換目標,從而獲得自己真正需要的有用之物。但是,一個公認的事實是,要想啓發一個人認識到自己的經濟利益所在,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知道其他人是如何使用正確的手段來成功保護自身經濟利益的。顯然,若想讓某種商品成爲一種普遍接受的交換媒介,一方面要靠那些獨具慧眼、能力超羣的經濟主體出於經濟利益的考慮而接受,另一方面則要靠很長一段時間內,該商品的適銷性程度都要高於其他商品。在此過程中,實踐和習慣將大大有助於這種商品(在任何時候都最適銷的商品),不僅被許多(最終是所有)經濟主體接受,使他們願意賣出手上不那麼適銷的商品來交換這種商品;而且,使他們在接受時就已有了可以賣出這種商品的預期。凡是因此被普遍接受成爲交換媒介的商品在德語中叫做“Geld (貨幣)”,是動詞“gelten (去支付、去執行)”的名詞形式。其他國家則主要根據材質 [7]、形狀 [8],甚至種類 [9] 來命名貨幣。

[7]:希伯來語裏的 Keseph (白銀)、希臘語裏的 argurion (白銀)、拉丁文裏的 argentum (白銀)、法語裏的 argent (白銀)等等。—— 原注

[8]:英語裏的“money”、西班牙語裏的“moneda”、葡萄牙語裏的“moeda”、法語裏的“monnaie”、希伯來語裏的“maoth”、阿拉伯語裏的“fulus”、希臘語裏的“nomisma”等等。—— 原注

[9]:意大利語裏的“danaro”、俄語裏的“dengi”、波蘭語裏的“pienondze”、波西米亞語和斯拉夫尼亞語裏的“penise”、丹麥語裏的“penge”、瑞典語裏的“penningar”、匈牙利語裏的“pens” 等等 (即,denare = Pfennige = penny)。—— 原注

想用立法的形式建構出交換媒介,使之服務於公共福祉(在這個詞最顯著的意義上),也不是不可能,這就像制定其他社會制度那樣。不過,這並不是貨幣誕生的唯一方式,也不是主要的方式。我們上文所述的過程還有許多細節要深入挖掘,但如果我們停留在把貨幣起源的過程稱作 “有機的”,或者把貨幣說成是 “老古董” 或者 “原始時代的產物”,那都是非常片面的。撇開這些陳年謬誤,唯一能讓我們充分了解貨幣起源的方式是,學會將社會過程的建立視爲一種意料之外的自發性結果,靠的是社會中每個成員通過一點一滴的努力去辨別各商品在適銷性程度上的差別 [10]。

[10]:Cf. on this point my Grunsatze der Volkswirtschaftslehre, 1871, p. 250 et seq. —— 原注

VII. 如何辨別哪些商品可充當交換媒介

當適銷性程度較高的商品成爲了“貨幣”,首先帶來的影響就是大幅提高其原本就很高的適銷性程度。凡是將適銷性程度較低的商品帶到市場上去交換另一種商品的經濟主體,會更傾向於交換那些可充當貨幣之用的商品。對於這類人來說,用適銷性程度較低的商品去交換類似於貨幣那樣適銷性程度最高的商品之後,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地等量換得市場上的任何一類商品,這不只是概率較高而已,而是必然會如此。他們完全可以憑自己的喜好和選擇來控制這些。Pecuniam habens, habet omnem rem quem vult habere. (譯者注:此句爲拉丁語。疑爲 “有錢能使鬼推磨”。)

另一方面,他們將除貨幣之外的商品放到市場上出售之時,會發現自己或多或少處於劣勢。爲了獲得對市場上在售商品的同等購買力,他們必須將自己的商品換成貨幣。他的這種經濟上的弱勢就體現在:在實現自己的目的之前,他必須先克服一定的困難;但這些困難,對那些已經有錢在手的人的不存在的(或者說已經得到了克服)。

這對實際生活來說意義更大,因爲對於那些將適銷性程度較低的商品帶到市場上交換的人來說,這種困難可不是輕而易舉就能解決的,其中一部分原因來自不受他自己控制的情況。交易者所持商品的適銷性程度越低,在交換時需要讓利的可能性就越高,否則只能等待一個能以最優價進行交換的時機。在貨幣經濟時代,如果有人想以除貨幣之外的任何商品去交換市場上的其他商品,他是不可能立即或在任何預定時間段內以最優價格完成交換的。一個經濟主體拿到市場上的商品適銷性程度越低,在交換自己的目標商品之時,他的經濟地位相比那些持有貨幣的市場參與者就越低。假設一位擁有大量外科器械的人因爲突遭不幸,或是迫於債主的壓力,不得不將這批外科器械換成貨幣。這批外科器械的價格變數很大,不,對於適銷性程度如此低的商品來說,天知道最後會賣出什麼價。所有此類受制於時間因素的交換,都可稱爲被迫出售(情急出售,compulsory sales) [11] 。另一個假設是他想用已經成爲貨幣的商品立即交換到市場上的其他商品。他肯定可以達成自己的目標,而且是以符合總體經濟狀況的價格交換到。經濟行爲的慣例,使我們非常自信,自己能夠隨時以相應於整體經濟情形的經濟價格,買到市場上的任何商品;以至於我們幾乎完全不覺得(考慮到我們需求發生和買到東西的時間),日常中有什麼購買行爲,算是情急之下要購買(compulsory purchases)。但是,情急之下要賣貨則相反,通常使當事人在交換中處於劣勢;這就使大家都意識到了這種現象。因此,已經成爲貨幣的商品所具備的特點是,只要我們持有這種商品,就可以隨時(在我們認爲適當的時機)控制市場上的任意一種商品,而且通常是以符合當時經濟狀況的價格。另一方面,由於時間和價格的限制,其它商品則不具有這樣的控制力,即使不是截然有別,至少也是相對有別。

[11]:這裏解釋了爲什麼情急出售,尤其是商品扣押等情況,通常會對商品所有者造成經濟上的損失,而且,基本上,商品的適銷性越差,損失也就越大。正確辨別上述情況的非經濟性必然會導致對現有法律機制的改革。—— 原注

因此,適銷性程度較高的商品在成爲貨幣之後,就在適銷性程度上與其他商品拉大了距離。這種差距不再是逐漸拉開的,而必須在一定程度上被視爲是絕對的。日常慣例和法律在很大程度上與日常生活中普遍存在的觀念相符,它們從流通性(traffic)的角度將商品分爲了兩類 —— 一類是成爲了貨幣的商品,另一類是沒有成爲貨幣的商品。我們發現,這種差別根本上源於上述商品在適銷性程度上的不同 —— 對於現實生活來說,這種差別非常重要,而且會因爲國家干預而進一步加劇。而且,這種差別還體現在語言表達上,例如,“貨幣” 和 “商品” 不同,“購買” 也和 “交換” 有區分。不過,這只是初步地解釋了買方相對於賣方的優勢地位,雖然我們已經找到了主要原因,但還算不上十分充分。

VIII. 貴金屬是如何成爲貨幣的

在不同的地區和時代,適銷性程度最高的商品不同。因此,在不同的時期,同一個國家有可能採用不同的商品作爲貨幣;在同一個時期,不同的國家也有可能採用同一種商品作爲貨幣。貴金屬之所以能被如今的國家乃至歷史上的其他國家視爲交換媒介,被生活在先進經濟文明下的人們所接受,是因爲貴金屬在適銷性方面遠遠超過其他商品,同時它們(的屬性)也非常契合貨幣的附屬功能。

在文明誕生之初,沒有人口中心,也沒有對貴金屬的強烈慾望和渴求;在原始時代,貴金屬因其實用性和特有的觀賞性美感成爲了塑料和建築裝飾的首選材料,多用於裝飾品和容器之流。雖然貴金屬天生具有稀缺性,但是它們的地理分佈比較均勻,而且相比其他類型的金屬更容易提取和加工。此外,貴金屬的可供給量在其總需求量中佔比太小,以至於總是有較大一部分供給量無法得到滿足,至少是無法全部得到滿足,供不應求的程度非常高 —— 或多或少地高於那些更加重要、但供給量更多的商品。此外,由於貴金屬能夠滿足各種交換需求,社區中交換效率最高的階層會想要獲得貴金屬,因此對貴金屬的實際欲求更大。不過,由於貴金屬具有很強的可分割性,在個體經濟中只需花費很少一部分貴金屬就可以滿足交換之需,交換效率較低的階層同樣對貴金屬有實際欲求。除此之外,貴金屬的適銷性並沒有受到很強的時空限制。一方面,對貴金屬的需求在空間分佈上沒有限制,運輸成本相對於實際價值較低;另一方面,貴金屬具有極強的耐用性,而且儲藏成本較低。在已經超越了初始發展階段的國民經濟中,沒有出現過其他像貴金屬這樣適銷性基本不受限制的商品 —— 無論是從個人、數量、空間還是時間角度來說都是如此。毫無疑問的是,早在貴金屬成爲公認的交換媒介之前,它們就能隨時隨地滿足很多人的實際需求,無論它們在市場上的流通數量是多少。

這就導致了一種情況,對促使貴金屬成爲貨幣具有特殊意義。對所有處於這種情況的人來說,只要他們持有貴金屬,就可以在一切市場上以任意數量的貴金屬隨時進行交換,並且隨時能以符合總體經濟情況的價格,即,經濟價格,來進行交換,這是符合適銷性標準的。最高效的交易者會想要避免因時機、突發事件或意外情況而造成的價格波動。相比其他類型的商品,貴金屬更能滿足他們這一強烈、持久且無所不在的願望。主要憑藉其奢侈性(costliness)、耐用性和保存便利性等特點,貴金屬成爲了最受歡迎的儲值工具,以及貿易活動中最受青睞的商品。

在這些條件下,較爲明智的交易者會形成一個根深蒂固的觀念,然後隨着這種情況得到更加普遍的理解,每個人都會形成這樣一個觀念,即,有意拿來交換其他商品的商品要麼必須是貴金屬,要麼必須被交換成貴金屬、或能滿足自己在這個方向(換成貴金屬)的需要的商品。但是,憑藉這一功能,貴金屬已經成了當下最普遍的交換媒介。換言之,每個人都會試圖用自己的商品去交換貴金屬,此舉通常不是出於消費的目的,完全是因爲貴金屬首屈一指的適銷性,其目的是用換得貴金屬去交換會給他們帶來直接收益的其他商品。之所以會出現上述情況,不是因爲意外、國家強制或由交易者自發形成的約定,而是因爲人們對自身利益有了瞭解。因此,一旦貴金屬的供應量和交易量變得足夠大,經濟較爲發達的國家就會接受將貴金屬作爲貨幣。同理,一旦有商品成爲了貨幣,其價值就會上漲。

這一發展背後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貴金屬和其他商品之間交換比率的波動幅度或多或少地低於其他商品之間交換比率的波動 —— 這種穩定性源於貴金屬獨特的生產、消費和交易情況(常被人稱爲決定其交易價值的 “內在價值”)。這也解釋了爲什麼每個人在成功交換到對自己直接有用的商品之前,首先會選擇貴金屬作爲儲備商品,或是將自己已有的商品交換成貴金屬。此外,貴金屬具有同質性(homogeneity),能夠作爲償債的可替代物,因此催生了更容易帶來流通性的合約形式;這也極大地提高了貴金屬的適銷性,使之能夠成爲貨幣。最後,貴金屬因其獨特的顏色、聲音和重量具有較高的辨識度,還可以通過打上持久的印記更容易地控制質量和重量;這也極大地提高了貴金屬的適銷性,促使越來越多地區將貴金屬作爲貨幣。

IX. 主權的影響

貨幣不是由法律產生的。從根源上來講,貨幣是社會性的,並非由國家制度決定的。國家權力的制裁是另一個概念。但是,另一方面,在國家的認可和管理下,貨幣的社會制度已經完善,並且適應了不斷演化的貿易所帶來的各種不同程度上的需求,就像習慣權利經過了成文法的完善和調整那樣。最開始的時候,貴金屬也像其他商品那樣按照重量計價,在被鑄成錢幣之後,其固有的高度適銷性又得到了大幅提高。國家行政管理機關一方面通過固定的貨幣制度來覆蓋所有價值等級(價值水平);另一方面通過鑄造及維護錢幣來贏得公衆信任,並儘可能防範真實性、重量和純度相關的風險。上述兩點已經成爲了公認的行政機關的重要職能。

由於(1)有多個商品在競爭成爲貨幣;(2)現行標準在交易中引入了多種不安全因素;(3)必須進行多筆商品交易(才能交換到自己的目標商品),各個國家在交易和付款方式上遭遇了困難,促使(符合法律標準的)某些商品被法律認定爲本位貨幣。而在那些多種商品都被默認、認可爲合法支付方式的國家,法律和評估系統也固定了這些商品之間的交換比例。

但是,上述這些措施並沒有爲貴金屬賦予價值,只是完善了它們作爲貨幣的功能。

(完)


原文鏈接 : https://mises.org/library/origins-money-0
作者 : Carl Menger
翻譯 & 校對 :閔敏 & 阿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