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火爆的背景下,礦工收益水漲船高,不僅「礦老闆們」在搶顯卡筆記本,據央視報道,韓國約兩成網吧都開始關門挖比特幣了。近期市場上關於 EIP-1559 提案的探討又把關乎於礦工羣體利益討論推向風口,甚至衍生出分叉以太坊的呼聲。

在閱讀本文前,鏈聞簡單梳理了市場上關於該提案目前不同看法和聲音,同時也方便讀者對 EIP-1559 提案有更加深入的瞭解。

延伸閱讀:

《EIP-1559 提案將引起以太坊分叉?其實礦工動機並不高》
分叉是爲了阻止 EIP-1559 從而繼續維持高昂手續費獎勵,但新分叉出來的鏈顯然留不住 DeFi,手續費從何而來。

《觀點:以太坊礦工會接受 EIP-1559 提案,爲什麼?》
原因很簡單,相比抗議 EIP-1559 升級造成自身收入的長期損失,礦工們不如與用戶合作、推動其實施。

《與 EIP-1559 討論有關的資源》
在這些材料中,可瞭解支持方提出的主要理由(UX 改進、防止賬戶抽象、更好的安全性、更好的經濟模型)以及反對方針對這幾個方面提出的反駁。

《EIP-1559 不是爲了降低交易費,瞭解其設計目標》
EIP-1559 是爲了實現更好的用戶體驗和網絡安全性。

以下爲本文正文

批評 1559 的人,沒有一個真心誠意希望以太坊分叉;支持 1559 的人,更多把分叉掛在嘴邊,頗有些 「諒你也不敢」 的意味。

原文標題:《觀點 | 礦工不會接受 1559,這就是理由 》
撰文:以太坊愛好者

摘要:EIP -1559 的實行引發了這樣一種前景:使用了 1559 的鏈,將無法憑藉自身的成功來殺死不實施 1559 的分叉,因爲其成功不會帶來更高的手續費收益從而吸引礦工永久遷徙。這同樣也是爲什麼礦工不會接受 1559,這非但不是短期的收益減少,這是永久的收益剝奪。(在 PoS 下,遭剝奪的就是驗證者。)

有關 EIP-1559 的爭論,大家或多或少都有所耳聞。如果你瞭解更多,也知道我是爲數不多一直反對並撰文表達自己觀點的人。

在這個時間點,把 EIP-1559 當成一個政策,平靜地加以討論,或許已經不可能。在所有輿論空間裏,正反雙方都幾乎勢成水火。但是,造成這一點的原因,正在於大家並沒有討論這個政策本身,而是先有了一個成見,然後根據他人對這個成見的反應來劃分好人和壞人;壞人當然不會服軟,但 「我」在正義的一邊,總有辦法,總有力量,讓他們服軟。

舉個例子,EIP-1559 是個降低 ETH 增髮量乃至實現通縮的體驗;通縮當然是個好事情,那反對這個事情的自然就是壞人了;或者反對者雖然不是壞人,但是你反對有什麼用呢,歷史潮流浩浩蕩蕩,你反對不僅沒好處,還有點蠢;哦,不過,這個提案會燒掉原本屬於礦工的手續費收入,那礦工是一定會反對的,畢竟是利益嘛;但是你們這些人,已經賺這麼多了,居然不願意舍小家爲大家,可見還是不是什麼好人;不過,你們又能怎麼樣呢,你們還能分叉嗎?分叉有啥用,有 1559 的這條鏈,有社區的支持,肯定會更成功啊,到時候就看你們嘴上不要不要,身體誠不誠實。

我就提幾個問題:

(1)通縮一定是個好事情嗎?有沒有什麼條件?

根據貨幣數量論,通縮會導致貨幣購買力上升,這不假。問題在於,如何實現通縮的,並不是個無關緊要的問題。像 EIP-1559 提案這樣的,通縮的速度並不是固定的;也就是 ETH 本身的增發率會變得不穩定;這種不穩定會爲貨幣市場的運行帶來極大的阻礙,就跟預期之外的通脹同樣影響貨幣市場,造成投資過多而儲蓄不足一樣,預期之外的通縮就是相反的效果。換言之,一個好的貨幣政策應該是增發率儘可能穩定的政策。(當然歡迎反駁)

(2)減少礦工收入的提案,礦工就一定會反對嗎?

我覺得如果你發起減少區塊獎勵的提案,一樣是減少礦工的收入,但掀起的分歧肯定不會像 EIP-1559 這麼大。甚至不會有什麼分歧,大家直接就接受了。最多像我這樣的原教旨主義者會抱怨一句,怎麼 ETH 的貨幣政策還不穩定下來。

在討論 1559 的時候,一個最常見的謬誤就是說,「這不就是把礦工的收入減少 50% 嘛」,還真不是。這跟降低區塊獎勵根本就不是一回事。1559 的實質,是通過動態的運作,保證礦工在提供 gas 時,所得收益僅與自己的邊際成本有關;也就是說,即使以太坊變得越來越成功,交易入塊的代價會水漲船高,這些收益也跟礦工無關,全部會被燒掉。這不僅僅是減少礦工的收入,這是剝奪礦工從以太坊的成功中獲得收益的機會。

所以,這非但不像魚池的公開聲明中說的那樣,只是短期的利益考量,相反,跟手續費有關的收益是最長期的,比區塊獎勵還要長期。

(3)礦工你們就算有這個膽,你們有能力分叉嗎?你們還能不挖實施了 1559 的 ETH?

哦,這次你們對了。礦工一樣會挖實施了 1559 的 ETH,肯定的,但是,他們會分叉,他們會用機槍池。

我用一幅動圖來解釋一下吧:

觀點 | 礦工不會接受 1559,這就是理由

上面這幅圖演示了 Base Fee 向上調整的過程。藍色斜向下的是需求曲線,代表用戶願意爲每一單位的 gas 出的最高價格,這條線的位置也代表着市場需求的旺盛程度。橙色斜向上的是供給曲線,是礦工自己的邊際成本曲線,也是他們對每一單位的 Gas 要求的最低價格。當市場需求較爲旺盛,用戶和礦工雙方合意的打包數量超過 EIP-1559 機制定義的目標用量時,Base Fee 就會一直向上調整,調整到用戶願意發送交易的 Gas 消耗量恰好等於目標用量。

這張圖可以解釋很多事情,包括 EIP-1559 的支持者聲稱的,因爲不斷向上調整的 Base Fee 可以創造半滿的區塊,所以,決定一筆交易能否入塊的價格,除了 Base Fee 之外,就是礦工的邊際成本,而不是其他用戶的出價。而礦工的邊際成本比其他用戶的出價更爲穩定可預測,因此可以提升用戶的使用體驗。(我認同他們所說的 「半滿區塊」效果,但並不覺得礦工的邊際成本就很好預測,也就是我不認爲這種方法真的能提供質的提升。但是,怎麼說呢,其實很多支持者也並不懂這個觀點是怎麼證成的。)

但是,你發現沒有,在整個調整過程中,礦工得到的價格,一直是綠色圖形(也即是被燒掉的 ETH 數量)的下面這條邊(P2\P3\P4),而跟用戶對 Gas 的評價無關。

換句話說,假設以太坊非常成功,用戶願意爲單位 Gas 出的價格高一倍,礦工能不能拿到更多手續費收益?不能,因爲用戶的估價與礦工邊際成本之間的差額會被 Base Fee 吞掉。

這意味着什麼?

這意味着,如果有另一條分叉鏈,不實施 1559;不考慮區塊獎勵的區別,礦工在挖這兩條鏈時,得到的手續費收益,可能是一樣的。見下圖:

觀點:以太坊礦工不會接受 EIP-1559,這就是理由

在右邊所示的分叉鏈情形中,它沒有用戶,所以藍色的需求曲線非常靠左,表示用戶對單位 Gas 的評價很低。但是,礦工的手續費收益,跟左邊這張圖(需求更旺盛的 1559 鏈)的收益,是一樣的,是 TIP 線以下、邊際成本曲線以上的這個三角形。

也就是說,假設現在有一條以太坊分叉鏈,有 1559 的、更多用戶的這條,將無法藉助自己的成功來殺死這條分叉鏈;因爲它的成功跟礦工沒有關係,不會給礦工帶來壓倒性的收益,所以礦工也不會放棄這條分叉鏈。礦工只會根據這兩條鏈上的區塊獎勵價值來近乎實時地分配算力,也就是我們所知的機槍池。而每當這條分叉鏈上的用戶增加一分,兩條鏈的優勢對比就會逆轉一分。

我不會否認,很可能這條有 1559 的鏈,會有更高的幣價,畢竟,分叉鏈上的密碼學貨幣可能會被砸盤。

但是,捫心自問,這樣對以太坊來說,又有什麼好處呢?一羣人,信誓旦旦地說 EIP-1559 會帶來更高的安全性,可以平抑以太坊挖礦算力的波動,結果是以太坊可能陷入更大的算力波動中。這就是致命的自負帶來的意料之外的結果。

我們常說礦工的收益決定了一條鏈的安全性,但卻自相矛盾地去支持一種將礦工永遠限於只能以區塊獎勵爲主要收入的政策。同樣地,以太坊的用戶也渾然不覺,自己悄悄地就被剝奪了通過出更高的價格來購買更多安全性的權利。在一條實施 1559 的鏈上,用戶發送交易時候的代價仍然能決定自己的交易在區塊中靠前還是靠後,但是,這個代價沒法買來安全性了。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對的?」「運用自己的理性。」)

最後,以太坊會分叉嗎?

就我所知,批評 1559 的人,沒有一個真心誠意希望以太坊分叉,沒有人真覺得戰爭是一件好事情,沒有人喜歡整個生態陷入混亂。相反,支持 1559 的人,更多把分叉掛在嘴邊,頗有些 「諒你也不敢」 的意味。

從我個人的角度,我不知道該如何才能消弭這種氣氛,瀰漫在以太坊社區的氣氛:一方面認定礦工是一羣只圖自己快活,不管他人遭遇的不道德之人;另一方面,相信社會運行的最終結果純粹是由力量決定的,所以只要有某個人、某個團體足夠有力量,就能制服這羣不道德之人,迫使他們屈服、讓步。

我在此不再討論礦工是不是該爲很多用戶體驗上的問題負責任。我討論後者:一個社會的運作,真的是由力量決定的嗎?或者說,有力量的,就可以爲所欲爲嗎?再或者,力量加上智慧,就能改造社會,使之進步嗎?我的答案是否定的。

從社會科學,尤其是經濟學中,我們得到的最重要教訓就是,我們不可能隨自己的心意改變社會的機制還不引起糟糕的後果。就好像計劃經濟無法實行,並不是因爲大家道德水平不夠高,而是因爲其缺乏足夠的信息來做出合理的決策。

在一種對抗性的氣氛中,大家很容易陷入那種把敵人逼到角落的快感,不會計較自己到底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但是,沒有哪個團體、哪個人是錯誤政策的敵人,消滅他們並不會讓事情變得更好;錯誤政策真正的敵人是經濟規律。

但是,說這些話,可能也沒啥用。以太坊仍有可能陷入分叉,因爲人們不願意放棄一個看起來很美好的政策,更不願意放棄對另一個團體的成見。

我說這些,只不過想讓大家知道:

  1. 這不是短期的事,也不是僅跟利益有關;這事關忠誠,如果實施,以太坊的礦工不會再對以太坊有半分忠誠;這事關寬容,你是否願意接納社會中存在另一羣你並不理解,但爲他人提供了服務的人。我知道有些人不在乎這種忠誠,但我希望有人在乎。

  2. 在你討論政策,表示支持的時候,請儘量保持清醒,爲你自己,也爲他人,負起責任。雅典的僭越者(破壞城邦民主的暴君),沒有一個不是打着漂亮的旗號上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