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的 Filecoin 被質疑「中心化」,分叉會是苦口良藥嗎?

撰文:Luff

「IPFS 想要實現數據隱私和永久存儲,但 Filecoin 正在逐漸偏離這一初心。」

在剛剛結束的廈門世礦會上,MIX 董事長韓衛平道出了翹首期盼的 Filecoin 社區的心聲。

自工業革命開啓人類文明進化的加速器,關於科技與人文的討論就從未停止過。在巨頭統治互聯網的今天,人們對數據隱私的擔憂引發了一次又一次改良運動。通過法律等人文手段去修正顯然是治標不治本,而有望從技術本身消彌作惡可能性的分佈式存儲則開始暫露頭角,引起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Filecoin 便是分佈式存儲這項「技術革命」最受矚目的實踐者,然而在 Filecoin 啓動三年後的今天,站在風口浪尖的它不僅承載着人們對分佈式存儲網絡的期待,也遭受着社區對團隊中心化的質疑。

Filecoin 誕生:構建在 IPFS 協議上的激勵網絡

讓我們從 Filecoin 最早的故事開始,一步步釐清它是如何成爲一個被數字遊民寄予厚望的分佈式網絡。

2014 年 5 月,斯坦福大學的 Juan Benet 發佈一份白皮書草案,描述了「對等分佈式文件系統」的設想,這便是 IPFS 協議最早的雛形。IPFS 是一種基於內容尋址、點對點的超媒體傳輸協議,旨在改善統治互聯網多年的 http 協議傳輸效率低、單點故障等問題。

爲了更好實踐分佈式文件傳輸協議的設想,Juan Benet 在 2015 年初成立了 Protocol Labs,專注 IPFS 的研發工作,並申請加入頗具聲望的初創企業孵化器 Y Combinator。一年後,Protocol Labs 一鼓作氣創建了 libp2p、IPLD、multiformats、Orbit 四個技術模塊,IPFS 獲得了驚人的增長,到 2017 年 6 月 IPFS 協議已儲存了 50 億份文件。而此時正值區塊鏈行業高歌猛進,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特性與 IPFS 天然契合,兩者一拍即合。

從 Filecoin 誕生講起,爲何分叉反成「衆望所歸」?Protocol Labs 早期團隊,圖片來源 Twitter

不久之後 Protocol Labs 發佈了 Filecoin 白皮書,構建在 IPFS 協議上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激勵網絡就此誕生。Filecoin 憑藉 IPFS 與 Protocol Labs 的光環在隨後的首次代幣發行中,募得 2.57 億美元鉅額資金,創下當年的 ICO 融資記錄。

Filecoin 是一個分佈式內容存儲與分發網絡。它通過採用類似比特幣的工作量證明機制,激勵網絡礦工爲用戶提供數據存儲和檢索服務來獲得原生代幣激勵,以此實現 IPFS 協議上激勵相容的經濟系統。

不得不承認,憑藉強大的工程能力與豐厚的資金,Filecoin 勾勒的美好圖景似乎近在眼前。但現實難免有差距,開局大捷的 Filecoin 後路似乎並不順利。由於對工程難度的錯誤估計,Filecoin 主網頻頻延期,漸漸歸於沉寂。直到今年,具有標誌性進展的測試網和太空競賽輪番登臺亮相,Filecoin 再次回到大衆的聚光燈下。然而,隨着 Filecoin 的網絡逐漸呈現在人們面前,問題也漸漸浮出水面。

Filecoin 治理爭議:走向中心化

爭論最激勵是,Filecoin 團隊在測試網和太空競賽期間的一些舉措,充滿濃厚的中心化味道。分佈式存儲區塊鏈不同於以太坊等 DApp 平臺,Filecoin 可以沒有強大的開發者生態,但是不能缺少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礦工的支持。

然而,Filecoin 在構建「存儲人類社會最重要信息的分佈式網絡」的宏大願景面前,選擇了犧牲部分礦工的利益,甚至因此揹負「獨裁者」的罵名。

有效存儲與已驗證用戶

Filecoin 在經濟模型設計中,存儲礦工封裝數據獲得的算力分爲原值算力與有效算力兩種。所謂有效算力是指礦工存儲已驗證用戶(官方驗證過的用戶)的數據所獲得的算力,而原值算力是指存儲已驗證用戶之外的數據所獲得的算力。Filecoin 官方認爲已驗證用戶的數據是「有價值的」,所以,在出塊激勵上應獲得更多權重。

在目前的經濟參數設置中,有效算力的出塊權重是原值算力的 10 倍。透明的規則本身無可厚非,Filecoin 官方計劃在未來採用 DAO 組織的形式來決定驗證用戶資格,但是,這個環節目前卻是中心化的。

官方硬盤 Filecoin Discover

Filecoin 於今年 5 月發佈了 Filecoin Discover 項目,其初衷是讓礦工在 Filecoin 網絡中存儲一些有用的數據,如人類基因、氣象數據。官方會將有價值且公開的數據存在硬盤裏面進行出售,這些硬盤的數據被標記爲「有效數據」,封裝這些數據會獲得有效算力。有效算力的出塊概率是原值算力的 10 倍,礦工爲獲得更多有效算力,除了封裝已驗證用戶的數據,就只有購買 Filecoin Discover 的硬盤。於是有人指責 Filecoin 利用自己「裁判員」的身份謀取收益。

從 Filecoin 誕生講起,爲何分叉反成「衆望所歸」?

更出人意料的是所謂「有價值」的數據其實並沒有價值。據收到 Filecoin Discover 硬盤的礦工透露,「宣稱 8T 的硬盤,數據容量只有 26G,技術人員隨便找幾個文件讀取,根本讀不到任何字節數據」。

礦工遭受不公待遇

在太空競賽前夕,一位化名「宋江」的礦工在 Filecoin slack 的 # fil-lobby 頻道發佈了一篇名爲「Filecoin, A "Centralized" Storage Network」的文章,直指太空競賽存在缺乏公平、大礦工壟斷、發牌的人也在玩牌等問題。

太空競賽期間,Filecoin 礦工可謂是叫苦不迭。由於測試網本身的 Bug 和穩定性問題,礦工時時刻刻要跟蹤官方的代碼動態,稍不注意,就會被削減算力、獎勵清零。

最近,官方宣佈了一項對競賽中少數節點的懲罰措施,這些節點由於只給自己打包數據,被官方認定爲作弊。這件事原本是礦工鑽了規則的漏洞,官方在沒有事先溝通新規則的前提下,將後果轉移給礦工。這種獨斷專行的作風一方面忽視礦工利益,另一方面暴露了其缺乏社區治理精神。

天下苦 Filecoin 已久。礦工社區對 Filecoin 的嚴苛的經濟模型設計和高挖礦門檻頗爲不滿。

比礦工的抗議更爲重要的是 Filecoin 爲了實現有效存儲,採用了非常複雜系統設計,導致 Filecoin 只能往單一的技術方案與經濟模型發展,低拓展性也限制了整個系統的容錯性。可以說,一旦 Filecoin 在技術或者經濟模型上出現大的漏洞,就沒有回頭的可能。

那麼,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既能維護參與方的利益,又能推進分佈式存儲網絡的發展?前置分叉或許就是那味解藥。

暗流湧動:分叉或不可避免

礦工「宋江」在指出 Filecoin 一系列問題之後表示,「如果官方繼續沿着當前的道路走下去,保留這些中心化的設計,是嚴重違背區塊鏈的精神的。如果最終是這個結果的話,必然有人會對整個網絡進行分叉。屆時我一定會參與其中。」

饒有意味的是「宋江」本是《水滸傳》中反抗中心化統治的代表。這或許是衆多對 Filecoin 愛恨交加的礦工的心聲。

然而,分叉也並非一本萬利的生意。它本身潛藏着較大風險,比特幣就是前車之鑑,做得成功,名利雙收,但若失敗,則會揹負分裂社區的罵名。

其實,一種更好的做法是前置分叉,在 Filecoin 主網上線之前,啓動分叉鏈,這樣不僅不會對 Filecoin 網絡造成影響,還可以爲 Filecoin 發展提供借鑑和參照。

我們討論了 Filecoin 團隊日漸顯露的中心化問題,分叉鏈除了要避免治理上的中心化,更重要的是改進 Filecoin 在機制設計上的不足。

如何設計更好的分佈式存儲網絡?

要設計更好的分佈式存儲網絡,首先要理解 Filecoin 在機制設計上存在的問題。

Filecoin 機制設計缺陷

韓衛平在廈門世曠會中指出了 Fliecoin 發展面臨的七大問題:

  1. 文件 Hash 值計算,對於 Intel 存儲指令集不友好;
  2. 密封過程複雜對計算資源消耗過高;
  3. TPS 低下,限制網絡節點數量發展;
  4. 前置抵押過高,有利於投資者不利於礦工;
  5. 官方數據集限制存儲網絡的使用,數據安全不高;
  6. 頻繁進行重大技術更改;
  7. 區塊鏈經濟模型不合理。

從 Filecoin 誕生講起,爲何分叉反成「衆望所歸」?MIX 集團董事長韓衛平在廈門世礦會演講現場

總體來看,Filecoin 機制問題主要體現在技術方案與經濟模型兩方面。

技術方案:在存儲證明上,Filecoin 採用了複雜的複製證明與時空證明來驗證礦工確實存儲了數據且在扇區生命週期內沒有丟失數據。在數據封裝上,多達 11 層的串行密封計算極大增加了密封成本和時間。證明成本、密封數據成本偏高,除了浪費計算資源,也提高了礦機的硬件門檻。

經濟模型:過分追求有效存儲,設計了多重抵押、獎勵和懲罰機制;前置抵押過高,有利於投資者不利於礦工。 且 Filecoin 官方擁有對經濟參數的調配權限。這意味着,官方成了這個經濟系統中的上帝之手,可以從宏觀上干預經濟系統運轉。

另外,Filecoin 完全自由的數據傳輸方式有悖公共信息的政治與道德挑戰,很難對內容進行有效監管,這將導致網絡中非法內容橫行,形成法外之地。

首個分叉:Filecoincash 承襲 IPFS 理想

實際上,分叉呼聲高漲之下,已經有團隊開始以實際行動解決 Filecoin 的問題。韓衛平在分析了當前 Filecoin 網絡侷限後,宣佈啓動首個分叉項目 Filecoincash,採用與 Filecoin 不同的方案去實踐 IPFS 分佈式存儲網絡的願景。

Filecoincash 將從七個方面去改進 Filecoin 的缺陷:

  1. SHA256 算法升級爲 SHA512;
  2. 11 層串行密封計算降低爲 5 層;
  3. 增加 Layer 2 提高 TPS,支持智能合約等廣泛應用,網絡規模可快速擴張的市場經濟;
  4. 動態前置抵押,將收益充分釋放給礦工;
  5. 私人數據由個人決定是否有效,充分民主,而公共數據需審覈,自由冗餘;
  6. 與社區共同開發和治理,充分民主對抗專治;
  7. 改善經濟模型。

韓衛平表示,「目前 Filecoincash 已與社區頭部參與者進行了廣泛的溝通,形成了共識,將於 9 月 19 日開放 Github 代碼庫,持續迭代代碼,同步開啓測試網絡, 並於 10 月上線主網」,邀請全社區共同發起,共同治理。

Filecoin 本身擁有宏大的構想和設計,希望通過分佈式存儲技術革新互聯網巨頭掌控用戶數據的局面,並決心拓展區塊鏈技術的外部效用,「爲人類存儲重要的數據」。無論 Filecoin,還是 Filecoincash 的探索,都是在技術的土壤中埋下的人文種子,在科技進步的同時,讓人類保留隱私、享有公正。

最後分享一個科幻小說《三體》中描述的場景:

幾百年後,人類面臨着滅亡的危機,爲了保存地球文明遺蹟,人類在冥王星上建了一個地球文明博物館,用於保存地球文明數據一億年。問題來了,信息該怎麼保存呢?科學家通過各種研究發現,人類的科學技術最高端的量子存儲器,保存期限只有五百年,U 盤最多可以保存五千年,光盤最多可保存十萬年,這些相對於一億年來說,都太微不足道了,最後的結論是,已知的把信息保存一億年左右唯一可行的方法是——把字刻在石頭上!

這個片段揭示了存儲對人類文明的重要意義,這個設想或許很遙遠,但是,誰又說得準呢?

參考鏈接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974219932958.htm
https://filecoin.io/zh-cn/
https://filecoin.io/filecoin.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