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資產研究院副院長孟巖分享 Web 3.0 的特性、本質及 DeFi 的發展趨勢。

原文標題:《Web3.0 對話馬拉松 | 專訪孟巖:Web3.0 是對互聯網初衷的迴歸》
受訪者:孟巖,數字資產研究院副院長,優證鏈通聯合創始人

對於一個敘事極爲宏大、內容極爲豐富、內涵彈性極大的概念,Web3.0 的定義和特徵始終處在高速的動態變化中,而 WebX 試驗室希望通過開啓一場長期性的對話馬拉松探索 Web3.0 的邊界,也將作爲 Web3.0 技術與生態發展研究報告持續迭代的重要工程。

專訪孟巖:DeFi 是 Web 3.0 的價值層協議孟巖,數字資產研究院副院長,優證鏈通聯合創始人

孟老師能分享下最近專注在哪些領域嗎?

我本身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數字資產和 DeFi 領域的研究上,最近我們團隊在設計開發一個去中心化的算法銀行協議,並且考慮如何在這個協議裏將合規的資產上鍊。和一般的資產上鍊不同,我們這個項目更偏向於 STO 範疇,核心區別在於,STO 本身要符合一系列的合規的要求,所以包括合格投資人、KYC 認證、反洗錢等,這些要求會對 STO 本身在技術上施加一定的限制,導致一般的現有 DeFi 在直接對接 STO 的時候,會出現很多阻力和摩擦。這個時候 DeFi 可能要做一些調整,但總體而言這些都是小問題,主要還是鏈下資產上鍊的一部分。通證經濟比較麻煩的地方在於,不同的立法區或司法轄區對於 Token 的規定、認證和容忍程度都是不一樣的,DeFi 又是一個全球一體的市場,因此確實還存在一些模糊地帶或存在一些風險。所以我們到底按照哪一個司法轄區的規範來設計我們的通證經濟模型,實際上是有一些爭議的。當然,在中國這方面是比較嚴格的,但即便是嚴格的情況下,中國也是有通證經濟的施展空間的。

不管是做資產上鍊,還是做通證經濟模型,外界的約束條件應該在設計之初給定,不能到設計已經接近完成的時候又加新的約束條件,那可能原來的設計就完全作廢。所以司法轄區對於 Token 的規定以及容忍程度都是要作爲重要初始條件來考慮的。

其實 NFT 現在是不是也是在解決這塊的問題, 是否和您做的事情有什麼區別?

我們現在做的東西跟 NFT 有一定關係。確切的說是想做數字金融的「票據」,但是我們認爲傳統金融的票據不適合於數字金融,所以要基於 DeFi、數字金融的具體需求重新發明「票據」。這種東西肯定是 NFT,但是它跟我們現在流行的這些 NFT 方向不同,現在流行的像藝術品、加密貓這樣收藏品方向 NFT,也有一定的市場,但我們還是更在乎先把 DeFi 這部分做實,因爲這部分是整個 Web 3.0 重要的基礎設施。

想請您跟我們分享一下, 在您的角度上理解 Web3.0 核心的本質是什麼?

不同的機構、不同的人用這個詞來描述完全不同的東西。比如語義網絡(Semantic Web),也包括智能代理(Intelligent Agent)等看法,但實際上我們今天所討論的 Web3.0 來自於以太坊的聯合創始人 Gavin Wood 博士,這個方向現在也有很多不同的稱呼,比如價值互聯網、Open Web,我比較喜歡叫去中心化互聯網,因爲這個詞比較比較精確的概括了它的實質或者關鍵特徵。無論叫什麼,都代表大家的共識,以太坊 2.0、Near、Filecoin、Polkadot 這些項目很明顯都在走向了一個很明確的方向。

我認爲 Web3.0 是一個新的互聯網平臺,新的計算範式。某種意義上來講,它是互聯網初衷的迴歸。去中心化互聯網跟我們現在的互聯網一定是類似的,都是從硬件到軟件,到網絡服務,到網絡協議,到價值層協議,再到應用層,多層次的綜合體系,我們叫技術棧 (Stack)。區塊鏈在這個體系當中跨越多個不同的層次,在存儲層、在計算層、價值激勵層,都扮演核心角色。因此區塊鏈對於 Web3.0 來說是一個核心的基礎設施,是真正的 Game Changer。這是我對 Web3.0 和區塊鏈關係的看法。

我想現在還沒有到去歸納 Web3.0 本質的時候,但是我想點出 Web3.0 的 5 個特點:

  • 計算和特定的計算設備解耦:Web3.0 構成了一種全新的計算範式,計算和存儲跟特定的設備分離,不會因特定設備出現問題導致計算和服務被關停。服務是真實存在的,你可以訪問、使用,但不存在任何一臺具體機器來支撐這個服務。

  • 基於密碼學技術實現身份認證及數據確權:不同於以往傳統互聯網基於中心化機構和數據庫來進行授權和認證,身份必將成爲一種主權資產,這個身份不光是人的身份,還包含機器等終端在 Web3.0 中的身份。

  • 數據的記錄和存儲都是通過不可篡改的方式進行:Web3.0 中,數據的存儲傾向於永不刪除和修改,而是不斷累加數據,但這種模式的前提是存儲成本極低、規模極大。

  • 資源配置與協作通過基於通證的市場機制來進行:區別於以往中心化授權調配的方式,雙方通過通證的交易來進行資源的配置優化。

  • 權益分配上的去中心化和透明化。

更深層次的來說,稍微發散一點,我認爲 Web3.0 其實是泛在的機器智能時代的基礎設施。我個人認爲 Web3.0 和區塊鏈從長遠來講都不是給人用的,是給泛在的機器智能用的,是大規模的機器之間的相互交易協作的基礎工具和機制。我們現在用的是碳基文明的思考框架,而區塊鏈包括 Web3.0 代表的是硅基文明的一套新的範式,這個東西大家認識還不深。

您覺得現在從事的工作或領域屬於 Web3 的哪個範疇, 或者跟 Web3.0 的關係是什麼?

我們做的東西是 DeFi,DeFi 其實是 Web3 的價值層協議。DeFi 相當於 Http,它本身具有一定的應用價值,但主要是個基礎設施,是用來支持上層應用的協議。只有 DeFi 這一步夯實了之後,上面纔會出現大量的去中心化的抖音、推特、亞馬遜和淘寶等應用。

您是怎麼看待目前 DeFi 空轉問題的?

目前的確是如此,但實際上它就是在藉助空轉的方式構造一個非常棒的基礎設施,其目的是爲了等待即將到來的 Web3 應用大爆發,爲這些 Web3 應用提供融資、支付、發行、上市、流轉,包括抵押借貸的基礎設施。只有 Web3 應用大量出現並藉助這樣的基礎設施實現了對傳統的融資模式的顛覆的時候,大家纔會意識到,原來 DeFi 是爲這些應用去做準備的。

也就是說,其實現在 DeFi 要服務的上層還不完善,所以它的價值還沒有真正體現 ?

是的,我認爲未來 DeFi 會是 10 萬億美元的規模,因爲 Web3 的去中心化應用實際是一個個智能體,這些智能體在 DeFi 世界裏自動化的進行大規模巨量交易、清算。用戶使用互聯網並不會跟現在有太大的差別,只需要保護好自己的數字身份就可以實現永不登錄隨意使用各種服務。

我們看到目前的 DeFi 還是在搬傳統金融的玩法,您覺得 DeFi 本身有什麼有價值的創新呢?

實際上,開放金融跟 DeFi 並不完全能劃等號,開放金融是一種價值主張,而 DeFi 它是這種價值主張最堅決的技術實現。如果央行和商業銀行能夠很開放,能夠把自己的基礎設施都開放出來,很多金融服務不再需要持牌,也可以實現開放金融的主張。但事實上不可能,傳統金融不喜歡開放。

DeFi 用一種很決絕的技術手段,使得在這種形式內只能開放,非常極端,但我認爲是必要的。所以 DeFi 最重要的特點和價值就來自於它的開放。

其次,金融基礎設施或金融機構最重要的貢獻就是爲整個經濟提供流動性。DeFi 的機制能夠比傳統企業更好的提供流動性,一部分來自於信任,來自於開放性、透明性,另外一部分來自於它的程序化執行,把流動性邏輯內置爲代碼。

但是現在有一個問題,是流動性最後流向哪裏?

沒錯,這個問題是因爲現在的 DeFi 還沒有跟實體經濟結合,所以大家看到的是流動性都是在投機。我個人覺得這是現階段不可避免的,坦率的說股票市場早期也是這個樣子,大家要對這個事有一定的寬容和耐心。DeFi 世界的演化速度會比傳統股票市場快百倍,可能幾年之後我們就會看到,不過還是需要時間。

而且 DeFi 跟實體經濟相結合的時候,首先不會一步到位的跟製造業,房地產、加工業這些實體經濟中很實的部分對接,而是跟數字世界內部的實體經濟結合,比如廣告、遊戲、媒體,這件事情我既有信心也有耐心。目前的核心問題確實是 DeFi 如何跟實體經濟結合,這種結合有多種方式,我比較看好資產結合,把線下的數據資產放到 DeFi 上面來。

您覺得 DeFi 和線下的真實資產的連接點有哪些?或者最先落地的方向是哪?

我之所以認爲線下的很多資產上 DeFi 是比較好的切入點,是因爲這個連接點比較簡單,錢就是它們的連接點。比如一家公司把自己的股票變成通證,通過監管批准在鏈上發行,這些 Token 就可以適當的跟 DeFi 世界裏的數字資產做流通,比如可以籌集到比特幣等資產。如果跟通證經濟結合起來,就可以用公司自己以及籌集到的數字資產激勵社羣和用戶,完成整個商業閉環。

現階段我們避免直接用區塊鏈改造用戶、改造企業的流程,比如把 ERP、 CRM 這樣的系統都去中心化,這個其實還離得很遠,甚至有可能永遠都不發生,但是我們直接在價值層面打通線下資產跟線上數據資產之間的關係是最合理的,也是摩擦最小的。

也就是說 DeFi 和線下的真實資產這兩者之間的連接更多需要數字化的憑證來做緩衝,並不是直接產生關係 ?

對,目前現階段是通過數字資產而並不在更多的業務邏輯上做探索,因爲最後其實並不是區塊鏈去改造企業的業務邏輯,對於這個思路我其實一直都不是特別熱情,因爲我認爲大量企業內部的業務邏輯是沒有必要放到區塊鏈上的,區塊鏈也不是爲了做這些事情而生的,區塊鏈是爲了連接機器智能而產生的。

我們現在其實看到有一些合成資產類的項目,用戶在裏面投入了一些數字貨幣,通過這個平臺去投資像股票、債券等真實的資產,這個符合您現在的設想嗎?

首先這個做法在中國是違規的,在國際上也非常模糊。有一些這樣的平臺實際上是以某些資產價格爲標的的對賭平臺,根本不是真實的投資平臺,所以我對於這類的應用大部分是持保留態度,甚至偏負面的態度。我們最關注的方向其實是那些來自於企業、線下機構或社羣的,具有真實的價值和激勵性的資產的數字化和上鍊,以及這樣的資產怎樣參與 DeFi 生態。這樣的資產往往具有流動性並不高、風險大、易出現不合規問題的特點,而 DeFi 提供了一個解決方案,我們常說以鏈治鏈,從某種意義上說,DeFi 的一些算法就是起到監管的作用,它要確保資產在獲得流動性時有充足的抵押,有很強的可清算性等等。

其實聊到 DeFi 人們會有擔憂, 這種開放會不會帶來秩序上的混亂?

開始一定會經歷過這樣的過程,當整個產業慢慢跟監管層溝通交流,並且一些基礎設施逐漸完備後,人們會發現 DeFi 這樣的基礎設施對於杜絕和管理投機賭博等混亂的能力是現有的平臺望塵莫及的。

人們比較疑惑的是,DeFi 裏的秩序最後到是到底由誰建立?

首先,跟人有關的治理行爲,可以也應該與傳統的中心化權威結合。人類社會的治理,中心化目前還是很難繞開的治理手段。但是在這種現實感之外,也要有理想主義。長遠來講,當整個大部分的移動互聯網、物聯網、人工智能都跟 DeFi 發生了整合後,大量發生在機器智之間的交易和協作都是由經過審計的、久經考驗的代碼組合來相互定義秩序。

您也看到現在市面上 DeFi、數字金融、開放金融這種詞非常多,您給我們介紹一下這幾個詞它之間的關聯和差別嗎?

我理解它是一環套一環,最外面一環是數字金融,其次是開放金融,開放金融其實是帶有價值觀的一種主張,認爲既然數字經濟提供了一整套基於代碼驅動的身份認證和數據資產確權機制,那麼傳統金融特權經營、封閉運行的很多理由就不成立。任何人都有權利參與金融,金融的供給側和需求側能夠得到的信息是對稱的,它的流動性和效率顯然會遠遠超過現有金融。而 DeFi 只是開放金融的一種極端的實現手段,因爲用 DeFi 來實現開放金融沒有辦法打折扣,一定是 100% 開放。

您一直也在研究通證經濟,之前也提到通證經濟在 DeFi 的價值,那在 Web 3.0 領域裏您認爲通證經濟還有沒有在其他應用上的價值?

通證經濟的價值非常大,它本質實際上,是一個協議或者社羣通過代表價值的 Token 迅速完成資源聚合,形成規模並完成自啓動的機制。這種機制的生命力和意義,在人類社會,包括在未來的機器社會里,都是具有超越性的,也許未來我們不用區塊鏈,改用量子計算機,但通證激勵還是會繼續存在。通證經濟是符合市場經濟規律的一種協作機制,只不過通證的設計確實比較難,一般來說要根據貢獻分配收益,而且設計時必須提前考慮整個環境約束,包括合規,技術和人等。

在聊 Web3.0 特徵的時候,您也提到了去中心化存儲,存儲相對於其他幾個板塊的發展還比較滯後,您覺得有沒有更好的技術路線能夠實現我們真正想要那種成本低、規模大的分佈存儲 ?

也有一些人談到過複用現有的低成本的互聯網已經做得很好的分佈式雲存儲,並在它的基礎之上疊加通證經濟,比如加密存儲和多冗餘備份,似乎也可以達成區塊鏈,包括 Filecoin 要達成這個目標。但我覺得還是可以給更多的時間去觀察,不要急着下結論,不見得區塊鏈就趕不上傳統的雲存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