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T Network 谷瑞翔:可信數據管理是區塊鏈的核心功能

谷瑞翔是成都萬物共算科技公司的 CEO,也是分佈式共享計算網絡 CoT Network 的創始人,用他的話說,他是「鏈圈人」。如何讓 CoT Network 網絡藉助區塊鏈管理數據的功能實現應用落地和商用價值,一直是谷瑞翔的目標。

CoT Network 率先在渲染行業實現了可用,谷瑞翔的另一場實驗開始面向智慧空間。在「2020 區塊鏈產業生態發展論壇暨 58Coin 三週年」的活動現場,他分享了區塊鏈對智能空間應用場景的思考和實踐。

接受蜂巢財經專訪時,谷瑞翔認爲,可信數據管理是區塊鏈的核心功能,人類生活所處的城市、社區、樓宇、家庭實現智慧化的過程中,區塊鏈技術中的數據可信機制和激勵模式可以讓相互打通的智慧空間趨向完善和成熟,加快智慧空間場景的落地應用。

谷瑞翔在美讀博期間學的是計算機數據仿真、分佈式系統專業,畢業後創建 CoT Network、實踐區塊鏈解決方案,這些都讓他對區塊鏈應用有了更接近本質的理解,「但凡是弱信任的、多方參與的、和數據相關的場景,都不妨藉助區塊鏈去做數據管理的嘗試。」

在與蜂巢財經對話的過程中,谷瑞翔分享了有關智慧空間、金融、供應鏈、物流等多個場景的用例,「從實際試點或者實踐的場景來看,區塊鏈的本質就是新型的數據管理方式,嘗試者更多要探索的是如何將技術產品化,產品應用化。」

用區塊鏈打通可信數據 賦能智慧空間

CoT Network 谷瑞翔:可信數據管理是區塊鏈的核心功能

蜂巢財經:怎麼定義智慧空間?現實生活中有哪些智慧空間用例?

谷瑞翔:空間放在人類生活的場景下看,包含我們所處的城市、園區或者社區、建築樓宇,小到你的家庭居所。智慧空間是 Smart Space,從 Smart 的語義上看,達到智慧,不僅要有知識儲備,還要有感知,有分析能力和決策力,有邏輯性,甚至要有情感性等等。

所以智慧空間要實現的目標很高,空間只是載體,在這個載體上用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等科技工具來實現空間的智慧化,以提高人的生活質量,具體體現從空間的大小排序,包括智慧城市、智慧社區或園區、智慧建築或樓宇、智慧家庭。

目前來看,真正的智慧城市我覺得還沒有,因爲沒有達到智慧化。但智能化的城市已經有了,有了數據採集的動作。比如有阿里城市大腦支持的杭州,它主要是服務政府部門的工作,據我所知,阿里還打造了一個智慧樓宇,做得不錯。

蜂巢財經:提到智慧空間,大家更多會聯想到物聯網和人工智能,區塊鏈能發揮什麼作用?

谷瑞翔:區塊鏈是針對數據的新的管理方式,讓數據達到可信。物聯網也好,人工智能也好,底層就是數據,只要需要可信數據,那麼區塊鏈就是可選的工具之一。區塊鏈技術中的數據可信機制和激勵模式可以促進智慧空間成熟完善,加快智慧空間場景的落地應用。

問題在於,數據往往藏在比如一家家公司、各地各級政府部門這些相互獨立的主體裏,怎麼打通是要先解決的問題。

蜂巢財經:你提到可信數據,要想數據可信,先得做到數據真實,但保證數據從源頭上就是真實的,這還是要打個問號。

谷瑞翔:環節就在於人,人的問題很難解決。但區塊鏈能做的是提高人的作惡門檻,因爲區塊鏈所有的數據可追溯,所以首先一定要做到「誰上鍊」的可追溯。這就是爲什麼我們一再強調人的身份、設備和數據一定要做關聯。有了這樣一個前提,假如一個人在鏈上作假,能追到這個作假的人是誰,有相應的處罰機制,這樣就提高了作惡成本。

蜂巢財經: 但麻煩是,這個人作假了,懲罰了,但鏈上的數據污染了怎麼辦?是否還需要做假數據的標記?

谷瑞翔:是的,標記技術已經有了。需要認清的一點是,區塊鏈不可能解決所有數據的可信問題,因爲上鍊的環節不可控,這個環節涉及到自動化設備數據上鍊、人爲傳輸數據,前者能做的是設備的身份先上鍊,每一次數據的傳輸要做身份驗證,保證設備數據沒有換。人其實也是同樣的邏輯,比如銀行的 U 盾,這個設備和人的身份就是綁定的。

上鍊之後,人還是會作惡,設備還是會出錯,但鏈上有不可刪的數據在這兒,可以追溯到錯誤的數據、作惡做的人及相應出錯的設備,這應該是區塊鏈的價值,實現可信數據的管理,最終實現互信。

「激勵不是非要變現 可以變成服務」

CoT Network 谷瑞翔:可信數據管理是區塊鏈的核心功能

蜂巢財經:物聯網和人工智能在智慧空間中能被 C 端感受,區塊鏈應用是否也能被 C 端可感?

谷瑞翔:能被 C 端感受的到區塊鏈的特性,大概就是激勵,但不是幣圈的這種。比如在智慧空間裏,如果不同品牌廠商的智能設備之間,能產生一種基於區塊鏈智能合約的約定,從而產生獎勵。比如,在一個空間被同一個人所用的設備之間,用戶使用設備後可以獲得積分獎勵,畢竟各個廠商之間最終會從 C 端獲取利潤,現在流行的訂閱模式就是典型,每個月獲得的利潤可以變成積分獎勵給智能設備、智慧空間的使用者。

想象一個場景,用戶用小米的音箱調用了長虹的電視,小米先被調用了,給用戶一定的積分,長虹後被使用,給到少一點的積分。從這個角度看,這大概是 C 端能對區塊鏈這個事可感的層面,當然,不那麼明顯。

蜂巢財經:這是先有應用實現、後有激勵的用例。在 Token 炒作市場,這個邏輯似乎被顛倒了。各種 Token 先行變現,而應用還沒有實現。當在智慧空間中使用了區塊鏈的激勵後,會不會也產生炒作市場呢?

谷瑞翔:實際上,積分獎勵的這套邏輯,在沒有區塊鏈的時候也在用,電信有積分,小米有積分,主要的問題是沒有打通。

打通前會先出現一個問題:爲什麼長虹電視要和小米音箱打通,他們之間沒有信任基礎。有沒有一種方式讓他們之間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數據共享,在這個基礎上以約定好的方式一起服務客戶。

其實積分獎勵沒有必要非得變現成錢,可以變成商品和服務,這在互聯網產品中已經是一套成熟的體系了,不需要拿區塊鏈來解決這個問題。需要解決的是,在打造智慧空間的一個場景時,如何把區塊鏈激勵的理念先用進去,打通各個空間的數據後,實現數據價值管理的可持續性,這個是要我們思考的問題。

「以‘僞概念’評價某種區塊鏈嘗試太武斷」

CoT Network 谷瑞翔:可信數據管理是區塊鏈的核心功能

蜂巢財經: 從國家層面的銀行場景試點及互聯網巨頭比如螞蟻鏈的佈局方向看,結合區塊鏈技術特性更可行的場景是金融。還有什麼產業能使用區塊鏈?

谷瑞翔:我瞭解到的,金融領域用到區塊鏈的場景常見的是跨境支付。還有供應鏈金融,區塊鏈在其中發揮作用的底層邏輯,首先是足夠了解供應鏈的每個環節,讓供應鏈先打通,也就是供應鏈上各個廠家願意將數據分享出來,形成供應鏈聯盟,這個基礎上實現數據可見、可信的管理。

本質上來說,區塊鏈在產業上的應用就是數據管理,條件是一定要多方參與的,而且各方之間一直想合作但一直沒合作成,也就是有一定的信任基礎,但不足夠堅實,即多方的、弱信任的、和數據相關的產業,它們都可以用區塊鏈技術去解決。

蜂巢財經 : 業內也有一種聲音,某些產業用區塊鏈落地大多數還是概念,有可能還是僞概念,怎麼看待這種聲音?

谷瑞翔:「僞概念」太武斷了,不建議這樣定義。現在都在嘗試,嘗試的過程是一個證實或證僞的過程。比如說,沒有電腦,你也能用紙筆記錄,爲什麼要用電腦?手機沒有人臉識別,也可以用密碼打開,爲什麼要用人工智能?因爲它讓我的生活更方便了。區塊鏈和這些技術一樣,就是給人提供「更好」和「改善」,哪怕僅僅改善了一個點而已。

目前的所有行業不用區塊鏈都能運轉,因爲已經運轉了這麼久了。傳統行業對區塊鏈不是剛需,但區塊鏈有自身的價值,各行各業去嘗試都非常有必要。

因爲各種技術的產生都有這樣一個過程,典型的就是人工智能,剛出來時,各個行業都說要用,用來用去,真正能用到人工智能的只有圖像識別和語義識別,就這兩塊。圖像識別具體用例是人臉開鎖、監控、報警;語義識別的場景也很多,比如人和音箱說話它聽懂了,你和 Siri 說話它聽懂了。其他的嘗試也都灰飛煙滅了。

嘗試新技術的過程主要是技術產品化、技術落地,這個環節非常重要。所以我認爲,政府倡導推動區塊鏈,各個行業嘗試區塊鏈是探索新技術的過程,對技術真正落地十分必要。

蜂巢財經:你發起的 CoT Network 應用在了渲染行業,這種實踐主要是利用了區塊鏈網絡的什麼功能?爲什麼需要區塊鏈技術來實現?

谷瑞翔:最早我們打造 CoT Network 的底層是分佈式計算和網絡計算,理想化的狀態是你的電腦、我的手機,每個人的計算設備只要願意貢獻出來,組成一個計算網絡。想要達到的效果是,我能用的你的計算資源、零散時間爲你創造價值。前提是搭建這樣的一個網絡,它能合理分配計算資源,來計算的某個行業裏的真實任務。

那麼真實任務是什麼?這是市場需求了,這是第二個真正讓 CoT Network 能使用起來的重要條件,因爲最終要有人爲這些計算資源去付費。我們最早找到的就是渲染行業,這個領域對計算資源的需要比較大、明確。但現在看,這個市場體量還是比較小,全國也才二三十億的市場,這裏包括動畫製作、效果圖製作。

渲染這塊事實上是 CoT Network 的一個應用案例,但做這個網絡的時候,我們就把區塊鏈技術融合進去了,我們還因此拿了一個區塊鏈的獎。我們不是做底層的,之所以能拿獎,就是因爲有了用例。去年 10 月 24 日,國家開始正式倡導區塊鏈時,很多企業找上門了,這讓我們通過區塊鏈技術,帶着邊緣計算網絡,開始在其他行業中應用。

區塊鏈能在 CoT Network 中的作用就是管理上鍊數據,包括計算任務數據、分發任務數據、每個計算節點處理了多少任務。爲什麼要把這些數據上鍊管?因爲最終我們希望知道每個節點提供了多少計算服務,它的商業價值是多少,因爲最後要實現價值分配的。

蜂巢財經:區塊鏈還有哪些可行的探索方向?

谷瑞翔:想要嘗試的產業方其實可以抓住一條主線:以數據爲核心,弱信任關係的多方參與者。這要有這種條件的,都可以去嘗試使用區塊鏈。我們拿已經實驗的場景看,金融裏的跨境支付,點對點不經銀行的交易關係;物流上,除了順豐外,其他物流公司是聯盟形態的,大家可以探索能否將物流信息、客戶信息在區塊鏈的參與中實現共享。

醫療上也有需求,但一直特別難。區塊鏈就可以發揮作用,數據放上去,有加密,看不到具體的細節,但可以實現一起管理、使用。政務就更不用說了,能解決數據煙囪的問題,相對會更快一些,因爲國家在推。國家引導,各行各業嘗試,都將加快區塊鏈應用落地的速度。